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指成婚:你是我的药

第280章 找上门

字体:16+-

第280章 找上门(1/3)

今天一天都在和陈梦聊天,其实许诺也挺疲惫的,刚进房间就躺了下来。

沈庭东其实也想和他亲近,但是一想最近发生的事情,还是收敛了心里的欲望躺在了她的身边,轻轻将她揽入怀中。

“陈梦这姑娘够吵啊,今天把你累坏了吧!”

在没有遇见许诺之前,他从来没有把自己的心房打开过,他其实打心里害怕和陌生人接触,但是因为沈家只有他一根独苗,所以说这段子只能交到他的身上,他就算是不愿意和别人沟通,也要学会和他们交流。

“你这个妹妹挺好的,我倒是希望像她一样活泼开朗,她应该会在,咱们家多住几天吧,你不是说在瑞士还有事情要去办吗?她在家陪我,你应该能放心了吧?”

许诺知道这么长时间,沈庭东都没有出去过,是因为之前的事情,他在担心自己。

他能陪自己出来玩,已经让许诺心里不安了,那么大的公司都扔了下来,跟她来了瑞士,现在有了工作也不敢去做,一来二去的自己不就成了红颜祸水了,让她一点儿正经事都做不了了。

陈梦来完全是在沈亭东的意料之外,因为之前去他家的时候,跟他父亲还说这姑娘没时候能回来,没想到突然出现在他家。

看他这个样子,应该是要在家里常住,这庄园地方大的很,他想住就可以住下,只是,现在他还不想离开许诺的身边。

因为他到现在都还在担心,担心许诺一旦脱离了他的视线,就会发生什么意外的事情。

“我来瑞士本来就是休息来了,没有什么工作可做!陈梦看样子会在,家里多住几天,你就放心吧,我也不是那种有工作都不做的人。”

许诺看他挺坚持的,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他虽然想起之前的事情就有些后怕,但是他又觉得自己既然都已经去了,居然没有问沈毅到底知道了当年的什么事情。

这一点倒是挺亏得自己干什么去了,反倒是让人占了便宜。

第二天早上他们两个起来的时候,陈梦就已经在花园里面运动了。

沈庭东看见他不觉嫌弃的说了一句,“这屋里面什么健身器械都有,干嘛到我这花园里来搅和。”

陈梦像是没听见他说话一样,径直奔着许诺跑了过去,“嫂子,我跟你说这个地方环境可好了,做瑜伽正合适,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呀?”

沈庭东连忙拽过许诺的手说:“你可拉倒吧,你嫂子不需要做瑜伽,你也赶紧给我回健身房去,不要在我的花园里随意乱走。”

陈梦一听这话,立马气恼的拿起了自己的瑜伽垫子,“不就是在你花园里做做运动吗?又不是摘你的花了,真小气。”

沈庭东被他说得无言以对,不觉摊开双手无奈的看了看许诺,许诺用手掩住自己的嘴笑着说道,“可算是碰见一个能治住你的了。”

“净瞎说,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能执着的只有你而已,我就是不愿意和他一般计较而已。”

就在沈庭东和许诺两个人说说笑笑的时候,忽然从大门那边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沈庭东不悦的皱紧了眉头。

“怎么回事儿啊?这么大动静?”

管家一看她生气了,赶紧小跑过来,沈先生而是有一个,20出头的小伙子,非要往里闯,说要找陈小姐。

许诺听见这话,拽了拽沈庭东的袖子,说道,“找陈梦的,要不给他放进来吧。”

自从许诺出事以后,家里

的门禁就异常森严,只要是陌生面孔,一律都不准进入。

“许诺你先回房间吧,外面风大,我去看看。”

许诺精气神最近确实不是很好,站了这么长时间也有些疲惫,她点点头说,“那好,我先回去休息了,你好好和人家说,要是陈梦朋友的话,就给人家放进来,别难为他。”

许诺一直是这种云淡风轻的脾气,和谁也不争执生气,永远是这般宽宏大量的样子。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才让那些有心人士占了便宜。觉得许诺好欺负,所以才会不停的往她身上撒盐。

“我知道了,管家,你送她回去休息。”

沈庭东说完之后就奔着大门去了,刚到大门口,只见一张熟悉的面孔,正在和门口的保安争执不下。

“武宣,你怎么在这儿啊?都快要松开,这是我朋友,你们一个个眼睛是不是都长后脑勺去了?”

武宣看见沈廷东就像是见到亲人了一样,他赶紧越过保安,握住了他的手说:“可算是见到你了,我还以为啊,你把我给忘了呢,这保安都敢拦我了。”

“你看你这话说的,我怎么可能忘记你呢?小的时候你我还有陈梦三个关系最好,亲如兄妹的长大,之前我还去看你父母了呢,他们说你跟着陈梦去巴黎了,怎么着?分着回来的呢。”

武宣一听,沈庭东提起了陈梦,脸色立马就黯淡了下来,说起来从小他就喜欢陈梦,一直跟在他的屁股后面,陈梦说东他不敢往西,两个人一直牵牵扯,扯到现在还没有一个一定,上回陈梦说要去巴黎,武宣立马推掉了,这边的所有事情跟她一起过去了,没想到,这女人居然是去见男人的。

不仅是去见男人,居然还让他陪着一起去!这,武宣自然是咽不下这口气,当场就发了表,把桌子上东西砸个稀巴碎,然后陈梦就生气了,直接飞了回来。

武宣这边回来的时候直接就去陈梦家找她,没想到,她已经来了沈庭东这里他就立马马不停蹄的赶过来了。

“别提了一言难尽,陈梦呢?”

沈庭东当然知道武宣对陈诺的心思,立马开口说道:“在屋里呢呗,赶紧跟我过来吧,你们两个吵吵闹闹大半辈子了,还有完没完。”

武宣好歹也是个高富帅,家境殷实,长得也不错,可是这一辈子都吊在了陈梦的身上,除了陈梦以外,再也没有喜欢过别的女人。

沈庭东带着武宣进了屋内,正好和陈梦撞见。

许诺自然不知道他们三个是什么关系,看武宣也眼生的很。

“你怎么把他领进来了?我不想见他,你把他给我赶出去。”

武宣本来是要和他求和的,但是听到他如此强硬的说话,不免脸上无光,他往前一步开口说道,“陈梦,你别太过分了,都已经这么多年了,我就不相信你不知道我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带着我去见男人,你说我能忍得下这口气吗?”

此时他已经气急败坏,完全忽略了站在一边的许诺,要是平常的话,他说什么也不会把话说的这么直接,可是现在,这样的情况,他实在是没办法抑制自己的情绪了。

陈梦许是没有想到他会说的如此直接,眼神不觉晃动了几下,“我不知道你说什么?反正我就是不想见你,去巴黎见男人怎么了?我是个单身,难道还不能处对象了吗?”

武宣刚要开口,沈庭东就赶紧,拽住了他的胳膊,“行了,你们两个先别说了

,屋里这么多人,也不嫌丢人啊?许诺,你带陈梦回房间吧,我和武宣单独说几句。”

当初来这里,是想着能和许诺单独相处一阵子,把他们两个之前闹的矛盾彻底抚平,没想到陈梦他们两个居然又来闹了这么一下子,还没等好好过二人世界呢,就已经被他们搅和得鸡飞狗跳了。

“我说你怎么回事儿啊?这怎么刚见面就和陈梦吵起来了,她是什么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这个人你要是跟他强硬,她能跟你强硬到底,你到底是来解决问题的还是来吵架的?”

武宣是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好兄弟居然不站在他那边。

他瞪大了眼睛开口反驳道,“我说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呀?咱们俩才是好兄弟啊,这么长时间不见面,刚一见面你就向着陈梦了。你说这事能怪我吗?我把我们家公司所有的事情都给推脱了,陪她去巴黎,可是到哪儿,她就见这个见那个,你说我能受得了吗?”

那也是你自己愿意,你说你要是喜欢陈梦,你就和她直说,总是因为这些事情吃醋。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啊。

沈庭东一说起告白这个事情,武宣自己也蔫儿了,其实他也不是不敢开口说,只是她妈妈一直不太喜欢陈梦,两个人一直不太对付,看他们两个之前的相处状态,陈梦也是断然不会答应自己的。

“我倒是也想告白呀,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妈那个人,她就拧不过来那个劲儿,非学着陈梦不适合我,又说什,配不上之类的话,我都已经听够了。我想着等到我爸,把公司全权交给我了,那时候我再跟她告白,我才有能力保护她呀。”

上层社会的婚姻大事,向来不由自己做主,也就是沈庭东,自己主意正,又没有人管得了他,沈家家大业大,也不需要再和其他,家庭显赫的人联姻,所以和许诺在一起,才算是比较平坦。

这是换在陈梦和武宣身上,这就变成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沈庭东又不是瞎子,他看得出来陈梦也对,吴轩有意思,只是中间杠着他妈,两面都不好说。

“等到你能保护她的时候,她早就已经结婚了,你以为就你们家着急呀?人家陈家也着急着呢,上次我去拜访,陈伯父还拜托我,让我帮陈梦注意着点儿人,有好的就给介绍介绍,像陈梦这样的条件,想要嫁人,简直就是分分钟的事情,你要是不想后悔,可得抓紧机会。”

沈庭东也是诚心为他们两个着急,不免话多了一些,武宣着急的摸着下巴,我当然知道了,可是这事儿,我还是自己再好好想想吧,你们家有没有多余的房间,我也住下来,先把她哄好了再说。

这边许诺带着陈梦回了房间。

刚关上门,陈梦就坐在**委屈了起来,“我真就没见过他那样的懦夫,心里怎么想的,从来不敢说出来,怎么着,他不说喜欢,还指望着我,替他守寡呀。”

陈梦说话一向夸张,许诺坐在床边,拍了拍她的肩膀,“你看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回事,跟嫂子说一说,我帮你想想办法。”

武宣那个懦夫,他就是个懦夫,我们三个从小就认识,他父母都是商人,我爸是大学的教授,属于文化人吧。

之前武宣家里也就是小家小户做点小本生意,没想到慢慢的就做起来了,渐渐变得名声大噪,钱也越来越多,也就看不上我们家这样的知识分子了。

“我其实,一直都喜欢武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