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医王
字体:16+-

第七百八十五章,翩翩公子刘正风

“轰”高空之中忽然炸开,一道亮丽的色泽出现,像是七色彩虹一样耀眼,夹杂着无上威严,向着杜晨席卷而下。

“来得好”

对此杜晨并没有退缩,此人修为看来不弱,能通过自己的探查从而锁定自己,跟着自己的速度来此,至少也是同等级的对手,可那又能如何

“轰”

抬手之间毁天灭地的能量迸发,两者在空中对碰。

空间层层爆炸,最终那边出现一个人来,身形苍老,头发扎成道暨,看上去仙风道骨,一脸褶子说不上岁月几何,周身却散发着强大的气息,连空间都微微出现扭曲之色。

不用猜了,这种方式出场,能力已然清楚了。

“来着何人”双方试探性的交手,情况已经分明,杜晨在打量他的时候,对方也同样打量着杜晨。

见站在面前的是一位年轻人,信手而立,从容无比,倒是让老者吃了一惊,不过高手风范之下,吃惊并不能乱了心境。

同届高手争斗,实力之外便是心智之战。稍微出现漏洞,就已经不用打了。

“不速之客”杜晨诚然说道。

“哼,我堂堂天庭,岂能容你这种人可以窥视说明来意,不然纳命来。”老者怒声喝道,声音滚滚如惊雷一般,一字一句,夹杂着无限怒气。

“轰”杜晨懒得废话,抬手投足之间,以极快的速度冲了过去,双手一合,便是武道奥义,大开大合之下,全然站露出了可怕的战力。

“无知小辈,你敢”

杜晨一言不发,出手便是杀招,让老者怒不可彻,但人家已经出招,你总不能坐视不理,当下也展开了自己的奥义,空间无限叠加起来形成堡垒一样的防御。

惊雷滚滚而至,拳风摧古拉朽,猛然间迸发出的力道,将面前形成的空间一一打碎。

老者越打越是心惊,这才刚一上手,就被这刚猛的打法给削的难以招架,好在空间之术有禁锢之效,无形之中拖慢了杜晨的速度,不然就品着一首,早就让老者难受。

“就这点本事么”

杜晨冷漠的嘲讽声传来,道:“像是乌龟一样无限的堆自己的壳子,没有一点的王者风范,还敢坐井观天自恃天下第一,就不怕笑掉天下人的大牙”

杜晨的话差点气得面前之人吐血,试问自己在天庭之内也是德高望重的人物,如杜晨这般年纪的人,那个敢自持身份对他不敬今天算是见识到了,未必每个年轻人都是“优秀”的,未必每个年轻人都是尊老爱幼的。

“空间之术,禁锢”

一连被杜晨破开不知道多少层的防御,老者也是被打出了一肚子的火,手法一遍,领域之术成型,无数的空间聚集在了一起,重力数倍的向着杜晨压来。

“雕虫小技”杜晨对此视而不见,大步流星的依旧往前突击,重拳之下,所有的东西都变得弱不禁风,摧古拉朽的化成了碎片。杜晨面无表情,一步跨出,老者头顶黑暗光彩生成,如墨般浓郁的色泽一涌而下。

“混蛋,你敢”

老者被杜晨忽如其来的杀招偷袭,发现之际已然晚了一些,绝对的黑暗所造成的威压绝对不是老者刻意用自己的秘术造成的那般,那是一种让人连灵魂都颤抖的危机感。

百忙之中老者出手向抗,全身一下子压缩了无数的空间,可是黑暗之下,空间结界压根就没办法与之抗衡,被一点点的吞噬,瓦解,最为可怕的是其中所含有的雷电,那是不受空间格挡,直接穿透所有的防御,直接砸在了老者的身上。

轰轰,轰轰轰

老者连连抬手,强大的力量像是洪水一样爆发,倾斜而上,极力的阻挡,可是依旧被击中了几下,他的道暨直接散开,披头散发的好不狼狈。

“就算出来,也出来个实力差不多的,就连你这种看门狗也敢出来狂吠么”

杜晨两个踏步就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冷漠的声音在老者耳旁响起,骤然浑身汗毛倒立,刚要出口责骂,就感觉腰间一紧,随之是莫大的疼痛。

“轰”

老者感觉周身力气被打散了,还没有做出应急准备,就感觉头顶狠狠的挨了一下,随之感觉神智迷糊,自己周身力道不稳,所产生的空间领域彻底散开,人像是流星一样坠落下去。

杜晨冷哼了一声,随即也是快速的离开。

他知道这是天庭托大,压根没有把意外的闯入者当回事,就上来了一个半吊子的老者,倘若是真正的高手来了,估计就算是一场恶战,也未必能在短时间内解决战斗。

老者失败,必然会引起一些人的注意,如果还要逗留,那么对方肯定会排出大批高手支援,就算自己浑身是铁打得多少钉儿

天庭毕竟是庞然大物,倘若小窥了对方,那就是自掘坟墓。

果不其然,杜晨刚离开,从浓郁的浓雾之后骤然射出好几道人影来,其中一人接住了下坠的人影,感受到从老者身上透射出的雷电之力,怒声哼了一下,道:“不用追了”

刚射出去的人齐齐站在半空之中,神色之间都有些狐疑。

“对方掌握雷电法则,速度极快,就算你等可以用空间之术追击,现在也已经晚了。”

“怎么可能”有年轻人不满的叫道:“凭我们天庭,难不成”

“夜郎自大”那老者怒喝一声,道:“形成防御姿态,以防对方突袭。”

说完不再理会,带着老人就去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杜晨的试探让天庭如临大敌,这是意外之喜。天庭存在年限太久,久到连这些子孙辈的人一个个自恃甚高,但是老一辈人却知道,高处不胜寒,这些年以来,敌对势力虎视眈眈,从来没有放弃过取而代之的想法。

如今掌教年事已高,高层也是力不从心,加上二代子弟人才凋零,三代之中尚且还没有长成,多少的形成了一种真空状态。

长此以往下去,天庭的灭亡将是成为事实,内耗的严重让天庭折损了太多的天才。可这无法避免,优胜略汰,若无竞争,必将导致温室里的花朵没有战力。

被打晕的老者在幽静的房间里醒来,一见那边盘坐的老者,一下子爬了起来,变得有些慌张。

“老奴”

“不是你的错,这等战力你能不死已经是万幸了。”这边的老人慢悠悠的睁开了眼睛,道:“对方是何须人也”

“老奴不知,只是从相貌而言,年纪超不过三十,修为高深至极,对方存有敌意不言而喻,一上手来就是杀招。”

“哦。看来有些门派是坐不住了,可是我们这帮老骨头还没死呢。”老者的语气之中透露出了一抹的冰冷,随即皱了皱眉,道:“不过如此年轻,却有如此修为的人,这么多年来没有一丝的风声,可见对方对于此人的保护,可不是一般的周密啊。”

那老奴没有答话,那边盘坐的人闭上了眼睛。

又是一座隐秘的阁楼之内,一个翩翩公子摇着折扇,面带微笑的看着窗外,身后是站着一个人,若是仔细看来,自然不难看出是哪位执法队队长。

“既然你这么说,看来此人还是个人才,不过以你所见,被我所用的可能性高么”

“很高,此人修为不错,而且从性格而言比较沉稳,尚且明白其中的利弊,对于张天赐我想只要是个聪明人都不会选择。”

“呵呵你倒是看的清楚,我那师兄这些年来可谓是手段不用其极啊,排除异己搞的人人自危,为了合道,可真是把人给得罪光了,现在看来今晚上出现的事情没那么寻常,你下去安排下,我亲自去见一见这个人。”

队长点了点头,躬身离开,留下刘正风依旧站在窗子那边看着外面。

整个天庭琼楼玉宇,美不胜收,纵然从外面看是一片的祥云,可是从里面往外看,那是星辰漫天,漫天的祥云是发现不了的。

这是自打天庭存在之后就存在的法阵,只有历届掌教所能掌握的秘密,就算是左右护法和各位长老,也没有权限知道。

刘正风看着满天星辰,伸出一只手来对着天空一握,肉眼可见的在半空中出现了涟漪,仿似天空中的星星,都要被人家给扯了下来一样。

“大阵坚不可摧,修为越是高深就越能感受到其中的恐惧,张天赐啊张天赐,这些年来你可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掌教那老不死的还真够舍得,无限的资源落在你的身上,让你这无耻小人占尽了先机,但可惜了,你把众位师弟都给惹毛了。”

随即,发出了一抹阴冷的微笑。

杜晨回到了住处,眉头并没有舒展,天庭的深不可测算是亲眼见到了,今晚出现的人明显只是一个下人,修为高深却不懂战术,要不是自己实力与之伯仲之间,恐怕被人家势力碾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