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医王
字体:16+-

第六百零三章 玉牌

杜一夫出现在京都的消息,不胫而走,且各种有的没的传言都应运而生。一时间,有关杜一夫重新出现的消息,几乎塞爆了京都人的脑袋。

对于京都目前的情况,南宫家族是知情的,但是他们也没有办法阻止消息的传播,毕竟,他们仅仅是武门,在力量上超越文门,但是在世俗中的影响力,可完全没有办法和文门相提并论。

如果是文门面对这样的情况,轻而易举地就能将消息压下来,可是他们不能而且此时他们的注意力也没有集中在压消息的事情上,而是震惊于杜一夫在南宫家族出现之后,竟然又去了其他四大武门。

当然,这时候的南宫家族已经收到了另外三大武门的消息,除了之前就已经准备和南宫家族联手的叶家,白家和萧家也拒绝了南宫家族准备联合武门的设想。

这样的情况完全出乎南宫家族的预料,毕竟就在这不久之前,他们还在想着晚上将南宫家族的人手派遣到吴家,然后敦促另外三大武门为吴家输血,用吴家这个提线木偶,活活玩死杜晨。

但是当杜一夫出现之后,这一切都变了,其余三大武门纷纷打消了联手的意向,不仅仅如此,随着杜一夫重现京都的消息传播开来,文门中支持杜晨的家族也变得多了起来。

这些家族中不乏有管家这样的大家族,尤其是管家公开决定和寿门联手的时候,更是惊掉了一群人的下巴。当然,管家的人还是非常骄傲的,管家人在宣布和杜晨联手的时候,也仅仅是说要和寿门旗下的产业进行合作。

但是聪明的人都知道,管家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向所有人释放一个信号管家支持杜晨管家毕竟是碌门中很有分量的家族,连这样的家族都选择支持杜晨,其余的家族还犹豫什么

所以在管家的效应下,越来越多的家族宣称和寿门旗下的产业进行合作,这样的伎俩和管家如出一辙,谁都知道,这些家族是在用这样的信号通知武门而已。毕竟,文门之所以称之为文门,在表达一件事情的手法上,比起武门还是要含蓄许多的。

南宫家。

此时的南宫家依然一片狼藉,可是南宫费清却没有让佣人收拾房间,因为眼下有着比这重要百倍的事情。

在南宫费清的身边是四个老者,这些老者就在不久之前,还一起和南宫费清商量对付杜晨的事情。那时候的他们还没有将杜晨放在眼里,在被南宫费清唤来的时候,还有些不以为意。

可是现在,这些老者的脸上满是凝重,像是突然间苍老了几岁一样

“杜一夫的出现实在是出乎我们的意料。不过费清,费正,你们真的能够确定,那出现的人就是杜一夫吗”南宫费余阴沉着脸问道。他倒不是不相信南宫费清两人,而是不相信杜一夫还活着。

南宫费清和南宫费正对视一眼说道:“我们敢肯定那个人就是杜一夫。试问,这世界上能掌握光之法则,并且知道生机之泉秘密的人,除了杜一夫,还有谁远的不说,就说他的后代,也就是那个杜晨,恐怕他都不知道生机之泉的事情”

听到这话,南宫费余和另外两个老者的表情变得更加严肃,如果这么推算的话,那这个人还真有可能是杜一夫。毕竟,他们虽然不问世事,但是京都有多少高手,他们还是了然于胸的,如果真的有人掌握了光之法则的话,他们一定会知道的。

当然,在知道的同时,他们也肯定会设法除掉这个人,没办法,当初杜一夫凭借光之法则,给南宫家族带来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导致他们到现在心里还有阴影呢

但是紧接着一个疑惑就出现在他们的心头,杜一夫怎么还活着而且好巧不巧的,偏偏在这样的关头出现,难道真的只是一个巧合吗

话分两头,当杜晨得知了杜一夫重新出现的消息之后,他就匆匆和孙寡妇以及风彩云告别,马不停蹄地回到林家。

当他进入别墅的时候,林英男和云先生都在。

“你们听说那个消息了吗”杜晨连忙来到两人的面前坐下,有些兴奋的问道。

林英男和云先生对视一眼,然后说道:“我们也是刚刚才知道,他出现得实在是太及时了,正好解决了我们眼下的危机。”

杜晨忙说道:“你们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想知道,这个出现的人到底是不是他。”说话的时候,他的眼睛直勾勾地望着云先生和林英男,不肯错过他们脸上任何的表情

如果说这件事情中,唯一有可能知道真相的,也就只有林英男和云先生了

听到这话,林英男微微一怔,说道:“我们又没有看到那个人,怎么能知道他是不是杜一夫不过既然现在外面都疯传那个人是杜一夫的话,应该就是杜一夫吧”说到后面,她的语气也不是很确定。

杜晨皱皱眉头,看林英男这样子,好像真的对这件事情不知情。

想到这里,他又将目光看向云先生。云先生极有可能知道的比林英男更多一些。

云先生面无表情的说道:“英男说的很对,我也没有见到,所以我也不能确定是不是杜一夫不过,传言中,这个突然出现的人掌握着光之法则,那是目前为止,只有你父亲一个人掌握的法则,我想应该错不了。”

“可是如果他真的杜一夫的话,为什么不出来见我们”杜晨反问道。他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而且最大的疑点是,既然杜一夫都出现在南宫家了,为什么不出手对付南宫家族的人,反而是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

“这我就不知道了。”云先生摇摇头说道,他的表情自始至终没有什么变化,所以杜晨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说谎。

杜晨忽然凝视着云先生说道:“师傅,你之前说过,他还活着,可是却没有了以前的能力。可是现在这个出现,并且被人当成是杜一夫的人,不仅仅活着,还掌握着光之法则,这又是怎么回事儿”

云先生轻笑着说道:“距离我上次见到杜一夫,已经过去了三个年头。这三个年头里,会发生什么事情,是谁也想不到的。更何况,他可不是别人,而是杜一夫就算他恢复了当年的能力,我也不觉得有什么意外”

他的声音里有着掩饰不住的赞赏。

听到这话,杜晨和林英男都愣住了,两人对视一眼,均摇摇头,他们都看不出云先生是否在说谎。

“不管这个人是不是真的杜一夫,他的出现,都解决了我们目前的麻烦。”云先生忽然起身说道,“与其在这里讨论他是不是杜一夫,还不如着手准备对付南宫家族的事情。”说完,他也不管杜晨两人是什么反应,直接走出别墅。

杜晨望着云先生的背影,久久没有说话。

“小师弟,你也不用看了。这老头的性格你还不知道如果他不想告诉你这件事情的话,你就算威胁他,他都不会告诉你的。”林英男伸出手在杜晨的面前晃了晃,“更何况,师傅他真的有可能不知道这件事情,你没有回来之前,师傅还说过要调查调查这件事情呢。”

杜晨微微一怔,难道真的是自己多疑了吗

云先生走出别墅后,几个闪烁就消失不见,直到一口气走出老远,云先生才停了下来,然后缓缓向前走去。

他的表情和之前没有什么变化,唯独有变化的就是他的脸色,像是比之前更白了

“滴答”

“滴答”

像是雨水落地的声音,在云先生的脚边响起,他低头一看,自己的脚下不知何时出现一滩血水。

看到这一幕,他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苦笑两声,“果然,我不是杜一夫啊”说话的时候,他从身上掏出一块晶莹剔透的羊脂玉。

在这块玉牌的一面,刻着一个大大的“光”字

这正是当年杜一夫留给云先生的,里面囚禁着杜一夫的部分法则,不过这块玉牌的承载能力有限,能不禁锢的法则,只够云先生用三次。

而他现在已经用了两次。第一次的时候,就是在和杨大千的决战中,在最后的关头,杨大千选择了自爆,因为当时杨大千紧紧抱着云先生,所以他的空间法则失去了作用,最后死里逃杜一夫出现在京都的消息,不胫而走,且各种有的没的传言都应运而生。一时间,有关杜一夫重新出现的消息,几乎塞爆了京都人的脑袋。

对于京都目前的情况,南宫家族是知情的,但是他们也没有办法阻止消息的传播,毕竟,他们仅仅是武门,在力量上超越文门,但是在世俗中的影响力,可完全没有办法和文门相提并论。

如果是文门面对这样的情况,轻而易举地就能将消息压下来,可是他们不能而且此时他们的注意力也没有集中在压消息的事情上,而是震惊于杜一夫在南宫家族出现之后,竟然又去了其他四大武门。

当然,这时候的南宫家族已经收到了另外三大武门的消息,除了之前就已经准备和南宫家族联手的叶家,白家和萧家也拒绝了南宫家族准备联合武门的设想。

这样的情况完全出乎南宫家族的预料,毕竟就在这不久之前,他们还在想着晚上将南宫家族的人手派遣到吴家,然后敦促另外三大武门为吴家输血,用吴家这个提线木偶,活活玩死杜晨。

但是当杜一夫出现之后,这一切都变了,其余三大武门纷纷打消了联手的意向,不仅仅如此,随着杜一夫重现京都的消息传播开来,文门中支持杜晨的家族也变得多了起来。

这些家族中不乏有管家这样的大家族,尤其是管家公开决定和寿门联手的时候,更是惊掉了一群人的下巴。当然,管家的人还是非常骄傲的,管家人在宣布和杜晨联手的时候,也仅仅是说要和寿门旗下的产业进行合作。

但是聪明的人都知道,管家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向所有人释放一个信号管家支持杜晨管家毕竟是碌门中很有分量的家族,连这样的家族都选择支持杜晨,其余的家族还犹豫什么

所以在管家的效应下,越来越多的家族宣称和寿门旗下的产业进行合作,这样的伎俩和管家如出一辙,谁都知道,这些家族是在用这样的信号通知武门而已。毕竟,文门之所以称之为文门,在表达一件事情的手法上,比起武门还是要含蓄许多的。

南宫家。

此时的南宫家依然一片狼藉,可是南宫费清却没有让佣人收拾房间,因为眼下有着比这重要百倍的事情。

在南宫费清的身边是四个老者,这些老者就在不久之前,还一起和南宫费清商量对付杜晨的事情。那时候的他们还没有将杜晨放在眼里,在被南宫费清唤来的时候,还有些不以为意。

可是现在,这些老者的脸上满是凝重,像是突然间苍老了几岁一样

“杜一夫的出现实在是出乎我们的意料。不过费清,费正,你们真的能够确定,那出现的人就是杜一夫吗”南宫费余阴沉着脸问道。他倒不是不相信南宫费清两人,而是不相信杜一夫还活着。

南宫费清和南宫费正对视一眼说道:“我们敢肯定那个人就是杜一夫。试问,这世界上能掌握光之法则,并且知道生机之泉秘密的人,除了杜一夫,还有谁远的不说,就说他的后代,也就是那个杜晨,恐怕他都不知道生机之泉的事情”

听到这话,南宫费余和另外两个老者的表情变得更加严肃,如果这么推算的话,那这个人还真有可能是杜一夫。毕竟,他们虽然不问世事,但是京都有多少高手,他们还是了然于胸的,如果真的有人掌握了光之法则的话,他们一定会知道的。

当然,在知道的同时,他们也肯定会设法除掉这个人,没办法,当初杜一夫凭借光之法则,给南宫家族带来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导致他们到现在心里还有阴影呢

但是紧接着一个疑惑就出现在他们的心头,杜一夫怎么还活着而且好巧不巧的,偏偏在这样的关头出现,难道真的只是一个巧合吗

话分两头,当杜晨得知了杜一夫重新出现的消息之后,他就匆匆和孙寡妇以及风彩云告别,马不停蹄地回到林家。

当他进入别墅的时候,林英男和云先生都在。

“你们听说那个消息了吗”杜晨连忙来到两人的面前坐下,有些兴奋的问道。

林英男和云先生对视一眼,然后说道:“我们也是刚刚才知道,他出现得实在是太及时了,正好解决了我们眼下的危机。”

杜晨忙说道:“你们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想知道,这个出现的人到底是不是他。”说话的时候,他的眼睛直勾勾地望着云先生和林英男,不肯错过他们脸上任何的表情

如果说这件事情中,唯一有可能知道真相的,也就只有林英男和云先生了

听到这话,林英男微微一怔,说道:“我们又没有看到那个人,怎么能知道他是不是杜一夫不过既然现在外面都疯传那个人是杜一夫的话,应该就是杜一夫吧”说到后面,她的语气也不是很确定。

杜晨皱皱眉头,看林英男这样子,好像真的对这件事情不知情。

想到这里,他又将目光看向云先生。云先生极有可能知道的比林英男更多一些。

云先生面无表情的说道:“英男说的很对,我也没有见到,所以我也不能确定是不是杜一夫不过,传言中,这个突然出现的人掌握着光之法则,那是目前为止,只有你父亲一个人掌握的法则,我想应该错不了。”

“可是如果他真的杜一夫的话,为什么不出来见我们”杜晨反问道。他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而且最大的疑点是,既然杜一夫都出现在南宫家了,为什么不出手对付南宫家族的人,反而是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

“这我就不知道了。”云先生摇摇头说道,他的表情自始至终没有什么变化,所以杜晨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说谎。

杜晨忽然凝视着云先生说道:“师傅,你之前说过,他还活着,可是却没有了以前的能力。可是现在这个出现,并且被人当成是杜一夫的人,不仅仅活着,还掌握着光之法则,这又是怎么回事儿”

云先生轻笑着说道:“距离我上次见到杜一夫,已经过去了三个年头。这三个年头里,会发生什么事情,是谁也想不到的。更何况,他可不是别人,而是杜一夫就算他恢复了当年的能力,我也不觉得有什么意外”

他的声音里有着掩饰不住的赞赏。

听到这话,杜晨和林英男都愣住了,两人对视一眼,均摇摇头,他们都看不出云先生是否在说谎。

“不管这个人是不是真的杜一夫,他的出现,都解决了我们目前的麻烦。”云先生忽然起身说道,“与其在这里讨论他是不是杜一夫,还不如着手准备对付南宫家族的事情。”说完,他也不管杜晨两人是什么反应,直接走出别墅。

杜晨望着云先生的背影,久久没有说话。

“小师弟,你也不用看了。这老头的性格你还不知道如果他不想告诉你这件事情的话,你就算威胁他,他都不会告诉你的。”林英男伸出手在杜晨的面前晃了晃,“更何况,师傅他真的有可能不知道这件事情,你没有回来之前,师傅还说过要调查调查这件事情呢。”

杜晨微微一怔,难道真的是自己多疑了吗

云先生走出别墅后,几个闪烁就消失不见,直到一口气走出老远,云先生才停了下来,然后缓缓向前走去。

他的表情和之前没有什么变化,唯独有变化的就是他的脸色,像是比之前更白了

“滴答”

“滴答”

像是雨水落地的声音,在云先生的脚边响起,他低头一看,自己的脚下不知何时出现一滩血水。

看到这一幕,他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苦笑两声,“果然,我不是杜一夫啊”说话的时候,他从身上掏出一块晶莹剔透的羊脂玉。

在这块玉牌的一面,刻着一个大大的“光”字

这正是当年杜一夫留给云先生的,里面囚禁着杜一夫的部分法则,不过这块玉牌的承载能力有限,能不禁锢的法则,只够云先生用三次。

而他现在已经用了两次。第一次的时候,就是在和杨大千的决战中,在最后的关头,杨大千选择了自爆,因为当生,就是靠着杜一夫当年交给自己的玉牌。

至于第二次,就是今天假冒成杜一夫的模样,闯进四大武门了

“还只能用一次了。”云先生的右手在玉牌上轻轻摩擦着,微微叹息着说道,“也不知道这样的伎俩,能够骗得了四大武门多久。咳咳”话还没说完,他就剧烈地咳嗽起来,望着玉牌的眼神有些恐惧。

即便是他,在运用这光之法则的时候,也感觉十分吃力,第一次运用这法则的时间极短,他还不觉得有什么,可是这一次,却是让他尝到了苦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