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医王
字体:16+-

第四百五十八章 家族委员会

“家族委员会”杜晨微微一怔,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但很快,他就问道,“家族委员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简单一点来说,福门和碌门这两个文门不仅仅是一个家族,而是有几个强大的家族。如果只有一个家族掌管碌门或者是福门的话,其他同样强盛的家族肯定不会同意,而且也不好分配利益。”林英男想了想说道。

“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设立一个家族委员会这样的存在就很有必要了。碌门和福门最强大的几个家族都是家族委员会的一员,这样在分配所属利益的时候就好办了至少,这些家族会在私下里协商,不会让这些家族撕破脸,所以这么多年来,福门和碌门最强大的几个家族虽有小摩擦,但表面上还是和和睦睦的。”林英男冷笑不已。

杜晨恍然大悟,原来这里面还有这样的道道,但很快,他就面色凝重的说道:“按照你这么说来的话,华夏的资源岂不是完全被碌门和福门给把持了”

林英男略带深意地笑了笑说道:“你以为呢其实不仅仅是碌门和福门,以前寿门也把持了在华夏的一部分资源。只不过现在的寿门已经没有这样的能力了。”

杜晨的眉头皱了皱,他知道林英男会这么说,肯定是和风子期曾经提到的“动乱”有关,但让他不明白的是,无论是风子期还是林英男都好像是在有意地避开那件事情,再不然就是语焉不详

这不禁让他产生一种冲动,想要知道当年寿门到底发生了什么的冲动。不过这冲动来的快,去的也快。很快,杜晨就好笑的想到,自己又不是侦探,就算真的想要知道当年那场“动乱”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恐怕也无从查起。

所以他将这冲动转化成为疑问,不解的问道:“按照你的话来看的话,难道福门和碌门其他家族都是傻子,就这么让几个最强大的家族把持着最重要的资源,连反抗都不反抗”

碌门和福门最强大的家族都是家族委员会的成员之一,而那些相对于弱小的家族却无法加入这个核心,这就造成某种程度上的信息不对称,长此以往的话,只会造成强大的家族越来越强大,弱小的家族越来越弱小。

在杜晨看来无论是福门的小家族还是碌门的小家族都不是傻子,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这种情况不断地恶性循环

“呵呵,你这算是问到点子上了。”林英男惊讶地看了眼杜晨,继续说道,“事实上,其他的家族当然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持续发生。所以每隔一段时间,一段大清洗就会来临。别误会,我说的清洗是那些强大的家族被其他的家族联手从家族委员会中踢出去,然后再将其他的家族吸纳进家族委员会。”

“也就是说,福门和碌门家族委员会的成员不是一成不变的,但是家族委员会是永远存在的。”林英男似笑非笑地看着杜晨说道,“现在你明白了吗”

杜晨怔了怔,他还是有点不明白。

“当时你不是很奇怪,福门和碌门这样的组织怎么会存在数千年之久吗”林英男似乎能看出杜晨的疑惑,一针见血的说道,“很大的原因就是家族委员会的存在。每个家族都削尖脑袋,拼命地想要挤进家族委员会,而不是想要把整个体系彻底推翻。”

“这就造成了一种循环,曾经辉煌的家族逐渐没落退出历史的舞台,而重新崛起的家族,替代衰落的家族,但无论是衰落的家族,还是崛起的家族,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捍卫家族委员会捍卫这个利益体系。”林英男笑着说道,“因为家族委员会掌握着巨大的蛋糕,但如果体系消失了的话,这巨大的蛋糕也会随着体系而消失。”

杜晨动容,难道这就是福门和碌门能保持这么多年都没消失的秘诀

“再简单一点来说,家族委员会就像是一件漂亮的衣服或者是一件精美的古董,每个人都想拥有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能拥有它,但绝对不想毁掉它。”林英男看了眼沉默的杜晨说道,“而且,曾经一些作为家族委员会的家族,也确实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唯有福门或者碌门不会消失。”

“福门和碌门并不是某种真实存在的东西,但是却联系着一个又一个家族的纽带。就像是一种文字,已经深入一个民族的骨髓里了。”林英男长出一口气,“现在你明白了吗”

杜晨点点头,说道:“有点明白了”

三大文门,无论是福门寿门还是碌门,都仅仅是一种称呼而已,最重要的是这三大文门所代表的不同利益

一个阶层的利益

林英男欣慰地点点头说:“值得一提的是,福门的家族委员会并没有主席位,由几个最强大的家族掌管;但是碌门就不一样,碌门有设立家族委员主席位,由几个强大的家族轮值。”

“寿门呢”杜晨不解的问道。

“寿门”林英男微微一愣,随即笑着说道,“这还用说吗现在的寿门可是杨家的一言堂,谁敢不服杨家”

说到这里的时候,她的脸上有着浓浓的嘲讽。也不知道她是在嘲讽杨家还是在嘲讽寿门。

杜晨的眉头皱了皱,说道:“你要是说福门和碌门没有人推翻,是因为这两个文门的上中下三个阶层都想捍卫共同的利益,但是这寿门我就有点不明白了”

“哪里不明白”林英男愣了愣。

“我没猜错的话,寿门没有所谓的家族委员会”杜晨没有立即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抬头问道。

林英男点点头,寿门确实没有这玩意

“既如此的话,没有家族委员会巩固这个集体,其余的家族为什么还要忍受杨家他们完全可以自立为王啊。”杜晨不解的说道。

寿门和其余两个文门最大的区别就是,寿门没有一种归属感。

林英男笑了笑说道:“你难道不知道除了共同的利益外,还有种东西能捍卫一个圈子的存在吗”

“什么东西”杜晨连忙问道。

“力量”林英男想也不想的说道。

杜晨的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但是林英男显然不想再谈这个问题,很快就打着哈欠说道:“哎呀,老娘累了,竟然心血**和你说了这么多的废话。”

说话的时候,她就站起身。

杜晨连忙问道:“你要干什么去”自己还有很多的问题没有解开呢,她怎么就要走了呢

“困了,当然是去睡觉了。”林英男一副本该如此的样子说道。

“可是我还有很多问题不明白呢。”杜晨没好气说道,哪有这样的话,话说到一半,就不往下说了

“哎呀,反正以后的时间长着呢,我慢慢告诉你。”林英男笑嘻嘻的说道,“再说,你把这些问题都研究明白后,以后研究什么是吧”

杜晨:“”

不过林英男的态度很坚决,她不想说就是真的不想说了,所以,很快她就留给杜晨一个背影,慢悠悠地向楼上走去。

杜晨则是坐在沙发上一脸沉思,不得不说,今天林英男的话,为他揭开了福门和碌门甚至是寿门的冰山一角

在以前他单纯的以为,这三大文门能跨越这么长的时间,依然耸立,完全是其中一个家族负责维持的。

但是现在他才知道,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儿。甚至,不夸张的说,可能百年前的福门委员会家族,现在已经一个都不剩下了

福门碌门或者是寿门的存在更重要的是一种象征意义,如果不是始终有一个巨大的蛋糕,恐怕这三大文门早就分崩离析了

“铃铃铃”

就在杜晨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的手机忽然响起,掏出电话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

他微微一怔,但还是接通电话,问道:“你好。”

“呵呵,杜院长,我们才一段日子没见而已,你就这么客气啊”电话里很快传来一个神经质的笑声。

杜晨先是一怔,随即变得狂喜

孙寡妇

绝对错不了,那神经质的笑声就是她的招牌他怎么也没想到孙寡妇会给自己打电话,甚至他以为自己将有一段很长的时间见不到她呢。

很快,杜晨恢复平静问道:“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他还是对这女人不辞而别有点生气。

“呵呵,难道没事儿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孙寡妇笑呵呵的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我还是不惹杜院长心烦了”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她却没有挂断电话,像是在等着杜晨的挽留一样

杜晨也确实如她希望的那么做了,听到这话,杜晨忙说道:“我没这个意思,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京都”孙寡妇笑了起来,只不过不是以往那种神经质的笑声,更像是发自内心的笑声。

尽管杜晨没有看见孙寡妇的脸,但是他却对这一点很坚信

孙寡妇真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