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套
字体:16+-

17、第17章

第17章

然而最让绯声震惊不已的却是一股味道。

那是一种很特别的香味,像是檀木又像花朵,似水清幽却又浓郁。

对了!那是钦聿身上的薰香味,那是他一辈子也忘不掉的味道!

“啊——”绯声一抬眸就见着表情严肃的钦聿,接着就是一阵尖叫。

“你醒啦!昨夜睡得好吗?”钦聿没理会绯声的哇哇大叫,迳自走到窗边的小几旁坐下,自个儿倒茶喝。

钦聿今日穿了一身白缎衣饰,帽上缀着一块精雕的羊脂白玉,腰间悬着明黄地荷包,模样很是斯文。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绯声吓得浑身发颤,连说话都在发抖。

要他不怕钦聿是不可能的,他至今仍记得多年前的那一夜,钦聿把他整得多么凄惨。

多年来他一直在害怕钦聿会追过来,现下恶梦成真,教他怎能不颤抖呢?

“你应该要先问,你怎么会在这里才对吧?”钦聿勾起一抹浅笑,看来俊逸非凡,与当年严肃的模样大不相同。

“问什么问?不就是被你捉来的!难道会是我三更半夜自个儿走来的吗?”绯声沮丧的垂下双肩。

在梁府看见钦聿时他就该提高警觉,就应该知道钦聿迟早会找上门来。

唉!昨晚不应该睡觉的,他应该要赶紧收拾好细软,连夜逃跑才对。

闻言,钦聿笑了笑,翻起一个淡绿色的杯子替绯声倒茶。

“你是要先喝杯茶醒醒脑,还是要先梳洗?”钦聿睨着这个数年不见的可人儿,勾起的浅笑里有着一抹兴味。

绯声逃跑时钦聿的确十分生气,他气到甚至不想将绯声捉回,大有绯声跑就跑,随他去的意思。

可是随着时间流逝,他的气恼渐渐消失;再加上,钦聿时常见到他爱玩的兄弟,怀里拥着个可人儿调情,看他们恩恩爱爱的左吻、右亲的,总令他不由自主的想起绯声——那个与他仅有一夜之缘,互不熟悉却又十分亲密的绯声。

绯声有张太过尖削而显得刻薄的脸,眸子细长而锐利,炯炯有神的眸光,让人直觉地想到“算计”二字。

不过钦聿知道,绯声其实相当单纯,否则他就不会流落街头了。

他原以为这辈子不会再见着绯声,为此,他多少次在月下叹息,当初他若派人追回绯声,此时就不会徒留遗憾了。

可是对绯声来说命运总是特别奇怪。

钦聿来昭阳国其实是另有目的并非为了绯声,在梁府见到绯声时,他除了惊诧仍是惊诧,若不是有要事在身,他绝对会将绯声捉回来。

和绯声匆匆一别,钦聿打算在事情结束后,要留在昭阳国好好寻找绯声的下落,没想到当天下午就有人来通知,说什么宝贝儿在盼萦楼,请他择期来取,聪明如钦聿一听就明白了。

若是在他的国家,称得上宝贝儿的东西虽然不多,但也非屈指可数,不过在昭阳国里,他的宝贝儿当然就只有绯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