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套
字体:16+-

4、第4章

第4章

好冷喔!如果预先晓得会遇到这种情况,他一定会在家里吃过消夜再来,才不至于搞成现在这个样子,又冷又狼狈。

绯声搓着手呵气,将原本就称不上高大的身子缩得小小的取暖。

“冷成这样还不下雪,真是没天理。”对雪有莫名喜好的绯声,望着天空抱怨几句。

绯声一直觉得冬天最好的东西就是汤圆、红包和雪,三者缺一不可。

虽然未到腊月,不过好厨子湛忧的福,甜甜的桂圆莲子红枣汤圆他已经吃了好多碗。

腊月未到新年当然也没到,但是依目前盼萦楼的生意情况来看,过年时的大红包是绝对没问题的。

如今唯一缺少的就是雪。

“唉!我要看到雪啊!没雪干嘛冷成这个样子?”绯声轻声埋怨。

往年这个时节已是漫天霜雪,大片白雪加上月光照映,夜晚也似白天一般亮,不仅方便他夜里兼差,平时还不用点灯,省了好多油钱呢!

望着夜空,绯声再度叹息。

说时迟那时快,一阵不寻常的风,由墙的另一头袭来。

绯声依他长年练武的直觉,快速地将目光移向墙边,姿势也改为半蹲半跪,方便随时飞奔而出。

顷刻间,自墙的那头跃出一名黑衣人,犹如劲风一般,往绯声预想的方向奔去。

见状,绯声不由得一怔,错过最佳拦劫时机。

向来爱钱的绯声,肯放弃部份赚钱的时间经年累月的去练武,是因为对武学有一份热爱,而任何一个爱武成痴的人都一样,除了好兵器外,最让人着迷的莫过于好身手。

一时间,绯声竟不知该怎么去描述那人的模样,更说不出那人出现时,在他心里狂乱翻涌的思潮是什么。

都怪自己书读得不多,除了记帐、买卖、青楼专用的字句外,其余的他就懂得不多了,现在才会想不出该怎么形容……

“你在干什么啊!”绯声大惊失色,拍了一下额头,暗骂自己。

现在可不是想这种问题的时候,再不追人两万两银子就要飞了。

他瞬间跳起,一个漂亮的起身后,便落在那个人踩过的屋脊上,不待站稳,旋即往那人消失的方向追去。

不过那个人的身形真是漂亮,整个人奔在夜里活像是只狩猎中的豹子,虽然神情悠哉让人不由得放松警戒,下一刻那猎物却会在他的轻松表情下被宰。

呃!与其说他是只豹子,不如说他像个厉鬼,而且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那一种。

绯声就这样一边胡思乱想,一面追踪那个人。

明明是在想着厉鬼要怎么害人的可怕事,但是盯着那个人线条优美的背影,绯声的嘴角仍不由得勾起一抹浅笑。

只不过,那抹笑在他长得太过刻薄的脸上怎么看都像是在算计他人,再不然也像咒人绝子绝孙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