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指成婚:你是我的药

第291章 烂摊子

字体:16+-

第291章 烂摊子(1/3)

“陈梦你过来,我有事情和你说。”

武宣上来就不由分说地拽住了她的手,陈梦想要挣脱,但是最后也只能被他拉走。

武宣带着他上了天台,两个人,吹着风,望着楼下的景物,陈梦先开口说道,“你把我拽到这里来干什么?马上不是就要典礼了吗?你这个新郎不在,新娘子怎么办?”

“陈梦,都已经到现在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必要装大度吗?你不是说你不会来吗?现在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武宣忽然生气,让陈梦有些摸不着头脑,“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今天可是你结婚,你结婚的时候,难道我还不能出现吗?武宣你到底想要我怎么做?现在这个情况除了大度以外,我还能干什么?”

陈梦说到这里的时候不觉鼻子一酸,想想自己来到这里也是鼓起很大勇气的,她也想一哭二闹三上吊,把他留在自己身边,不管他家里给了他多大的压力,能留一会儿就是一会儿。

可是她没有办法怎么做,她没有办法做到那么自私。

“武宣今天是你结婚的日子,结婚以后你就不能再像个小孩子一样,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这是你自己做出来的选择,你是要为此负责任的。我们的事情,现在已经算是过去了,认识你这么多年,纠缠了那么长时间,现在你结婚了,我们都可以放过彼此了。”

陈梦说完,转身就要走,武宣却忽然从后面抱住了她,抱得十分的紧。

此时此刻,两个人的沉默,也许比说任何话都来的重要,陈梦的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我以为我可以做得到,但是陈梦,我好像不可以娶别人。”

陈梦听到他这话,眼睛不觉放大了几分,都已经到这个节骨眼儿上了,你到底在胡说些什么?

“我说我没有办法和别人结婚,我没有办法放开你,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你,这么长时间了,你要我怎么放手?”

他的话就像是一把刀划破了两个人的谎言。明明那么舍不得来着,明明那么喜欢来着。

“不能放手,你也给我放开,今天是你结婚的日子,之前有那么多机会可以说这样的话,但是你都没有,现在你跟我这样说,是要我做罪人吗?”

她说着就用自己最后的力气,挣脱开他的钳制。

她转过身,眼神坚定的开口说道,“你没有办法放弃你的家族,你也没有必要为了我放弃你的家族,你我之间缘分就到此为止,不要再胡说八道了,你根本就放不下。”

她说以后,就重新回到了大厅,许诺看见他赶紧迎了上去,他和你说什么了?

陈梦现在也是,为了坚持住自己的意念,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嫂子,我想回去了,你陪我回去吧。”

许诺知道她能坚持到现在,已经算是不错了,毕竟,他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中间又有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利益关系。

现在走到这一步,知道他要结婚,都已经是一个很大的打击了,亲眼看见他,领着别的女人走上,婚姻的殿堂,这简直就是一种灾难!

“好,既然你不舒服的话,那我们就回去,我陪你回去。”

许诺拉着陈梦的手刚要出门,只听,话筒里突然传出了声音,“陈梦,你别走!”

陈梦和许诺转身,只见武宣站在台上,手里拿着话筒,脸上还带着焦急的汗水。

“陈梦,你别走,我有话要和你说,各位,今天是我武宣的大喜日子,但是在这里,我有一个决定,要和大家一同分享,那就是,这个婚,我不结了,我喜欢的是陈梦。之前我对她有很多亏欠,我从来没有让她感觉到安全。以前我害怕自己的家庭和她两难全,但是现在我忽然发现,如果没有他,我的生命也就没有了意义,陈梦你愿不愿意接受一无所有的我。”

沈庭东听到武宣说这番话的时候,第一个感觉就是这小子疯了,但是紧接着他又很佩服他的勇气,如果要是他的话,说不定还真没办法当着众人的面这么说出来。

陈梦婷的这个话也感觉像是有人在他心里狠狠的敲了一下一样,“你说什么?我说你是不是疯了?”

武宣此时从台上跳了下来,直接跑到陈梦的身边,我就疯了,从喜欢上那一刻就疯了。

他说完就抓起了陈梦的手跑了出去,沈庭东此时也走到了许诺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就说吧,带陈梦过来,事情还是会有转机的。”

虽然看见武宣当众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但是,接下来的后果,许诺还是怕他们承担不了的。

“他们两个就这么走了,把这个烂摊子扔在这里,事后该怎么办呢?”

沈庭东是对后果一点也不担心,武家就武宣这么一个儿子,反正都有时间来解决。

“放心吧,事情没有你想的,他们两个有的是办法,我也会,在旁边多帮忙的。”

沈庭东在许诺面前夸下海口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收留他们两个,武宣的脸上被他爸扇了一个大嘴巴,五指分明,陈梦也好不到哪里去,被他妈妈泼了一盆水。

“快点儿,我先带着陈梦去洗澡了,你给武宣的脸上上点药吧。”

沈庭东将武宣带回了自己的房间,拿出了医药箱,用棉签给他擦着,偶尔手重了,疼的武宣嘶嘶哈哈。

“怎么样兄弟后不后悔呀?昨天看你在婚礼现场,那叫一个爷们儿啊,把你爸气的心脏病都要犯了,我以为你能稍微含蓄一点说,你怎么还到台上去了?”

武宣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我有什么可后悔的,我爸才应该后悔呢,他把我赶出来,我看他的公司就得捐款用,我以为我自己能放弃她,和那个不相干的女人结婚,但是当我在婚礼现场看见她的时候,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了。对了,要不是,你把她带到现场去,我又怎么可能这么冲动呢。”

沈庭东将他的脸挪了过来,“什么叫我把他带到现场去啊?是她一早上起来自己说想去的,其实啊,你们两个谁都放不开谁,如果说这个婚礼真的办成了,到最后离婚不是更费劲。”

这个时候,沈庭东也给他擦完了药,武宣叹了一口气说道,“现在我已经被我们家抛弃了,只有你能收留我了,我和陈梦直接和跟你回国内算了。”

“行啊,你要是想跟我回国内,我有的事只会安排你,只是你爸妈脾气那么暴力,又只有你这么一个宝贝儿子,不会跟着一起到国内把我公司给拆了吧。”

武宣知道沈庭东这是在调侃他,立马推了他一把,“我说你小子现在看我不觉得可怜呢,还有时间开我的玩笑,我跟你说,就你,爸爸那样的,我爸爸都害怕,怎么敢把你家公司给拆了?”

当初陈梦,还有武宣,还有沈庭东的父亲,玩的是最好的,这

三个人里面,身份也有高低,当然要属沈庭东的爸爸位分最高,说话也是他们三个当中最有分量的。

只不过当年是商场上的事情是他父亲说了算,这小孩子的情感问题,就算是沈庭东亲自打电话,他爸爸也未必会管。

“我估计你还没有和我回国内呢,你爸妈就会找过来,如果你真的打算跟我走,那我们就赶早不赶晚,免得你们两个连瑞士的国门都出不去。”

陈梦此时也洗完了澡,从楼上走了下来,他坐在武宣的身边,眼睛里像是要流出蜜来了一样。

在陈梦的眼里,武宣一直都是一个,比较胆小的人,如今做出这样有勇气的事情,她真的感觉他是个好男人。

“陈梦,你要不要跟我回国内,到沈庭东那里去某个职位,先躲躲这个风头。”

陈梦此时微微笑一下,“好呀,我正好也想回去了,嫂子,她一直在国内,我在这边又没有什么知心的朋友,如果要是能回去自然是好啊。”

沈庭东此时白了他一眼,开口说道,“你们两个倒是会啊,自己玩儿私奔的戏码,还得让我给你们收拾烂摊子!”

虽然沈庭东嘴上是这么说,但是赶紧就让自己的手下去订了机票。

趁着老人还没有缓过来的时候,赶紧就飞往国内,眼不见为净,这样他们两个也能好好想想清楚。

本来说好了,是去参加婚礼的两个人去的,没想到是四个人回来的,没得这小子来接机的时候都吓了一跳,因为没得事,沈庭东回到国内,交的朋友,所以说他们之间并不相识。

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我还以为你在瑞士呆一阵子呢,这两位是哪位呀?

沈庭东看看身后你侬我侬的那对小情侣,不觉叹了口气说道,“还能是谁呀?我的表妹呗。”

陈梦这姑娘长得也是好看,不过得忍不住多打量了几眼,胡嘉艺立马照着他的脑袋来了一下,“你虎头虎脑的看什么呢?都不够你看的呢。”

莫得赶紧揉揉脑袋,开口说道,“你看你,我看什么呢?只不过是从来没见过多看了几眼而已。”

他说完,赶紧转移到沈庭东的身边,“表妹,之前我怎么没听说你有个表妹呢?她长得和你也不像啊。”

沈庭东白了他一眼,随即说道,“都告诉你说是表妹了,怎么可能和我长得像呢,赶紧让你的人把行李拿上去,对了,你给我安排个住处,让他们两个住进去,最好好一点的,有点儿新婚气息的那种。”

莫得听到这话,不觉开口说道,“都已经结婚了,就和那小子呀!”

“什么那小子,让你去办,你就去办去,对了,我不在这儿的这段时间里,那个沈毅有没有什么动作?”

其实他在瑞士的时候比较担心的是国内的情况,自己如果不在这里的话,他很怕那个到有什么大的动作。

莫得听到他问起沈毅,立马就高兴了起来,你可别提了,知道你走了以后,他比谁都老实,也没有什么项目要跟咱们抢了,整个就跟冬眠了一样。

听到沈毅没有什么动作,他的心也放下了一点,在他们两个没有找到房子之前,就先暂时住着沈庭东的家里。

因为来的客人,陈妈一顿好吃的,吃的都很开心,晚上到了要睡着的时候,许诺还是习惯性的进了自己的房间,沈庭东赶紧把她一拽了出来,“走吧,我们也该回房间休息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