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指成婚:你是我的药

第97章:这个女人似曾相识?

字体:16+-

第97章 这个女人似曾相识?(1/3)

坐会儿?呵!许诺现在哪里还会在这里坐下去,在这里多待一分钟她都觉得要被事实给压的窒息,";谢谢管家,不用了。我打车回去就行了。";许诺说完便挣脱管家抓着她的手,面无表情的继续向前走。

看着外面的倾盆大雨,她心里想着,这个雨来的可真是时候,她倒也想大淋一场。把所有的那些伤心的事情都给淋掉。

";许小姐我送你回去吧。你看下这么大的雨,要是被淋的感冒了就不好了。";站在雨中的管家用力的拉着许诺,把伞全部撑向许诺。

许诺并不接受管家的好意,只是一个劲的在路边朝着手,希望有一辆的士会在他的面前停下来。

管家说要送她回去,她现在能够回去哪里?沈家?现在的她已经知道事实的真相了,难道她也要和沈庭东一样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她只能说,她做不到。可她以后又怎么面对董金成和魏珍珍?很多事情她不想去想,也不敢想,她现在需要的是一个人安安静静的。

正如许诺的意,一辆的士在许诺的面前停了下来。

";管家你回去吧,你看我打到车了。";许诺把车门打开强挤出一个微笑对管家说。她知道管家只是出于好心才会这样做的,可是现在的她真的不想回沈家,她也不知道去什么地方,只要不是沈家就行。

";那许小姐把伞…………";还没等管家说完,许诺便把车门给关上了,只留下管家一个人撑着伞站在雨中。

";师傅开车吧。";关上车门许诺对司机到,看着站在雨中的管家,她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一时间去滔滔江水一般流了下来。";对不起。";许诺的心里说到。

管家看着车子远走的背影,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便撑着伞回去了。

";老爷,许小姐走了。";全身都湿了的管家并没有去换衣服只是走到还坐在窗边的沈龙天面前恭敬的说到。

";也罢,走了就走了吧!老徐,我这样做是不是有点过分了。";沈龙天看着许诺那个样子心里也非常的不好受,可有些事情他必须说出来。

";这件事情本来就跟许小姐没有关系,这样对她来说太残忍了。";管家理解沈龙天的心,他跟了沈龙天这么多年了,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不过,这个事实许小姐迟早都会知道的,现在早一点知道也许会好一些。";

沈龙天什么也没说只是摸了摸他怀里的那条小狗。脸上带着无限的哀愁。

";师傅麻烦在这里停车。";刚出了庄园许诺便对司机师傅说。

师傅一下子没明白许诺说话的意思,但是还是停了下来。

车一停下来许诺便打开车门想往外面走,";诶,小姐现在下这么大的雨你要去哪里?这车还没开两分钟,您也没说您要去哪呢?";

司机师傅见许诺想走连忙叫起来,这个女人还真是奇怪。

";不好意思,我现在才发现我没有带钱,所以…………";许诺本来就不知道自己究竟该要到什么地方去,正想着要司机师傅随便饶这个城市走就行,可突然意识到自己出门的时候忘记的把包包带出来,所以现在的她身无分文。

许诺站在雨中不好意思的对司机说到。

";神经病啊,没钱还叫,不知道现在下雨生意很好吗?白耽误时间!";听见许诺这样说司机师傅一口气骂了出来,他也没想到下这么大的雨,许诺一个人在雨中又没有钱该怎么回去,只是想到许诺把他的时间给浪费掉了。耽误了他赚钱。

司机看着许诺就来气,冲着她大叫了一声,";关上门。";

许诺看着车远走的背影,突然大笑了起来。豆大的雨点大滴大滴的往她身上打着,原来有时候你自认为非常倒霉的时候,其实还有更坏的的事情等着你。

";诺,你是我一生中最爱的女人……";

";我会爱你一辈子的。";

";你是我的肋骨我怎么可能会忘了你呢?";

";知道我的公司为什么取名叫言若吗?";

";因为我要用一生去牢记你的名字。不管以后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都不能离开彼此,三年前我们已经错过了,现在的我们不能够再重蹈覆辙了。";

情话一旦回忆起来就比任何话都伤人,因为那已经成为过去式了,只能用来回忆,而不能成为现实。

沈庭东对她说的话,一下子全都出现在了她的脑海中,以前的他们是那么的美好,那个男人对她是如此的好,好到她现在都无法离开他。

那些话值得她用一生去牢记,现实真的是,不久前他们还那么恩爱,还不到一天的时间他们就可能永远不再相见了。

她想到了暖暖和她肚子里还没有出世的孩子,如果真的离开沈庭东她该怎么给这两个孩子一个交代?

路上没有一个行人,只有许诺一个人站在大雨中行走着,她看着自己旁边来来往往的车辆,那么急速好像都赶着去投胎似的。

许诺不知道在雨中走了多久,她只知道自己一直走一直走,雨也在一直下一直下。她不知道

自己要去哪里更不知道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沈总你打电话有什么事吗?";医院的院长见电话是沈庭东打来的,拿着手机的手不免有些哆嗦了起来。但是语气里尽是对沈庭东的讨好。

";许诺怎么现在还没有下班?你们医生到了时间都不给下班的吗?";沈庭东对着手机里的人说到。冰冷的声音似乎想要把电话那头的人给吃掉似的。

";沈,沈总今天许医生没有来上班,她要小丽帮她代班了,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现在一个重要的手术还在等着她呢!我打她电话也没人接。";

院长慌忙的对沈庭东说道,听着沈庭东那冰冷的声音,他的心都在打着哆嗦。这个医院是沈庭东资助他的,对沈庭东的感谢他当然是有的,但同时他也非常的怕沈庭东。每次看到沈庭东那严肃的神情,他都不免打哆嗦,虽说是怕但是心底里还是无比的敬佩沈庭东的。

听见院长说这样的话,沈庭东有些惊讶,那个女人不是跟他说是去上班的吗?说好的救死扶伤呢?怎么人一下子就不见了,而且到现在还没有回家。

看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沈庭东心里有点慌张起来。

沈庭东一把将电话给挂掉,拿着手机向楼下跑去。

";庭东,下这么大的雨你要去哪里?";刚从厨房出来的李妈看到沈庭东急急忙忙的往外面跑,大声的问到。

现在都到了吃饭的时间了,许诺还没有回来,李妈心里也有点纳闷。虽然是这样她对许诺还是很放心的,不管怎样下这么大的雨许诺总不可能在外面淋着吧!

";李妈,你照顾一下暖暖,我出去一会儿。";沈庭东看着坐在餐桌上的暖暖,正看着眼前的菜一副立马想吃的模样对李妈说。

虽然沈庭东也不知道许诺到底去哪里了,但是他必须去找找。这个女人现在竟然都敢欺骗他了,看来最近是他对她太过于好了,找到后看他怎么教训她。

听见沈庭东说要出去,李妈连忙放下手中的菜,";庭东有什么事要这么急,你看外面现在下着这么大的雨呢。等雨停了再去吧,更何况你现在还受着伤呢!";

走到沈庭东身边后,李妈语重心长的对沈庭东说。

沈庭东怎么可能会听李妈的话呢,现在他的心里全是:为什么许诺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她究竟去哪里了,连个电话都打不通…………这样一系列的问题。

沈庭东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看了一眼李妈,然后转身便向车库里走去了。

雨下个没完没了,许诺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走了多久了,只知道现在路边来的车辆都少的可怜,她现在走到哪里来了?

她觉得自己的头异常的沉重好像被人灌了铅似的,身体也感到冷了起来。雨和着风不停地打在她的身上。现在的她什么都没有,手机没电关机了,又在马路上根本就找不到一个可以容身的地方。

她用手紧紧的抱着自己,现在的她只能自己给自己取暖,";妈妈,要是你冷了的话,暖暖可以帮你暖手。";

暖暖在冬天她冷的时候用嘴帮她暖手的画面出现在了她的眼前,她的女儿那么的可爱又它那么听话,她现在不能让她再失去父爱了。

";暖暖,是妈妈不好,妈妈对不起你。";她流着眼泪自言自语的说了起来。雨水混着泪水在一起根本就不知道究竟哪个是雨水哪个是泪水。只是从许诺那伤心的表情可以看出她哭了。而且很伤心。

许诺摸着自己的肚子,她现在又饿又冷,这让她想起了小时候她父母打她时,不给她饭吃,大冬天的她只能饿着肚子独自一人蹲在门外不敢进家门。

可那时的她还有许诚,每次这个时候许诚都会偷偷的塞给她一个馒头,偷偷的在里面拿一件衣服给她取暖。

许诚是这个世界上对她最好的人吧,不管她遇到了什么样的事情他都能够及时的出现。许诺在想如果许诚知道了她和他不是亲兄妹,那么许诚还会对她那么好吗?

许诺想了很多,可一想到她跟沈庭东的未来时却觉得眼前的东西有点模糊,在她旁边的树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有了重影,是雨下的太大产生的还是她产生的幻觉?

不远处一辆车飞快的行驶了过来,这么大的雨人都赶着回家到一个可以安脚的地方,不知是雨太大把前面的玻璃弄的太过模糊看不清楚还是怎么,到了许诺的旁边才发现有个人。

开车的人急忙刹车。

";怎么了?";车里的一个男人问着开着的人,虽然看不清男人的容貌但是透过车窗还是可以看出男人有着一种特别的气质。

";少,少爷,好像撞到了一个人。";司机呆呆的看着车前,显然是被刚才的那一幕给吓到了。正在行走的人突然被车撞倒在了地上。

男人打开车门,走了下来,一身的深蓝色的西装穿在他的身上正好衬出了他修长的身体,恰到好处的五官让女人看了一眼便会爱上。但是雨并没有被男人的外貌给**住,毫无情面的落在了男人的身上。

";少爷……";开车的男人拿着伞跑了出来,走到男人的身边撑着他。脸上充满了自责与恐惧。

男人看到地上躺着的许诺,摸了摸她的额头,";发烧了!";额头上传来的热度让男人把伸出去的手连忙抽了回来。好像碰到燃的正旺的火一般。

随后便把许诺一把抱进车里。男人看着眼前的许诺微微皱了皱眉。这个女人怎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