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医王
字体:16+-

第八百零一章,神弃之地

瞬间即逝永恒,可这里没有任何的永恒可言,按照张嫣然的意思,从来没有人能进入这里而出来过,因为那些看到的景色都是虚假的。

一条河流,或者飞舞的狂沙,极有可能都是数个世界的集合体。那些天地共存的人大战,带来的毁灭性灾难影响到了无数个空间。

甚至可能还影响到了混沌。

杜晨有所了解,就算灭和生之间,还是有阴阳鱼去维持这个世界的平衡,就算一界有所损伤,自有规则进行弥补。

可是这里过去了不知道多少年,它依旧如此,依旧是一片凌乱,那只能证明这里的战斗曾经影响到了本源。

本源被伤,那就不可能在自我恢复了,或者说恢复的时间太过于漫长,以至于这个天地就算幻灭了,也未必能彻底的修复。

拿的多大的能耐啊杜晨不敢想象,恐怕是谁也没办法去想,因为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人,是三花聚顶,五气朝元,这是人到巅峰,却不是更高层次的存在。

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的,因为探索这个问题的人都没有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或许,他们已经死了,幻灭在另一个世界,或许他们找到了那个秘密,只是归路断了。

杜晨没有继续去想这个世界。这一片沙漠具有着无限恐惧,也具有无限的神秘,给人一种需要探索的感觉。

那边幻灭的一些物体并不是假的,风沙过了,直接崩塌,继续化成了沙尘,随即肆虐的暴走,继续去侵害其他的地方。

“不对,这个地方不对。”杜晨忽然低声而眼睛明亮的盯着前方。

“恩”就连张嫣然都是微微的一愣,道:“有什么不对”

对于张嫣然,杜晨没来由的有些好感,她虽然站在自己的对立面,可是对于一个毫无心机的女孩而言,很难产生提防之心,道:“我有幸见过阴阳鱼,哪里的生于灭都是同时进行的,难道你不觉得这个地方只是一味的消亡么”

“对啊,这有什么不对的这般狂暴的风沙,规则,以及像是疯子一样的时空之力,毁掉了所有的东西,怎么可能不会产生毁灭”

杜晨见她还没理解,只是苦笑了一声。

“你这人,就是喜欢卖关子,难道卖关子很好玩或者说显得你更加的强大么”对于这样的杜晨,张嫣然显然比较恼火的。

“你有天纵之姿,有着与生俱来的亲道之体,可是你却没有真正的悟道,所以道义的本源是什么你并不知道,我们都说很有可能是混沌,可是这世上有人见过么”

张嫣然很果断的摇了摇头,道:“可我知道有混沌道果。”

“那你敢保证,混沌道果真的产生在混沌或者说它真的具备了混沌的效果么”

这话还真把张嫣然给问住了,没人见过混沌,谁能知道混沌到底是什么个东西,混沌道果都没吃过,天知道传闻中记载的东西是不是真的。

忽然发现杜晨所告诉自己的东西是颠覆了自己的认知了,甚至隐隐约约的还在影响着自己的道则。

这怎么可能

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就算天赋很强大,可在强大也不能脱离人这个范围吧,自己这种天之宠儿自问都没办法看清道,怎么可能去怀疑道呢

“我虽有大道至花,可是并不能说真的触摸到了道则的最本源东西,你也无需去用最为原始的东西去理解现有的东西,很多真理都藏在一些不为人知的假象之中,这一点在下界的时候我深有体会,就是人类的孜孜不倦,持有怀疑的态度,所以他们才能不断的进步,在那等恶略的环境下生活过来,三界虽然建立在下界的基础上,可是你何时听说过三界的人要放弃下界呢”

张嫣然哼了一声道:“其实你不用给自己找优越感的,天庭的人向道,追求万法自然成,肯定不会对任何人岂是的,佛门就不用说了,他们压根就不会认为什么生物比什么生物高,从来都是万般终生皆平等。”

杜晨感觉这妞儿能把自己给气的吐血,自己好心给人家说最为原始的东西,怎么去做学问,你倒好,把两道的道义都搬出来了,那是自打两界建立之后存在的东西,杜晨就算有依照突破极致飞升了,也不能改变的玩意。

“什么眼神啊,哭丧着一张脸,我又没欠你啥好东西,不就是那么个理嘛,放心,往后是我嫁给你,不是你倒插门。”

杜晨有些郁闷,看来这小姑娘对自己真的是贼心不死啊,还打着要嫁给自己的注意,其实沈浩又怎么能知道,合道之体对于男人的吸引力是无法磨灭的,可是窥视大道本源的人怎么不对她们产生一定的吸引力呢

对于普通男人而言,合道,就代表着一步登天,获取大道。可是对于合道之体的人而言,道之本源会让她们少走很多的弯路,有些东西你说的再多,还不如动手一做,就算你掌握了诸天所有法则,也未必能窥视真正的本源啊。

都特么知道所谓达到本源就是混沌,可你连四象都不曾见过,就在哪里听别人说四象生八卦,可到底长什么样子,人家怎么工作的你能做到四象之力么

那不是压根扯淡么,纸上谈兵的人比比皆是,可能成为真正的军事天才的人又有几个不要以为你修炼过两天就说自己是个窥视天道的人,那简直就是胡扯,你能利用雷电,可并不见得知道雷电倒是是怎么被利用的。

总而言之,道之一途玄之又玄,道不明又说不清楚,同一件事物的表象各有所得,可是本质,往往只有一个,你能参透他,你就能站在他的本质上去参悟更高的东西,一旦你领悟的东西是错的,那么你这辈子只能停在那里,也别想有更高的层次了。

合道之体,就是东西的拥有者,你只是比人家多观摩的机会,可并不能代表你一定就能将其揣摩透彻。

“行了,我们不提这话题,我们还是说说这神弃之地吧,虽然我是后进末学,但也能发表一下自己对它的认知吧。”杜晨说着,感觉自己也是疯了,和一个小姑娘去讨论这玩意,岂不是对牛弹琴

“哦,你说,我看你说的对不对”

“生和死本来就是相对的,天地长存的界限在哪里我们并不知道在哪里,所以不去说它,我们只说眼前的这毁灭,一味的毁灭,代表着这方世界会塌陷,就是这片沙漠会扩张,具体会扩张到什么地步,这无需我多说吧”

“对啊,这沙漠存在了不下几万年了,可貌似一直没有过界过,它一直存在于这个地方,也从未移动过。”

“事物都是平衡的,所以这里绝对不是一味的毁灭,其中肯定有生,而且生的速度其实和毁灭的速度是一样的。时空的法则超越单纯的时间和空间,那东西没人敢去碰一下,可是,既然能让这个东西存在,那么我只能说,很有可能是无数个世界,在这里形成了一个独立的法则。”

“这怎么可能独立的法则,那”

“对,我感觉那些出现的山岳大川,或者是昙花一现的东西,都是很迅速的完成,然后被毁灭的气息给毁灭掉,可是依旧在能量散尽的沙尘,立刻又显划出在一个东西来。”

杜晨没办法给张嫣然说什么能量守恒定律,可这东西已经被人类世界所证明,而且还是对的,就算武道之途多么的逆天,可是压根也不会超越真正的本源法则的。

“貌似你说的很在理啊。”张嫣然一时之间还真迷糊了,生与死是相对的,可是毁灭伴随的生,这可就真的有些难受了,毕竟肉眼所看到的是无数的消失,在消失啊。

纠结了好一会,小姑娘毕竟是小姑娘好奇心固然重,可压根没什么耐心,杜晨说的很有可能就是道之本源,可奈何人家压根就不理解,这些东西也未免太过于玄乎了。

最后杜晨只能本能的选择乖乖闭嘴,与其和人家浪费口舌的说下去,还不如在此好好的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沙漠的存在世间太久了,久的让人都不知道多少年了,以至于人们习惯了它的存在,却忽略了那些古老的传说。

众神的战场,大能的相互碰撞之地,其中所夹杂的东西多不胜数,天地长存,那代表着他们的法则同样如此,这片区域没灭,那么所拥有的东西同样存在,如果稍微的扑捉一点,那么对于现在的自己而言,帮助肯定极大。

对,时空,这是忌讳之词那不是单一的空间和时间法则,而是两种法则的相互交叉产物,这两种忌讳的东西相加,绝对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极有可能衍生出了更为复杂的东西,杜晨现在就在研究空间领域,倘若有所得,必将是一步登天,境界大有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