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套
字体:16+-

11、第11章

第11章

家丁轻蔑地睨着他,绯声的脸色登时变得铁青。

他并没有期待钦聿什么,真的没有。

“你别期望爷能给你什么,爷带你回来仅是因为爷不想娶妻,偏偏幼时已订下的亲事难以推却,爷才会随便找个少年回来,表示自己喜好此道,不能娶妻。”

他的话像拳头般一字一字地击在绯声的心上,痛得他难以承受。

他很清楚他与钦聿仅是萍水相逢,钦聿对他没有责任,他对钦聿也没有义务,不管今天他们做了什么,明朝都会分离。

可是为什么听说钦聿有别人时,他会这么难受?

他不懂……

年轻的时候,人总是比较冲动。

因为身上有一点银子,又自认没有责任、义务,所以绯声决定要马上离开这里。

他带着几件钦聿做给他的衣物、饰品和银子,便趁着钦聿外出时逃跑了。

他不是傻瓜,一想到钦聿可能会来寻他,买完粮食后他便头也不回地跑了三天三夜,觉得已经安全了之后才敢坐下来稍事休息。

在那之后他又急急赶了十天,见钦聿没追来,绯声便找了一间客栈休憩。

累极的绯声应该可以睡得香甜,但入梦前,他的心头依然惦着钦聿。

想起钦聿时,他的身子直发抖,应该是害怕吧!不然又会是什么呢?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足以让绯声一辈子后悔。

离开钦聿时,他身上带着一百余两银子,和一些值钱的首饰。

对他而言一百余两银子是多少,他没有概念,只觉得那应该是笔很大、很大的财富,足以让他跑到别国去定居。

到别国是不成问题啦!可是才到了邻国夏羽,他的荷包就空了。

衣服、首饰能卖的都卖掉了,也只够让他撑到另一个冬天,毕竟他依然是名少年,又没有能让人信赖的背景,所以仍旧找不到工作。

又一个寒冷冬夜,漫天大雪的破庙里,绯声遇上了来夏羽买人、准备回昭阳国经营青楼的语冰。

从此之后他成为了盼萦楼的掌柜,穷苦的经验令他变得十分节俭,并将“大富由天、小富由俭”当成座右铭,在盼萦楼内努力挣银子。

虽然他另一句座右铭是——拿多少钱做多少事。

站在灯火通明的梁府大厅,绯声实在呕到了极点。

护院头儿满脸得意的认定他是盗匪,并将他用麻绳紧紧捆绑,献宝似的拎到大厅交给梁老爷。

只见梁老爷神色凝重,看起来像是在惋惜绯声年纪轻轻就做了盗匪。

但绯声在盼萦楼不是一两天的事,盼萦楼又是京城里最大的青楼,梁老爷的喜好绯声怎会不知道。

梁老爷的神情哪里像惋惜了?他分明就是心怀不轨!

这老家伙铁定是在想要怎么利用此事把他逼上床,不管他的脸有多么刻薄,毕竟他也是盼萦楼的四大美男子之一,而且比较容易“上手”的两个人都已是别人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