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指成婚:你是我的药

第207章省委书记大哥

字体:16+-

第207章省委书记大哥(1/3)

“随后,沈庭东叫暖暖和巧巧两人,再到学校里面去,因为她们就在学校门口,沈庭东怕孩子看到不好的画面。”

在学校门口站着沈庭东,姚贝娜和孔举,他们的对面站着飞利浦和老王。

“而冷锋也一直在关注着,冷锋从那次以后,不管什么时候日夜保护他们,因为他们一家三口晚上都在一起,所以保护起来也比较方便。”

不一会儿,就看到朝学校门口开来了几辆车,都是BYD的车,一下就下来了十几个年轻小伙子,而且手里还那些木棍。

“姚贝娜不由的向后退了两步,姚贝娜对沈庭东说:“庭东,要不然就算了吧,这么多人,等下我们会吃亏的。”

沈庭东笑了笑,没有说话,让姚贝娜躲在自己身后。

飞利浦走到前面对沈庭东说:“小子,如果你现在跪下来赔礼道歉,我还可以放过你一条命。”

“哦,是嘛?不过我也不是吓大的,沈庭东对飞利浦慢慢的说。”

那个混混的带头大哥说:“像我们飞哥在h市谁跟惹,他爸是谁?他爸可是当地有名的企业家飞机场。”

沈庭东和姚贝娜听到飞机场这个名字,突然两人忍不住,笑了一声,那边的几个小混混也笑了起来。

“孔举可是认识那位叫飞机场的,所以他没有觉得那么好笑,孔举当然知道飞机场也是一位厉害的人物,但是在孔举看来,只要他一句话,他们飞家都有可能破产。”

孔举来到了前面,对飞利浦说:“我跟你爸爸也有一些交情,不如今天的事情就此罢了。”

“跟我父亲有交情?飞利浦很奇怪的问。”

放孔举说出那番话以后,沈庭东也觉得惊讶,孔举竟然认识飞利浦的父亲飞机场。

“虽然沈庭东只知道孔举和他一样,是一家上市公司的CEO,认识飞机场也很正常,毕竟都是生意场上的人。”

如果现在飞利浦说这件事到此结束的话,孔举大哥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飞利浦想了想,认识我父亲又能怎么样!我父亲现在都听我的,我是他唯一的儿子,就是这个男人和沈庭东很熟,如果打了他,父亲我不会对他怎么着的!”

飞利浦很傲慢的对孔举说:“认识我父亲怎么啦,再说了,认识我父亲的人多了,我哪里晓得你是不是故意这样说的。”

其实飞机场是以前托人找到孔举,是想让他找孔明帮忙的,毕竟人家是书记的弟弟,孔举一下就回绝了。

这一下把孔举惹怒了,孔举从来没有骗过人,眼前的这个人刚刚这样说,明明说我就是骗子。

“旁边的老王一直劝着飞利浦,飞利浦从小就嚣张跋扈习惯了,现在怎么可能让他收手呢。”

孔举对着飞利浦一字一句的说:“行不行我让飞家破产!”

飞利浦和后面的人都在那里哈哈大笑。

“就凭你,想让我们飞家破产,你真的是在这里做梦吧,飞利浦笑着说。”

沈庭东知道孔举的为人,他相信孔举能,但是不知道他有这么大本事,竟然能让飞家破产。

孔举说:“好啊,不信我也可以,不过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孔举拿起了手机,一个人走到了旁边,拨打了他哥哥的电话,他哥哥叫孔明,是h市j省的一把手,他要是说一句话,他飞家不就等着破产。

“哥,我在外面被别人欺负,孔举装成很可怜的声音说。”

孔明正刚刚才吃了午饭回来,本来说打算在办公室休息一下的,还没一下又被自己的弟弟孔举吵醒了。

“孔明一听

到自己唯一的弟弟被欺负了,心里一下就非常生气,他们从小哥俩都相依为命,所以孔明一直都很疼爱他。”

“怎么回事?快把事情说清楚一点,孔明问孔举。”

等孔举把事情全都告诉了自己的哥哥孔明了以后,孔明说:“你怎么这么喜欢多管闲事啊,不过我早就听说了,飞机场的儿子,在外面一直都很嚣张跋扈,现在也可以顺便查他飞家的公司一下,如果没事最好,有事的话谁也帮不了。”

刚想把电话挂了孔明又说:“以后车没事给我找事,天天都要我给你擦。孔明说完就挂了。”

孔明说是这样说,如果孔举真的有事,他能不帮吗?

其实想飞家这么大的公司,如果你说他里面没有一点事,那是不可能的,所以你得罪了高官,那就是真的等下破产吧。

“孔举打完电话以后,面无表情的走了过来,大家看他这样样子,就知道他没找到人一样。”

飞利浦开心的对孔举说:“你找的人了,现在傻了吧,快点滚,要不然我等下连你也一起收拾了。”

此时老王拿着手机跑到了飞利浦面前,飞利浦接过电话,飞机场就大声骂着说:“你个混账东西,你在外面到底得罪了什么人,竟然把我们飞家害成这样。”

随后飞利浦把事情都告诉了飞机场,飞机场问:“那位打电话的还在吗?”

飞利浦转头看了看孔举还在,对父亲说:“他还在。”

“小子,你听着,快去跪在他面前,求他高抬贵手一次,这样的话,我们飞家还有可能东山再起的一起,如若不然,我们飞家就要真的破产了。飞机场很渴望的对飞利浦说。”

飞利浦听完父亲说完的这一切,一下子连说话的勇气都没有了,竟然自己得罪了这样的人。

“飞利浦走到了孔举面前,慢慢的跪了下来,旁边的人都傻眼了,十几个小混混看到这样,不由的打跌眼睛。”

他们是来打架的,他们也不管别人的实力如何,谁给他们钱,就听谁的,结果打都还没打,就给别人跪下了。

沈庭东也感觉这事越来越有趣了,想不到竟然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最不可思议的可以说就是姚贝娜了,他在h市长大的,可以说知道飞家是什么样子的实力,现在竟然飞家唯一的儿子,也就是以后的CEO竟然给别人跪下了。”

飞利浦跪着说:“哥,你就放过我这一次吧,是我不识泰山,求你高抬贵手,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你帮我跟孔书记求求情,让他给我们留口饭吃。”

沈庭东到飞利浦说的孔书记,心里想着这是一位多大的官呢,竟然能把眼前的这个人,跪着求他。

沈庭东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变的很惊讶,心里说:“难道是我们省委书记孔明,沈庭东越想越觉得不可以思议。”

孔举竟然有一个当这么大的官的哥哥,因为别人都以为他是香港人,没有人会连想到这里。

孔举笑了笑说:“现在相信我了,可是我不相信你,你不是刚刚也没相信我。”

孔举也知道,如果他们家真的有事的话,自己也救不了他。

过了一会,孔举说:“回去吧,这一切就看你们的造化了,我也帮不了你们。”

飞利浦还一直求饶着,飞利浦不知道的是,孔举也没打算怎么着他,只是想吓吓他,后来孔明就打算去查查他们公司。

随后,孔举和沈庭东就走进了学校,看到暖暖和巧巧两人正在玩小马过河,两个竟然玩的这么开心。

暖暖看到沈庭东就飞快的跑了过来对

沈庭东说:“爸爸,外面哪里两个坏蛋你们就都收拾好了吗?”

沈庭东摸了摸暖暖的头,笑着说:“已经收拾好了,我们是不是该回家了。”

随后和他们打了招呼以后,沈庭东和孔举都回家了,后来才发现,孔举就住在学校旁边,他们也没开车来,步行来的。

“许诺一直在家里等着沈庭东他们回来,因为已经快一点了,许诺想着难道两个人出去吃饭了,要不然怎么到现在还不回来。”

不一会儿,许诺看到了沈庭东的车,心中不由的放松了下来,现在许诺也是这样,如果他们出去一直还没有回来,许诺就会很担心。

许诺很奇怪的问:“沈庭东,怎么今天开个家长会这么久,都快下午来了。”

沈庭东笑了笑说:“碰到了一些麻烦,不过全都解决了,你不用担心。”

沈庭东和暖暖吃完午饭以后,沈庭东就把发生的一些事,都告诉了许诺,许诺也是一惊,想不到孔举的哥哥是一位省委书记老大。

“许诺心里想,难怪孔举的生意能做这么好,原来后来还有这么大的背景。”

其实,孔举没有靠他哥哥,全是自己打拼出来的,虽然孔明很疼爱孔举,但是孔明还是希望孔举能自己成长起来。

以前孔举也确实是勤奋,知道自己的哥哥不会帮自己,也就没有去求他,后来经过自己的努力,创业一点一点的好了起来。

飞利浦就傻了,一直跪着起来都起来不了,老王看到飞利浦说:“少爷,快起来啊,他们都走了!”

飞利浦‘很生气的对老王说:“你他妹的,快来扶着我啊,要不然我怎么起来!”

沈庭东他们走后,姚贝娜也回到了办公室,也没有去管飞利浦他们,飞利浦现在后悔了,早知道就不来找姚贝娜了,自己又不愁没有漂亮的姑娘。

姚贝娜回到学校以后,也不敢相信,沈庭东的这位朋友竟然有这么大的一个关系,那自己的姚家,毛家是不是不敢动了。

“确实,飞机场知道以后,快速的把打压姚家的事,都停止了下来,想着姚贝娜竟然和省委书记都有关系,他们哪里还有这个心。”

姚贝娜下午不要上课,下午他们学校都放假了,所以姚贝娜很早就来到了医院。

“贝娜,你怎么现在就来了,不要上课嘛?罗飞很奇怪的问。”

姚贝娜笑了笑说:“今天开完家长会以后,就放假了,所以我就早早来了。”

威看着姚贝娜,这么好的身材,只能看,不能调戏,威心里一直好憋屈啊。

“后来姚贝娜把学校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们几位,听完以后,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威很惊讶的问:“你说什么?省委书记,不是在做梦吧,老大竟然和他的弟弟很熟悉。”

姚贝娜很肯定的告诉了威,这样一下才相信了姚贝娜所说的。

“威心里不免有点害怕了,想着沈庭东竟然认识了省委书记,那如果在g市的话,沈庭东出点什么事,那也会有人帮了。”

威随后找了一个借口出来了一趟,马上把这么重要的事打给了陈建国。

威说、“老爷,我刚刚发现一个消息,沈庭东现在和我们省委书记的弟弟走的很近,如果我们以后对他找麻烦的话,那不是我们自己找麻烦吗?”

陈建国听到以后,一点也不觉得奇怪,自己也认识很多高官,可沈庭东认识了省委书记,心里还是有一点惊讶的。

陈建国对威说:“继续给我盯着他们,我自有办法!”

随后,威就回到了病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