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指成婚:你是我的药

第117章:输了脱光衣服在这里走一圈(一)

字体:16+-

第117章 输了脱光衣服在这里走一圈(一)(1/3)

";滚!";沈庭东拿起一杯酒喝完,便冷冷的说到!虽然听不出他就有多么的愤怒,但是,让人听了却觉的有些毛骨悚然。

女人也许是感受到了沈庭东传来的那股冷气,撇了撇嘴,非常不高兴的离开了。

";呦!沈总还是和当年一样,冰冷啊!这么好看的女人碰都不碰一下,真的是太可惜了,既然沈总不要的话,那就给我玩玩吧!";一个男人一把将刚才想走的的女人搂入怀里,一边说着,手还不忘在女人的身上**着。

女人努力的挣扎着,虽然她抚眉可是也不是随便的人。再说还当着沈庭东的面对她这样,她又怎么可能会从呢?只是身边男人的力气太大,无论她怎么挣脱,却怎么也挣脱不了男人的魔爪。

沈庭东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这不是当年在他酒里下药的那个魏总吗,他刚才还想到他,如今还真的就这么给碰到了,看来有时候,说曹操曹操就到的这个还真的是非常的准啊!

事隔这么多年他竟然还能碰到这个人,还真的是有种冤家路窄的感觉,不过这一次,沈庭东既然碰上了,那就不可能那么轻易的就放过他了。

";原来是魏总啊,怎么现在改口味了,不过魏总还是和以前一样,总喜欢挑别人剩下的。";

沈庭东淡淡的说到,对于魏总这样的人,也就只能背地里耍些阴谋手段,要是真的来打一架的话,他怎么可能会是沈庭东的对手。

魏总听见沈庭东说这样的话,脸一下子就变绿了,拉着女人狠狠的推向沈庭东,";狗男女。现在沈总的嘴还真是变硬了不少,不过你不是想凌容项目吗?

老实告诉你吧,李总是不可能会跟你签下这个项目的。哈哈,沈庭东你还真是跟之前一样,尽是被耍的份。";

魏总突然哈哈大笑的说起来。

沈庭东一把扶住被魏总推过来的那个女人,虽然她不喜欢这个女人,但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直接倒在地上啊!

女人看了一眼沈庭东,只是一眼便让她再也无法移开视线。她看中的男人还真的是又魅力。

";哦?是吗,那当时候我们看看我能不能那些凌容这个项目吧!";沈庭东倒是很想知道魏总到底哪里来的自信。

他沈庭东想要的项目,就没有得不到的。这次当然也不例外。就算李总非常的难搞,但是他总有他的办法。

";要是魏总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告辞了,不过如果魏总以后还想要我吃剩下的女人的话,我倒是不介意让给魏总。";

跟沈庭东比嘴上的功夫,魏总还差的多呢!

说完,沈庭东笑了一下便想像酒吧的门口走去,既然今天李总一直迟到,他也没必要继续等下去了,到时候李总总是会求着他签下凌容的项目的。

";既然来了,沈总就再多个两杯吧,我们这么多年没见了,现在相遇也算是一种缘分了。

";魏总一把拦住沈庭东不让他走,而魏总身边的兄弟也随着魏总的动作都题提高了警惕。

沈庭东看这个局面,如果他真的执意要走的话,他一个人不可能对付的了这么多人的,留下就留下,难道他还怕这个魏总不成。

沈庭东还得感谢魏总呢,要不是以前他在他的酒里做了手脚,他也不可能会认识许诺,更不可能会跟许诺在一起了。

那么现在沈庭东是该好好的感谢感谢魏总了。

";好,不过魏总

先把这瓶酒给喝完,这样的话我就留下陪魏总玩玩。";沈庭东看着刚才他坐的位置上的那瓶酒说了起来。

沈庭东的话音刚魏总便拿起桌子上的酒整瓶的喝了起来,还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一瓶酒就被喝得滴点不剩了,魏总经常混酒吧的人怎么可能会没有这一点酒量呢?但是沈庭东这瓶酒的浓度可是不同其他酒的浓度。

虽然刚开始喝的时候没有什么感觉,但是后来酒精会在脑里渐渐分散,使人产生醉意,这种酒喝的少会对人有益喝的多的话,有时会让人丧命。

这是沈庭东自己去吧台调制的,本来是想跟李总喝的,让李总尝尝这种酒的味道。沈庭东早就已经查好了李总的喜好,李总除了怕老婆之外,当然最爱的就是酒了。

沈庭东看着魏总喝完整瓶酒,脸上的笑容突然更深了起来。

";喝完了,现在你可要陪我好好玩玩。来人继续上酒。";喝沈庭东玩不过是想让沈庭东喝醉出丑摆了,魏总这么多年在场上混,喝酒是他的强项,可以说,这整个酒吧里的人,没有一个人是能够喝的过他的。

魏总的话音刚落他的手下便拿来了一大堆的酒摆在桌面上,沈庭东看着桌子上的酒,嘴角微微的上扬了起来,看来这个魏总真的不打算放过他了。

可是沈庭东倒有点担心魏总。刚才喝的后期都够他受的了,现在这么多到时候他会成什么样?沈庭东想想竟然还有点激动呢!

见到酒拿上来了魏总拿了一瓶扔给沈庭东,";我们来比比谁喝的快,如果喝的慢的人,那就要脱光了衣服站在这里走一圈。怎么样?";魏总哈哈笑了几声然后说到。

那个女人看着桌子上的酒拉了拉沈庭东的衣服,示意他不要跟魏总喝。那个女人也是经常来酒吧的,魏总这个人他不是不清楚,论喝酒这里还真的没有喝的过他的。

女人不免为沈庭东担心起来。但却也有些期待,输了的人要脱光了衣服,她还真的是想看看沈庭东脱光了衣服的样子。

可想归想,她可不能让沈庭东这样的男人这么的丢脸。

";好。";沈庭东看着桌子上的酒,只是嘴角微微的上扬了一下。

那个女人瞪大了眼睛看着沈庭东父,这个男人真的不想活啦?竟然还真的答应这种无理的要求。不过这样霸气的男人真的好帅。女人对沈庭东真的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酒吧的人看到这样的场面都停下了舞动的身姿,跑了过来看,每个人心里都有些好奇到底谁会赢。不过这个赌注还真的大,脱光了衣服在这里,那以后还敢在这个社会上立足吗?

到大多数人都为沈庭东捏了一把汗,因为他们都第一次见到沈庭东来这,对于沈庭东的酒量也不知道。

有些人甚至还下起了赌注,但大多数都是压魏总能赢的。每个人都在期待着一场男人之间的较量。

魏总和沈庭东两个人坐了下来,酒已经摆在了桌子上,全部都用透明的玻璃杯给装住了。

";两个人都准备好了吗?魏总,您准备好了吗?";魏总的一个手下问了起来。看着魏总献起殷勤来。

";你小子是不是想死,这难道看不出来已经准备好了吗?别浪费老子时间,赶快叫开始。";魏总一巴掌打在那个人的头上,不满的说了起来。

";好,预备,开始!";那个人摸着被打的那边头,大声的叫了起来。

着开始的声音一落沈庭东父亲和魏总一起拿着杯子喝了起来,刚开始两个人都以同样的速度喝着。

沈庭东当然也不是吃素的,喝酒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大事。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大家都在连连叫好着,刚才还是刚才还是昏暗的酒吧一下子变得异常的明亮,简直就像是生活在白天一样。

";魏总加油!魏总加油!";下了赌注和魏总的手下都在为他叫喊着。

";加油!一定要赢。";女人看着沈庭东,激动的说了起来,也有几个赌注沈庭东的在他面前大声的叫喊着。

还没过一分钟,桌子上的酒就快要被喝光了,可是现在魏总的速度已经超过了沈庭东的,看着沈庭东慢慢的落下来了,那些投了赌注的人,都在欢呼雀跃着。

";看来魏总是赢定了。哈哈,钱都给我拿过来。";赌了魏总的人高兴的拍起了巴掌, 反过头对着赌注沈庭东的人说到。

";结局还没出来呢,我觉得他还有潜能赢回来。结局出来了再说。";有些人垂头丧气的直接把钱交给赌注魏总的的人,但一个人看着沈庭东那个样子,还是有些不甘心,没有把钱拿出来,依旧看着眼前的比塞。

";老大加油,还有最后一杯了,老大你就要赢了。";魏总的手下见魏总拿起最后一杯酒但是却没有像之前那样直接喝起来,不知反正为什么拿在手中的酒杯,就是不递向嘴里。

魏总非常的想把酒往嘴里送,可是却突然觉得浑身没有一点力气,头也非常的晕,感觉到现在看着眼前的人都有重影。

他看着手里的酒,就是送不到嘴边。

沈庭东看着魏魏总这个样子,嘴角不由地笑了起来,拿起最后一杯酒一口喝尽。

";耶,我们赢了,我们终于赢了,你真的太厉害了。";女人见沈庭东喝完了最后一杯酒,大声的叫了起来,同时也拉着沈庭东的手,感觉这场比赛是她在比一样。

沈庭东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把她抓着他的手给松了开来,女人见沈庭东这样,有点不好意思,也意识到她自己刚才的举动太多了。

但是面对沈庭东这样的男人哪个女人能够矜持的住呢?

";我就说了吧,结局谁赢谁输还说不定呢,快,你们拿钱都给我!哈哈,这人还真没让我失望,哥们谢谢你,你们喝的酒我请了。";

刚才看好沈庭东的那个人,开心的拿着钱,对沈庭东说到。

";该死,魏总是怎么了,不是说没有一个人喝不过他吗,这才喝了多少酒就醉了,看来以前的那些话都是吹牛逼的。";被输了钱的人,不满的说了起来。

魏总听见这样的话,一把将手中的最后一杯酒给扔在了地上,迷迷糊糊的站了起来,";这,这次,不,不算,我,我们再来一次。";沈庭东调制的酒作用启用的刚刚好,现在魏总连话都不会说了。

但心里却还想着比赛,可沈庭东怎么可能会再来,他又不傻,这一切不就是他希望看到的么!而且酒吧这么多人,也可能都等着看魏总的**吧!

";输了就是输了,大男人的都要做到愿赌服输,既然这样,就赶快脱下衣服吧。我们还等着看呢,哈哈!";

女人不满的说了起来,刚才魏总对她的无理她还记得呢,还想来哪有那么容易。再说她看沈庭东的脸也微微泛红了,再喝下去沈庭东都可能不行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