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医王
字体:16+-

第八百一十七章,天庭的波动

这类似于一种黑暗的波动倒是让杜晨也是微微的一愣,他竟然也伴随着毁灭。如果说以前对这个能力不熟悉,那么对于近期的杜晨而言,这个力量绝对留下了这辈子难以忘怀的影响。

因为他的父亲,杜一夫就是毁灭的力量,也是毁灭的道义,连神所控制的力量空间之力下,都不堪一击。

杜晨没有告诉杜峰这个能力的恐怖性,原因是怕他骄傲。

天赋越是好,就是要更加的付出代价去修行,更不能半吊子一般的去吊儿郎当。

十天的时间匆匆而过,杜晨和杜峰就在这个房间里,这几日以来屋子里散发出了强大的气息,甚至波及出外面的生物都发出了阵阵哀鸣。

有一些所谓的强者来了,不顾老村长的劝阻,直接就要闯。

“老不死的,你特么给老子滚,这里出现了如此重宝,难不成凭你一介凡人还想拿走”魁梧的大汉一抬手就是将一个石墨盘给打了个粉碎,声音也是无比的霸道。

没错,这里所散发出去的道则,太过于完美了,就连一些小道统都不甘寂寞的感应而来,一时之间这里热闹非凡。

以前村子里的人压根就不知道杜晨有多强大,可是现在看着满天飞舞着的人们,一个个神色凝重,看着那栋房子,好像是特别的忌惮,却跃跃欲试。

会飞的人,对于村民而言,就是神啊,和神打交道绝对是要行跪拜之礼的。

有些事情做的多了,反而让人也就麻木了,这些人明显是冲着那房间来的,冰冰凉凉很冷酷的问几句哪里到底是什么,当听闻说是人之后,就都有些奇怪了。

这只是一个小山村,甚至可以说是灵气枯竭的小山村,怎么可能吸引一些强大的人来呢

可是村民们没必要骗他们,可更多的人是不相信的,比如这个大汉,苦苦相逼,非要让老村长说个一二三来,人家告诉你真实情况,可是这家伙明显不信,非要亲眼去看。

这一日,法则之力波动的特别厉害,一些感应稍微强大的人瞬间退避三舍,那稍微溢出的一些力量,直接干扰了整个空间。

天际之上毫无预兆的闪过一道道闪电,那可怕的力量骤然将天空打的漆黑,仿似是末世降临一样。

杜晨用神念带动杜峰在观察阴阳鱼,这些道则自然是特别和杜晨契合的雷电法则。

危机在一瞬间就在这些修行人的脑海里形成,一时之间都不敢上前,唯有那大汉不断的推搡着,对于普通人出手会被整个修行界不齿,可是有些时候,就是无知者无畏。

终于摆脱了老村长,几个人就浩浩荡荡的冲了过去,刚一接近了门,就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他们给拒之门外。

“他奶奶的,还真特么厉害,今天老子非要破开这门来,看看这个破村子藏了什么好宝贝。”

武者对于一些道则法器的向往,类似于一个色狼对于绝色美女的希望,一旦近在眼前,那么就算丢了命也要上去的架势,这壮汉直接就抬起了手里的武器,二话不说,冲着门就是狂砸。

只是他发出多大的力道,那柔和似水的波澜就会将其给反弹了过来,你就会受多大的伤来。

“大哥,莫要莽撞,我感觉这里甚是古怪,你看看天上那些该死武者,压根就是在观察。”

“我呸,你当那些人是什么好鸟别傻了三弟,他们怕死,老子是为了这宝贝命都不要的,谁特么和老子抢,到时候我直接告诉师祖,让他老人家替我做主。”

莽汉压根就听不进去别人的劝阻,如今挨了自己的几下,顿时气的暴跳如雷,随即从怀里掏出一件器物来,直接冲着门口的法则之力砸了进去。

“轰”一声大响,莽汉哈哈大笑,道:“我才不管你是什么乌龟王八壳,在老子破山锥之下,就连真神都不敢来硬的。”

可是他的笑容戛然而止,他所谓的破山锥,此刻四分五裂,而那边的法则之力却撕开了一道口子,在以肉眼的速度愈合着。

“切,我还真以为是破山锥呢,感情就是个纺织品,里面就有些毁灭的法则之力而已。”

有人识货,这里荡漾着的法则之力绝对不容小亏,若是真是人发出来的,那么差不多达到了真神之境,那将是何等的恐怖不管是不是器物,还是人,必须要弄清楚这是怎么个情况。

安榻之侧岂能他人酣睡,若对方是个人,那么只能看看人家到底是什么来意,若是器物,直接开抢,至于其他的事情,压根就不是他们担心的。

一见被砸开了一条缝,莽汉还是一下子跳了进去,随即破口大骂。

杜晨和杜峰在阴阳鱼的身侧观察了很久,忽然感觉到了周身也是一阵震荡,当下也是微微的一阵蹙眉,难道说这里出现了高手破开了自己法则之力形成的领域

除非来的是真神,不然绝无可能。

一赶到有威胁到来,杜晨自然不能这么从容的带着小徒弟继续传道了,当下急忙退回,人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之中去了。

外面传来了脚步声,感受到外面传来一些毁灭的气息,顿时心中雪亮。

还好,只是一个器物,不是真神。

“你且呆在这里,外面来了很多的人。”杜晨对着杜峰说了一声,随即从座位上起来,就消失在了杜峰的面前。

要是换做以前,小孩子肯定会一惊一乍的,可是经过了十天时间的修道,也明白师傅的入微境界到底有多可怕,心神所到之地,眨眼功夫就能到,何况只是从房子里去外面。

小家伙毕竟是少年心境,一时之间也有些沉不住气的凑到了窗户面前,看着负手而立在空中的杜晨,心里一片的激荡。

“何人前来打扰我清修。”

杜晨的声音有些微冷,对于这些贸然闯入者,自然是不悦的,对于修行之人,最怕的是闭关的时候有人闯入。

“哈,感情忽然出现了个毛头小子。”那莽汉本来就到了门口,一见半空之中出现了个年轻人,当时就以貌取人了,直接出言不逊起来,指着杜晨的鼻子说道:“哪凉哪呆着去,这里老子看上了,别在这里给老子冲大喇叭”

“轰”话音落,杜晨便怒目看了过来,一道神雷当头劈下,正准他的脑门,要不是杜晨下手有轻重,估摸着就凭这一下,已经将他送上天了。

莫装逼,尤其在高手面前,装逼绝对遭雷劈。

“大人息怒,念在我兄弟不知情的情况下闯入,打扰了你的清修,见谅”那个老三倒是个明白人,人家只是一眼就能带动法则之力,恐怕灭了自己几个人,是轻轻松松的。

“混蛋,你敢偷袭老子”莽汉是个二百五,刚才被一累砸的有些摸不着东南西北,可是立刻恢复了神智,当时就怒了,有些不顾一切的要冲过去拼命。

“老三,你他奶奶的拉我做什么,今日个老子受辱,那就是辱了老祖宗的威名,要是”

“滚”对于这种二百五,杜晨的确无话可说,刚才是没下死手杀你,给你脸不要脸,你要是敢踏上一步来,杜晨肯定会灭了你。

在天庭,一些小一点的道统多如牛毛,可以说上不了台面,更多的小道统里面,最厉害的人,连入入微境界都达不到,怎么去和真正的天庭相提并论

何况杜晨早就能和入微之境的强者一战了,甭说你这么一个小人物,就算你们道统的老古董来了,杜晨也压根不放在眼里。

“嘿,这小屁孩,就会飞么,有种你给老子下来。”

莽汉还真特么豁出去了,杜晨直接甩了一下袖子,平地刮起了一阵风,直接把莽汉给吹飞了。

站在空中的很多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杜晨用实力来说话,刚才一个眼神就能产生神雷,那已经是接近了法则之力的人,看似那弱不经心的挥了挥衣袖,其实其中所含有的道之力,绝对是让人感觉恐惧的。

“惊扰了前辈清修,是我等的不对,还望见谅。”有些人急忙和杜晨套起了近乎,毕竟如此厉害的角色,最好还是不要交恶。

杜晨一点兴趣都欠奉,道:“哪里来的那里去,莫要在这里害人了。”

众人碰了一鼻子的灰,都有些不乐意,可是人家是高手,高手那个没点脾气,你们敢得罪

也就在此时,杜晨忽然感觉东南方的空间有一些奇异的波动,那种道则之间的相互撞击,仿似又有新世界要破空而来一样。

微微的皱眉,随即微微一叹,他知道,那是试炼之地要降临了,那是做不得假的,这个世界,不是现阶段这个世界上的人所能创造出来的,那可能是天地长存,三花聚顶,五气朝元的存在用大神通缔造的世界,或者说,是天地本来之间隐藏的一个小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