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指成婚:你是我的药

第49章:心甘情愿做一只飞娥

字体:16+-

第49章 心甘情愿做一只飞娥(1/3)

酒吧,昏暗的灯光下照映着各色的男男女女,震天的歌声使得的人们忘了白天的烦恼,全部都沉浸在歌声里。

许诚独自一人坐在酒吧的角落里,一杯接着一杯的向嘴里灌酒,好像一个在沙漠中呆久了的人突然看到了一汪清泉般。

离他不远处的一个女人,手里拿着装了红酒的酒杯,摇摇晃晃的向许诚身边走来。

这个女人看起来同酒吧的其她女人不同,她没有画非常浓艳的妆,但一个简单的素颜也衬的她非常的美,精致的五官配上一头大的波浪卷,让他更加彰显出了女人所具有的成熟魅力。

";呦,诚,今天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女人那着她自己手中的酒杯碰了一下许诚正想喝的酒瓶,一脸笑容的说。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真的很美。

面对这么一个美女的挑衅许诚并不为之所动,依然拿着酒一瓶接着一瓶的往下喝着。

";怎么?心情不好?";女人见许诚没有理她,她并不觉得生气与无趣,许诚这样的举动反而越发的激起了她的兴趣。

她心里明白许诚就是这样一个人,除了许诺他什么女人都不会碰,从小到大他就没变过,不是吗?

";走开,别烦我。";面对柳如眉的挑衅许诚不以为意,从小到大她就是喜欢跟着许诚,明明她家里非常的有钱,明明她长的非常的好看,明明她有那么多的人去爱,

可是她偏偏喜欢当许诚的跟屁虫,到长大后柳如眉跟许诚表白后,许诚才知道原来柳如眉一直喜欢他,可他竟然当众拒绝她,弄的她颜面扫地,

可她却一点也不恨他,依然默默的喜欢着他,只是不再说出口而已。

后来柳如眉家里破产,父母双亡,她最终也只沦落到酒吧卖唱为生。后来许诚因为生意上的事情来到了酒吧,刚好碰上了有人调戏柳如眉,这才知道原来柳如眉竟然沦落到了这里,所以他以在上海地位声称柳如眉是她妹妹,酒吧里再也无人调戏于她。

";是因为许诺的事情吧!也只有她让你这样的人这样,有时候真羡慕许诺有你这样一个哥。可是我不希望你是我哥,我只求你给许诺的爱能够分一点给我就好。";

柳如眉摇晃着酒杯中的酒似乎是在对许诚说话,又好像是她自己自言自语。

许诚听见柳如眉这样说突然站了起来拿着一个空酒瓶指着柳如眉,口齿不清的说:";诺,诺根本就不是我的妹妹,她是我爸妈捡回来,是捡回来的。";

酒精已经将许诚的意识给麻痹掉了,现在的他都不知道他自己究竟说了些什么。他一边说着脸上的表情一下子悲伤一下子开心,让人难以琢磨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柳如烟听见许诚说这些话,显然惊讶的将她手中的杯子跌落在地,红酒就像一片血迹般洒落在地,红的刺眼。

";诚,诚你说什么?许诺她,她不是你妹妹,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柳如烟走到许诚身边,用力的摇晃着他,她最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许诺,诺,你怎么在这里?你跟我会去好不好不要回到那个男人身边,哥答应你,哥会给你幸福的。";许诺说完便将唇贴在眼前";许诺";的唇上,狠狠的用力的啃食着。

柳如眉听见许诚说出这样的话,眼里的泪水一下子就流了出来,她用力的推开许诚。

";怎么了?谁欺负你了?不许哭,不哭好吗?哥一定不会再让你受委屈的。";被柳如眉推开的许诚在酒精的麻痹下,将柳如眉看成了许诺,见她哭了连忙用手擦拭着她脸上的泪水

,关心的说到。

小时候每次在许诺被打哭泣的时候,他都是这样对许诺说的,那时的他看着许诺哭泣的样子,心都要碎了,但也只能一个劲的安慰她要她不要哭。

柳如眉看见这样的许诚,心里犹如刀割一般的疼痛,可她还是抱着许诚将她的唇贴在了许诚的唇上。

爱上一个人,你明明知道那个人不爱你可是你还是愿意像飞蛾扑火那般,扑向他。即使最终灰飞烟灭你还是心甘情愿。

酒吧包厢内,微弱的灯光照的两个人的身体,上下涌动着。

";爸爸。";坐在院子里的暖暖正在和她的宠物狗说话,一个回头便看到了在院子外面的沈庭东

大声的叫了起来。

";嘘!";听见女儿这么大声见他,沈庭动连忙用食指放在唇边,示意要暖暖小点声音。

";爸爸,你怎么来了?";暖暖打开院子的后门走到沈庭动的身边,应和着沈庭动的动作,小声的对沈庭动说。

沈庭动一把将暖暖抱了起来,";怎么?难道暖暖不希望爸爸来吗?";

";怎么会呢,暖暖想死爸爸了。";

";乖,想爸爸就对了,妈妈呢?";沈庭东听见暖暖这样说,脸上溢满了幸福的笑容。

原来沈庭东也会笑啊!而且笑起来还是那么帅!!

";妈妈出去了,就暖暖一个人在家。你看暖暖正在和小汪说话呢!";暖暖指着沈庭东脚下的一条棕色的小狗说。

";妈妈就这样把暖暖一个人放在家里出去了?";这女人真的是不管他女儿了吗?就这样让一个只有三岁的孩子呆家,要是被坏人诱拐了她要向谁哭去?

";爸爸你别怪妈妈,妈妈李姨来陪我玩,可是李姨一点都不好玩,所以暖暖就一个人跑来了院子里。";暖暖看见沈庭东那紧张的样子连忙解释到。

听到暖暖这样说沈庭东也就放心了,他以为暖暖口中的一个人指的是这个家里只有她一个人,原来是指的没有人跟她玩啊!看来小孩子的话大人得深入理解才行。

";暖暖,爸爸问你,你想不想让爸爸和妈妈在一起?";沈庭东表情突然认真起来。

暖暖听见沈庭东这样说,连忙抱住他的脖子兴奋的说起来,";暖暖当然希望爸爸妈妈能在一起啦,这样暖暖以后就可以天天和爸爸一起了,也有人陪暖暖一起玩啦!爸爸,你搬过来和暖暖一起住吧。";

看见女儿那兴奋的样子,沈庭东想真的不亏是他的女儿,这还没相处几天就对他这么依赖了,有人说女儿是爸爸的小情人,这句话一点也没有说错啊!

";爸爸就不搬到暖暖这里了,等妈妈同意了和爸爸结婚,暖暖和妈妈一起搬到爸爸那里好吗?";

";爸爸要和妈妈结婚?结婚是什么东西?可以玩吗?";听沈庭东要和她妈妈结婚,对于一个只有三岁的孩子来说,根本就不懂得究竟什么是结婚。

沈庭东听见暖暖这样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他从来都没有笑的这么开心过,";爸爸和妈妈结婚呢,暖暖就可以和妈妈一起穿着漂亮的裙子,而且妈妈还可以生个小弟弟给暖暖玩。";

";哇!那暖暖希望爸爸和妈妈结婚,这样那暖暖终于有小弟弟了。";

";那暖暖答应爸爸等妈妈回来了你就按照爸爸说的这样做,知道吗?";说着沈庭东便在暖暖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呵呵,暖暖一定完成任务。";暖暖被沈庭东在耳朵说话弄的痒痒的,便咯咯地大笑起来,然后抬起手放在耳边,然后做出她在看《黑猫警长》里黑猫警长每次接到命令时所

做出的一个动作。

一丝阳光透过窗子照射在许诚的眼睛上,突然之间的光照使他不得不用手挡住睡意朦胧的眼睛,他慢慢的睁开眼睛,用手扶着他还有些疼痛的头。

这是那里?许诚摸着剧痛的头看着身边陌生的环境心里想到。

突然他感觉到他身旁似乎还有一个人,但是那个人全部被被子给遮住了,根本就看不出到底是谁。

许诚回想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他摸着剧痛的头,似乎什么也想不起来了,昨天晚上他只记得他去酒吧喝酒,然后喝了很多很多,最后发生了什么事?

许诚摸着他的头想了一会儿,突然之间记起来什么似的将被子猛地掀了起来。

";柳,柳如眉你,你怎么……";一掀开被子许诚就看到了没有穿衣服的柳如眉,心里突然意识到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心里突然害怕起来。

柳如眉被这突然明亮的光线和许诚那愤怒的声音惊醒了,她努力睁着还有睡意的眼睛,她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许诚,原来他也会害怕啊!她还以为他什么都不怕的呢!

";正如你看到的,该发生的事情我们都发生了呀!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要你负责的。以后还是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两人互不相关。";

柳如眉假装无所谓的对许诚说到,她知道许诚对于女人只有对许诺才会温柔,然而对于其她女人包括都是一样的心狠手辣,也毫不留情的。

所以她知道许诚是肯定不会对她负责的,那她还不如自己拒绝,这样要挽留了她自己的面子,反正昨晚的事情也是她自己心甘情愿的,跟许诚没有关系。

喜欢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就是这么悲哀,明知得不到对方的一点关心,但是还是会死心塌地的为他着想。

";那就好,不管怎样昨天晚上的事情我是不会负责的,我会给你足够的钱,以后别在酒吧工作了,离开这里吧!";许诚站起身一边穿衣服一边说,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昨天晚上是她喝多了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听见许诚这样说,柳如眉眼里的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她知道许诚非常的绝情,但是她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要她离开?是不想再见到她了么?

柳如眉咬着牙,努力的不让眼里的泪水流下来,";谢谢你的好意,可是我是不会离开这里的,诚,许诺她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你就清醒一点好吗?别在执着了。";

柳如眉从**下来走到许诚的身边,抓着他的手恳求的对他说。其实对于他的一切她一直都在暗中观察着,她只想要知道他过的好不好,仅此而已,她也知道他对许诺的感情超过了兄妹之间的那种亲情,可是她还是相信他们是兄妹不会做出非常出格的事情的。

可昨天晚上他说的那些话让她本就没有多大希望的心,一下子全都沉入了海底,难道她真的就没有一点希望了吗?她真的搞不懂许诺究竟有什么好的,从小到大就会一直在他的身边哭泣,给他带来麻烦。可他为什么还是那么的在乎她?

";你说什么?我昨天晚上究竟和你说了些什么?";听见柳如眉这样说许诚紧紧的抓着她的手,愤怒的问到。好像要把柳如眉吃掉一般。

听柳如眉刚才说得那些话他似乎真的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

";哈哈哈!";

手臂上传来的疼痛并没有使柳如眉的表情变的多难看,她突然大笑了起来,没想到许诚也有这样失态的一天啊!手上的这一点疼痛又怎么比得上她心里的那些疼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