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医王
字体:16+-

第七百八十六章,勾心未必要斗角

不过杜晨没有给他放大招的机会,咦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造成的威慑力足够让对方草木皆兵一段时间,张天赐既然想要合道,用这种见不得光的手段去得到林英男的能力,必然不可能正大光明的来,这段时间必然会形成一定的紧张趋势,也为自己的营救制造一些时间。○

天地之间仿似有一股很神奇的力量包裹着自己,自打进入天庭之后杜晨不但能明锐的扑捉到,甚至对自己产生了质的飞跃,这种让自己都舒服的气息对于自己的修为无形中有一种帮助。

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可以说武道一途不在盲目的追求外界的刺激去提升,内心对于武道的领悟,反而才是重中之重的。

杜晨的心境在来到这里之后连自己都不明白为何会变得如此平静,仿似天地之间的那一丝无形力量在牵引着自己的思想,仿似也在诉说着自己的喜怒哀乐,每每与之接触,总能感受到一些喜悦。

静静的站在了窗边,神识无限制的放开,天地之间也慢慢的开始了反馈。

那种与之共鸣的力量伴随着属于自己的喜怒哀乐越发的清楚了,就连天空中的星辰,也是忽暗忽明。

伴随着杜晨的呼吸,一道道朦胧的气息开始快速的向着他的身体聚集。

神智不断的无限放大,仿似没有了尽头。

“不对,为什么会这样。”

杜晨忽然醒悟了过来,意识到自己这神智强大到了超出了自己的范围之外。

猛然间感受到了,不知何时那浓郁的气息竟然在头顶形成了一朵鲜艳的花朵。

“三花聚顶”

发现这个情况之后的杜晨欣喜若狂,不,严格意义之上这还不算五花聚顶,只有一花,可是这一花的出现,彻底的让杜承明白过来,这绝对不是开玩笑的,因为,他将要踏向了一条与众不同的路。

三花聚顶,五气朝元,可自成一片天地。

这只是传说中的境界,试问多年以来,又有几人真正的达到了武道巅峰,脱离世俗之外。

别看现如今只是一花开放,可这对于杜晨而言就是一颗无形的种子,是开启身体无限宝藏的一条天然大道。

往后的路途将会平摊,虽然说这一花还没有给他带来实质性的好处,可现在的神念,触及之下他就能一步千里的去自己所要去的地方。

进步的神速未必是一件好事,可能触及到巅峰之下的台阶,那是一种天赋极致的表现。

杜晨心静如水,波澜不惊,可是此刻也是一阵难言的欣喜。

机缘巧合之下的意外之喜,多少的让他感受到了力量的澎湃。

这一花,很快就让他自身恢复到了巅峰状态。一旦自己处于对决当中,就算与自己能力相近,也绝对不会处于下风。

天地将会承认你的大道,认可了你存在的本能。

那是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就算曾经创立天庭的人达到了此等高度,也未必能形成具体的经验告诉你那是怎么修炼出来的。

现在杜晨不得不佩服自己父亲当时的选择,那一场战斗,彻底的开启了自己前所未有的潜能,也是彻底的改写了自己的往后路。

忽然之间他信心十足,对于救林英男出来,没有了过分的担忧。

天在不知不觉之中方亮,小商贩们已经起床,摆上自己的货物在街道两旁开始叫卖,当天地之间第一缕阳光降临的时候,杜晨这才意识到自己站的时间很久了,伸了一下懒腰,打算去**躺一会。

“当当当”敲门声响起,外面传来了活计的声音,道:“客观,您的洗脸水已经打好,不知”

“哦,拿进来吧。”杜晨随意的吩咐一声,活计媚笑着赶紧的进来,放下了洗脸水,在旁搓着手,表现有些献媚。

“怎么着难不成还让我打赏你不成”杜晨看的有些可笑,自己就是个外来人,这小伙计也未免太不会看人了吧

“客观您这是什么话,就算您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这么做啊,别的不说,执法队的哪位大爷常年在小店光顾,甭说我一个小小的活计,就算是老板他老人家,也得小心伺候着。”

杜晨微微一愣,随即淡淡一笑心里了然。

天庭不仅仅对外是庞然大物,对于整座市而言,就是住在,宰相门前的狗都是三品官,别说人家还是执法队的队长了,这就像是自己市里面的管一样,那可是县太老爷政绩执行者,拆房子打人,可真是什么事情都敢做的主。

“客观,您老既然和执法队有关系,往后若是高升了,千万可别忘了咱这小店,往后要是有个休假,记得来这里喝两杯。”

“得,就凭你这话,我往后还得破费破费,是吧,哈哈”

杜晨一朝参破天机,心情自然也很好,和这不着边的小伙计开了几个玩笑,心里也明白人家是什么意思,同行之间就是冤家,少不了一番勾心斗角,明面上笑着握手,背地里可给你捅着刀子,一个小酒店别看门面不大,想要生存下去,就得有依仗。

执法队的人三天两头的在这里溜达,这就是给人家造势,别管你生意做的火爆不火爆,至少人家只要靠着执法队这棵参天大树,就能给你来个狐假虎威狗仗人势,谅你有天大的胆子,至少不敢乱来吧

“那小子可就此谢过您老了。”小伙计很会做人,和人家杜晨套了近乎,最后嬉皮笑脸的离开了,还没几分钟,执法队队长来了,经过了一夜的休息,此时面色红润了很多,看见了杜晨像是见了亲人一样,哈哈大笑着就和杜晨来了个亲切的拥抱。

“兄弟,哥们今天可真是幸运,不负所望的说动了刘正风师兄,今日个你们可要好好的谈谈,往后要是成了一家人,我还的指望兄弟您来给我撑撑场子啊。”

杜晨倒是愣了一愣,没想到这刘正风来的还真不是一般的快啊,不过想想倒也释然,一个“正大光明”的人,自然要礼贤下士,不然那可就是浪得虚名了,就算杜晨知道人家是虚情假意的,不过能这么快上门,可见这面子上的功夫,还真坐的到位。

“兄弟,你客气了,既然刘正风兄弟已经来了,还不带我去见他”

正主儿已经来了,杜晨自然还的去见人,当下匆匆忙忙让执法队队长带路,一路极快的向着外面的包厢去了。

杜晨第一时间见到了这位传说中的刘正风,此刻一手摇着折扇,一袭长袍,优雅的坐在那里慢悠悠的喝着茶,见杜晨进来,率先起身,拱了拱手,道:“朋友,让你久候了,这也怪我那师弟办事不利,昨晚接到消息稍晚了些,又怕打扰朋友你的休息,这才没敢前来叨扰。”

“哈哈,刘兄果然如传说中一样,光明磊落,傲骨铮铮啊。”杜晨扬手恭维了人家两句,对于这八个字,刘正风果然很受用,带着爽朗的微笑请杜晨坐下,道:“朋友如何称呼”

“在下杜峰,来自于下界。”

“哦”刘正风的目光为之一凝,对于下界,天庭的人不是秘密,犹豫神农架的界门存在,隔断了两界,很难寻找,可是一些才情艳艳之人用通天手段寻觅出来,又以无上手段将其开启,随即来到了这天庭。

这固然不是什么秘密,可是不可否认的是,下界上来的人,都是绝艳之辈,曾几何时一些高手破空而来,将这天庭搅得是天旋地转,留下了重重传说。

这类人,绝对是高傲之辈,刘正风忽然感觉自己来对了,如若不然,要是人家流落到了张天赐身边,对于刘正风而言,便是巨大的灾难。

不着痕迹的掩饰了自己内心的震撼,刘正风从神色之上倒是尊敬了很多。

“杜兄,既然你来自下界,那我也不盈满你什么,此刻的天庭面临着巨大的问题,如今我也不瞒你说,我们师兄弟竞争颇为厉害,彼此之间犹若水火,大家都是年轻之人,难免对于掌教之位虎视眈眈”

杜晨闻言心中不由蹙眉,这位刘正风,果然不简单,这些话听上去的确是在推心置腹,可是却不难让人明白,就是另类的收买人心。

天庭的情况稍微明白点都知道是什么情况,几位师兄弟之间窥视大宝形同水火自然不必说,明争暗斗之间更是凶险的厉害,加上彼此势力不均衡,以及心有不甘,各方笼络人才,想要在最为关键的时刻,给予对手致命的一击。

杜晨没有在此插话,倒是刘正风很光明磊落的将自己那位师兄的坏话透露了个劝。

“杜兄让你笑话了,可人有人道,蛇有蛇道,合道之体本来就是异类,加上参公造化,如今张天赐师兄想一步登天,鲤鱼越龙门,这差距倒也很大,不是兄弟我非要讲究这名誉之争,权位向夺,只是您也知道,强权之下无父子,一旦张天赐师兄夺了掌教之位,从此之后还有我们其余师兄弟的容身之地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