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指成婚:你是我的药

第5章:参加酒会

字体:16+-

第5章 参加酒会(1/3)

对于沈庭东突然炸出来的身份,许诺是怎么都消化不了。她就说当牛郎如果这么赚钱,那么全世界的男人都去做牛郎了!她可真是一头猪,居然犯了这么低级的错误!

那晚的饭是没有吃了,吓得许诺立马转身跑了,哪里顾得上怎么治疗自己的性冷淡?

只是没有想到现在沈庭东像个没事人一样天天往她的办公室走,还让她治疗什么性无能?他如果性无能了,那天晚上他们之间发生的又算什么?

许诺简直是欲哭无泪,像是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似的,每天都要忍受沈庭东对她的骚扰以及非人的威胁,除了最后一个防线她依旧坚守着以外,就差被他吃干抹净了。

“加油,许诺,为了治疗性冷淡吃点亏就吃点亏吧!”

许诺深吸了一口气把桌上的病历表拿了起来,努力的扯出了一抹笑容。

恰在这时,她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许诺看了一眼屏幕眸子一沉,似乎带着几分挣扎的接通了电话:“喂?”

“许诺。有些话我不会再重复,你给我听清楚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夏贝贝叫嚣的声音,让许诺不由得觉得疲惫,她本以为有些事只要她不去想就不会记得,却不知道一切都是自欺欺人罢了。

“许诺,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难道你还要继续留在毅的身边吗?如果当初不是可怜你,你以为你能够嫁给毅!什么性冷淡?你和那个牛郎不是睡了吗?还为自己找什么借口!”

夏贝贝尖锐的声音犹如一把利剑刺在她的胸口,让她的眼眶浮现出了层层雾气,手紧紧地扣着病历表深吸了一口气。

“像你这种肮脏的女人凭什么霸着毅?难道你就不能成全我们吗?”

“夏贝贝。”

许诺轻笑了一声,噬着眼泪冷声道,“不管如何,现在我还是沈毅的妻子。我和他之间的事情轮不到你说什么!当初是我瞎了眼才会相信你,现在你又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指手画脚呢?”

说罢许诺挂断了电话,心里窝了一把火不知道往哪里泄,手紧抓着手机抬起了头,却见一个自己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下意识的许诺便转身离开,不想自己的手腕被人狠狠地拽住,她紧抿着唇反手一把甩开了沈毅的手,冷笑了一声开口:“你来干什么?”

因为许诺是医院的高级医师,所有的病人都是提前预约,就连办公室也单独设立在三楼,基本上没有什么人过来打扰。

沈毅对许诺的态度有些不满,但是今天他并不是来和她吵架的,就连他自己也不明白现在他们之间的关系犹如一道薄冰,就怕就这样碎了。

“我只想知道那个男人怎么回事?”沈毅的眼底闪过一丝疲惫,手紧握着拳头,整个人开始紧绷,生怕听到了不愿意听到的答案。

许诺听到这话冷笑了一声,又想到刚才夏贝贝的话心里更是烦躁,讥讽的开口:“我和他怎么回事你不是心里很清楚吗?沈毅,你有什么资格来问我?恩?”

沈毅面色一沉,眼里带着痛楚的开口:“许诺,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说着他的嘴角浮现出了一丝苦笑,“那么现在我们又算什么?”

“你不是有夏贝贝吗?”许诺的眼里泛起了泪花

,贝齿紧咬着下唇,轻笑的开口,“离婚吧。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也许从一开始他们在一起就是一个错,当初在那种情况下结婚仅仅是为了给她安抚,这几年来她的确是亏欠了他,如今他们之间已经溃散了,再也回不去了。

沈毅听到这话脸色更加难看,冷眼看着许诺,却是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他从来没有想过和她离婚,和夏贝贝之间也仅仅是个意外罢了,可她却直言不讳的承认了与那个男人的关系……许诺,他该拿她如何是好?当初答应夏贝贝是不是错了?才会把她越推越远……

看着沈毅离开的背影,许诺的眼泪终是掉了下来,视线也变得模糊起来,肩膀溢不住的开始**着。

“许诺!你给我出来!许诺!”

忽然一道厉吼传了过来,让许诺不由得一愣,慌乱的擦干了自己的眼泪站了起来,便见一个中年男人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

一阵脚步声急促的跑了过来,便见护士小张忙护在了许诺的跟前急切的开口道:“这位先生,您妻子的意外我们医院深表痛心,但这一切与许医生并不关系,如果你要个公道,还是请跟我院方详谈。”

小张是她的专科护士,自然是要护着她,这三两句听得许诺云里雾里,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便见那男人一把拽开了小张,另一只手拽住了她胸前的衣襟。

“什么狗屁名医?都是骗子!我妻子就是死在你这样的庸医手上!”

话音一落,便见那男人一拳朝着许诺挥了过来,惊得许诺下意识的闭上了双眼,只听到一阵闷哼声,紧接着一只大手紧紧地箍住了她的腰迹,熟悉的木香让她心一阵温暖,她睁开了眼看着那人轮廓分明的侧脸,一股酸涩涌上了她的鼻头。

“敢动我的人?!”

沈庭东的心里乱做了一团,如果刚才他再慢上一点,那么……想到这,他的眸子更加冷了,手上的力道也更大了。

因为沈庭东的出现,正好保安也赶了过来,一把架起了地上哀嚎的男人往出拖。

对于这突然发生的一切,许诺的脑子恍然清明过来,早前听说自己一月前开刀的癌症病人因为不幸去世了,家属因为悲痛来医院闹了好几次都被拦了下来,想来今天这家属是踩着了空子给钻了进来……

“谢谢你……”

许诺扯出了一抹笑意开口道。

“傻瓜!”

沈庭东的嘴角上扬,一把把她按在了胸口紧紧地抱着,平日里冰冷的眸子多了几分动容,心里的空缺在这一刻有了满足。

而在角落返回来想要解释清楚一切的沈毅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苦笑的看着这一切,终是转身大步的离开了。

因为医闹这一事,沈庭东待在医院的时间也越来越多了,生怕一个意外又出了篓子,而许诺这一次也没有多说什么,就当让了半个办公室给某人办公。

意外的是她收到了一个信件,等到拆开之后看到里面的内容时,她整颗心蓦地变得冰冷,看到最后一页那潦草熟悉的字迹之后,她不由得伸出手在那里轻抚而过,含在眼眶的泪水也舍不得掉下来。

“再看什么?”

沈庭东抬头看着僵直着身子站在原地的许诺眉头一拧,把手里的资料放在了一

旁开口道。

“没,没看什么。”

许诺深吸了一口气,一把把手里的东西塞进了抽屉里面,转过身看着沈庭东轻笑道:“你不是说今晚上有个酒会让我陪你参加吗?我想了一下我正好有时间。”

对于许诺突然的态度转变让沈庭东不由得一愣,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抽屉的方向,再看向面前的许诺,嘴角上扬。

他对她一向很有耐心,既然她愿意顺从自己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他都不会多问,至少已经有了开始。

上流社会的酒会是许诺第一次参加,多少让她有些不习惯,身上的小礼服是沈庭东让人送过来的,一条粉色系的单肩吊带燕尾裙,衬得她白嫩的肌肤刚刚好,脚下踩着十厘米的水晶高跟鞋,多了几分俏丽可人。

她一直知道像沈庭东这样的男人必定是备受瞩目的,她明显的感觉到所有人的目光随着他们的进场汇聚过来,有欣赏的,有惊讶的,还有嫉妒的……

许诺深吸了一口气,下意识的放开了挽着沈庭东的手低声开口:“我去一趟厕所。”

这样的高压气场的确不适合她,不等沈庭东有任何的反应,她转身便朝着角落走去,吐出了一口浊气,端起了面前的鸡尾酒轻啄了一口。

说到底她为什么要跟着他来参加酒会她自己也不知道,只是看到下午送过来的离婚协议书让她整个人都好像找不到支撑一般,与其一个人在家面对着空无一人的房子,倒不如到这里喝几杯酒。

想到这里,许诺的嘴角勾起了一丝苦涩的笑意,又端起了一杯酒猛地灌了一口。

“就你这样的女人也配站在庭东身边?也不瞧瞧自己什么身份!”

忽然一道尖锐苛刻的声音在她的头顶响起,许诺不由得抬起头看向面前的人,只见自己的跟前居高临下站着一个穿着性感的女人正不屑一顾的看着自己。

“庭东?”她轻笑了一声,“庭东……哦,原来你说他啊……”

那女人的脸色大变,怒视着有些微醺的许诺,尖着嗓子不客气的开口:“别以为有几分姿色就想呆在庭东身边!像你这种狐狸精我见多了,识相的离他远一点!”

这话让许诺的面色一沉,近来这些话她可听多了,听多了不觉有些厌烦。

“这位小姐,对于你提的这个要求我想我满足不了你。”说着许诺顿了一顿抬高了下巴冷笑道,“他就站在你身后,你自己和他说吧。”

这话一出,那女人脸色大变,立马回过头便见沈庭东端着一杯红酒冷眼看着她,吓得她立马讪讪的开口:“庭东,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马氏集团的千金?”沈庭东大步的走到许诺的跟前,顺势把她带入了怀里挑衅的看着对面脸色难看的女人冷声道,“不知道马小姐是顶着什么身份要我的女人离开我?”

说着沈庭东眼里带着几分不屑,“我沈庭东一向洁身自好,不记得与马小姐之间有任何的关系。”

这一句话无疑不是给了马莉莉难堪,她面色一下子变得惨白,不甘心的瞪了一眼云淡风轻的许诺,忽然想到了什么,转过身端起了一杯酒笑盈盈的递给了沈庭东。

“刚才都是误会,还请沈总不要多心。这杯酒就当我向这位小姐赔礼道歉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