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医王
字体:16+-

第四百六十九章 吴家意

在杜晨的理解中,“收”字诀和“放”字诀,就相当于华夏最原始的哲学理论之一,阴阳一阴一阳,一收一放。有了这样的理解后,杜晨逐渐想要让“收”字诀和“放”字诀,像是太极那样,融合在一起,不分彼此,但又泾渭分明。

不过显而易见的,这无疑是一件浩荡的工程,并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完成的。直到凌晨时分,杜晨才睁开眼睛。

虽然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感悟,他并没有在真正意义上的把“收”字诀和“放”字诀融合在一起,不过他的实力倒是有了一些进步。按照他的推算,恐怕要不了多长时间,他就将有机会冲击炼气化神大圆满

杜晨并没有执着于修炼的事情,简单的洗洗澡后,就躺在**睡了过去。

次日,杜晨在往常的时间醒来,洗漱过后,就向楼下走去,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皇甫朝歌此时居然也在别墅里,此时正在和林英男争论着什么。

“小师弟,你醒了”林英男听到杜晨的脚步声,停止了和皇甫朝歌的争执,扭头望着杜晨,笑着问道。

杜晨点点头说道:“是啊,师姐,你们刚刚在吵什么”说着,他疑惑地看着两人。

“没啊,我们哪里吵了只是在谈些问题而已。”皇甫朝歌的神色顿时一变,摆摆手欲盖弥彰的说道。

杜晨没说话,只是疑惑地看着他,刚才两人那模样,可不是像是在讨论问题啊很显然,杜晨并不相信皇甫朝歌的解释。

皇甫朝歌看出了杜晨的怀疑,低着头没说话。

反倒是林英男非常大方地摆摆手说道:“好了,就实话告诉他好了昨天的事情,已经传到寿门其他家族的耳朵里。昨天晚上,咱们有几个人被寿门的人抓走了”

杜晨神色微微一变,这件事情会传到寿门的耳朵里,确实是在他的意料之中,但是他没想到,寿门的人竟然会直接抓人

“简直无法无天,他们有什么资格乱抓人”杜晨瞪着眼睛,愤怒的说道。再怎么说,他们这些人和寿门也仅仅算是理念不同,怎么能抓人呢

“凭什么当然是他们的拳头大了”皇甫朝歌本不想说话,但听到这话,还是没忍住,冷笑着说道,“如果咱们也是个大家族,你看看他们敢不敢抓咱们的人他们就是知道咱们弱小,才敢这么肆无忌惮”

杜晨的拳头攥起,倒不是他和皇甫朝歌的人有什么交情,而是实在看不惯寿门这张扬跋扈的样子。再说,拳头大就可以这么欺负人了吗

林英男看出了杜晨的愤怒,没好气说道:“小师弟,你先别着急,事情还没有到你想象得那么坏”

说完,她看了一眼皇甫朝歌。皇甫朝歌这么早就跑到她这里,就是和她商量对策的

“就算师姐你说的有道理,可是咱们的人毕竟在他们的手里,谁知道他们会怎么对付咱们的人”杜晨还是有点生气,没好气的问道,“师姐,你和皇甫先生是怎么想的”

林英男和皇甫朝歌对视一眼,耸耸肩说道:“我们现在还没有想到什么办法”

“那就这么无动于衷”杜晨不敢相信的问道。

林英男没有回答杜晨的话,而是反问道:“那你觉得呢”说完,她和皇甫朝歌都一脸期待地看着杜晨。

杜晨微微一怔,倒是也没有怂,想了想后说道:“我觉得这件事情,我们不能无动于衷,坐以待毙。寿门的人能够抓我们一次,就能抓两次,要是这次无动于衷的话,其余的人会怎么想恐怕,还轮不到寿门对咱们动手,咱们的人心就先散了”

“你说的很有道理。”林英男和皇甫朝歌对视一眼,同时点点头,深表认同

他们也担心这一点,不过到目前为止,吴家的态度都很暧昧,尽管吴家把人抓走,可是却没有限制这些中医的自由

甚至就在皇甫朝歌来之前,被抓走的中医还给皇甫朝歌拨打了个电话,将他们平安的情况告诉了皇甫朝歌。

更让皇甫朝歌觉得诡异的是,吴家竟然也给他打了电话电话里,吴家的人希望皇甫朝歌和林英男能去一趟吴家。

刚才林英男和皇甫朝歌的争论,也是围绕着这个问题的。

林英男看了一眼皇甫朝歌,说道:“皇甫,你把吴家的事情告诉他。”

“吴家哪件事”皇甫朝歌微微一愣,不解的问道。

“还能是哪件事情就是吴家邀请咱们去的事情。”林英男没好气说道。本来她是不想把这件事情告诉杜晨的,但是她忽然想到,就在昨天,云先生还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并嘱咐自己加快进程。

很有可能,云先生目前就留在京都的某个角落,所以林英男相信,就算是杜晨真的有了危险,云先生也不会不管不顾。

与其如何,还何必瞒着杜晨呢

听到这话,杜晨不解地看着皇甫朝歌,心里却暗暗想到,这两人果然有事情在瞒着自己。

“咳咳”皇甫朝歌有点尴尬,毕竟刚刚他还向杜晨保证没什么事情呢,“是这样的,就在我来之前,吴家的人给我打来电话,希望我和你师姐,能前往吴家一趟。当然,吴家还是很有诚意的,那些被抓走的中医,目前还很平安”

杜晨怔了怔,有点想不通吴家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其实何止是他,林英男和皇甫朝歌也是因为不明白,才会争论起来

但很快,杜晨就问道:“这吴家是怎么回事儿”

“简单点说,吴家只是杨家的一条狗,但是这是一条很有野心的狗。”林英男想也不想的回答道,“在我看来,这条狗很想达到杨家的地位。所以,我的建议是,我们可以一同前往吴家,看看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不同意”皇甫朝歌想也不想的说道,“的确,吴家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忠心于杨家不错。可是吴家毕竟是杨家阵营的,这时候邀请我们前去,谁敢保证没有什么陷阱一旦真的有了陷阱的话,我们都要身陷险境到时候,何谈复兴中医”

“你就是怕了”一说到这里,林英男和皇甫朝歌又恢复了之前的争吵。林英男坚决地认为,皇甫朝歌不想前往吴家就是怕他遇到危险。

“怕”皇甫朝歌冷笑不已,虽然他不怎么生气,但是人其实很酸,只是不想在杜晨的面前表现出来而已,可这却不是说明他没有脾气,林英男的话,绝对刺中了他的底线。

所以很快,皇甫朝歌就盛气凌人的说道:“我要是真的怕了的话,何必冒着得罪杨家的风险,复兴什么中医我要真是怕了,老子早就去国外安度晚年了何必在国内战战兢兢”

“你就是怕了”林英男才不管他说什么,就一句话你就是怕了

“你”皇甫朝歌气得浑身直哆嗦,这女人还能不能讲点道理

“怎么想要和我讲道理和女人讲道理,你觉得可能吗”林英男像是知道他心里的想法一眼,冷笑着说道。

“行了行了,你们都不要吵了”杜晨连忙打着圆场,苦笑着说道。

“那你有什么高见”皇甫朝歌正在气头上,即便是对杜晨说话,也是非常恶劣。

“其实我的看法和师姐一样”杜晨略微一犹豫,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就像是他之前说的那样,这次他们的人被吴家抓走,要是没有点反应的话,肯定会寒了其他人的心,所以必须要有动作才行

可是做出什么样的动作,这可得好好掂量掂量才行皇甫朝歌的话也没错,如果吴家的邀请是一个陷阱的话,他们就陷入到万劫不复的境地了

他们出了问题还不要紧,可是中医,不能再拖了啊复兴中医的道路,也不能再被阻断了

“不愧是我师弟。”林英男笑着说道。

“哼一丘之貉,一丘之貉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不知所谓”皇甫朝歌差点气过去,鼻子都有点歪了,用手指指着杜晨没好气的说道。

杜晨笑了笑,安抚道:“皇甫先生,你先别着急,我虽然同意我师姐的看法,但并不是说完全否决了你的想法。”

“你这是什么意思”皇甫朝歌和林英男均不解的问道。

“我的想法是这样的。”杜晨想了想,然后抬起头看着林英男说道,“我和师姐前往吴家赴约,你则是留在外面”

“哈哈哈”没等杜晨的话说完,皇甫朝歌就笑了起来,不过这可不是好笑,而是怒极生笑,他眯着眼睛看着杜晨说道,“杜先生,你是不是也以为在下是个贪生怕死的鼠辈所以想要把我留在外面”

呵,可真是侮辱我皇甫朝歌岂是那样的人

林英男的眉头也皱了皱,不解地看着杜晨,难道小师弟真的以为皇甫朝歌是贪生怕死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