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医王
字体:16+-

第八百一十五章,只是一时意动

蛟的确很不服气,可是畏惧于杜晨这般的**威之下,天地法则被强行入体,原本就和签订的人产生共鸣,它此刻的性命,完全掌握在眼前一大一小的人身上。

以蛮力将他给控制,纵然不服,也没有办法无声无息的打败,这就是现实。

“师傅,这样”小家伙迷迷糊糊的,虽然不知道他师傅做什么,手指破了一块是有些疼,可是这传说中的山鬼很老实的匍匐在自己脚下。

“从此之后,它供你驱使,但我只能压住它一时,往后还的靠自己去征服他。”

杜晨并没有将事实给说出来,他希望留下这么一个东西去控制这个为非作歹的混球,可是并没有说这是徒弟最大的依仗。

“恩,有朝一日我一定会和师傅你一样强大。”

那双纯洁没有任何杂质的大眼睛里异常的坚定,杜晨给了他绝对的人生方向,原本那些不可触摸的危机,在师傅的面前是那么的不堪一击,这就是神,这就是他们眼中的天神。

小孩子也知道,自己遇到了一场机遇,也是抓住了。

“你暂且先退下,我打散了你的空间法器,但并不能影响到你的修为,往后安分一点,莫要祸害人间。”杜晨声音偏冷,对着蛟说道。

这家伙一个闪身,快速的跑了,它本来就是这片区域的老大,就算没了依仗,想要在这一片区域里活下去还是没有任何的问题的。

杜晨翻身拉起了徒弟,将几百斤中的山猪给带上,很快就回到了山村。

壮汉已经是显得有些急了,看着两个人出现在山口,杜晨一只手托着一个野猪肉,惊的那壮汉是愣在了当场。

“小兄弟你这是”

“闲来无事,就让这孩子带我去走上一遭,见到了这么一个玩意,就顺手打了过来。”

杜晨没有多说,壮汉也是明白人,这么大一个山猪,那绝对不可能出没在山林的边缘地带,再加上杜晨一只手毫不费力的将其给拉来,证明人家是多么的强大。

微微的倒吸了一口气,到嘴边的话没有多说,道:“大兄弟,赶紧回去吧,有了这肉今晚上让村民们都热闹热闹。”

杜晨点了点头,这一头山猪至少除去皮毛都差不多三四百斤的重量,全村的人一起吃都吃不完,对此杜晨还是很赞同的,朴实的人最不藏私心,这种朴实,对于杜晨的心境也是有所感染。

全村人都有些,大家奔走相告,这偌大的喜讯不亚于一场红白喜事,甚至更多的家庭拿出了一些珍藏,有酒有菜,都不是白吃白喝。

老村长也来了,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孩子垂手站立在杜晨的身边,神色一直很恭敬,汉子也感受到了杜晨对于自己孙子的维护,当下自然也是高兴,没有多说什么。

“小友,你修行在何处”老村长是有见识的人,当下问道。

杜晨道:“只是一介散修,对此不说也罢。”

老村长德高望重,心里也清楚有些修行之人对于自己的来路是有所忌讳的,既然杜晨不想说,就没有继续下去,说说笑笑片刻之后,依然开席,而杜晨坐在房间里没有动,徒弟却有些吞口水。杜晨看的有些好笑,道:“想吃就去吧,别到时候连汤都没你的份了。”

屋子里剩下了杜晨一个人,他只是听着外面开心的声音,并没有多做什么,修为至此,越发的是要注重内心,更不用刻意的去感悟天地之间的大道,越是自然,就越发的亲近大道。

头顶一朵大道至花若隐若现,这不是杜晨刻意释放出来的,而是对于大道的一种完美契合。

小徒弟这时候走了进来,他的身后豁然跟着自己的父亲和一个年轻人。

看到这几个人,杜晨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对二狗子问道:“怎么”

“哈哈,没想到兄弟你还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啊,这么大一只野猪,这么浪费了,可真是有些”

杜晨摆了摆手,道:“肉本来就是拿来吃的。”

“兄弟说的是,是这个理。”后面和二狗子差不多年纪的一个青年急忙说道:“嘿嘿,兄弟你身手不错啊,能在那山里打出那么大的猪来,肯定”

像是有什么话要说一样,可是话到嘴边就不出来了,对于这种卖关子的人,杜晨向来不怎么喜欢,微微的一笑,也没有追问。

那青年看杜晨对自己的话没兴趣,不着痕迹的捅了一下二狗子。

“兄弟,不瞒你说,哥几个也是想找你做一笔互利互惠的买卖。”二狗子得到了示意,也看出了杜晨的漫不经心,当下说道。

杜晨哦了一声,便没有了下文。

二狗子讪笑了一声,凑近了一点道:“刚才我问这小子,他成了你的徒弟,嘿嘿这么说来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既然如此,我们就不说两家话,兄弟有能力在身,我们哥几个在镇子上有门路,只要你能交给我们足够的野猪,我们肯定”

杜晨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心中已然明白,这几个家伙可是懂得投机倒把啊,不过说来可笑,自己已经半只脚踏进了真神之道,无论是下界,还是天庭都是佼佼者了,却被人当成了一个市侩的猎人

如果说为了徒弟,可以做一点事情,杜晨自然会留下一点的财富的,可是二狗子明显心术不正,大规模的扑杀猎物,和那蛟扑杀人类是一个道理,制衡之道,可持续发展。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对此没有多少的兴趣。”

二狗子愣了一下,原本还以为这事情就这么容易就答应了下来,可是人家却拒绝的这么干脆当下显得有些不悦了,道:“兄弟,这个世界上最实在的是钱财,你修为不错我们承认,可那又能如何荣华富贵我看你也没有得到,你这般拘泥,到时候我怎么舍得把自己的孩子交给你”

“那你问问这孩子的意愿,倘若他不愿意,我自然不会强求。”杜晨不答反问。

“师傅,无论如何我都要跟着你修行。”孩子是个明白人,他可是亲眼所见师傅的能力,尤其那种一身传道,早就在他的心里种下了种子,只要走上武道一途,必然会很坚定的。

“混蛋臭小子,你给老子起来”二狗子一看杜晨不给自己面子,而且连儿子都不给自己面子,当下有些恼羞成怒。

孩子依旧坚定的跪在地上,压根就没有动

“啪”二狗子忽然毫无预兆的哑巴张扇在了孩子的后脑勺上,顿时打了孩子一个趔趄,破口大骂道:“混蛋臭小子,你爹还活着呢,现在的事情你能做得了主这事情没得商量。”

杜晨心中对二狗子有些失望,这人未免太市侩了些,做事情强迫他人,就连自己的孩子生死都不顾了。

“爹,我要修行”

“修行,修行个屁,给老子滚回去。”说完二狗子就要再一次的动手打人,杜晨的心中有些微怒,轻轻的只是哼了一声。

这不大的声音,是无形中的威压,原本还算整洁的房屋,只感觉一阵颤抖,随即轰然倒塌,几个青年人东倒西歪的差点站立不稳,一个个脸色变了。

杜晨依旧在哪里坐着,徒弟就在哪里跪着,但是落下来的东西,没有一个能砸在两个人的身上。他们的周围无形中有一道墙,将所有的物体给搁了出去。

外边原本热热闹闹的声音戛然而止,大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顿时有些不解的看了过来,一看杜晨平淡无奇的脸,以及挂上了泪痕的孩子,壮汉首先跑了过来,对着孩子怒道:“你小子先生生气了”

喝了点酒,汉子脸色通红,可是心情明显很好,经过老村长这么一说,终于知道遇到了贵人,可是修道的人一般脱尘而出,压根就不和自己是同路人,只是自己老婆子今天给了杜晨一个很好的待遇,人家饭铺了回来。

“老大哥你误会了,不管孩子的事,相反,我想收他为徒,还请老大哥你点个头。”

“这个”

“难道有什么不妥么”杜晨问道。

“不不不先生你误会我的意思了,这是我们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啊,只是你看我们这”

中年汉子看来是误会杜晨的意思了,以为杜晨图他家那点钱财了,当下摆了摆手,道:“我只是看这孩子天赋不错,要是错过了对我还是这孩子都是一个莫大的损失,也许是缘分吧,我和敌人在异空间大战之后迷路至此,看来冥冥之中自有天数,我也是无意为之。”

对于杜晨而言这的确就是一场意外,只是单纯的感觉这孩子让自己有些喜欢罢了,也只是一时的意动而已,可是这对于这个不大的山村而言,将是多么重要的事情或许这个村子出现一个修行者,从此之后就算是镇子上那些大户,也不敢欺负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