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指成婚:你是我的药

第202章别人的孩子

字体:16+-

第202章别人的孩子(1/3)

许诺上午的时候也赶到了医院,沈庭东看到许诺挺着一个大肚子,好似心疼着许诺。

沈庭东本来就不想看着,身边的人收到伤害,现在罗飞躺到了医院,他就怕许诺也会出什么事,看着许诺挺着肚子来医院。

许诺对沈庭东说:“庭东,你也不要担心了,我已经拖我大学的同学,他们现在都是医院的医师,如果一有消息,他们会第一时间通知我的。”

沈庭东抱着了许诺,许诺看着沈庭东,摸着肚子,威闯了进来,打破这个温馨的画面。

威看到以后说:“老大,不是吧,你们俩个大白天在这里亲亲我我。”

沈庭东说:“想找打是吧?”

沈庭东又问:“有什么消息?”

“目前还没有,现在我们已经验了快将近十万人了,还是没有找到。威跟沈庭东说。”

沈庭东又问:“其他医院的报告呢?”

威说:“老大,这已经是所有医院今天验血的人了,要不是你找了媒体,哪有还有这么多人会来验血。”

已经到了中午了,大家都没有口味,可是沈庭东看到许诺,又不能不吃,自己不吃她也不吃,无奈沈庭东就威打包了两个菜,和许诺一起吃。

林子丹看到威刚从病房出来,就一把把威拉到了旁边的房间,里面没有了。

刚开始把威吓一跳,是谁这么做的,后来来到是林子丹,也就放下心来了。

威笑着说:“丹丹,是你啊,把我吓一跳,我刚刚还以为是谁呢。”

林子丹瞪着眼睛对威说:“是不是又勾搭上了别的妹子,从昨天晚上到现在竟然一条短信都没有给我发。”

威真的是冤枉啊,他一直在忙着验血的那件事,其他的地方去都没有去,怎么可能勾搭别人。

威很委屈的说:“丹丹,我真的没有,你要相信我。”

林子丹调皮的说:“好吧,这次相信你,如果让我知道你敢背叛我,我就……,林子丹一说完,就看到了威的下面。”

威赶紧把腿合起来说:“我不敢,你就放心吧。”

等威一说完,林子丹就吻了上来,搞的威没有一点思想准备,一般都是威强吻别人的,今天威还碰到了一个强吻自己的女人。

“威靠在门边,双手都不知道干嘛,搞的威很害羞一样,这时,林子丹把威的手,从她的护士服里面伸了进去。”

威一下就有了生理反应,威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使劲的捏林子丹的胸部。

“林子丹一边亲吻着威,一边把门锁好,一个转身把威压到了身下,林子丹坐在威的上面。”

威哪里有些这么刺激的事,外面还有好多人,说不定等下就有人敲门,威就是喜欢这种刺激。

当林子丹打算帮威脱了衣服的时候,突然外面响起了声音说:“林子丹,你在哪?”

是她的同事叫的,一下没看到林子丹,所以就叫了起来,威哪里停的下来啊,把林子丹脱着衣服,林子丹拉住了威的手说:“好了,不要现在啦,晚上我等你!”

“无奈,威刚刚被她撩起来的火,还没烧起来,一下子又熄灭了。”

林子丹赶紧收拾了一下衣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帽子,打开门,走了出去。

威还一直躺着,突然一个人进来了,看着威上面没穿衣服说:“你干嘛?你有神经病啊,睡在这里!”

那个女人的家属听到他老婆这样说,也就走了进去,看到他老婆病床有个人,连忙走过去就想打他。

威机灵一动,把头上的头发,拉到了眼前这里,拿着他的外

套说:“宝宝,不哭,我带你去吃奶奶,时不时的还笑几声。”

那个女人见状大声说:“他妈的,还真的一个神经病,还站着干嘛?还不给我赶出去。”

随后那个女人的丈夫,就把威拉了出来,威还装成不想走的动作,外面的人都看着威。

“这时威才穿起衣服来,旁边的人都看着他笑,林子丹在站台那里也看到了,偷偷笑了一下。”

当威走到病房的时候,发现多了一个人,也就是姚贝娜也来了。

“姚贝娜本来是下午下课了才会来的,后来她实在不放心,就跑去园长那里请假,所以中午一下课,姚贝娜就赶过来。”

姚贝娜一直握着罗飞的手,大家看到这样,就都出去了,就姚贝娜一个人在里面陪着她。

姚贝娜拿起罗飞的手在自己的脸上抚摸着,姚贝娜对罗飞说:“不管你会不会醒,我都会陪着你,你不是想追我嘛?那快你起来呀!只有你起来才有机会追到我,我们再一起去坐摩天轮,逛街,喝奶茶,吃牛排,说着说着,姚贝娜的眼泪哗啦啦的流了下来。”

外面几个人都在一直等待,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RH阴性血,沈庭东想着。

如果血型明天才找到呢,或者没有找到呢,难道罗飞就真的要死。

“其实是这样的,如果超过二十四个小时,那么他的器官得不到血的话,就会一点一点衰弱,直至死亡。”

“庭东,怎么回事啊?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嘛,孔举对沈庭东说。”

孔举也听到了消息,所以带着老婆孩子,连忙赶到了医院,结果就看到沈庭东他们。

沈庭东对孔举说:“大哥,你怎么也来了啊!”

孔举回答说:“现在g市谁不晓得啊,我来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可以帮忙的,随便带老婆孩子也来查一下。”

孔举一说完没多久,就带着老婆孩子去验血了。

可是没一会,验血室那边就传来了吵闹声音,大家都围了上去,沈庭东就拉着许诺的手,坐了下来。

那边,一个男人正在殴打着一个女人,旁边有个小男孩就在一直哭。

还没一下就传来说:“快说,这个孩子是谁的?我白白养了他五年,现在才知道他不是我儿子。那个男人一边打,一边说。”

那个女人就是一直不承认说:“这明明就是你的孩子,你还不想承认了,一直在这说不是你儿子,你有什么证据?”

那个男子又说:“想要证据是吧。自己看。”

男子从口袋里面那出了三张验血报告。

男子又说:“你自己看,我是o型血,你也是o型血,我儿子是a型血,你敢说他还是我儿子,我刚刚都请问了医生,两个o型血的孩子也只能是o型。”

这个时候,那个女子也没说话了,旁边的人也在指指点点。

男子又大声说:“离婚,倾家**产我也要离婚。”

不一会,警察就过来了,把那个男子带回了派出所。

威走过来对沈庭东说:“老大,看到没,我们还做了一件好事,要不是我们这次,让他们验血,有可能他一辈子都不知道。”

沈庭东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是啊,像刚刚那个男子,如果他没有来验血的话,可能会一辈子宠爱着那个小男孩。

“当那个男子知道了以后,谁能忍受的了,自己养了五年的儿子,一下竟然成了别人的了。”

“这么大的打击,任凭任何一个男人都容忍不了的。”

姚贝娜一直没有出来,一直在里面陪着罗飞,沈庭东他们也不好去

打扰他们两个。

“罗飞出事以后,沈庭东的餐厅,一下就没有人去采购了,沈庭东无奈,只好又把杜子腾叫过去了,如果他不做的话,也就没有人会做了。”

杜子腾也能理解,罗飞出了这样的,这也不能怪谁,杜子腾只希望罗飞能快点好起来。

沈庭东和许诺坐在病房门口,威哪里坐的住啊,早就来到了林子丹旁边。

“丹丹,还在忙啊,威笑着说。”

林子丹听是威的声音就转了过来说:“差不多了,就等不及了。”

威笑了笑没有说话,林子丹用手指了指病房说:“你觉得你今天五点还能走嘛?”

林子丹当然知道威来医院是什么事了,昨天那个人是九点过来的,也是她登记的,后来她听说如果到了今天九点还没找到血的话,那就没的救了。

时间过的好快,暖暖他们也放学了,李妈拗不过暖暖,只能带暖暖也来医院了。

沈庭东和许诺坐在门口,突然一下就看到暖暖,敏敏还有李妈了。

沈庭东说:“暖暖你怎么也过来了?你不是最不喜欢来医院的吗?”

暖暖说:“爸爸,我听说罗叔叔受伤了,所以才来看看的。”

李妈又说:“少爷,实在管不住他们两人,一直吵着要来医院。”

沈庭东当然知道暖暖的脾气了,有时候自己都拿他没有办法,更何况是李妈呢!

沈庭东也没有说话,摸了摸暖暖的头又说:“快进去吧,姚老师也在里面。”

就这样,暖暖一个人进了病房,敏敏和李妈在外面守着。

暖暖看着姚老师说:“姚老师,你放心,罗叔叔一定会好起来的。”

姚贝娜一开始都没有发现暖暖进去,后来听到暖暖顺滑才反应过来,赶紧把脸上的眼泪擦干净。

姚贝娜微笑着对暖暖说:“嗯,我也相信暖暖所说的。”

暖暖又对姚老师说:“姚老师,我今天给罗叔叔画了一副画。”

暖暖坐在床边,从包里把那张画拿了出来,姚贝娜接过手,仔细的看了起来。

“滴”姚贝娜的眼泪掉在了暖暖的那张画上,暖暖看到了说:“姚老师是不是我画的不好啊?你怎么还哭了!”

“暖暖画的特别好,我也特别喜欢,我相信罗叔叔也会很喜欢的,姚贝娜微笑着说。”

然后把那张画放到了罗飞的枕头旁边,姚贝娜的眼泪,不在乎暖暖画的好和坏,而且希望。

画中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小女孩,男的头上还有一段思考的话,那男人就是罗飞,小女孩就是暖暖,暖暖画的是罗飞向她打听姚贝娜的事。

那段思考的话是:“姚老师喜欢什么呢?”

放姚贝娜看到这个的时候,姚贝娜再也忍不住眼泪了,眼泪哗啦啦的留下来了,姚贝娜知道,这一副画,暖暖肯定是根据当时的事情来画的。

“暖暖赶紧从桌子上那个几张纸巾,走到了姚老师面前,姚老师抱住了暖暖。”

没多久,等暖暖出来的时候,眼泪也红的,沈庭东一把抱住了暖暖说:“没有事的,爸爸妈妈都在这里呢。”

这时医生走了过来,沈庭东把他带到了一边,医生说:“沈先生,还有三个小时了,如果到了晚上九点钟,还没找到的话,那我们真的无能为力。”

沈庭东微笑着对医生说:“谢谢啊,麻烦你们了,一切顺其自然吧!”

沈庭东知道医生是来下最后通牒了,也是来告诉他,如果三个小时以后还没有来人,他就要下班了。

随后,医生也就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