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指成婚:你是我的药

第131章:同意让沈庭东照顾

字体:16+-

第131章 同意让沈庭东照顾(1/3)

";好!";许诺又怎么可能没有看到沈庭东身上的那些伤,但她非常清楚沈庭东的性格,如果她不答应沈庭东的话,也不可能会好好的养伤,到时候只会使他的病情更加严重。

虽然照顾许诺对于还受着伤的沈庭东来说有些困难,但同时沈庭东的病情也会好的快一点因为沈庭东要照顾许诺,不得不去养好自己的身体,这样才有精力照顾她。

";诺,你………";许诚惊讶的有点说不出话来,但对于许诺刚才的那个字,心里也非常的不满。这一切都是沈庭东造成的,都已经离婚了,许诺竟然还对沈庭东存有感情。

";哥,这次后我跟他,都不会再有联系了。";许诺看着眼前的沈庭东,对许诚说到。

为了让沈庭东永远的不骚扰许诺许诚也就不再说些什么了。

";金成,你说要是诺醒来后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那她……";魏珍珍一只手拿着饭盒一只手紧紧的抓着董金成,担心的问到。

魏珍珍知道许诺失去了孩子后,一直都趴在许诺的身上哭泣着,董金成实在不忍心看着魏珍珍这个样子,只得以去帮许诺买些吃的为由带魏珍珍出去走走。

许诺待在医院有医生和护士在肯定不会有事的,何况他也专门叫了一个护士看着许诺,只要许诺一醒来,便打电话给他。

可董金成不知道的是那个护士自沈庭东进去后,就被打发走了。所以现在许诺已经醒了董金成和魏珍珍也不知道。

";放心。我们的女儿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脆弱,这样的事情我们谁都不想要发生,可是既然发生了,那我们也就只能面对了。";

董金成摸着魏珍珍头,关切的说到。其实他又何尝不担心呢?只是他是个男人,要承担起作为一个男人所要承担的事情。

";我怕的是,诺她会受不了,那些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诺。";魏珍珍想起了在酒吧的魏总,她根本就不认识魏总,也不知道魏总到底为什么要那样对待许诺。

魏珍珍现在只想把魏总碎尸万段,让他也常常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那种感觉。不管怎样,她都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伤害许诺的人。

";那个人我已经通知老许让他好好惩治他了。";董金成当然还知道,许诺之所以被绑架过去的原由,只是董家跟沈家本来就有仇恨,他不想让两家的仇恨越来越大,也不想让魏珍珍陷入进去。

";是该将那个人碎尸万段,这样都不能解丢失了我外孙的那种痛。";

";先生到了。";魏珍珍的话语刚落,司机师傅就停下了车,对坐在后面的两个人说到。

董金成从口袋了掏出钱递给司机师傅,";好的,谢谢,全都拿着吧!";说完便搂着魏珍珍向医院里面走去。

";诺,你终于醒了,你知不知道,你吓死妈妈了。";一进病房看见许诺已经醒了。魏珍珍连忙跑到许诺的身边,一把将她抱住,开心的说到。

眼里的一滴泪也流了出来,虽然医生也说过,许诺没有什么大碍,但只要魏珍珍想到许诺如果知道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没有时的那种反应。心里就觉的特别的心疼。

现在看着许诺脸色还是那么的苍白,她这个做母亲的怎么可能不心疼呢?

董金成一进门便看到了站在桌旁正准备给许诺倒水的沈庭东,他上下打量着眼前的沈庭东,头上的纱

布全被鲜红的血给染红了。左手上也打着石膏,看来这次沈庭东也受了不少伤,这样的沈庭东还在这里照顾许诺,董金成又怎么忍心说沈庭东什么呢!

董金成也是个男人怎么可能不懂,一个男人对自己喜欢的女人的那种爱意。

";妈,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都这么大了,怎么还哭呢。";许诺见魏珍珍脸上的泪水,用手帮她擦了擦,笑着说到。

因为许诺答应了沈庭东说在还没有恢复期间让沈庭东照顾她,所以许诚和陈雅婷还有林晓都离开了。

但只剩下许诺和沈庭东时,他们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静静的看着对方,两个人都明白对方的痛苦,有些爱无声的陪伴才是最重要的。

孩子没了许诺比谁都要痛苦,每次肚子上传来的那种痛,总让许诺回忆起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想起了沈庭东对她的好。

许诺是一名医生,见惯了生死离别,也清楚有些事情,已经发生了。那就没有后悔的,不管你怎么折腾,最终还是不改变不了这个残酷的现实。

所以她又何必给自己和爱自己的人带来更多的痛苦呢,想必许诺肚子里的孩子也希望看到一个乐观上进的妈妈,而不是每天都哭泣,以泪洗面的。

";妈不哭,妈不哭。";看到许诺这个样子,魏珍珍心里好受多了,真的像董金成说的他们的女人非常的坚强。魏珍珍抹着眼泪笑着说,";庭,庭东怎么也在这,你头上的伤这么严重还是去看看吧。许诺这里有我们来照顾。";

魏珍珍擦着眼泪看到了站一旁的沈庭东有些惊讶,但看到沈庭东头上的伤和手上绑的石膏还是有些关心沈庭东。

魏珍珍虽然不知道许诺和沈庭东为什么离婚,可是看的出来,沈庭东对许诺还是非常的好的。

";不用,这点小伤没事的,诺答应了这期间都由我来照顾。";沈庭东用右手摸了摸自己的头,笑着说,虽然头被纱布包住了,可是帅气依旧。

";好,好,有你照顾我也放心,这里是帮诺带来的东西,诺刚醒来肯定饿了,我和她爸还有点事,我们就先走了。";

听见沈庭东这样说,魏珍珍心里一阵欢喜,魏珍珍怎么可能不知道许诺还对沈庭东有感情呢,现在如果沈庭东能够照顾许诺的话,那是再好不过了。

如果许诺和沈庭东可以复婚的话那就更好了,孩子虽然是没了,可是许诺和沈庭东两个人都还年轻以后孩子肯定会有的。

魏珍珍走到董金成的身边拉着董金成往门外走去,";庭东你头上也该要医生换药了,照顾诺我当然高兴,可是你也要保重自己的身体。";说完便把门给关上了。

沈庭东望着魏珍珍和董金成离去的背影,脸上露出了一丝的微笑。虽然能够待在许诺的身边不是非常的长,可是能够在她身边照顾她,沈庭东的心里就非常的满足了。

";你拉我出来干嘛?我还没跟诺说一句话呢!";被拉出来的董金成了看着魏珍珍疑惑的问到,女人变起脸来真的是比变天还要快,刚才还那么伤心的魏珍珍一下子就这么开心的笑起来。

董金成可不想让沈庭东和许诺复婚,所以也不可能会和魏珍珍想到一块去。

";你呀,平时挺聪明的这时怎么脑子就转不过弯来了呢!你看诺同意庭东照顾她,那么就可能有复婚的机会啊!他们还这么年轻,以后小孩还会

没有吗?";

魏珍珍拍了拍董金成,说到,不管怎样这都是个好消息。

董金成听见魏珍珍这样说,脸色有点不太好,可是见魏珍珍那高兴的样子,他脸上难看的表情也就维持了几秒,然后又恢复了笑容,";对,还是你想的好,是该给他们一些独处的机会。";

诺大的房间里一下子又寂静起来,许诺依旧躺在**一声不吭,沈庭东打开刚才魏珍珍塞给他的饭盒。

淡淡的粥的香味飘入沈庭东的鼻间,下层是汤,不得不说魏珍珍非常细心的。

";饿了吗?吃一口吧!";沈庭东拿起勺子弄好了粥吹了几口觉得差不多了,送到许诺的嘴边。

许诺只是看着沈庭东,为什么这个男人都受伤了帅气还是一点都没有变。只是头上那鲜红的血迹让人看了有些心疼。

手上打着的石膏,让人看起来觉得有些不太匀称。

";看着我干嘛?看着我就能饱,那你多看看吧!";沈庭东见许诺没有张开嘴回应,只是看着他,一句话也不说。他开起玩笑来,也就在许诺的面前不管是什么样的情况,他都还能开玩笑。因为他不想让他的女人担心。

";你身上的伤,疼吗?";许诺明明知道自己是明知故问的,伤的那么重怎么可能不疼呢?沈庭东又不是铁做的,当然会疼了。

可许诺真的不知道该对沈庭东说些什么,现在他们的孩子没了,她又该对他说些什么呢?

";不疼,只要是能够待在你的身边,我就觉得一点都不疼。";沈庭东用右手抓起许诺的手,放在他的脸上说。

沈庭东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让许诺好起来,只要许诺健康快乐,他就非常的满足了。

";傻瓜,怎么可能不疼呢,听我的,去换下药,你看纱布都被染红了。";许诺的泪不由地流了下来,她本来是不想流泪的,他答应让沈庭东照顾她,本来只是简简单单的照顾的,可看到沈庭东对她那样的好,她实在装不出那种无所谓的样子,

许诺也是第一叫沈庭东傻瓜,以前都是沈庭东这么宠爱的叫着她,但现在许诺觉得沈庭东比她傻多了,明明沈庭东知道她的父亲是他的杀父仇人,可是他还是愿意义无反顾的原谅她父亲。

";怎么?就开始担心起老公来了?乖你就先吃点,我的伤肯会在你痊愈之前好的。";沈庭东又拿起桌上的粥拿起勺子弄了一勺送到许诺的口边。

许诺张开口吃了一口,她现在必须坚强。

等许诺终于睡下了沈庭东站起身将被子好好的盖在许诺的身上,";帮我好好看一下她,要是醒来了马上叫我。";他对站在他身旁的一位护士小姐说到。

";好的,你放心。";护士小姐温柔的说到。

纱布从沈庭东的头上拆了下来,医生看着沈庭东头上的伤口皱了皱眉头,";你怎么会弄成这样?你知不知道头部对人来说有多重要。";医生用擦了酒精的棉花帮沈庭东擦去头上的血。

沈庭东没有回答医生的话,只是头上传来的疼痛让他咬紧了牙齿。

";你的头以前就受过伤是吗?";医生继续问到,医药盘子里已经装满了带着血迹的棉花,一团团的血球在洁白的盘子里显得异常的刺眼。

";嗯!";沈庭东依旧咬着牙冷冷的回答了一声。沈庭东怎么可能不记得头上的那块伤呢?这里差点让他忘记的许诺。忘记了全部的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