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医王
字体:16+-

第七百六十四章林英男出现

杜晨很忙。

忙着招呼客人,曾经几乎所有的熟人都来了。

杜晨的身份,以及两个新娘的身份注定了这场世纪婚礼绝对不会简单。

全球各地著名的医生,无论是西医,中医都来了。

寿门内部的重要人物,福门、禄门的大人物们也都来了,这些都需要杜晨一一招呼。

而此时,在这湖面中心处。

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数人正谈笑风声。

能够坐在这婚宴中心,证明了他们的身份注定不简单,要知道今天来的可以是有万余人。喜宴的桌子,摆满了整片湖面,肯定是越靠近婚宴中心,与杜晨的关系越近,地位也就越高了。

而此刻,沈宏武,方天生、姬扶苏、秦柏天、林万金、林峰,风子期等人都坐在这张桌子上。

沈弘武和方天生四处张望着,却只见杜晨的踪影,而不见今天另外两位主角,董璃和东方菲儿,甚至连董家和东方家的人也没有见到一个。

这真是怪事了,大婚当日居然没有看到女方家人。

“我说,你们谁知道,两个新娘子怎么一个都没看到按理说,这时候新娘子应该是跟杜先生一起招呼客人啊”沈弘武有些纳闷的问道。

姬扶苏和林万金等人也是一脸纳闷。

林万金随即笑道:“杜老弟在不就行了,至于新娘子,今天毕竟是大日子,一辈子一次的。指不定现在正躲在哪个地方化妆打扮呢。”

姬扶苏也道:“是啊,应该是这样。”

“不对劲。”

秦柏天摇了摇头,他毕竟年龄大一点,观察也细微点,他说道:“新娘不在说得过去,可此时新娘家人也不再就有些说不过去了。你们看到东方雷霆那老头子了吗他那么爱出风头的人都没在,这事有些奇怪”

“唉,就不知道杜晨这小子今天能不能下来台咯。”一旁的风子期嘟嘟囔囔说道。

他是在场唯一一个知道内情的人。

杜晨的选择是将董璃跟东方菲儿一起娶了,也知道此时二女还没有正式给杜晨答复。杜晨这婚礼对于二女也只是通知而已,二女并未确定要来。

他也佩服杜晨的勇气,居然敢举办这样的婚礼。要是新娘子不来怎么办

要知道无论是董璃还是东方菲儿都不简单呐,杜晨闹了这么一出,很有可能最后一个女人都不来。

“咦,你好像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风子期的声音刚落,姬扶苏等人就将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一副询问的样子。

可是风子期根本就没有打算告诉他们这是怎么回事儿,而是卖着关子说道:“嘿嘿,等吧,等一会儿你们就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了。此刻,我倒是不好说什么”

“靠”沈弘武等人顿时翻了个表演,不过风子期不说,他们也没什么办法,只能焦急地等待着。

“师傅,我要见师娘”

就在此时,一个金发碧眼的老外出现在杜晨后面,大声喊着。

喊我师父,难道是布鲁赛特

杜晨转头一看,却正是他,此刻布鲁赛特身后还带着数位五六十岁的西医。

这些人都是他们各自所在领域的权威,西医的门脸人物。

此刻,却全部来给杜晨祝贺婚礼。

“看吧,这就是我师傅,华夏第一神医,中医的门脸人物,杜晨他的医术,可是加起来超过我们所有”

布鲁赛特骄傲的说道,如果是以前,布鲁赛特在这些西医权威面前说这些话,哪怕是布鲁赛特自己也是他这一领域的权威,也是没有人买他的帐的。

要知道,此刻布鲁赛特加他身后的这些,可是西医里面最牛的一批人啊。

这些一起出场几乎就没有治不好的病。

但这两年,中医大行其道,随着寿门归入杜晨门下,中医再度发扬出了火热的光芒。

令得这些西医权威明白了一个道理。

那就是或许,他们所有人一起出场,这世界上没有治不好的并,哪怕是绝症也能拖上三年。

但杜晨一个人出场,就能达到这个效果。而且就连绝症,也能治好。

所以杜晨比他们可是强多了。

这些西医权威们也不得不服

“杜先生,恭喜,恭喜”

西医权威们一个个学着华夏的抱拳古礼,用着费尽千辛万苦,才学会的这一句蹩脚中文,向杜晨道喜。

杜晨也抱拳还礼,笑道:“各位客气了,请坐,请坐。”

布鲁赛特又说道:“唉,师傅,我两个师娘呢,怎么没看他们出来”

“额,你们先做,你师娘会来的,会来的”杜晨一脸的尴尬。

不远处,风子期压抑着笑容,低声道:“唉,这老外,真不懂事,当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杜晨也独自暗叹了一声,眼下已经是上午十点了。但新娘子却丝毫没有出现的迹象,如果他们都不来,我怎么下台啊。

与此同时,京都,林英男的另一处别墅里面。

林英男双目无神的看着梳妆台上的两个空酒瓶,脸上还挂着没有来得及擦去的泪痕。

她刚才哭过。

哭的很伤心。

“小姐,十点了,婚礼快开始了。”就在此时,一个老妈子轻轻的走到她身后,低声说道。

“十点了,哦,我知道了。”

林英男双眼空洞,用低沉的声音说道:“于妈,给我化妆吧。他的婚礼,我不去参加,却是怎么也说不过去。就当是见最后一面吧。”

“唉,小姐。”

于妈曾经是林英男的奶妈,可以说是看着林英男长大的,此时此刻,她也为林英男不平。有些怒气的说道:“小姐对那杜晨这样好,他却选择了别人。小姐,今天我一定要给你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一定要压过他那两个新娘子”

“于妈,别说了。这也是我的选择,怪不得他”

半个小时之后,林英男一个人出现在了别墅外面,她没有选择坐车,而是选择了步行。

事实上,她这栋别墅距离也会有后面的野湖,距离杜晨的婚礼现场并不算很远。

林英男脸上挂着悲伤的微笑。

以林英男的脚力,全力奔走之下,实际上已经不亚于高速行驶的汽车了。

不多时,她便走到了野湖边的树林里。

她的目光似乎是穿透了树林,她看到了树林那头,那片夏日结冰的湖面。

看到了装点的喜庆洋洋的湖面。

她看到了杜晨,看到了杜晨眼中那隐藏不住的笑意。她的脚步忽然迟疑了。

“唉,既然已经决定放手,那么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见他最后一面,从此相逢是路人”

林英男眼神中有一丝决然,她坚定的迈开了步子。

“咦,我说这里怎么这么热闹,原来是举办婚礼。这凡俗啊,婚礼都搞的这样隆重,比天庭还盛大。唉,应该去告诉少爷,让他也来观上一观好不容易出天庭一趟,见见热闹也是好的。大不了到时候,不露面,却也不算是违背天庭不可干预俗世的规矩。”

忽然林英男的眼前出现了一个老者。

此人年约六七十左右,奇怪的是他却是穿着一身布衣,这款式却就像是千年前宋朝流行的文士装。

“你是谁”

林英男警惕的说道,虽然决定与杜晨从此相逢是路人。

但今天是杜晨的婚礼,婚宴旁边出现了这样一个奇怪的人,林英男也忍不住要弄个究竟。别到时候对杜晨有害,就不好了。

“小女娃,我来看热闹,你又是谁”这老者转过头来,一副笑嘻嘻的样子,对林英男反问道。

“鬼鬼祟祟,不像是好人先拿下你再说”

林英男说着就出招了。

她如今也是炼神还虚第二重的武者了,但她的法则却依旧只有一个。哪怕是达到第二重依旧还没有领悟第二个,不是她悟性差,而是根本无法领悟。

似乎,上天注定了她的法则只能有一个一样。

那便是刚,至高无上的刚之法则。

刚之法则。

不像杜晨的雷电法则、逆光法则,能够召唤出雷电和暗能量。

林英男的刚之法则无形物质,更像是一种道。

刚乃柔之逆,刚乃破之器

刚是时间一切利器的本源,无刚者不利,不利则不及。

天下任何意见武器,一种能量,如果没有刚性,则就没有力量。

刚是一种道,一种本意,刚本就是一种真义。

哪怕是极大本源法则,金木水火土、时间、空间、光明、黑暗失去了刚的属性,也没有任何意义。

林英男领悟了刚之法则,她却就无法再掌握任何一种奥义。

刚,它本就无形无质,却就包罗万象,包含世间一切力量的本意。

这就好像是杜一夫剑之法则。

这也是一种道,无形物质的剑道,剑意。

进入到炼神还虚的第二重,林英男的刚之法则能够将刚这种属性赋予她的任何攻击,任何力量。

只是简简单单的一拳打出,便有了击破空间的力量。远远超越了她在炼神还虚第一重时候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