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医王
字体:16+-

第七百三十六章 仇

墨风圣教皇的脸上露出苦恼的神色,任谁布下一个阴对手的局,结果对手非但没死,反而变得更强,都会很苦恼,他也同样不例外。而且圣预言术自从被创造出来之后,就从没有失败过,唯一的一次失败,就是败在了杜一夫的身上。

杜晨的脸上满是惊讶,他觉得自己有点接受不了这个信息,虽然他知道眼前这个墨风圣教皇是和杜一夫同样强大的人,但是预言术这是什么东西难道墨风圣教皇真的能够做出预言要真是这样的话,这教皇还是人了吗这实在是超出了杜晨的认知。

但最让杜晨不解的是,墨风圣教皇到底是通过什么样的手段算计杜一夫的,仅仅是一个圣预言术的话,恐怕还不够。不过杜晨也不焦急,因为他看得出来,无论是杜一夫,还是墨风圣教皇都没有急着动手的意思。

可这两人没有要动手的意思,但墨风圣教皇手下的红衣大主教们可迫不及待了,在这些红衣大主教们看来,杜晨和杜一夫这是自寻死路啊,竟然跑到他们这里来送死。很快,这些红衣大主教们就将杜一夫和杜晨包围,一副要动手的意思。

无论是杜晨还是杜一夫都没有将这些红衣大主教放在眼里,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些人,以及最上方的墨风圣教皇。墨风圣教皇也不想这么快对杜晨两人动手,便说道:“你们先退下。”

“可是主教大人,就是这两个人杀了我们那么多的人啊。”红衣大主教们不甘心的说道,在他们看来,现在是杀掉杜晨两人最好的时机,和他们废话什么

“不错,东方不是有一句古话吗血债就要血偿。他们杀掉我们那么多人,只有用他们的鲜血,才能偿还。”其余的人也纷纷附和道,这些人红衣大主教望着杜晨的眼神满是不善。

但墨风圣教皇却没有要让他们出手的意思,依旧淡淡的说道:“我让你们退下。”他的声音不大,却给人一种威胁感,像是这些红衣大主教再不听从他的话,他就要对他们动手似的。

听到这话,这些红衣大主教们不敢再坚持,纷纷向后退出几步,但是看着杜晨两人的眼神,还是充满了不善。

杜一夫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这些人一眼,淡淡说道:“是啊,我非但没有死,反而实力更进一步,这没有被你预料到吧”

墨风圣教皇当然没有预料到,如果能够预料到的话,他又怎么会像是现在这样懊恼呢杜一夫现在说出这样的话,根本就不是询问,而是故意的。不错,就是故意的。墨风圣教皇的实力很强,即便是杜一夫现在化茧成蝶,实力更进一步,也没有能够战胜墨风圣教皇的把握。

所以他会在这时候说出这话,目的就是想要激怒墨风圣教皇,只有将墨风圣教皇激怒,他才有机会将墨风圣教皇斩杀。可遗憾的是,墨风圣教皇像是知道杜一夫的目的一样,淡淡的说道:“你能化茧成蝶,的确是出乎了我的意料,不过这样才有趣,只有你变成真正的东方第一人,和你战斗才有趣。”

说话的时候,墨风圣教皇仿佛很激动似的,向前走出两步,继续说道:“我是西方第一人,你是东方第一人,我们两人的战斗,就是决出谁才是这个世界上真正的最强者。”

杜一夫淡淡的说道:“很遗憾,就算是你能够战胜我,也不代表你是这个世界上的最强者。”心里却暗暗补充,墨风圣教皇就算不是这个世界上的最强者,但也绝对是这世界上最强者之一。

如果今天自己和杜晨联手还不能战胜墨风圣教皇的话,华夏是否还真的有人能抵挡住墨风圣教皇,连杜一夫自己都不知道,所以,他今天的目的很简单,无论如何,他也要将墨风圣教皇杀死,哪怕是以命换命,自己也必须做到。

不然的话,一旦他和杜晨今天都死在墨风圣教皇的手里,而华夏又真的没有能阻止墨风圣教皇的人,那当他们死后,整个华夏就会成为墨风圣教皇的囊中之物,唾手可得这是杜一夫绝对不允许发生的事情。

“哈哈哈。”墨风圣教皇哈哈大笑,瞪着眼睛说道,“杜一夫,难道你觉得华夏还有比你更强的人吗或者说,西方还有比我更强的人吗”他的脸上满是自信,他有着可匹配的实力自信。

他已经做了数十年的西方第一,如果西方真的还有比他强的人,恐怕早就跳出来挑战他了。然而,这么多年来,不是没有人跳出来挑战他,只不过那些人都已经死了。渐渐地,敢于挑战他的人越来越少,直到最近几年,连一个敢挑战自己的人都没有了。

他有理由相信,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自己实在是太强大了,不然的话,怎么没有人敢来挑战自己呢如果真的有比自己强大的异能者,他们怎么能按捺住冲动,不挑战自己呢

杜一夫笑着说道:“我们华夏有一句古话,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对自己的实力有自信是好事儿,但不能太自负,在杜一夫看来,墨风圣教皇就是太自负了。

墨风圣教皇没有理会杜一夫的话,而是望着杜晨说道:“这就是你的儿子吧他的出现,也出乎了我的意料,而且看起来,他的天赋丝毫不比你差,假以时日,又是第二个杜一夫。”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脸上也不禁流露出羡慕。

这杜一夫的命实在是太好了,他本人的天赋那么好就算了,居然连他儿子的天赋也这么变态。这样的事情,在以前是绝对未有过的。

杜一夫的脸上也露出了笑意,笑眯眯地看着杜晨,杜晨能有今日的成就,也同样出乎了他的意料。

但就在这时,杜晨忽然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二十年前南宫家族对我们杜家动手,好像和他还有关系”本来杜晨是想让他们自己将陈年往事说出来,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说着说着,杜一夫和墨风圣教皇竟然都不谈当年的事情,这才忍不住出声询问。

到了这个时候,杜一夫也没有要继续隐瞒的意思,看了眼墨风圣教皇,淡淡的说道:“二十年前,他先是对我用出了圣预言术。圣预言术是一种非常强大的异能,可叫人生;也可以让人死。”

说到这里,杜一夫笑了笑,继续说道:“当年他对我的预言是九死一生。”说完,他看了一眼墨风圣教皇。

墨风圣教皇也没有反驳,轻声说道:“不错,九死一生,因为杜一夫实在是太强大了,圣预言术根本不足以将他杀死,只能给出一个九死一生的结果。但我没有想到的是,杜一夫竟然仅仅凭借那一线生机,活了下来。”

杜一夫接过话,继续说道:“不仅仅如此,他为了彻底将我斩杀,还将我们杜家拥有生机之泉的秘密告诉了南宫家族,并怂恿南宫家族对我们杜家动手。不然的话,就凭南宫家族那些人怎么可能知道生机之泉的秘密”

杜晨的神色猛然一变,看着墨风圣教皇的眼神猛然变得不善起来,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杜家被灭,竟然还有墨风圣教皇的一份力。

“这话可不能这么说。”墨风圣教皇顿时不满起来,“南宫家族的事情,是我手下安排的,可不是我安排的。”

倒不是他想要赖账,而是他不喜欢被杜一夫摆在和南宫家族相同的地位,这在他看来,简直就是侮辱。

杜一夫淡淡的说道:“就算是你的手下安排的,也是你授意的。不然的话,他们怎么知道生机之泉”

墨风圣教主哼哼了两声没有再说话,因为这的确是他授意的,他没有反驳的必要。杜晨见墨风圣教皇不说话,便冷冷的说道:“没想到,我们杜家和你的仇恨,竟然已经积攒了这么深”

话音刚落,杜晨的身上就弥漫出一股杀机,为了一己私欲,就能灭掉敌人一族,这样的人,应该下地狱才是。

墨风圣教皇说道:“是啊,我们之间的仇恨的确是很深。”

听到这话,他手下的红衣大主教们顿时反应过来,再次将杜晨和杜一夫包围起来。

杜一夫脸上的笑意也陡然消失,没有了再继续说话的意思,而是对身旁的杜晨说道:“这个教皇交给我,剩下的人就交给你对付了。记住,一旦动手,绝对不能手下留情。”他的声音有些凝重。

虽然之前他和杜晨也杀死了十几个红衣大主教,但那毕竟是两人联手,而且还被一个红衣大主教将异能球吞进腹中,险些将他们炸死,如今,杜一夫要对付墨风圣教皇,而杜晨一个人对付这么多红衣大主教,压力是显而易见的。

杜晨也知道这时候大意不得,忙点点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