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医王
字体:16+-

第八百二十四章,新世界的降临

教廷和天庭之间的恩怨太深太久,深的见面就是你死我活,久的就连当代活着的那些老人都不知道从何时说起,可是多年的宿敌还是让两边都清楚彼此的实力。

各种的法则

毁灭法则那是所有法则之中最为神秘的东西,就算是当代的掌教也无法洞察其中的秘密,若说是时空之力是天地长存,那些真正传说中神的领域的话,那么毁灭之力,就是所有武者的禁忌。

这种法则是不容于世间的,所以很难有真正的毁灭法则拥有者成长起来,可是一旦成长起来,绝对是主宰一般的存在。

若是被这个世界接纳也就罢了,倘若不被接受,他可以战死,但是后果将是很可能拉着这个世界陪葬。

每一个的毁灭者出现,那是逆天的存在。

面对杜一夫这样的对手,对于红衣大主教那是一件极其残酷的事实,可是摆在眼前的事情就算你不接受又能如何

自爆,那是最后的一条不归路,那将是连任何生的可能性都没有。

他的心里是多么的不甘,是多么的想灭了对手,可是希望之后的绝望绝对要大于前者,那种放肆被人玩弄于鼓掌之间的痛苦,绝对是不能用言语来形容的。

“不,我不服”

疯狂的暴怒就像是受伤了的野兽一样,如此强大的存在就要损落在此。

那是何等的悲哀,放肆这一声之中的怨恨和不甘连天地都要为之动容,雷鸣电闪的一下子让整个空间都变得极其不稳固起来。

“该死,竟然是耶和华出手了。”

支撑着战场的二长老忽然脸色一变。

果不其然,天空之中骤然裂开了一道缝,那缝隙尚且还没有完全开合,就从里面露出了无数的光彩来,白茫茫的一片异常的刺眼。

战场上的情况忽然发生了变化,那些原本垂死挣扎的天使,还是说主教们,一个个的脸上有了慈祥的表情。

这是光明之力的洗礼,这时候给他们注入了新的能力不亚于一个即将渴死的人遇到了黄河一样,注入了新的力量。

天使们不断的向着那边的缝隙靠拢,连幸存下来的主教,还是大主教们都罢手,往那边靠了过去。

耶和华,那是教廷之中的无上存在,不知道生存了多少年,那是光明之力的代表人,强的让人无法直视的存在。

这股力量,直接撕开了二长老所撑起的空间,与此同时,所有的天庭成员也是爆退,往核心区域靠拢。

就算是强如杜一夫的人,也自知耶和华的存在,那绝对是天地共存的强者。

“我主以光的名义创造了这个世界,以善的名义倡导着这个世界,冥顽不灵的人类啊,你们将要接受神的洗礼,你们无法逃脱命运的制裁。”

一声声梵唱,又是一声声奇异的音乐,穿透了人们的心,让一些心智不坚定的人当场就跪在了地上,那种侵染之力瞬间蔓延出了恐惧。

“完美的天使是降落人间,无上的道义演绎在这个世界,让你们归属,投入主的怀抱。”

两个小小的,幽若孩子一样的天使闪动着翅膀,慢慢的从里面露了出来,他们东倒西歪的,嘴里还叼着奶嘴,有些滑稽,可是让所有人的心头都有些沉重。

这两个家伙绝对不是那种天使之杖可以比拟的存在,强,强的离谱。

就像是陪伴在耶和华面前的两大至尊一样。

随即,那空间开了,在强烈刺眼的光芒里面,一个面露慈祥的老者缓缓的抬起了脑袋,缓缓的睁开了双眼,目光所过之处,芸芸众生升起了一股光的力量。

二长老面前升起了一道力量,那不是空间,而是纯粹的力量。

面对耶和华,无论你制造出多少的空间,都会被光明的力量所侵染。

“哎”

只是轻轻的一声叹息,就让人感觉到了天地之间的悲伤一样。

杜晨也是看着,这一声让天地本源的规则都陷入了一阵悲伤之中去了,连和自己最为亲切的雷电法则,都仿似在恸哭,这种情绪都要感染了自己。

“这就是天地长存的存在么”杜晨的内心震惊不已,天地恸哭,那是何等的强大,所有的规则都认可你,无数的道则对于人家就像是孩子一样。

那种已经彻底的知晓了天地之间的本源之谜的人,可以化生为任何一种存在的。

这个世界上,据杜晨所知的,只有耶和华是天地长存的存在,至于这天庭有没有这样的存在,尚且不知道。

可是杜晨很快就明白,天庭的麻烦来了

“数亿万年前天地初次显化,万能的神给予了我们这个世界,可是被这所谓的规则所左右,为什么呢”

悲天悯人的感慨让一些修为不高的人直接跪在了地上,哭声忽然大作。没有人认为这些人是背叛了天庭,这种道则的影响,就算是长老级别的人都感觉到了一阵难受,何况是他们了。

杜晨皱着眉头,这种蛊惑人心的做法,无非就是宣扬教廷的伪善的一种宣扬。

要是这话都能信,杜晨早就变节了,何须等到今天不过人家耶和华的境界放在那里,这种道义的共鸣已经不分彼此了,根源的所在导致了所有的武者被这道义所感染,无法抗争的。

就像是蝼蚁和大象之间的差距,人家稍微的抬手,直接会让这里毁灭。

“耶和华,你依旧是如此的不要脸。”

就在这时候,教廷的深处传来了这么一声,那天地之间稍微的颤抖了一下,无数的光明之力一下子退却了出去。

原本跪在地上顶天膜拜的修者们一下子站了起来,愣了半响之后一脸的羞愧,当时破口大骂。

“哦,看来你还是活着,哎”

一个人影冲天而起,而坐在那里的人明显是一个青年,不那只是错觉,因为没人能从他的身上感受到岁月的气息,因为他的出现,让所有人的心中都有一个感觉。

本源在颤抖着,也是他的声音,让耶和华的负面效应彻底的消退。

“很意外么其实这没有什么好意外的,你没死,我怎么能死呢”那人古井无波,微微的睁开了双眼,看了一眼那边的耶和华,原本出来的两个小天使一下子像是受到了惊吓一样,快速的飞到了耶和华的身后。

“也是我只是来看看,此次我感悟到了有人竟然具有霍乱时空的能力,相比是那个人出现了。”

“真的只有那么简单”天庭这边的人只是淡淡的一笑,道:“你是怕了吧”

“呵呵,天庭,教廷,佛界,人界,都将练成一片,我有什么好怕的,难道你认为我会怕你么”

“不,你不怕我,我也不怕你,可是你怕你这些不屑的后辈们从此之后没有任何的出头之日。”

两人的对话让所有人感觉云里雾里,压根就不明白他们都在说什么。

什么霍乱时空,什么连成一片,这是那个跟那个啊

“哦,看来你也已经清楚了,一旦这个世界相连,我们就被整个秩序所排斥,必须要飞升,呵呵”

“无需用那么伪善的一面来面对我,如果你因为这个而来,那么我只能说你错了,因为天机蒙蔽,没人找到那个人的,连这里的掌教也只能退却,因为我们的时代已经结束,让耶稣出来吧,不然,后果你知道的。”

“哎但我相信他就在这里。”

天庭这边的人无动于衷,只是天地忽然之间感觉到了一种威压,一时之间让人不寒而栗。那是愤怒,连天地都为之愤怒。

“不妨,我们打上一场,在我面前毁灭他,你感觉这可能么我想连佛界的人都不会放过你的。”

“怎么,那些秃驴们也想搀和一脚进来”

“那是唯一能飞升的机会,祖先留下的那条路上,没有路口可言,那是秩序之下无法打破的规则,三个世界不相连,那条路永远都是死的,你打断了他们的路,他自然会断了你的生路。”

天庭这边的人依旧没有任何的避让。

“看来,我非要和你一战不可了,他们的生死,只能掌握在你的手里。”

随即,耶和华周身产生了朦胧之气,天庭这边的人同样如此。

“他们进入了另外一个空间了,天地长存人之间的一战,毁天灭地,哎可是,他们所说的是什么”

没人知道,只言片语的意思只能停留在最为表面的现象上,可是这样的存在,所说的话会那么的肤浅么

不,绝对不会,可能是天地之间的一些秘密,在他们面前,道则就像是触手可及的事物一样,随意的感受,就能体会到混沌的意志,无论一个儿女多么的强大,不可能强过真正的秩序的,无论你多么的强大,那么就会有相应的秩序降临,你若是违背那些秩序,只是自取灭亡。

那条路,到底指的是什么飞升,到底意味着什么,不知道,也不可能有人真正的能理解这些的。一时之间,这里陷入了真正的沉默当中,因为,那是天地长存的人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