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指成婚:你是我的药

第37章:请假找他

字体:16+-

第37章 请假找他(1/3)

";小姐是在这里下车吗?";许诺还在纠结回去还是不回去的事,司机突然停下车问她。

许诺望着车窗外还在下的雨,内心还在挣扎着。

";嗯!就是这里。";最终许诺还是决定拼一把,虽然沈家老头不喜欢她,但是看到她淋雨了,不可能还会让她就这样在外面淋着吧,更何况她肚子里还有沈老头的孙子呢!

";哎!小姐等等,这么大的雨就这样去?我车里有两把伞,小姐你先拿着用吧,这么大的雨淋湿了也不好。";

司机见许诺就这样想出去,回头看了一下她也明白了许诺刚才的犹豫,便将他身边的一把伞递给许诺。

";谢谢司机师傅,我买这把伞把,拿,我就这些钱了也不知道够不够。";许诺见司机递过来的伞心里非常的感谢这位司机师傅,她看了一下包里也就剩下十几块钱了,出来的有点急她竟然连钱也忘记带,也就是包里剩下的一点钱。

";不用了,你就拿去用吧!这么大的雨淋湿了也不好。";司机并不接许诺递来的钱。

许诺也不管司机拿不拿直接把钱塞到了司机手里然后撑开伞向雨中走去。

";庭东,庭东,下这么大的雨你怎么跪在外面?";大老远许诺便看到远处有个人跪在别墅的门口,看着那熟悉的身影,许诺一眼便认出那是沈庭东。

";诺,你怎么来了?我不是交代了李妈好好照顾你的吗,怎么跑来这里了。";显然沈庭东对许诺的出现有些惊讶。

";来,快起来这么大的雨,再这样下去你会感冒的,我们回去好吗?";许诺不管沈庭东的惊讶,直接想把跪在雨中的沈庭东拉起来。

可沈庭东又怎么会放弃呢,他知道沈龙天还在气头上,他必须在这跪着,直到沈龙天答应了去参加他们的婚礼,当着许诺的面祝福他们,他才可以离开。

";那我跟你一起跪,直到爷爷出来为止。";许诺也直到沈庭东那执拗的性格,一旦他做出的决定就很难改变,而且沈庭东这样做也完全是为了要爷爷接受她。

许诺直接把伞扔了,跪在沈庭东的旁边,任由着倾盆大雨往她的身上打着。

";许诺,你在干嘛?你现在怀孕了,你要记得你肚子里还有着我的骨肉,快先回去好吗?我马上就回去。";

沈庭东看见许诺的举动连忙把地上的伞拾起,撑着许诺,他知道许诺的身子还是非常的虚弱,又怎么能在雨中受淋呢?

其实今天在门口跪着完全是沈庭东的苦肉计,他非常清楚,沈龙天对他的宠爱,不一会就会出来的,而且还会欣然的接受许诺,可是他没想到许诺竟然冒着大雨来这里找他了,这个傻瓜,还真是……

";老爷,许小姐也来了,现在正在和少爷一起在门口跪着呢!您真的不打算要他们进来吗?下这么大的雨要是被淋感冒了就不好了。";

张管家对坐在沙发上抽着雪茄的沈龙天说到。

";他们要跪就让他们跪,他们这是在使用苦肉计,就这点小计量就以为我这个老头子会上当了,先让他们吃些苦头,我倒也想看看庭东到底喜欢许诺这女人哪一点,竟然连一个已经离过婚的女人他还要,真是丢我们沈家的脸。";

沈龙天嘴里吐出一缕烟,表情凝重的对管家说到

";爷爷,爷爷,庭东昏过去了,你就出来一下好吗?";

家刚想劝说沈龙天,却突然听见许诺哭喊的声音。

";管家快,快把庭东带回家,庭东你怎么了?不要吓爷爷啊!";沈龙天听到许诺的声音也急忙跑出来不管外面下雨,直接冲到雨中将沈庭东带回屋里。

";管家快备车,将庭东送去医院。快。";沈龙天看着还在昏迷的沈庭东立马慌张起来,要知道他可是只有这一个孙子啊,要是他孙子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他这个老头子以后可怎么办。

听见沈龙天说要去医院,沈庭东慢慢的睁开眼睛,刚好对上了许诺那关切的眼神,连忙向她眨了眨眼睛,然后又继续假装昏睡过去。

";啊!爷爷不用去医院,我就是医生,庭东看样子是在雨中淋的时间有点长,受到了些风寒,可能感冒了,我来照顾他就好了,再说现在下这么大的雨去医院也不方便。";

许诺见沈庭东那示意的眼神,明白了原来沈庭东是在装病,如果是去医院的话那他的计划也就完成不了了,许诺也只和沈庭东一起瞒着沈家老头了。

";许小姐说的有道理,既然许小姐是医生那么我们也就不用去医院了,先让许小姐照顾沈少爷吧。";管家也觉得许诺说的话有道理,便对沈龙天说到。

管家觉得许诺还是挺好的,虽然没有和许诺接触,但是管家知道能使沈庭东这个冷淡又古怪的人笑起来,说明许诺还是挺好的。他也相信沈家大少爷的眼光,所以也帮着她们。

";那好,那你就好好照顾庭东吧,要是庭东有什么闪失到时候我就找你。你可别以为我这样就接受你了,我可跟你说好了,你跟我孙子之间是不可能的。";沈龙天听见管家都这样说了,也就同意许诺的说法,不管怎样,这件事都是他不让他孙子进来才引起的。

";爷爷走了,别装了。";许诺对还在装睡的沈庭东说到。

然而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的人一动也不动,仿佛没有听到她说的话一般,只有胸前上下起伏的呼吸才证明还是个活人。

";庭东,爷爷走了,不会睡着了吧!还是真的感冒了,庭东你醒醒别吓我。";许诺连忙跑到床边,用手拍打着沈庭东,希望他只是跟她开玩笑。

然而不管许诺怎么拍打身边的人还是没有一点反应,许诺不由的慌张起来,想跑出去叫沈龙天过来看看。

许诺刚想走手却被一股力量给拉住了,人直接倒在了**,沈庭东顺势把她压在了下面。

";你,你没事,你竟然骗我,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你……唔…";许诺发现原来刚才沈庭东完全是在逗她的,气就不打一出来,便用力的捶打沈庭东,试图挣脱他的束缚,可是却被一个温柔的吻给封住了她想说的话,和拍打的动作。

";咳,原来你就是这样给我孙子治病的阿,怪不得我孙子被子迷的七荤八素的。";沈龙天忘了提醒一下许诺,要她过一会儿下去吃午饭,然而一进门却看到了不该看的。

";爷爷,你也真是的进来也不知道敲门吗?现在我们都是成年人了,我就是喜欢诺这样给我治病,你看我现在不就好了。";

沈庭东再次被许诺一把给推开了,他内心躁动的炙热在沈龙天进来说话的那一瞬间就被打破了,心里还是有点不爽。

";你那哪是有病,我看你就是装出来的,就你那点小计量还想骗过爷爷这火

眼金睛,唉!快收拾一下下来吃饭吧。";

沈龙天也不再说些什么,说完便向楼下走。

";啊!就怪你,羞死人了。";许诺见沈龙天已经走了,便用手蒙着脸抱怨起来。

";呵!还知道害羞了,没事多来几次你以后就不会害羞了。";沈庭东搂过许诺,坏坏的笑着说到。

";你……";听见沈庭东这样说,许诺竟然无语了,从什么时候开始沈庭东竟然变的这么无耻了?大家不都说他很高冷的吗?很洁身自好的吗?怎么到了许诺这里成了这样。。。

";护士小姐那个许医生怎么没来?";沈毅思前想后还是觉得应该尽早把那件事情跟许诺说出来,但他刚才去许诺的办公室却没有看到她的人影,便问和她在一个办公室的一个护士。

";许诺许医生吗?她这几天请假了。";护士一边收拾她桌子上的东西一边对沈毅说到。

";请假?为什么请假?";沈毅听见护士小姐说许诺竟然请假了,他心里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紧紧的抓着护士小姐的手,慌张的问到。

";啊!你弄疼我了,我怎么会知道许医生请什么假,我又不是她心里的蛔虫。";护士小姐被沈毅突然的举动有点莫名其妙。

";对不起,我有点激动了,不好意思。";沈毅听见护士这样说,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看来他还是放不下许诺,他真的挺后悔跟夏贝贝好的,却把他真心喜欢的女人给弄丢了。

";毅,你刚才到哪里?你别喝了,每次一回家就知道喝酒。当初你不是这样的。";夏贝贝在家里一直等着沈毅回来,好不容易等到了,他却又独自一人在那里喝酒。

夏贝贝真的过够了现在的生活了,当初她只是为了抢走许诺身边的东西,她觉得许诺根本就不配拥有沈毅这么好的男人,当沈毅带着她去领结婚证的时候,说真的她是真的被感动了,也发誓一定要对身边的这个男人好,可是现在这个男人怎么对她?

每次都只是需要发泄生理需要的时候才会对她好,这个男人究竟把她当成什么了?发泄的工具?

";给我,你让我喝。";沈毅并不管夏贝贝说的话,忙的去抢夏贝贝手中的酒,他现在只想麻痹他自己,这样他才不会去想许诺。

";你是不是还放不下许诺,你是不是还放不下她?沈毅你把我夏贝贝当成什么人了?就是你发泄生理的性工具吗?";

夏贝贝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将酒摔在地上,酒瓶在大理石的地扳上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对,你当初勾引我的时候不就想到了会有这么一天么,别以为你自己很清高,我在酒吧看到了你和别的男人开房的事。";

";沈毅你说什么?我跟别的男人开房,自从跟了你以后我就没有和任何一个男人有过来往,你现在竟然这样说我,沈毅你太让我失望了。";

夏贝贝一刻也不想在沈毅身边待下去了,直接拿起包包和衣服甩门而走。

";走,滚,滚的越远越好,要不是你当初勾引我。我和许诺也就不会离婚,那么许诺也就不会离开我了,也就不会遇到那个男人,都怪你,滚吧!";

沈毅看着空****的房间,自言自语的说到,继续在冰箱里找了几瓶酒,喝了起来。酒精的麻痹才能使他彻底走出对许诺的愧疚感,所以他一直喝,一直喝,直到没有一点意识为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