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医王
字体:16+-

第四百九十七章 古怪

老实说,在来之前陈恪并没有把所谓的“挑战者”放在心上。事实上,这些年来因为陈家过分依赖杨家,早已经没有了危机意识,就连陈恪都已经忘记有多长的时间没有人挑战自己,自己有多长时间没有研究学术的问题了。

本来他以为这次来的挑战者也只是想要借助自己的名气,做一番炒作而已,在来之前,他的想法很简单,把人轰走就是。

可是现在看着自己的诊所外面,汇聚着的长长的人龙,他意识事情恐怕没有自己之前想的那么简单。

这小子很可能是真的来挑战自己的想到这里,被尊称为“大师”的陈恪,心里竟然有了紧张的情绪

他很清楚,他之所以紧张,是因为他对自己的医术,并没有信心。不过即便如此,他还是向杜晨走去。不管怎么说,自己也是个大师,总不能不战而败

诊所里的王波和周喜等人老远就看到陈恪,连忙推开诊所的门,迎了上去。

“那个年轻人就是要挑战我的医生”陈恪看了一眼王波等人,指了指杜晨问道。

“是的,陈大师。”王波先是点点头,然后表情凝重的说道,“虽然这小子挑战陈大师无异于是自取其辱,可是依我之见,这小子好像还真的有点本事。”他是怕陈恪轻视杜晨,阴沟里翻船。

陈恪点了点头,不用王波提醒,他也发现杜晨不简单,本来他想看看杜晨是怎么给人治病的。

可是之前他和王波的话都被杜晨听在耳朵里,很快,杜晨就停止了义诊,望着陈恪说道:“你就是陈恪”

“不错,你就是要挑战我的人”陈恪问道。

“这些年想要挑战的我人很多,可遗憾的是,他们都失败了。”陈恪缓缓来到杜晨的面前,装出一副谦逊的样子说道。实际上,他是想用这样的手段,给杜晨造成压力,让杜晨不战而退

不过这招用在别人的身上或许有用,可是对杜晨来说,却是一点用处都没有,很快,杜晨就笑着说道:“呵呵,那我今天算是来对了,今天,我就会为陈大师的遗憾,画上一个句号”

陈恪的眉头顿时一皱,这小子的言外之意,岂不就是说,今天他一定能够战胜自己吗哼就算是有点本事又如何难道就可以不把前辈放在眼里了吗

想到这里,陈恪的声音逐渐冷了下来,说道:“年轻人有自信是好事儿,但是自信如果过了的话,可就是自负了”

“这点还不用陈大师操心,不知道陈大师现在是否方便接受我的挑战”杜晨笑呵呵的说道。

陈恪愣了愣,老实说,面对杜晨,他对自己的医术并不是太有信心,可是现在有着数不清的患者在看着自己,自己绝对不能退缩

想到这里,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说道:“你想要怎么比试”

“我们都是医生,当然是要比试医术了。”杜晨看了一眼正在排队的患者们,又说道,“我们从这些患者中抽取出几位病情严重的,然后抓阄,挑选各自要医治的患者,谁能治好这些患者的病,或者抢先在另外一人之前治好患者的病,就算赢了,如何”

陈恪微微一愣,如果仅仅是这样的比试的话,他还是敢一试,毕竟中医可不仅仅是针灸,还有方剂,正骨等等。

他在针灸上的造诣并不深,可是其他方面却是他的长处,况且,中医治疗疑难杂症,往往需要长期的治疗,就算自己真的不如眼前这小子,也能依靠这一点,和他打成一个平局

想到这里,陈恪点头说道:“既然这是你的要求,那我也只能答应了。”即便到了这个时候,陈恪也不忘卖弄一下长者的风度。

杜晨只是笑了笑,然后就扭头望着众患者说道:“我和陈大师的话诸位也都听见了,如果相信我们的话,希望诸位能够做我这次比试的患者。”

“我相信你。”杜晨的话才刚落,就有人大声的说道。

“你的医术我们都看得一清二楚,我也相信你。”

“”

很快,患者们就陆陆续续发声表示支持杜晨。

一旁的陈恪脸都绿了,这么长时间,竟然没有一个患者说相信自己的。这不禁给他一种错觉,到底自己是大师,还是杜晨是大师

好在诊所的几个伙计注意到了陈恪的表情,连忙大声喊道:“难道你们就不相信陈大师吗”

患者们面面相觑,最终还是说道:“我们也相信陈大师。”虽然说他们现在更相信杜晨的医术,但也不能就这么把陈恪给忘了。

陈恪算是松口气,看来自己还没有到被人遗忘的地步。

很快,在陈恪的邀请下,杜晨和十几个患者走进了诊所。

王波和周喜又在诊所的二楼找来几名患者,然后先是把这些患者的名字写在纸条上,然后就扔进了一个封闭的箱子里。

时间不长,王波就抱着箱子,来到杜晨和陈恪的面前说道:“请两位抓阄”

“这位小医生先请。”陈恪说道。

杜晨也没推辞,直接伸手抓出一个纸条,展开后看了一眼,便问道:“谁是秦宏”

“我是秦宏。”杜晨的声音刚落,就有一个患者满脸惊喜的说道。

他的年纪看起来有四十岁左右,脸色有些苍白,即便是穿着厚厚的衣服,也给人一种非常虚弱的感觉。

杜晨在秦宏的身上看了看,然后笑着说道:“接下来,你就是我的患者了,还希望秦先生能够相信我。”

“我相信你。”秦宏想也不想的说道。

一旁的陈恪翻了个白眼,然后也在纸箱中抓出一个纸条,问道:“谁是钱辞”

“我我是钱辞。”很快,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就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陈恪在钱辞的身上看了看,然后就收回目光,对杜晨说道:“这位小医生,是不是现在就可以开始比试了”

“当然。”杜晨点头说道,“我们同时开始,最先治好患者疾病的一方获胜,另一方失败。”

陈恪点头说道:“这没问题,不过你也是医生,应该知道有些病并不是简简单单就能治好的,甚至需要治疗多次,如果我们都遇到这样的情况,怎么办”

杜晨愣了愣,想了想后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就算是平局”

“好”陈恪要的就是这句话,然后他也不再废话,很快就来到钱辞的面前。

杜晨也没说话,而是来到了秦宏的面前。

“王波,你喊开始。”陈恪回头说道。

王波点点头,见杜晨和陈恪都准备好了,就大声说道:“开始”

他的声音刚落,陈恪就开始为患者诊脉,而杜晨则是直接从身上掏出金针,刺在了秦宏的天灵盖上

看到这一幕,王波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不敢相信的神色,这小子也太狠了吧连脉都不诊,就直接给患者针灸这是治病还是草菅人命啊

别说是他们看愣了,就连陈恪都没有想到杜晨居然如此生猛,不过他毕竟见过大风大浪,很快就反应过来,不再理会杜晨的情况,而是专心致志地给自己的患者诊脉

郭泽则是趁着众人都将目光落在杜晨和陈恪身上的时候,悄悄地拍摄起来。

杜晨在将金针刺进患者头顶之后,就来到了患者的精神世界。在得知秦宏是自己的患者后,杜晨就通过望诊术,在秦宏的身上观察了一遍,但遗憾的是,杜晨并没能看出他患的是什么病

所以杜晨才会直接给秦宏针灸,为的就是在精神世界里找到秦宏的病源。但是让杜晨没有想到的是,即便是进入精神世界,秦宏的病情也不是那么容易发现的。

几分钟的时间过去,杜晨竟然一无所获,这在以前,他根本不敢相信会有这样的事情。

可是现在就活生生的发生在自己的面前,他就算是不相信,也得相信。

疑惑的并不仅仅是杜晨,还有周围旁观的人。众人就看到杜晨把金针刺在患者的头顶之后,就没有了其他的动作,一个个均疑惑不已。

“我说,这位小医生是在干嘛呢他怎么一动不动啊”有人小声的说道。

“你问我,我问谁啊我怎么知道他为什么一动不动”有人没好气说道。

“刚才这位小医生给咱们治病的时候,可都是眉头都不眨一下,这会儿是怎么了”

“这两个患者的病能和咱们一样吗肯定是小医生遇到了麻烦呗。”

“”

听着这些人议论的声音,王波和周喜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喜色,他们有理由相信,杜晨这是束手无策了。

可是出现问题的人可不仅仅是杜晨一个人,另一旁的陈恪也遇到了麻烦,他和杜晨一样,在看到钱辞的时候,就用望诊术观察了一遍,没看出个所以然之后,他才采用了最基本的诊断方式诊脉,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即便是诊脉,他也没能确定钱辞患的到底是什么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