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医王
字体:16+-

第七百四十章 信仰崩塌

“不可能,这不可能”

墨风圣教皇半跪在虚空之中,看着高高在上,宛如神祗的杜一夫,眼睛里满是难以置信,也不敢相信的神情。

“神,你不可能是神,但这是只有神才拥有的力量啊”墨风圣教皇一辈子的信仰在这一瞬间崩塌。

他出生的家族是教廷家族。

他的祖父、祖母、父亲全都是教徒,他母亲的一族也同样都是教徒。甚至两家都在大洋国教廷拥有不低的地位。他父亲母亲的结合四大洋国两大教廷家族的结合。

墨风圣教皇从小就耳濡目染,从心底信仰着他的神。

而他也从小就展露出对神无比的亲和力,光、暗、水、火、雷五大奥义,他或许不是大洋国神使当中掌握奥义最多的人。但身为大洋国教廷之首,他却是掌握的最精,最强的人。无限接近于神的人。

大洋国教廷本来是梵蒂冈圣庭的一个分支机构,但就是因为墨风圣教皇,大洋国教廷甚至有超过梵蒂冈圣庭的架势。因为梵蒂冈圣庭之主,圣庭教皇已经数十年没有露过面了。现在外界说起教廷,很多都以大洋国教廷为尊。

墨风圣教皇有着无穷的野心,他一直想将教廷真正的传入华国,进入华国传道。华国拥有十多亿人口,只要这十多亿人口都引导为教徒。

这无穷的信仰之力,几可让他归墟之后,成为真正的神。

没错,是归墟之后。

作为虔诚的教徒,他一直认为真正的神,是活人永远不可能达到的境界。他也不愿意逾越他的神,让自己在活着的时候成为真正的神。

但就是杜一夫,他这一生的宿敌。

数十年前便阻扰他,直到二十年前他拼着自身受损,消耗大量信仰之力,借用神的力量,对杜一夫使出了相当于禁术的大预言术。

用出大预言术之后,他整整昏迷了三年,三年后醒来,又用了三年才恢复到全盛时期。

一个大预言术,消耗了墨风圣教皇整整六年时间。

六年后,他志得意满的布置对华国的传教计划,又花了三年,方方面面都考虑的周全无比。

正当他准备实施这个计划的时候,生性谨慎的他,还是像他的神,求了一道神谕。

希望神能够给他启示,告诉他这次华国传道之旅的凶吉祸福

可神谕降下来之后,他惊呆了。

居然是大凶

更令他惊讶的是,神谕告诉他杜一夫居然没有死不但没有死,反而是活的好好的。

他为了杜一夫,不惜使用禁术大预言术。

昏迷三年,疗养三年,又花三年做了万全的计划,却得到这样一个结果。

当时,墨风圣教皇就吐了一口老血。

好在,神谕示下的,并非完全是坏消息,神谕里夜说,杜一夫虽然没死,但实力也还是跟他相当。

也就是说,他们谁也奈何不了谁。

注定是一辈子宿敌。

墨风圣教皇只好放弃了华国的传道计划,因为杜一夫的存在,将这个计划无限制的搁浅。

直到数年前,他看到了希望。

数年前,杜晨在华国横空出世,从明杭到西京,再到华夏京都,挑战南宫世家,成为新的寿门之主。

杜晨虽然赢了,可墨风圣教皇却从这里面看到了希望。

他当即指示手下,收留了从华夏京都逃亡大洋国的南宫世家两个最后的余孽,南宫振亚和南宫振旅。他知道杜晨是杜一夫的弱点,只要拿下杜晨,那么杜一夫将不足为惧。

果然,隐藏了二十年的杜一夫因为杜晨,再次出现了。

还带着杜晨来到了大洋国,直面墨风圣教皇。墨风圣教皇以为自己赢定了,带着一个累赘的杜一夫绝不会是自己的对手。

可他却没有想到,自己输了。

还输的这么悲惨,他一生的宿敌杜一夫,居然借助杜晨突破了。

神合元聚,言出法随,这个只有神才能达到的境界。这个墨风圣教皇以为的活人一辈子都不可能达到的境界。

因为一旦达到这个境界,将不再是人。

而是神

杜一夫居然达到了。

杜一夫此刻,已经跟他心目中的神一样强大,他还有什么好争的

墨风圣教皇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杜一夫没有伤他,但他的信仰,在这一刻完全崩塌。

信仰崩塌,是心境的崩塌。

是体内小宇宙的崩塌,故而纵然杜一夫没有伤他,但他却自己伤了自己。

就如同之前,杜晨领悟武道真意,也没有伤他,但他也依旧吐了一口血,也是因为心境的崩塌,导致自身小宇宙崩塌。自己伤了自己。

“杜一夫,我输了,给我一个痛快吧”

墨风圣教皇双目死灰,就那么跪坐在虚空之中,眼神中没有丝毫神采,已经没有了半点斗志。

他一生的信仰,一生的信念,在这一刻完全化为泡影

“杀了我吧。”

墨风圣教皇低吼乞求。

杜一夫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怜悯的神色,眼神中有些难明的意味。

杜晨有些讶然,似乎父亲并不想杀墨风圣教皇的样子。杜晨有些难以理解。

此时如果是自己站在父亲的位置,一定毫不犹豫的将墨风圣教皇斩杀,免留后患。

毕竟当时大洋国教廷的教士进入华国的时候,可是对平民下过手的。

杜晨是武者,还是极其强大的武者,按理说跟平民百姓是两个世界的人,就如同曾经的南宫家族就视平民为低等生物,为蝼蚁。

但杜晨不同,他非但是武者,他的主职业还是医者。

医者仁心,济世为民

一个武者,一个异能者,一个传正道的教士,无论是哪一个身份杀害平民,这在杜晨看来是绝对不可饶恕的罪孽,那么这一切罪孽的罪魁祸首,墨风圣教皇就算是死一万次都死不足惜。

但随即转念一想,杜晨便有些理解了,自己和父亲毕竟境界不同。

境界不同,心境自然也不同。

华夏有句古话,战争最高的境界,不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一个将军最大的功绩不是攻下多少池,打下多大疆土。

而是不杀

杀,不过是一抬手的事,不杀才是至高的境界。

“杜一夫,下手吧,给我一个痛快”

墨风圣教皇再次乞求,不是询问,而是乞求,此刻的他一心求死。

而杜一夫此刻眼睛里的神色却是意味难明。

正所谓最了解你的人并不是你最好的朋友,也不是你的至亲,而是你的敌人。

杜一夫跟墨风圣教皇可谓是宿敌。

当年,杜一夫还很年轻,二十来岁的他并非是杜家之主,但却是杜家最出彩的年轻人,光芒闪耀整个京都。整个华国之大,都没有一个同辈之人被杜一夫看在眼里,因为同辈之人,皆不是杜一夫一合之敌,远远不配称为杜一夫的敌手。

二十来岁的炼神还虚第三重的武者,同时还掌握雷电、光明、时间三大至高法则的杜一夫。甚至就是华国老一辈的,成名多年的强者,能够战胜杜一夫的也寥寥无几。

整个华国,凑不出五指之数

当时的杜一夫,其风采远胜此时的杜晨

所以杜一夫从不将视线放在华国国内,他的视线放在整个世界。

但哪怕是整个世界,能够入得了杜一夫眼的人也只有一个,那便是墨风

墨风比杜一夫大,但也大不了几岁。

当时杜一夫二十几岁,而墨风也才堪堪三十岁。

当时的墨风圣教皇,还不是大洋国的教皇,不过也只是一个红衣大主教而已。

墨风圣教皇的实力,也一直比杜一夫高上那么一线。不至于压着杜一夫抬不起头来,但却是一直强过杜一夫半招。

所以,当时的武术界,或者说是普通人了解不到的世界里,一直流传着一句话。

华国之内杜家儿郎杜一夫,华国之外教廷神之子墨风。

那一年,墨风圣教皇挑战大洋国教廷老教皇成功,成为史上最年轻的教皇,号称圣教皇。

同年,杜一夫成为杜家史上最年轻的家主。

如果不是立场不同,如果不是墨风圣教皇立志要将神的荣光传遍华国大地。

杜一夫跟墨风圣教皇一定会成为至交,成为最好的朋友。

看着半跪在虚空求死的墨风圣教皇,杜一夫一时间感慨万千。本可成为至交的两人,因为立场不同,成为了宿敌。

可以说,两个人这一辈子就是在斗争中成长起来的。

墨风圣教皇一个大预言术,重创杜一夫,又布局利用南宫家族铲除了整个杜家。逼得杜一夫隐匿二十年不敢出头。

而杜一夫也隐藏在暗中,始终保持着对墨风圣教皇的震慑,使得墨风圣教皇二十年来,不敢进入华国一步。

两人的实力,在这数十年来一直都是不相伯仲。可就在今天,杜一夫突破了,而墨风圣教皇信仰崩塌了。

“墨风,你这一辈子值得我尊重”

杜一夫目光平静,轻声说道,不管如何,两人并没有深仇大恨,敌对不过因为立场不同而已,甚至这几十年来,墨风圣教皇一直压着杜一夫一线。

“此时此刻,亲手杀了你,是对你最大的尊重。”

杜一夫缓缓的抬起了手,他要在这一刻亲自结束这纠缠了一辈子的宿命。

“圣庭的人,哪怕是渎神也由不得外人来处决更何况墨风虽不尊重圣庭,但却是我神最忠实的信徒。”

就在此刻,杜一夫这光明神国的天空上传来一道虚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