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医王
字体:16+-

第八百零六章,左右护法

“大长老息怒,不知是何须人吃了雄心豹子胆,触怒了您老,不妨告知小辈等人,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辞。”

有人开始对着大长老大拍马屁,弓手而立,一副任你拆迁的模样。

大长老好像对那人的好心压根就不在乎,只是冷漠的眼神实质性的穿透了无数的空间,不断的在寻找着一个身影,没错,最后他的目光放在了杜晨的身上。

杜晨的战斗已经到了最后阶段,刚之法则是没办法那么容易就能领悟的,除非是合道之体的林英男在此,不然通过战斗所能触摸到的边缘也未免让着神乎其技的刚之法则也太不值钱了些。

“所有人等,速速结束试炼,尚且缠斗着,以失败论处。”大长老的声音骤然响起,声音冷漠的像是寒冬腊月的风一样,吹在整个场中,让所有人都感觉一阵心寒。

什么叫尚且缠斗着,以失败论处这不是要断了人家这些武者的生路么要知道他们为了今天,可是下足了功夫,为了今天,凭着既有可能会被废掉的可能性出现在了这里,奈何实力不济,不能短时间内结束战斗。

有些人在这催促声中,完全乱了方寸,原本已经占据了上风的他们竟然铤而走险,一改当时的游走,开始奋不顾生的攻击。

有些人本来就已经到了赢的边缘,拼命之下自然是赢了,可有些人却没那么幸运,战术的错误,以至于他们连还手之力都没有,瞬间就被石头人瓦解了防御,打成重伤给抛了出来。

“我不甘啊。”有人的心里大声呼喊着,眼见自己的胜利在望,可是却被大长老一句话就给彻底的粉碎了,这是生生的将她们的前途给瓦解掉了。

可人家是大长老,修为高深莫测,就算是天庭的老掌教也不会过分的忤逆人家的。

一个修为通天的家伙,举手抬足之间这场中就有很多人会被其给灭杀掉。

他们的努力外人看不见,可是对于高层而言,对于努力,他们压根就看不见,他们需要的是结果。

高层不需要知道你的修为是怎么来的,或许是自己凭借着辛苦的来的,或者是巧取豪夺整来的,只要你跨过了那个坎,那就是天才,被人家所接纳,甚至重点培养。

这既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异常现实的世界

杜晨自然也听见了这声音,内心也是咯噔了一声。

出现的人好厉害,能瞬间就能在无数个世界里面将声音送达,那所掌握的空间秘籍,恐怕没几个人能达到的。

这个空间虽然小,可是并不能说随便怎么着你整出点声音就能让别人听见,杜晨早早的就研究透了这里面的空间结构,这种坚硬的空间,就算是自己也未必能打的穿透,而人家的声音,仿似不受任何的影响。

倒吸了一口凉气,杜晨也只能硬着头皮将自己的力量提高数倍,速度骤然加速,随即也带上了雷电法则之力,这一下子的战况就不是继续的拖泥带水,而是一种极其狂暴的力量,瞬间碾压了战场。

可杜晨越是这样,大长老的目光越是阴毒。作为这个层次的高手,只要站在那里随意的感受一下,所有的法则之力他就能感受的清楚。就算杜晨是何等的小心翼翼,可是和天地间的法则之力稍有接触,那种狂暴密集的雷电,骤然暴动了起来。

情绪,大长老很快就感受到了其中的最关键所在,杜晨能骗过四长老,这看来不是偶然,这家伙竟然达到了这种程度,难怪当初杜一夫那匹夫竟然会不顾一切的出手。

“大长老,你又何须为了个人恩怨去为难一个小辈呢。”

就在此时,天空忽然再一次的出现了一个人影,大家都是倒吸了一口气,出现的人竟然是左护法。

“哼,难道你也想趟着洪水不成”大长老并不为所动,眼神依旧阴冷,看着左护法道:“你们只管好自己的职责就可,那是我和杜一夫的事情,还不需要别人来指手画脚。”

“大长老,人生一世草生一秋,该放下的也该放下了,何必那么固执呢。”

“我做事,尚且还有我的道理,你们二人以为自己高高在上了吗”大长老的饿声音特别的让人感觉阴寒,猛然间爆发出了强大的气势,仿似做长老的话已经触怒了他一样,只要左护法再敢阻挠他,必然就是一战。

“冥顽不灵。”天空再一次的出现了一个声音,也很冷漠,再一次显出了一个人,竟然是右护法,他的出现让大长老的眼神越发的冷酷了起来。

“堂堂天庭,竟然也落为人界的狗,你两个老匹夫这般,实在让人心寒。”大长老毫不退缩,依旧出言向讥。

在场的人大部分都听到了三个人的对话,内心之中更是一头的雾水,压根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如今看来是和杜一夫是有着脱不开的干系,这些日子以来,天庭的几件事情得到了巨大的关注程度。

第一件当然是混沌道果,这逆天的存在,对于大家的吸引力是致命的,无论是上层还是平民百姓,都在讨论。毕竟,这很有可能是顶尖天才的最后的角逐,甚至是下一任掌教就此产生的关键所在。

第二件事就是和四长老直接开战的杜一夫,对于这个从下界上来的男人,身上充满了谜团,就算是最为核心的弟子,都不知道这个杜一夫到底是何等身份,可是很多人都看出来了,杜一夫的身份具有很大的问题。

那就是,有些长老和他的关系很好,甚至连他出现之后,掌教都曾有过露面,仿似是说了一些外界不知道的话。

可是,于此同时也有人对他有敌意,这其中最明显的人当然是四长老了。

可如今连大长老都忽然跑出来说出这样的话,左右护法貌似也在维护杜一夫,这对于杜一夫的身份,就显得越发的神秘了。

至于第三件事情,就是那个神之弃地,无尽的沙漠,被现在人称作是生命禁区的地方。

长年累月的电闪雷鸣仿似一种灾难性的象征,它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时间太过于长了,以至于连最为久远的故事都被人挖掘出来。

一时之间看到了那大的无边无尽的巨兽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很多人们开始追溯它的本源。

那到底是什么,虽然这些日子过去了,很多人通过不同的方式去验证,只是可惜,依旧是一无所获,那生命的禁区,依旧存在,它并不欢迎强大的武者踏足,一旦进去,便下落不明,或许里面的人被散落进了无尽的空间罢了。

这一切仿似都来的忽然,可眼下之意,大部分人的目光还是在那秘境的开启,试炼的开始,近在眼前的东西,一旦都抓不稳,那代表着往后在天庭将很难有立足之地。

三人形成了鼎立之势,可是大长老丝毫不为所动,彼此身上散发着让人感觉危险的气息,只是冷漠的目光不断的在下面扫视着。

杜晨终于解决掉了所有的石头人,一个闪身便从里面出来,同时也注意到了天空中的三人,眉头微微的一皱,骤然抬头。

大长老的目光竟然是锁定自己的的

可是杜晨不认为自己露出破绽,也不可能被人扑捉到才对,不过很快内心也是咯噔了一声,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杜一夫在天庭里面的敌人,依旧没有放弃打击他的意思,当初自己进入那种状态之中时就遭到了杜一夫的保护,虽然自己这种游离状态不会引起高层的注意,可依旧是雷电身份曝光,那样的话他在天庭内的一切行动都会被有心人给盯上。

这三个人明显修为高深莫测,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触目惊心的感觉,周身散发着强大的气场,让人感觉毫不畏惧,可是此刻尚且还分不清敌我,杜晨不敢贸然行动。

静静的站在那里,接受者三个人的气势从自己的身边扫视过去。

“一个年轻人有如此的修为,如此的气度,的确是难得可贵了。”左护法忽然说道:“虽然他不是我们天庭之人,可老夫依旧有爱才之心。”

右护法虽然没有表示什么,但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

“很好,看来天庭之中,掌教闭关不出,你两人是想取而代之了。”

“大长老,话不可乱说,你这等言语,不亚于犯上作乱。”

“犯上作乱哈哈”大长老发出一声声大笑,听上去特别的刺耳,而且声波所过之处,连空间都有些涟漪,在人群之中有些修为不及的人们,生生被震的吐血。

“疯了,大长老疯了”一些人急急忙忙的从地上爬起来,看着有些魔怔的大长老,的确是敢怒不敢言,当下惊恐的看着他,心里暗骂这个疯子。

可是这是高层之间的争斗,这些几十年甚至一百年也未必出现的老不死们修为高深莫测,抬手顿足之间就有毁天灭地的能力来,他们这些小修士,岂能和皓月争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