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指成婚:你是我的药

第116章:以前的三个人变成了现在的一个人

字体:16+-

第116章 以前的三个人变成了现在的一个人(1/3)

许诺看着眼前无比熟悉的别墅,心里感到有点伤感。一进到别墅,那个男人出差了竟然都不跟她说一声,就这样把暖暖给扔在家里。

";进去吧!";许诚的见许诺下车后只是静静地站在车门口走到她的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说到。他知道许诺的心里还是忘不掉沈庭东。

但许诚坚信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离开久了,许诺终会忘掉沈庭东知道他的好的。

";你走开!";陈雅婷见许诚靠近许诺连忙跑了过来,用手把许诺给拉开,";许诺我们进去吧!";说完便拉着许诺像沈家走去。

许诚看着陈雅婷心里就有股怒火在燃烧着,这个女人还真是阴魂不散。

";许诺,你来啦!陈小姐也来了,快快进来吧!";李妈见许诺来了脸上充满了笑容,自从许诺搬走以后沈家一下子就清净了,以前的欢乐都没有了,沈庭东也经常不回家。

而暖暖只是一个劲的问着她,她妈妈什么时候能够回来,每次看到暖暖那个样子她的心里都异常的难过,但是还是对暖暖说,";妈妈只是搬出去住几天,过几天就回来了。";

可是日子一天天过去着,暖暖还是没有见到许诺的任何身影,她一直,说妈妈不要她了,还一个劲地抱怨着自己,是不是哪里做的不够好惹的妈妈生气。

";暖暖呢?";才几天没有见许诺就觉得李妈老了很多,也许是为暖暖的事情而操劳的吧!她又何尝不想念暖暖呢?

暖暖是她的女儿,她比谁都要舍不得。可不是没有办法吗?许诺了觉得特别对不起暖暖。

";在楼上画画呢!最近暖暖别提有多想你了,那孩子一直说你之所以会走,是因为她没有听话,所以现在她门都不出了,整天都待在家里画画,看了让人心疼啊!";

李妈意味深长的说了起来。她不是要给许诺造成伤感只是,暖暖还小,她不想看着这么小的一个孩子整天的闷在家里,这样迟早是要闷出病来的。

听见李妈这样说,许诺的心里五味杂陈的,非常难过,是她不好,暖暖还这么小怎么能承受这样的人情世故呢?

许诺慢慢的向楼上走去,每一步都是那么的沉重,脚也似乎绑了铅似的,抬都抬不起来。

";暖暖!";走到门口时,许诺见暖暖真的像李妈说的那样,认真的坐在桌子上画着画,看着暖暖那幼小的身影许诺心里别提有多难过了。

熟悉的声音传入暖暖的耳朵里,暖暖当然知道会是谁叫她了,连忙放下手中的画跑到许诺的身边,一把搂住许诺的脚开心的笑了起来,";妈妈,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不要暖暖了呢!";说完一滴泪便从她的眼中流了下来。

这么多天没有见到许诺了,暖暖的心里不知道有多么难过。

";暖暖你在画什么呢!可不可以让姐姐看看。";陈雅婷见许诺跟暖暖这个样子,瞬间觉得房间里充满了悲伤的气氛,所以她还是决定找些其他的话题。

听见陈雅婷的话,许诺才意识到还有陈雅婷和许诚站在她的身边,她把脚边的暖暖给抱了起来。向桌子旁边走去。

";我画了好多好多爸爸跟妈妈还有暖暖的,以前爸爸妈妈经常带暖暖出去玩,可是现在只有暖暖一个人了。";暖暖指着她画的画说了起来,眼底尽是大人的忧伤。

暖暖现在才是一个三岁半的小孩子,但懂得的却比别的小朋友多的多。虽然许诺搬走后沈庭东经常抽空来陪她玩,

可是不管怎样,她还是觉得一家人在一起玩才是最开心的。

许诺看着暖暖画的画,第一张,她站在暖暖的右边,而沈庭东站在暖暖的左边,三个人笑的无比的开心。

第二张,是暖暖和沈庭东在一起的,沈庭东依旧是站在暖暖的左边,虽然两个人是面带笑容的,但那样的笑容,却没有第一张笑的那么灿烂。

第三张画,只画了暖暖自己一个人独自坐在地上哭泣。没有一个人前来安慰,可爱的脸上溢满了泪水,让人看了不由地心疼起来。

这三张画很好的证明了暖暖的心情,一小孩子能有这样的忧伤,真的是非常的少的。

许诚看着暖暖画的话画,心里也特别不是滋味。心里也暗暗的说,一定要将暖暖的抚养权帮许诺给争取过来。

这样许诺就不会伤心了,暖暖也就可以一直跟许诺在一起了。但是许诚不知道的是他不仅希望的是能够见到许诺,更希望能够一家人在一起,像从前一样。

爸爸妈妈两个人都很宠着她。

";放心以后妈妈不会再让暖暖一个人了,这几天是妈妈不好,你看现在谁来了,快叫阿姨和舅舅好。";

说着便抱着暖暖走到许诚和陈雅婷的身边。

";许诺我看起来有那么老吗,竟然要暖暖叫我阿姨,暖暖别听你妈妈的,见我姐姐。";听见许诺说要暖暖叫他阿姨。陈雅婷的脸一下子就拉了下来,拉着暖暖的手说到。

";不我妈妈说了叫你阿姨,那就是啊姨,再说你也看起来不像我姐姐呀!";暖暖看着陈雅婷笑着说到,她本来就不情愿叫陈雅婷姐姐,虽然陈雅婷看起来并不大,可是跟她比起来,

还是大了很多的,毕竟许诺都当妈了。如果还叫陈雅婷姐姐的话,那么不是显得许诺非常的老了吗?

";许诺,你看你女儿…………真是个小妖精。";其实陈雅婷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她当然清楚自己的岁数了,只是不想承认时间过得这么快而已。

暖暖看着陈雅婷被气的成那个样子,咯咯地笑了起来,都已经好久没有这么笑过了。不过只要许诺能够在她的身边,她就能够笑的这么开心,要是沈庭东也在就好了。

许诚和许诺见暖暖笑的那个样子也跟着笑了起来,小孩子还真的是非常容易满足啊!

他看着现在的陈雅婷,似乎没有之前那么的讨厌了,反而让他有点刮目相看。刚才还沉浸在悲伤之中的暖暖和许诺被陈雅婷这样一说脸上便露出了笑容。

这个女人安慰人的本事还真的是挺高的。

而且时的沈庭东手里拿着酒杯看着窗外的风景,这次出差主要是为了拿下凌容的那个项目,这个项目对沈庭东来说非常的重要。

虽然不能够让他的公司一瞬间壮大可以后的帮助真的是不小,所以她才肯来的,要不然,他怎么可能会让暖暖一个人在家。

也不知道陈雅婷那个女人办事怎么样了。

这才出差第一天,他就这么想许诺了,真恨不得马上就飞回G市去调戏调戏许诺。

";沈总在想些什么呢?让您久等了,真不好意思,路上有点堵车,堵车。";一个瘦瘦高高的男人走了进来,单从面相看让人觉得非常的舒服,可是如果真的会看面相的人,就能够看出他的下巴那么的尖一下子就暴露了尖酸的性格。当然还有奸商的意味。

沈庭东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他可不是好惹的,但是沈庭东自

己也不是吃素的。

";李总既然迟到了,那就得自罚三杯了吧!";沈庭东拿起手边的酒,倒在玻璃杯中。红色的就一下子就溢满了透明的玻璃,看上去非常的刺眼。

";既然这样,我自罚,我自罚。";说完李总便拿起酒喝了起来,喝完之后,沈庭东又倒了起来,直到喝完三杯才停止了手中的动作。

";不知道李总考虑凌容的那个项目考虑的怎么样了。";沈庭东看着李总,直接开门见山的说了起来,他可没有时间在这里跟李总耗,只想拿下这个项目然后就回去。

";沈总那么着急干嘛,既然都已经来了这里了,那沈总就好好的在这里玩几天,我等下安排些人来陪陪沈总,晚上呢刚好我们去酒吧玩玩。";

李总这个人本来就是老奸巨猾的,这么重大的一个项目很多人都想着从他的手里得到,不管怎样要从他的手里得到些什么那必然是要失去些东西了。

沈庭东一直都知道李总是个非常难搞定的人,要不然这次他也不会亲自出马,";好,既然李总这样说了,那我就在这里多留几天,到时候希望李总能够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沈庭东拿起酒杯碰了李总的,说完便将满满的一杯酒给喝完,杯子的边缘只残留着点点红色的**。

李总见沈庭东一口喝点,没有说什么话,只是嘴角上扬的笑着。那样的笑容中隐藏着什么阴谋一般。

夜晚酒吧,昏暗的灯光下,众多的男男女女都站在一起,很多穿的非常抚媚的女人站在男人的身边摆弄着身姿,男人则在女人的身体上上下摸着。

有些女人会假装的生气,不理会男人,可在男人继续调戏之下也就推推拖拖的让男人在她的身上摸了,而有些女人,故意拿着男人的手往自己身上摸着。

似乎这样才能让自己得到快感,使舞跳的更加的欢快。

沈庭东看着身边的人,只是一个人独坐在角落里喝着酒。这样的环境让他想起了跟许诺相遇的那个晚上。

他也是为了谈一个项目,但却被人给陷害,竟然在他的酒里面动了手脚,那时候的她并没有那么多的防备。也没有想过那些人竟然会这样做,不过还好他走错了包间,看到了独自一人坐在包间的许诺。

也许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和许诺就注定了要在一起。缘分这种东西,真的是非常的奇怪,一旦碰上了,便可能就是一辈子了。

突然一个女人走到了沈庭东的身边,";帅哥一个人?能不能坐下和你喝杯酒?";女人妩媚的看着沈庭东眼光随着她说的话瞟向了沈庭东对面的一个位置。

";不可以。";沈庭东冷冷的说到,对于这样低级搭讪,沈庭东从来都不会理会的,除非是许诺突然出现在他面前,这样说。

不过他可不允许许诺穿的热么的暴露,还这么的抚媚。

";帅哥,别这样嘛!反正你也是一个人,你看那边的位置都已经坐满了,而我现在正穿着高跟鞋。站着也是非常的累呀!反正坐一下,又不会生孩子。";

女人还是不甘心就这样沈庭东,从沈庭东一进这个酒吧她就开始关注了,她觉得沈庭东跟酒吧里的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一样,反正是她喜欢的类型。她也志在必得。

在酒吧能够找到沈庭东这样的男人确实不容易,女人甚至觉得自己非常的庆幸,能够遇见沈庭东,可是她却高估了自己的魅力。沈庭东根本就看不上她这样的女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