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指成婚:你是我的药

第2章:发现出轨

字体:16+-

第2章 发现出轨(1/3)

对于昨晚上自己做了那么荒唐的事情,许诺感觉到十分的懊恼,漫无目的的走到离家不远处的地方坐了一夜,回想这些年自己和沈毅之间的事情,她的心一点一点的抽疼。

她不能做一个称职的妻子,更不能和沈毅有过于亲密的举止,自己竟然还借着酒劲找牛郎……这些事情让许诺的心里更觉得不堪,犹豫了许久才朝着家里走去。

家里还是一片冰冷,好似没有人一般,许诺的心不由得抽疼,自己一夜没有回家,沈毅没有一个电话更没有一条短信,她的手机一如既往的安静,好像她这个人已经被遗忘了似的。

她的嘴角勾起了一丝苦涩,拖着疲惫的身子进了自己的房间,看着房内熟悉的一切,她本苦涩的心还是渐渐的多了一丝温暖。

许诺缓缓的朝着床边走近,却发现**一片凌乱没有整理,这让她有些诧异,依着沈毅那样做事情一丝不苟的人怎么会不整理被子?还是昨晚上他回来喝醉了直接睡了,早上忙着上班就走了?

不知道为什么,许诺本紧张的心一下子舒展开来,一把拉过被子,可才一掀开被子她整个人便僵住了,不可置信的看着被子下的那条女式**,她的浑身溢不住的开始颤抖。

“不,不会的。”

许诺的眸子一沉,眼里泛着泪花,伸出手捡起了那条性感的蕾丝**,好似眼熟在哪里见过一般,可细想怎么都想不起来。

仅仅只是片刻,许诺便安抚好了自己内心波动的情绪,嘴角泛着一丝涩意,握着**的手更紧了几分。

“呵,我倒以为你不回来了。”

忽然一道冷冽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朵里,一下子把她拉过神来,下意识的她把手往后一缩,深吸了一口气回过头便见一身西装皮革的男人靠在了门口。

只是平日里一脸的温柔,此刻化作了一副冰冷的模样,那眼里的厌恶看得她心里刺痛,想要说什么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是解释自己为什么夜不归宿?还是质问他**的**是谁的?她都不知道怎么开口。

“怎么?一夜不见就成哑巴了?还是说承欢在别的男人身下喊了一夜?”沈毅的话十分难听,带着几分讽刺,抿着薄唇冷冷的看着许诺。

这话一出,许诺的心猛然一颤,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着沈毅,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作何解释,按理来说知道她昨晚的去向只有夏贝贝一人,沈毅怎么会知道……

她的脑子很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垂下了眸子紧捏着手里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而沈毅看到这样的许诺,眸子渐渐浮现出薄怒,双手不由得握紧了拳头,冷哼了一声转身大步的走进了一旁的书房。

只听到“咚”的一声,许诺的眼泪瞬间便掉了出来,她缓缓的走出了门外,看着紧闭着的书房,她的心一阵酸楚,不过一夜,她和沈毅之间已经相隔万里了。

她随手把**扔进了垃圾桶内,整个人瘫坐在地上,任由眼泪肆意的流淌,难道她和沈毅之间的婚姻已经开始亮了红灯了吗?

“诺诺。”

忽然一道惊呼声吸引了她的注意,许诺抬起了头便见一脸诧异的夏贝贝正站在门口,似乎对于她的出现很是惊奇一般。

也不知道是心里的一股弦触动着她还是什么,许诺咬了咬牙站了起来,一双大眼看着夏贝贝问道:“贝贝,你老实告诉我,昨晚上你是不是在我家里

留宿了?”

夏贝贝的脸色刹那之间变得苍白,眼里闪过了一丝慌乱,眼睛不经意的瞥到了垃圾桶里的**,心里更是紧张,犹豫了片刻她挺直了腰板,嘴角微微的上扬开口。

“既然被你发现了,那我也就不隐瞒了。对,昨晚上我是在你家留宿,我还和你老公……”说到暧昧处夏贝贝的脸色微微的泛红,笑意更深了,“既然你给不了沈毅什么,那我就替你代劳了。”

许诺摇了摇头,脚下仓促的退后了两步,不可置信的看着夏贝贝低吼道:“不!你在骗我!你一定在骗我,贝贝!”

夏贝贝的眼里闪过一丝恨意,冷笑了一声说道:“许诺,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居然还不肯相信?真是可笑!”

“沈毅不会对不起我,你一定在骗我!”许诺的贝齿紧咬着下唇,眼眶充满了泪水倔强的不肯掉下来,手指甲陷入了肉里也毫不自知。

“许诺,昨晚你和那牛郎在一起翻滚的时候,沈毅就在我的身上卖力!像你这种女人有什么资格站在他的身边?装作一副清纯的模样,看到一个男人就恨不得扒他的裤子……昨晚上你做了什么难道你不清楚?”

夏贝贝恶狠狠的开口,每一字每一句都在刺痛着许诺的心,她缓缓的朝着她走近,好似不认识了这个曾经和自己站在同一条阵线的女人,紧了紧拳头猛地抬起了手狠狠的挥了下去。

“啪!”

一记脆响,夏贝贝怒红着双眼看着许诺,尖着嗓子吼道:“许诺,你敢打我!”

说着便要抬手一巴掌给许诺挥过去,许诺冷笑了一声噬着眼泪狠狠地握住了夏贝贝的胳膊,猛地一把把她甩开,脚步踉跄的退后了两步开口道:“是我眼瞎,看错了人。”

一个是她爱的人,一个是她最亲近的朋友,可他们却背叛了她……可她又能做什么呢?昨晚上她又做了什么?跟一个陌生的男人……

“许诺,真正眼瞎的是我吧?”

忽然一道熟悉的嗓音低沉的在她身后响起,惊得她浑身一颤,下意识的回过头,便见沈毅正从楼上走了下来,整张脸十分阴霾,那双温柔的眸子不曾看她一眼。

“毅……”

夏贝贝上前一把推开了许诺,泪眼婆娑的靠在了沈毅的胸前,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说道:“毅,许诺她居然打我……”

曾几何时,她也像夏贝贝一般靠在沈毅的身边,明明他还是她名义上的丈夫,可她却觉得他们之间越走越远。

许诺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沈毅,忽然嘴角微扬,可她并没有发现她的这个笑比哭还难看,残留在脸上的泪水看起来十分的无助。

“对不起。”

许诺深吸了一口气,再也顾不得沈毅和夏贝贝的反应,拿过包便转身大步的走了出去。

原来她所拥有的幸福只是她以为,终究一切抵不过现实,不是吗?

见许诺已经离开了,沈毅的眸子里闪过一丝黯然,嘴角泛起了一丝苦涩,垂下眸子看了一眼夏贝贝,猛地一把把她甩开。

“夏贝贝,你故意的!”

夏贝贝因为没有一丝的准备,狼狈的被摔在了地上,她抬起头瞪着一脸冷漠的沈毅冷哼了一声:“我故意的又怎么样?沈毅,难道昨晚上和我睡在一起的不是你?”

这话一出,沈毅的脸色十分难看,他紧握着拳头冷声道:“你最好把你的小心思收起来,别得寸进尺!”说罢沈毅转过身背着手顿了顿,不

带一丝感情,“赶紧滚!”

夏贝贝的眼里闪过一丝恨意,从地上站了起来指着沈毅讥讽道:“沈毅,别利用完我过河拆桥!你别忘了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帮你,就许诺现在的情况只有再次受到刺激才能走出阴影!”

说着她的眼里泛起了薄薄的雾气,深吸了一口气道:“你放心,我现在就滚!”

而在另一边的许诺的心也渐渐的平静了下来,迎面吹着冷风看着昏暗的天空,她的眼里没有一丝的情绪,好似什么都已经放下一般。

其实她可以理解沈毅,也可以理解夏贝贝,所有的不幸的矛头都指向了自己,是她没有办法客服那些恐惧,所以才让沈毅对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许诺的眸子微涩,掏出了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给沈毅发了过去。再给他们最后一个机会吧?再等两个月,如果她还是不能客服那一切,那么她就放手吧?成全他和夏贝贝……

与此同时,收到这条短信的沈毅眸子微深,手紧紧地握着手机溢不住的颤抖,她居然会原谅他所做的一切……给他们彼此最后一个机会……不,不管如何,他都不会放手,绝对不会!

虽说许诺没有再提及那天的事情,可她和沈毅之间的交流越来越少,有时候眼睛的触碰也会觉得尴尬,不知道为何,她总觉得一切都变了。

不过此刻许诺哪里还顾得上他们家里的事情,她觉得自己也是疯了才会答应院长去VIP病房为病人检查身体,她一向不愿意接触这些有钱人,毕竟这有钱人都很刁钻。

如果不是院长亲自强烈的要求她必须过来,她恐怕不会接受这棘手的事情。看着这修建得跟五星级酒店的病房,许诺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果然是她所猜想的那样,有钱人的思维她不敢恭维。

接见许诺的是一个中年男人,那人也没有多说一句话便带着里面走,她自然也不怠慢跟了上去,毕竟病者为大,她也不好多说什么。

“医生,我们家少爷在里面等你。”

许诺点了点头,嘴角扯出了一抹轻笑,不以为意的推开门大步的走了进去,便见整间屋子装修得十分的精致,但又很简单,给人焕然一新的感觉,浓浓的消毒水味儿也不见了,倒有股淡淡的清香。

她眉头微挑看着背对着她的男人,清了清嗓子开口道:“你好,我是XXX医院的医生许诺,请问您有哪里不舒服的地方?”

而那人适时的转过了身子,只是一眼便让许诺整个人惊住了,看着对面似笑非笑的模样,她不由得吞了吞口水,心里不由得惊叹,这个世道牛郎也能花大手脚看病住VIP病房?看来真是有够吃香的!

想起那晚发生一半未遂的事情,许诺的脸有些泛红,讪讪的看着对面的人。

要说长相,这人无疑是好看的,所以才让她见了一眼便没有忘记,只是想到他的身份,多少也觉得有些尴尬,甚至觉得可惜。

沈庭东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精光,缓缓的朝着许诺走近,轻佻着眉头看着许诺低声道:“许医生,我应该是性无能。”

这一句话一出,许诺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了,惊得忙一阵咳嗽,脸更加红了低声拧着眉头淡然道:“你,你这……你做那一行的难免会性无能。咳,是吧?”

而站在许诺身后的院长一脸紧张,急切的开口:“许医生,你赶紧替沈先生做个检查,这方面有问题的话可不是小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