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医王
字体:16+-

第八百五十二章,人至贱则无敌。

没错,那就是一只大蛇,身体奇大无比,在地上游走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像是一条河流在弯曲行走,那巨大的头颅,抬起来的时候,感觉遮天蔽日。

“我感觉这家伙的脑袋上是不是有两只角。”有人忽然看清楚了大蛇的真实面目,说道。

“对,你没看错,那是角,这家伙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火了多少年了,今天忽然出来,估计是为了混沌道果。”

“混蛋,这会有它的”有的人忽然破口大骂起来了,一时之间,一带高手的高傲品质是彻底的丢掉了,原因无他,是被气的。

按照你的寿命,你可以在多等一百年,你本来就是这个世界的王者,谁他么还和你抢可是你这一次出来,那不是断了自己的路么

杜晨感觉也有些倒霉,这家伙看来并不是经常出来,不过这也能说的通,这玩意的身躯如此庞大,而且周身环绕的气息又是那么的庞大,一出来就毁天灭地的,一片地区是彻底的给毁掉了,要是它天天出来玩耍,拿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好日子可过

不用猜了,估计肯定会被折腾的面目全非,就不再是自己的世界了。

之所以为王,那是因为这个世界有生灵的存在,你是他们的王者,可要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了生灵,你又做谁的王

吼,蛇是蛇没错,可是这叫声是蛇么明显的咆哮声那么的清楚,就算是三岁小孩子也知道这不是蛇的叫声。

它已经开始化龙了,头角的峥嵘已经说明了问题,人家本来就是这个世界的王者,这个世界的所有资源人家说了算,如今前来拿混沌道果,估计没几个人可以和它争锋。

“哎,这一次还真没有多少的可行性了。”就连杜晨都感觉一阵泄气,面对这个家伙,那是最好还是别去招惹,混沌的力量,那绝对不是他这个层次可以理解的。

“如果没有它,你们就根本进不去那个世界,你们以为那个世界真的和外界进入这里一样只需要你们体悟真正的自己就能找到路”

杜晨一愣,忙追问道:“没有它,我们进不去”

“废话,混沌道果本来就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而那是混沌唯一留在这个世界的一个分身而已,接触的果实被你们所发现,可是混沌所产生的世界,比起这个世界而言,那是同一个么”

杜晨瞬间感觉自己被打击的不要不要的,这蝶王现在怎么忽然会奚落人了。

这的确是一个问题,毕竟蝶王就是混沌的产物,其智慧程度那是不用多说的,和杜晨相处了几分钟,很自然的就学会了杜晨以前的些性格。

这压根就不知道是不是好事,反正杜晨感觉这一路上就只有蝶王尚且还能说话,人有的时候在面对寂寞的时候,难免会响起一些不该想的事情来。

张嫣然的死已经对自己触及很深了,杜晨尚且还没有从中走出来,可是现在已经不是去计较这些的时候,张天赐依旧躲在最深的地方,压根就不知道去了哪里。

一想到这个混球,杜晨难免会感觉有些奇怪,这里将是终点,可以说这里的战斗决定这混沌道果的归属,一旦这里的战斗结束,那就代表着尘埃落定。

可是自始至终,确切的说自打进入这里之后,张天赐从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像是凭空消失了。

可是杜晨亲眼见到他进来的,所以他一定是进来的。

“那世界的界壁是异常的强大的,所隔绝的世界和这里是没有半点的关系,只因为人们能发现混沌道果,全是它的功劳,可惜的是让人悲剧了,这家伙可以更上一层楼,去另外一个世界,奈何最关重要的一步跨不出去,硬生生的被秩序压在了这个世界,无法飞升。”

杜晨感觉自己听错了,眼前这条大蛇竟然有这么悲剧的故事而且蝶王貌似对这事情是幸灾乐祸的。

“别怀疑,其实我和你的思想是同步的,我也在揣摩你的思想,呆在那个世界的时间太长了些,让我逐渐的忘记了,自己也是一个独立的生命体,有的时候出来走走也是好的,免得带的时间长了些,连自己都忘了自己真的是一个活着的存在。”

杜晨感觉有些郁闷,道:“那你的意思是往后要跟着我咯”

蝶王却很不屑的说道:“怎么,难道我跟着你会给你拖后腿”

“不,不不”沈浩急忙说道:“哪敢啊,您毕竟是混沌的孩子,那是接近了最根本的存在,我敢说这个世界,不,是外面的任何一个世界,只要知晓了您的身份,那个人不会把你当神一样的供着”

混沌蝶一时之间还有些反应不过来,感觉这不像是自己刚才所熟知的人啊,忽然怎么

它固然是一个强大的生命体,智慧高到人类无法想象的地步,这天下没有它看不穿的东西,可是奈何对于人情世故上面还是有所不足啊,杜晨在一点点的给它戴高帽子,这一顶一顶的的帽子给它扣在了脑门上,顿时变得有些飘飘然起来。

“你这话说的倒是没错,毕竟在这个参差上面,就算是遇到了天地长存的生灵,也不敢正面和我为敌的,毕竟我是不灭的存在”

杜晨终于将蝶王的一系列情况给摸清楚了,感情这丫的就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主,强大到了没边的地步。

“不过我可警告你,莫要在你这个阶段拿我当枪使,我是不会出手的。”

蝶王虽然不懂人情世故,但是总感觉这里面貌似有些不妥之处。

“怎么敢呢”杜晨嘿嘿一笑道:“你是王,我呢只是一个修士,就算我有天大的胆量,也不敢那样啊。”

杜晨的话的确让蝶王很受用,虽然没有在多说啥,可是依旧明确的表达了只要杜晨有生命危险,人家还是不会坐视不理的。

这不就够了么凡事呢需要换一个角度去看待,这天下哪有那么多的危险呢杜晨可是为了往后做准备呢。

和张天赐之间的冲突那是必然,可能很快就会遇上,至于谁生谁死,那就看个人的本事了,这个世界的争雄若是输了,蝶王蹭明确的表示过,那就再沉睡一百年,再去发现这么一个人才就是了。

反正对于蝶王而言,最不缺的就是时间,这对于杜晨而言,感觉就是倍受打击,还以为自己是人品爆发,被人家蝶王给算中了呢,感情人家只是看着你稍微有点潜质而已。

这些事情不多说,只要出去了,杜晨就有可能和天庭之间有个了断,是否能赢也不好说,可是有些事情必须要做。

目视前方,过去种种在脑海里闪现,可是眼前的事情,看来是绝对不能再有所后悔了。

大蛇扭曲着的身体环视着周围一干的高手,蛇信子不断的吐着,形成的巨大气场没人敢接近。

它是这个世界的绝对王者,也绝对不允许有人来挑战它的权威,见现在没人对他挑衅了,它的目光开始逐渐的收回,看向了那边的世界。

流光溢彩,无数的光泽泛滥,导致那个世界一片光明。

在那光明之下,它身上的黑色气息都被驱赶的干干净净,那是绝对的光明,那个世界是不会永续有其他的黑暗进去的。

可是杜晨见识过阴阳鱼,所谓物极必反,刚才的那绝对黑暗之下,还是有光明的,对,就是那种黑色的光谱,拿光依旧是光,黑暗中的光。

那么这个光明之地,自然会有绝对黑暗的东西存在的,如果杜晨估计的没有错的话,肯定是混动道果了。

看着大蛇没有攻击众人,这边的人群反而不淡定了,原本提防的对手,开始有些小**,之前没有解决的恩怨,现如今又有冒头的趋势。

杜晨内心之中叹息,人性还真不是一般的复杂啊,之前还在为了共同的利益而去努力呢,而现在一看威胁解除,立刻开始窝里斗起来。

也不知道谁先动手的,其实也没有人去关心谁先动的手,反正大战依旧继续。

不过好奇的事情是,刚才杜晨的对手不见了,那个疯子被别人给缠住,那个该死的刺客此时不断的在空间之中穿梭,不断的偷袭着人家。

杜晨反而是个局外人,静静的看着。

“哎,真是一帮无知的人,难道你们不觉得,真正的危险就要降临么”

蝶王看的也有些无语,有些叹息的说道。

杜晨微微的一愣,刚要追问,就感觉自己周边的空间传来了波动,看来是有些人坐不住了,想要来找杜晨的麻烦。

“别问了,还是顾浩你自己吧。”

蝶王明白杜晨的意思,只是不想回答罢了,有些东西没必要说,因为该来的,还是要来,就算是谁也躲不过去的。

杜晨冷哼了一声,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在了那边的虚空之上,他倒是想看看,到底是谁这么不知死活,在这个时候对自己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