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指成婚:你是我的药

第283章 没有结果

字体:16+-

第283章 没有结果(1/3)

“好了,你们两个都给我冷静一点,许诺你带陈梦回房间,武宣你跟我回房间,我有话说。”

他不能再放任他们两个继续这样下去了,再说下去很有可能会让两个人走到更加不能挽回的局面里面去。

他作为一个旁观者也就只能做到这些了。

许诺自然是知道沈庭东的意思,她赶紧拽过陈梦的胳膊,把她往房间里面拽去,早知道出来会听到这些还不如当初就拽住她好了呢。

陈梦回到房间整个人都扑进了许诺的怀里,哭的那叫一个惨啊,“嫂子,你听见了吗?你听见他说什么了吗?他就是要为了他家舍弃了我,我还怎么相信他啊?”

女人都是柔软**的生物,要是许诺遇见这样的情况,估计也会和陈梦一样,男人都想女人能理解,可是男人也得先给女人安全感,女人才能去理解他们啊。

“我都知道,想哭就哭出来吧,没事的。”

沈庭东这边两个人是静默无语,早知道事情会复杂到这个地步,他就不会管了,他总觉得是自己掺和完以后,才变得这么复杂的。

心里是又生气又埋怨自己,要是不是自己在中间插嘴的话,陈梦可能也不会突然爆发了。

“你现在是怎么想的?现在这情况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沈庭东很少觉得为难,今天还真是破天荒的第一次,两方都这么强硬,他也能感觉到武宣被夹在中间的那种痛苦。

“我也不知道,我要是有办法的话,事情说不定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要说也是我自己不好,在家庭和她之间摇摆不定就像是她今天下午说的那样,就算是她真的和我在一起了,我也没法好好照顾她。”

现在武宣是彻底的失去自信心了,他知道自己的爱情不容易但是却没想到居然会不容易到这样的地步。

“你要是这样说的话,那我们现在就真的没意义了”。

这种事情,本来就不是沈庭东能强势介入的,他只是一个晚辈而已,话说多了,说不定更给他们添堵。

“行了,我这个事情你就不用管了,让我自己好好想想。”

武宣从来不抽烟,但是如今却也把烟重新拿了出来,他不想失去心爱的人,可是世上难得两全法。

尤其是他们天生得到的多,所以失去的可能就会更多一些。

沈庭东正和武宣说这话的时候,那边自己的手下却忽然着急的敲门走了进来,在沈庭东耳边耳语了几句,让他不觉站起身。

“武宣你先自己好好想想,我有些急事要去处理。”

还没等武宣开口呢,那边沈庭东就带着手下跑了出去,当他到达关着沈毅的暗房的时候,已经见不到沈毅的人了。

“不是告诉你们要严加看管吗?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三个看不住一个?”

他一想到之前沈毅对许诺做的事情,心里就一阵恶寒,,那个沈毅现在明显已经失去理智了,如果他再找到许诺,跟她胡说八道的话,那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

“派人出去,给我找到,要不然你们就都不用回来了。”

沈庭东面容凝重的从暗室上来,正好碰见了许诺,她看见沈庭东的脸色不好,不觉担心的问了一句,“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不好?”

沈庭东也没想到自己刚上来就碰见了她,神色不觉有些慌张,“没什么啊,这不是因为武宣的事情吗?那小子也不知道是

怎么想的,话都说不明白。”

许诺一想到他们两个的事情,心里就是一咯噔,青梅竹马,彼此喜欢了这么多年,居然走到了这一步,真是让人唏嘘了。

“刚下陈梦也哭的很伤心,我刚给她哄睡着,这事情就没有什么解决办法了吗?”

沈庭东见话题已经成功转移了,便伸手揽住了她的腰身,“这事情只能靠他们自己,我们毕竟是外人,能做的我们也都做了,剩下的就看他们自己了。”

武宣第二天就默默离开了,不告而别的意义有很多,但是这一种明显不是好兆头。

“嫂子,我也在你家叨扰很长时间了,听我哥说他是带你来旅行休息的,我总在这里掺和也不是那么回事,就先走了。”

吃过饭后,陈梦也转而告别,虽然只是这几天的相处,但是许诺是真心喜欢这个姑娘,她希望事事都能有个好的解决办法,可是看现在这样,也是没有办法了。

“陈梦,我有话想和你说几句,你可一定要听进去,。”

有些话许诺早就想说了,但是一直觉得自己不该多嘴,如今武宣不告而别,意思已经很清楚了,她也就没有什么需要遮遮掩掩的了。

“男人如果真的喜欢你的话,就绝对不会这么长时间都不提起,你对他可能是真心,但是看他这个样子未必是,你们从小长大, 感情本来就错综复杂,你自己回去也好好想想,答应嫂子好不好?”

许诺的话,沈庭东也没办法反对,武宣这小子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居然就这么走了,现在他就算是想替他说话也没有办法了。

许诺说的话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匕首直接扎在了陈梦的心上,但是她自己清楚,许诺说的话其实都是事实。

“我知道了,嫂子,以后我会回国找你玩的,到时候我们好好待上一阵子。”

沈庭东就着这个气氛,无奈的说道:“许诺是我的老婆,恐怕我是不能借给你。”

他也就是想活跃一下气氛,但是许诺却瞪了他一眼,将陈梦拽到了一边,开口说道,“你不要听他胡说,要是来了国内一定要来找我。”

依依不舍的送走了陈梦,许诺也不想再在这里呆着了,本来想着来静静心,没想到反倒更加伤心了。

沈庭东也一直惦记着沈毅逃走的事情,很害怕许诺受到伤害,所以就提前结束了休息,赶紧回了国内。

回国的那天,莫得和胡嘉艺来接的机,沈庭东虽然表面上说他肉麻,但是心里还是挺高兴过的,毕竟是好朋友嘛,这么长时间不见,见面自然也是高兴的。

“怎么回事啊?不是说去了要多待一阵子的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许诺先回了家,沈庭东说要回公司,可是这个莫得非要跟着,上车就开始问,弄得沈庭东有些无奈。

“中间发生了一些事情,所以就先回来了,公司没什么事情吧?”

莫得微微叹了一口气,“我感觉到了一点不对劲,但是,又说不上来什么。”

沈庭东被他的话弄得紧皱起了眉毛,“什么叫感觉到不对劲又说不出来什么啊?有什么不对劲的你说出来,我分析分析。”

莫得在沈庭东走了以后每天都去公司和杜子腾一起帮着沈庭东看蹲,就在沈庭东要回来的前两天,公司的一个大项目忽然被别人抢了标,为了这个项目前后准备了三四个月,杜子腾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是到最后也只能看着人家得利。

“在你走之情,公司不是有一个大的工程吗?前后杜子腾准备了能有两个多月,但是就在你回来的前两天让别人抢走了,这两天子腾一直在想办法, 但是对手真的很强。”

错失了一笔大生意,沈庭东的心情自然也不高兴,可是兵家胜败乃常事,这个应该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可能是哪个环节没有准备好吧,这有什么可奇怪的?”

莫得双手交叉在一起,眼神复杂的开口说道:“要是单说这事情自然不奇怪,谁也不是常胜将军,可是奇怪就奇怪在,打败我们的不是什么老公司,而是一个成立几个月的小公司,而且我让人去查了他们公司的负责人,你猜我看见了谁的名字?”

他说到这里又开始跟沈庭东卖关子,他推了莫得一把,“你可行了,赶紧说,是谁。”

“沈毅。”

他这个两个字说出来,沈庭东都不觉一怔,明明这个沈毅之前还在瑞士,他是什么时候回国的?

“你确定是沈毅?”

沈庭东不敢相信的又问了一遍,莫得眼神坚定,“当然是确定的了,就是那个沈毅之前我还想着,他是在瑞士呢,现在又回到这里来了,他到底要做什么?”

“我现在也不清楚,还需要再好好调查一下,之前沈毅在瑞士的时候,就已经做了不该做的事情,让我很是闹心了,现在无论他要干什么,怕是我都不能留他了。”

莫得皱紧了眉头,“可是许诺不是说要你不要对沈毅动手吗?你要是不留他的话,该怎么和你们家许诺交代?”

“现在交代不交代的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和那个沈毅总要有个结果的,你这段时间,帮我注意一下那个沈毅的走向有什么消息第一时间告诉我,知道吗?”

莫得微微的点点头,“嗯,我知道了。”

到了公司以后,杜子腾和陈雅婷就面带愧疚的进了我的办公室,我看到他们说不出话的样子,我赶紧摆摆手说:“行了,你们要说我已经知道了,没事了,你们先去忙你们的的吧。”

陈雅婷和杜子腾对视了一眼,然后陈雅婷开口说道:“我们都在尽力的弥补,说不定还有一丝转机。”

沈庭东抬头看了他们一眼,现在这个情况,他自己也需要时间梳理,还不能给他们一个具体的解决方案。

他只能暂时安抚说道:“事情我都清楚了,重要的是,我刚回来,还需要点时间想想解决的办法,你们也尽量挽救,不要把项目丢掉,我会亲自去见一下徐总,看看徐总现在是什么意思。”

说起这个徐总,之前还曾经和沈庭东有过一点过往,之前在沈庭东刚刚接手沈家公司的时候,这个徐子矜没少帮他,虽然什么都没有说过,但是稍微懂点的都知道那女人喜欢沈庭东。

而且对于沈庭东现在和许诺在一起的事情也不是站在赞成的那边,可是沈庭东觉得徐子矜是个有自己原则的人,就算是心有不甘也不会在工作上故意给自己使脚絆。

他让自己的秘书约了徐子矜,中午的时候在搁浅餐厅吃饭,那边倒是也不避嫌,居然同意了,沈庭东对这次工程成功还是失败没有那么大的执念,他只是想知道徐子矜知不知道沈毅的事情,从她嘴里打探些消息出来。

沈庭东按照约定的事情,到了搁浅餐厅,这里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