染指成婚:你是我的药

第294章 过去到底是要变的

字体:16+-

第294章 过去到底是要变的(1/3)

别说现在是身体不舒服,就算是躺在了病**,她也是要和他见一面的,因为看见他,她的心里才会觉得安稳。

“休息什么,你帮我和沈总约个时间,然后告诉我。”

徐子衿到的时候,沈庭东已经坐在那里了,从她刚进门,他就已经认出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她将自己悲切的目光收起来,换上了原本冷傲的面孔,就只有这样,才是沈庭东认识的自己。

“沈总这么忙,怎么有时间约我出来呢?太阳不会是从西边出来了吧?”

明明她很想见他,但是还是说出了这样阴阳怪气的话,好像这样说才会符合她的身份,才会让她觉得自己不那么卑微。

沈庭东本来以为上回自己的反击,会让他吸取到一些教训,他们以前毕竟相识,而且还并肩作战,过一段时间,他真的不希望,事情,走到最难看的那个地步。

可是看到现在这个轻松的样子,好像并没有受到任何的打扰。

“我为什么找你,你心里应该很清楚。”

沈庭东摸着咖啡杯,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现在的他仿佛又回到了几年前没有遇到许诺的时候,那副冷冰冰的样子,将人拒之千里之外。

徐子衿苦笑了一声,“她果然还是和你说了,我以为,像她那样单纯的姑娘,什么事情,都应该埋在心里才对,没想到,告状这种事情,她做的倒是熟练。”

此时徐子矜的表情,仿佛又回到了刚刚和他认识的时候,那种孤傲,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任谁看了都会觉得,她和沈庭东才是天生一对。

“我和许诺之间,从来都是互相坦诚,彼此没有任何的隐瞒,你和我相识多年,应该知道我的脾气,你不该去找她,更不该说那些话。”

沈庭东现在还可以保持冷静。但是明显语调开始慢慢提高,他真的无法理解,曾经和自己并肩作战的那个人,居然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因为一些无聊的理由,做一些无聊的事情。

要是早知道她是这样的人,说什么当初,他也不会和她站到一起。

“我为什么不该去找她?你觉得,像你这样的人,她配得上吗?我是一路和你走过来的,我不希望你到头来,选了这样的一个女人,她对你没有任何的帮助,她只会给你带来无尽的麻烦。”

“徐子矜你知道你现在在说什么吗?”

沈庭东忽然拍了一下桌子,引来了周围不少的视线。

“我说的难道不对吗?如果没有她的话,又怎么会有沈毅这样的无赖天天纠缠着你,就算是我不帮他,也会有别人帮他,你以为你的仇人还少吗?你好不容易坐上现在这个位置,中间有多少艰辛?我是看过来的,难道你就希望,被那个女人毁于一旦,让你父亲重新对你不信任,再把你送回瑞士吗?”

徐子衿当初之所以要帮沈毅,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她看得出来,那个沈毅不是好惹的,沈庭东走到今天,仇人绝对不占少数,如果是他的话,还能手下留情,要是别人,就不一定了。

徐子矜的这番话,彻底打破了沈庭东的底线,之前他一直念在过往,多少给她留些面子,可是现在看来应该没有必要了。

“徐子矜以前,我以为你虽然愿意做些无聊的事情,但起码还是个有概念的人,知道底线的人,我看你现在,是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我觉得我们没有说下去的必要了,我在这里就

最后警告你一句,想要和我对着干,尽管来,但是不要去找许诺的麻烦。”

他说完起身就要走,徐子矜慌张的拽住了他的胳膊,“沈庭东你真的要一直这样误会我的好意吗?非要撞到南墙,你才知道回头吗?”

沈庭东猛的甩开她的胳膊,他对她的忍耐现在真的到极限了。

“放手!同样的话,我不想再说第二遍,彼此都留点尊严吧。”

沈庭东说完,就头也不回的出了咖啡店,留下徐子矜一个人,落寞的坐在凳子上。

她现在觉得自己头晕目眩,好希望刚才发生的一切都不是真的,原本还可以促膝长谈的好友,为何现在又变成这样,难道关系进一步就这么难吗?他为什么非要去自己于千里之外,而选择了那个女人呢?

沈庭东上车以后正赶上杜子腾给他打电话,说的正好是徐子矜的事情,之前,沈庭东嘱咐过他,对待徐子矜的公司要手下留情一些,可是最近的一个工程,徐子矜的公司又再次插手,他觉得有必要再问问沈庭东的想法。

他简单的和沈庭东说了情况以后,便适时的停顿了下来,他也清楚其中复杂的关系,所以并没有要硬逼着他做什么决定的意思,只是,他作为一个副总,没有办法,视公司不管。

徐子衿现在步步紧逼,相比沈毅来说,她可能更加棘手一些,原来女人下起手来比男人重得多。

沈庭东沉思了一会儿,随后十分严肃的开口说了一句,“不用再顾及面子,该走什么程序就走什么程序,该用什么办法,就用什么办法。”

他说出这句话以后,杜子腾心里也松了一口气,他其实真的挺害怕,沈庭东一直念旧情的,虽然他们认识的时候他一直冷冰冰的,但是他知道这人面冷心热,是个重感情的人。

可是有些时候,重感情是好事,但是有些时候太过重感情就是件坏事了!

“好我明白了,你放心吧。”

徐子矜从咖啡厅出来以后,就直接去了审议的公司,他倒是没有想过徐子矜会忽然过来,还有点儿手足无措的样子。

要不是因为许诺的话,他说什么都不会开公司的,虽然现在这些繁琐的事情,扰得他心情烦躁,但是一想到许诺,他立马就充满了力量。

他知道自己曾经拥有过她,但是却没有珍惜,就因为这样,才更加希望有重新拥有的机会。

想想当初,两个人刚刚结婚的时候就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他的心里也很沉重,当自己度过那段低迷的时间以后,却永远的失去了自己喜欢的人。

想想他就觉得后悔不已。

“你怎么突然过来了,也不打电话说一声。”

因为最近事情比较多,所以沈毅说话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好语气,都是**时期,徐子衿也没有和他一般计较。

“忽然觉得有些事情要交代给你,所以就,着急过来了,没有给你打电话。怎么你公司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吗?”

沈毅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还小上两岁的女人,不觉无奈的笑笑,有些时候年龄还真不是个问题,看着她年轻,但是却狠辣,周身的气场不知道比别人强多少倍,想来自己当初找了这么一个帮手,还真是找对了。

“哪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我公司都是你帮我办起来的,我要是总经理,你就是董事长,董事长想来就来呗。”

徐子衿坐在沙发上,摆弄着茶几上的茶杯

,“今天我和沈庭东见面了,我们两个聊得并不愉快,想来回去以后,他会更加毫不留情的对我们反击,我们必须得赶紧撤销,刚刚交上去的所有投标书,不能给他们留下任何机会。”

沈毅听到这话,不觉一怔,之前出事儿的时候,她就说先不要轻举妄动,自己的公司,足足就停止运转了半个多月,如今好不容易重新启动,她又说要把标书重新拿回来,这女人不会是在耍自己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我现在有点越来越搞不懂了,不过就是投上去几个标书而已,选择权都在对方的手上,我们不是不准备为难沈庭东他们公司吗?又何苦要撤回呢。”

徐子矜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明明自己没有什么本事还不愿意听别人劝告的人。

“沈毅我已经答应和你合作了,既然已经答应了和你合作,我自然说的句句都是为你好,我们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没必要互相猜忌,我的话已经放在这儿了,你可以听也可以不听。”

尽管徐子矜自己心里,已经对他厌恶到了极点,但是表面上,还是要装一装的,毕竟现在,大家都是互相利用,谁离开谁都不好过。

难得徐子矜说了几句好话,沈毅心里听了也觉得舒服,他笑着开口说道,“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又怎么可能不信你!只是我的公司停了半个多月,好不容易紧赶慢赶赶出来了几个投标书,你却忽然说让我都收回来,我有点**而已,既然你都已经开口了,那就收回来好了,反正,不搞小动作的话,我这个公司,在市场上也没有任何的竞争力,根本没有办法争过沈庭东得公司。”

听到沈毅的回答是自己心里也放心了,她站起身,不觉有些晕乎乎的,沈毅上前扶了她一把,她赶紧抽出身来,“我最近不太舒服,就先走了,有时间,再说吧。”

他说着就出了门,沈毅摊开双手,无奈的笑了笑,这样的女人都能喜欢上沈庭东,这小子还真的是有两下子!

许诺和陈梦在外面逛了一天,能去的地方都去了,许诺已经好久没有这样逛过街了,整个人都有点吃不消,但是反观陈梦,好像还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

这人真是,到了一定岁数,就和年龄小的比不了了。

“嫂子,那个商场我们还没去呢,要不然我们再去逛逛吧。”

许诺听到这话,吓得连连摆手,“你就放了我吧,我现在可没有你们这个精力了,这样我们先回去,反正也快到武宣他们下班的时间了,你不是要给他们做蔬菜汁的吗?再不回去的话,可能就晚了。”

陈梦听到蔬菜汁三个字,自然的就站起了身,“哎呀嫂子,要不是你提醒我的话,我都已经忘了这茬儿了,那咱们赶紧回去吧,免得武宣他们等着急了。”

幸好沈庭东留在家里的一个司机,要不然的话,两个人都提这么多东西,怕是没有办法回得去了。

尽管两个人紧赶慢赶,还是比沈庭龙他们晚回家了一会儿。

沈庭东听说她们两个出门了,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慌的很,可能是因为最近麻烦事情太多,怕影响到许诺的缘故吧。

“你们两个上哪去了?怎么这么长时间才回来?”

许诺放下手中的东西,拽住他的胳膊开口说道,我和陈梦在家里,呆的实在是太没意思了,所以就想着领她出去转一转,你们两个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早?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