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指成婚:你是我的药

第44章:"被迫"之后的报复?

字体:16+-

第44章 "被迫"之后的报复?(1/3)

三年后

一个女人拿着行旅箱牵着一个小女孩站在桥上望着远处一座熟悉又陌生名叫";言诺";的大楼发呆,她身边的小女孩摇了摇女人想说些什么,但是看到女人那个样子又把话给憋了回去。

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突然走到了女人和女孩的身边,";怎么?还是没有忘掉那个男人?这次回来真的要回到他的身边吗?";男人也顺着女人望去的地方看过去。

";妈妈,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呀!暖暖还是喜欢有张姨和魏叔叔的地方。";女孩见男人开了口,她也憋不住心里的疑惑,抬起头望着高了她几个头的女人。

对于男人的提问和女孩的疑惑女人只是微微皱了下眉头,但一瞬间有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暖暖乖,妈妈来这里是为了帮你把爸爸找回来呢!暖暖不是一直都想要见到爸爸吗?";男人看着女孩,蹲下身子摸了摸女孩的头,安慰似的对女孩说到。

男人看着女孩,心里想着";真像,真的跟诺诺小时候长的一模一样,";可男人总觉得女孩骨子里又透露出许诺小时候没有的一种东西,这大概是女孩遗传了他父亲基因的缘故吧。

虽然是这样但是男人每每感受到女孩身上那种特别的东西时,心里总觉得不舒服,到底是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

听见男人这样说女孩刚才的不情愿明显消失了,脸上挂满了笑容,";妈妈是真的吗?舅舅说得话是真的的吗?你真的会带我去找爸爸?真好,暖暖终于不是没有爸爸的孩子了。";女孩拉着女人的手开心的蹦了起来。

女人看着女孩这开心的样子,脸上虽然挂着笑容,可是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是那样的难受,自从女孩有意识开始,就被村里的其他孩子说她是个没有爸爸的野孩子,每次女孩因为不想让女人为她担心,都自己一个人憋在心里不肯说出来。

她只是个三岁的孩子却懂得她妈妈心里的苦,不想让她妈妈为她而担心。

";好了,别烦妈妈了,舅舅带你去住的地方给你准备了好多好吃的。";男人见女人脸上渐渐变的难看的脸色,拉起女孩的手像前面的一辆豪华车中走去。

夜渐渐的暗淡下来,黑色的夜空总让人想起曾今的往事。

沈庭东今天又签下了一笔大买卖,但是他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独自一人来到他和许诺相识的那个酒吧,当年他";强迫";她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他到现在都想不明白。

三年了,那个女人竟然带着他的孩子离开了他三年,难道她真的就一点也不想念他吗?他的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会听那个女人的话吗?沈庭东拿起身边的酒,让酒沿着酒杯慢慢的打转着,只要他稍稍用力酒就会从杯中甩出去。

";帅哥一个人喝酒吗?一个人多寂寞啊,要不我陪你一起喝吧。";一个穿着低胸领子衣服的女人突然走到沈庭东的身边,手里拿着一杯红酒微笑的对沈庭东说到。

沈庭东抬起头看了一眼前来搭讪的女人,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的身材还是很好的,前凸后翘一双大长腿显露于裙摆之下让人看了不由的产生欲望。

酒吧的灯光打在女人的身上更加凸显了她的优势,虽然暗淡的灯光下沈庭东看不清女人的脸,可是还是

能清楚的感觉女人精致的五官。

对于这种搭讪沈庭东也是见怪不怪了,每次来酒吧总有一大堆女人想要陪他喝酒,可他从来也不会理睬,除非有时候兴致大发也就和这些女人喝两杯。

沈庭东怎么会不清楚这些女人想要的是什么?可他从来就不是那么肤浅的人,面对这样的**,他也从来都不受惑。

";怎么?帅哥不给小琪一个面子?";女人见沈庭东对她的搭讪没有任何反应,仍然一个人独自喝着酒,女人嘴角突然不自觉得上扬起来,直接拿起她的酒杯摆在沈庭东的面前,示意要他回应着她的邀请。

";看来这个男人有点趣。";叫小琪的这个女人心里想。

沈庭东头也不抬的直接拿起酒杯敲响了小琪的酒杯,一饮而尽。

小琪看着沈庭东这样,上扬的嘴角加深了些许,";看来帅哥今天心情不好啊,要不和小琪说说吧,这样心里也会好受一些。";她在他身边坐了下来,眼睛看着帅气的沈庭东说。

泡男人和泡女人一样,要慢慢来不能太急。就像你想吃泡面一样,刚泡好的面你不能马上就吃,一定要等它冷的差不多了在吃,要不然烫伤的是你自己的嘴。

沈庭东不想再理会这个女人,他只想安静的一个人喝酒,面对女人一再的挑衅他终于忍不住,";滚,";他大声的冲女人叫起来。

酒吧的声音好像也被沈庭东的这句吼声给吓到了似的,**的歌曲一下子就停止了,酒吧里回**着沈庭东的声音。

叫小琪的女人被沈庭东突然的一句话吓的将手中的酒杯给滑落在地,发出一声刺耳的玻璃碎声。

女人看着身边突然安静的环境,四周的人都看向她,她觉得非常的丢脸,连忙起身向酒吧门外走去,嘴里还说了句,";神经病。";

随着女人的离去,酒吧那**的歌声又再次回响起来,酒吧里的人继续**澎湃起来,刚才发生的事情似乎从来就没发生过一般。她们依旧唱着跳着。

见识到了刚才沈庭东的发怒之后,本来盯上他的几个女人,也只好摇摇头一副求欲不满的样子耷拉着脸远离沈庭东,继续寻找着她们的下一个目标。

沈庭东自己也不知道他究竟喝了多少酒,他只觉得他的头非常的重,眼睛里看任何东西都是两个,模模糊糊中他只记得好像有个女人拖着他,带他去了一个什么地方,之后还发生了什么他一点意识也没有了。

一束阳光照在沈庭东的眼睛上,沈庭东连忙用手挡住了还有睡意的眼睛,眯了两下,拍打了一下还是非常沉重的头颅。

";这是哪里?";沈庭东看着身边这陌生的环境,心里想着。

沈庭东拖着沉重的身体走到洗手间,用水在他的头上冲了起来,冷水的冰冷让迷迷糊糊的沈庭东慢慢的有了些意识。

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容妆,走到床边拿起衣服穿上。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有个人从他的背后抱着他。

沈庭东低头看着从身后抱着他人的手,修长的手指让他可以判断出这是个女人,难道昨天晚上他和这个女人……但他看着眼前的这双手,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又是为什么呢?

他有点不敢相信,可他现在真的一点也记不起

昨晚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他是怎么来到这个房间的他都不知道。

沈庭东用力的掰开女人的手,转身想对女人发火,想对女人说他是不会负责的,要钱的话他有的是,然后直接给点钱把她打发就好了。

当沈庭东就想这样做时,转过身才发现这个女人,这女人他认识。

沈庭东转身看见这个女人就是许诺,这个让他日思夜想了三年的女人,现在,现在竟然就这样站在了他的面前,而且还是以这种方式,这女人究竟想干嘛?

";诺,你……";沈庭东刚想说出他心里的疑问,但却被许诺的吻给堵住了。

熟悉的味道一下子就在沈庭东的口腔中蔓延开来,他刚才没有看错吗?现在强吻他的人是许诺?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晚才出现,不知道他性功能有障碍,必须时时刻刻帮他准备治疗的吗?

沈庭东松开许诺的吻,他想证实一下现在站在他身边的这个人真的是许诺。沈庭东深情的看着她,竟然真的是她。

";怎么?不认识我了,还是不想和我做?";许诺看着眼前憔悴了很多的沈庭东,心里五味杂陈,虽然憔悴了可他还是那么的帅气,现在的他少了当年的痞气多了成熟稳重的气息。

这样的他怪不得在酒吧有那么多女人盯着呢?这三年来,他过的好吗?

";这三年你过得好吗?";面对许诺刚才的挑衅,沈庭东不知怎么眼里的泪竟然就那样不争的流了下来。

三年,她什么都没有跟她说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离开了他三年,如今见的第一面这个男人没有询问她这三年究竟到哪里去了呀当初又为什么抛弃他,却是问她过的好吗?

许诺看着沈庭东眼角滑落下来的一滴泪,她过的不好,过的一点都不好,每次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她都会狠狠的想他,可每次想回到他身边,她脑海中的另一个自己又时刻提醒着她他是**过她的那个男人。

思念与惨痛的记忆一直回环在她的脑海之中,她怎么可能过的好?

许诺想着当初沈庭东强迫过她,那现在不正是她报复的时候了吗?

许诺用力推了一把沈庭东,沈庭东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倒在了地上,他正想叫痛时却被一个温热的唇给淹没掉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许诺累的趴在沈庭东的身上睡着了。当她慢慢的睁开眼睛时,却发现身下的这个男人竟然一直盯着她,她刚想拉过被子,但却被沈庭东压了下来,

还没等她回过神,沈庭东就用力的在她的身上啃食着。这三年来他没有碰过一个女人,现在他日思夜想的女人自己勾引他的,那他怎么会轻易放过她呢?

一阵折腾过后,许诺终于累的趴在**一动也不动了。

";怎么昨天晚上不还";**";我吗?现在就动不了了?";沈庭动看着躺在他身边的许诺,笑着对她说。

看着这么得意的沈庭东许诺不想和他说话了,不过她现在也报了以前沈庭东";**";她的这个仇了,心里的那块石头也算是终于放下了。

许诺忍着疼痛穿着衣服走出房间,沈庭东望着她远走的背影,脸上扬起了笑容。既然她现在在这里那他也就不怕她再次跑掉了,这一次他绝对不会让她再一次从他的身边消失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