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指成婚:你是我的药

第269章沈庭东当年的糗事

字体:16+-

第269章沈庭东当年的糗事(1/3)

两人现在才发现,这女人真的不是一般的动物,变化的也太快了吧,一下就变的像姐妹一样了,前一秒还是仇人。

“随后,两人看到她们这样,估计也不会出什么事,就来到了楼下看着电视。”

“嫂子,你别多想,我和沈庭东一点事都没有,我们是初中同学。胡嘉艺很许诺解释着。”

许诺虽然说不太在意,担心在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听到胡嘉艺这样说,心里也放心了好多。

“我没有多想,这么多年过来了,我相信他,他为了我拒绝了多少女人,这心里我都明白。许诺对胡嘉艺说着心里话。”

“他是拒绝的女人多,其中我也是一个。胡嘉艺笑了笑说到。”

许诺当然也猜到,胡嘉艺也喜欢过沈庭东,想这么优秀的男人,肯定有好多人抢的,以前的陈雅婷不就是个例子。

“胡嘉艺慢慢的给许诺说起了当年的事。”

“嫂子,你可是不知道,当年我们一个班的时候,我追了他两年,他硬是没有跟我说过一句话,我还以为他是哑巴呢。”

胡嘉艺很幽默的说到,把许诺也逗得笑了起来。

许诺笑着说:“当年的他是这么傻啊。”

“当然啦,反正就是一股好高冷范,你看他现在不是也是这样,反正跟我说话,他就装的很高冷。胡嘉艺接着许诺笑着说到。”

“你还跟我说说,他当年还有什么糗事,下次我也可以威胁一下他。”许诺有点激动的问。

“还有当年,那个莫得一直跟在沈庭东的屁股后面,动不动就去吓沈庭东,他真的是没少被莫得吓到啊。胡嘉艺很高兴的说到。”

女人也许就真的是喜欢说八卦,不管是什么人的。

“胡嘉艺跟许诺说了好多,沈庭东在学校的糗事,随带会也会有莫得的,毕竟两人以前的关系这么好。”

两人在房间里面说的开开心心的,时不时的一阵阵笑声传入了下来。

“下面的两个男人,都很好奇,真的想上去看看,她们两个女人到底在说一些什么,竟然都这么开心。”

不一会,胡嘉艺就挽着许诺的手,从楼上下来了,两人有说有笑的,理都没有理沈庭东他们。

许诺笑着对胡嘉艺说:“下次记得一定要来找我玩,今天晚上我们聊的很开心。”

“好的,嫂子,我一定常来,就是怕有人不愿意啊,要是我在这里过夜,那不是打扰了他。胡嘉艺看了一眼沈庭东,继续说到。”

“放心,在这个家里,我还是能说话算数的,以后一定要常来。许诺也看了一眼两个男人,不屑的说到。”

沈庭东自然知道,她们说的是他,可是他现在也不能说什么。

“谢谢嫂子,我下次会来的,那我就先走了,拜拜。胡嘉艺跟许诺说了拜拜,走到门口看到莫得还没有起来。”

胡嘉艺又接着说:“我说莫大老板,你不是说要追求我嘛,现在给你一个机会,送我回家。”

莫得听到以后,很无奈,自己只不过是随便说说而已,他说那些话,完全是为了沈庭东,可是现在看到许诺这么开心,他想把那些话收回来。

“我看你不必了吧,我还想在沈庭东这里坐一会。莫得轻轻的说到。”

胡嘉艺没有说话,赶紧来到了莫得的面前,揪着莫得的耳朵就想往外面走。

莫得一边弯着腰,一边走了出去一直说:“疼疼疼,你就不能轻点,难怪没有人娶你,你就是一个男人婆。”

胡嘉艺听到以后,手上再次用大了一点力气,莫得赶紧求饶说:“我错了,真的错了,再给一次机会。”莫得说完以后,我们很无辜的眼神看着胡嘉艺。

沈庭东和许诺看到这两人,就跟是打情骂俏一样,都笑了起来,沈庭东和许诺对视了一眼,许诺停止了笑容,恶狠狠的看着沈庭东。

“胡嘉艺这个时候,放开了莫得的耳朵,拍了拍自己的手,随后,把身上的抱,扔了过去,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莫得心里很苦啊,摸了摸自己的耳朵,拿着胡嘉艺的包,赶紧跟了出去。

“这个时候,许诺来到了餐座上,吃起了上面的东西,真的是狼吞虎咽一样,就像是好多天没有吃饭一样。”

沈庭东笑着说:“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许诺也没有理他,随后,沈庭东去倒了一杯水,放下许诺的身边。

“等到周雨把孩子接走以后,沈庭东和许诺来到了楼上,沈庭东刚一进去,就从背后把许诺抱住了。”

许诺一直反抗着,可是沈庭东没有给她机会,他一直紧紧的抱着许诺。

许诺看到也没有反抗的余地,于是说:“沈庭东,别以为我现在就原谅了你,你老实……。”

许诺还没有说完,沈庭东一转身就来到了许诺的面前,用自己的唇堵住了许诺的唇。

许诺一直捶打着沈庭东的胸膛,许诺时不时的发出“嗷嗷”的声音,慢慢的她也停止了下来,享受了起来。

许诺也抱住了沈庭东的头,简直就是欲求不满一样,恨不得都把对方吃进自己的肚子里面,沈庭东见状,手也没有闲着,上下其摸。

“许诺时不时的发出一阵阵呻吟的声音,她看到自己的衣服都被沈庭东脱了了,自己的手也慢慢的脱着沈庭东的衣服。”

沈庭东色眯眯的在许诺的耳边轻轻的说:“诺,你现在真的是越来越熟练了。”

许诺听到以后,脸上变的更加红润了,她争开眼,看到灯光照射出来的影子,很害羞的说:“哼。”

许诺说完,就想逃走,可以她哪里有沈庭东快,一下就抱住了,没有穿一件衣服的许诺,压倒在**了。

一会,房间里面就传来了“咯吱咯吱”的声音,还有许诺喘息的声音,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第二天,许诺也就没有和沈庭东怄气了,两人和好如初,过着想平常一样幸福的生活。”

而在盛丰集团的许诚,早上知道这个消息以后,就很愤怒,把上次那个人也叫了过来。

“你自己说说,你办的什么事,还没有一天,人家沈庭东就没有事了,你说你能干嘛?许诚很生气的骂着他。”

他也很委屈啊,谁知道那个女人一下就去给沈庭东解释了,原先以为胡嘉艺不会去呢,毕竟她还一直爱着他,结果一下就变成这样了。

“许总,这也不能怪我啊,听说最近那个婊子和沈庭东的同学走的很近,要不就是喜欢上了他,才会这么快就是解释的。那个男人很委屈的说到。”

“你继续给我盯着他,下次如果还有这样的事,一定要帮他把事情做绝了,让他没有翻身之地,明白没?”许总淡淡的说着。

他赶紧点了点头,于是说:“许总,你放心,如果下次还有,我知道该怎么做!”

许诚摆了摆手,试图让他先出去,他出来以后,很轻松的呼了一口气,真的是好悬啊。

“他知道许诚的脾气,不知道他这次怎么了,竟然也没有责怪

自己,要是像以前的话,还指不定会怎么着呢!”

许诚对他也没有办法了,他能怎么做,都已经发生了这样的事,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了。

“他随后把陈红叫了进来,许诚还什么都没有干什么,陈红就老老实实的把衣服脱光了。”

许诚在她的两个肉团上捏了一下,笑着说:“你是不是又想要了,你真的是越来越饥渴了。”

许诚的手也不忘伸到下面去,他本来是想告诉陈红的,让他给陈建国带个假消息的,他没有想到这里去,可是陈红偏偏这样**着许诚。

“许诚把陈红按了下来,快速的放到了陈红的嘴巴里面,陈红用很无辜的眼神看着许诚,许诚闭着眼睛,好享受一般。”

陈红很无奈,她也没有办法,时不时的还发出想吐的声音,可是许诚就是没有让她停止下来。

没多久,许诚很快的把陈红拉了起来,把陈红压倒在办公桌上,活动了几下,就没有再动了。

“陈红很不屑的看了许诚一眼,碰到这样的人她真的是醉了,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他就好了,许诚还爬在陈红的胸前,当然看到不了。”

许诚穿好衣服以后,对陈红说:“陈红,你故意放个消息出去,告诉陈建国,说我跟他的女儿走的好近,看看他到底有什么反应。”

陈红也不知道,许诚到底是什么意思,也不敢多问,就来到了厕所,拨打了陈建国的电话。

而陈建国在公司,没有事干,只能干他的大学生秘书,正当陈建国快**的时候,就来了一个电话。

看着是陌生人的电话,但是还是选择接了起来,陈建国很不开心的说:“喂,哪位?”

“陈总,我陈红啊,我有一个消息告诉你,最近我发现你的女儿,很许诚走的很近。陈红故意轻轻的说到。”

陈建国也没有停下来,接电话的时候,下面也在一直活动着,当他听到,自己的女儿跟许诚走的很近的时候,他也就停下来了。

陈建国淡淡的说:“我知道了,有什么事继续告诉我。”陈建国一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他的情人看到陈建国不动了,就抱着陈建国的脖子,撒着娇说:“怎么了?我们先做完再说嘛。”

陈建国哪里还有心情啊,把她推开了,穿上了自己的衣服,她的那位情人也很不屑的穿上衣服,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上去了。

“以前陈建国是希望陈雅婷能够跟许诚好,毕竟自己的把柄还在他手上,如果女儿嫁给他的话,也就不用担心了。”

但是现在不同了,许诚已经有毒瘾了,而且现在他也有把柄在我手上,所以陈建国不能让许诚还跟她在一起。

“他在办公室思考了起来,该怎么跟自己的女儿说,让他放手,她还会放嘛,以前就破坏了她和沈庭东的事,如果真的不是陈建国在中间的话,现在估计许诺就是陈雅婷了。”

是啊,让陈雅婷放弃沈庭东,她本身就伤害很大,况且以前好多人都看好他们俩,实在没办法,陈雅婷才出国了。

“可是陈雅婷从上次知道许诚吸毒以后,也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心里也在犹豫,自己真的要跟一个瘾君子在一起嘛,这些天她都在这样思考着。”

陈红打完电话以后,在厕所里面,自己用手解决自己的需求,时不时的发出呻吟的声音,要是有人,听到简直太销魂了。

“许诚也不知道在办公室里面想着什么主意,看起来胸有成竹的样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