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医王
字体:16+-

第四百四十一章 好好做个死人

秦乖乖的美眸里闪过愤怒的神色,她几乎可以想到,秦鸣那个蠢货,就是这么死在姬伏山手里的。这倒是她对姬伏山的误解了,尽管决定秦鸣死亡的人是姬伏山,可是真正下手的人却是叶少龙。

而且,当初秦鸣的死法和现在的叶少龙倒是有些相同之处,都是这么突然;都是这么让人难以置信。

以后一定要远离这家伙陈雄不知道第几次在心里这样告诫自己

叶少龙像是才反应过来一样,转过身,有点吃惊地看着姬伏山,虽然一句话都没说,但就像是在问为什么

姬伏山的眉头皱了皱,淡淡的说道:“你的命倒是出乎我意料的硬啊”那道真气直接把叶少龙的身体来了个贯穿,鲜血淋淋地流出来,可就算是这样,叶少龙也没死,不仅没死,他甚至连痛苦的样子都没有

“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叶少龙的声音很虚弱,但是却有强烈的不甘,“可惜,可惜,我竟然没有看到杜晨死掉的画面”

“你放心,我会让杜晨到下面和你团聚的。”姬伏山一本正经的说道。

“但愿如此。”叶少龙点点头,鲜血从他的嘴里流出来,他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看起来像是随时都可能死掉一样。

“不是但愿如此,而是他必须去死”姬伏山一脸冷漠,纠正道。杜晨不死,死的人就是他了,所以杜晨必死无疑。

“呵呵呵”叶少龙冷笑连连,“恐怕连你自己都没有必胜的信心吧”

姬伏山的脸上顿时流露出愤怒的神色,他上前一步,一拳砸在叶少龙的脸上,咒骂道:“像你这样要死的人,就快点去死吧”

说话的时候,他一拳接一拳地砸在叶少龙的身上,并发出“咚咚”的响声。

叶少龙连一句话都没说话,只不过他的眼睛正缓缓地闭上,到最后,他的眼睛彻底合上,他的身体也像是失去了支撑的柱子一样,轰然倒在地上

“呸好好做个死人就行了”姬伏山看了一眼叶少龙的尸体,不屑地吐口吐沫。他没有发现的是,此时所有人看着他的眼神都已经变了。

姬扶苏在看着姬伏山的眼神里明显多出了一股杀气,类似的情形还是第一次发生在姬扶苏的身上。虽然叶少龙不是什么好人,但至少也是姬伏山的盟友或者说是走狗,可是,就在刚刚,姬伏山亲手了结了叶少龙的性命

不管叶少龙有多么混账,作为同盟的姬伏山都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对他下杀手

这样的人,是姬扶苏所鄙夷的。

风子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姬扶苏的身边,他先是看了一眼姬伏山,然后才冷冷的说道:“我们一起动手,争取一击必杀”

刚才姬伏山一拳打向叶少龙的时候,也引起了风子期的愤怒。不管任何人都讨厌背叛,更恨叛徒。此时,在风子期和姬扶苏甚至是陈雄的眼里,姬伏山就是一个叛徒

“哈哈杀我你们有这个本事吗”姬伏山的耳朵很灵,听到了风子期的话,他的脸上满是不屑,狂妄的说道。

“刚才算你运气好”姬扶苏冷冷的说道,“不过你这次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话刚落,姬扶苏就冲向姬伏山。

在奔跑的途中,姬伏山的双手掐出一个剑诀,然后他整个人好似直接化身成为一柄利剑,所到之处遇到的枯草、枝桠,在触碰到姬扶苏的瞬间,就被斩成两半

“我也不能落后”风子期也大喝一声,跟在姬扶苏的身后,向姬伏山的身前冲去。毕竟是他主张联手对付姬伏山,总不能姬扶苏都冲上去了,他还在原地呆着吧

面对两人的攻击,姬伏山一动不动,反而满脸冷笑地看着他们,那眼神就像是在看蝼蚁一样

不错,在姬伏山的眼里,此时的姬扶苏和风子期就像是蝼蚁一样可怜

但遗憾的是姬扶苏和风子期并没有看出姬伏山眼神里的戏谑,很快,姬扶苏两人就一前一后地冲到姬伏山的面前。

“小心你在想什么呢”陈雄忍不住担心道。尽管他并不是真的很担心姬伏山的安全,但现在的问题是,如果姬伏山死了,他也难逃一死。

现在的他和姬伏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仅此而已

秦乖乖的美眸里也满是疑惑,根本就想不通姬伏山在干什么

难道这家伙也被叶少龙给传染了,变成疯子了

现在的姬伏山很难不让人这样恶意的揣测。

但很快,秦乖乖和陈雄就知道姬伏山为什么一点也不担心风子期和姬扶苏两人的攻击了

就在风子期两人冲到姬伏山面前的时候,一个老人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姬伏山的身后。

这人正是姬白鹤

姬扶苏和风子期也反应过来,可是此时两人招数已经用老,根本不无力闪避。

于是,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姬白鹤手中的长剑出鞘

一道带着杀机的白色半圆突兀地出现在空气中

“刺啦”“刺啦”

两道声音几乎同时响起,然后风子期和姬扶苏就发现他们胸前的衣襟突然裂开,不仅仅如此,连衣服后面的皮肤也被割出一道口子

陈雄松了口气,来了就好,来了就好

只要姬白鹤和陈言全力出手,不怕不能将杜晨等人全部杀死

这么想着,陈雄几个箭步来到姬伏山的身边,冷冷地看着风子期和姬扶苏说道:“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

姬扶苏和风子期没有说话,他们的右手都在捂着他们的伤口,看着姬白鹤的眼神非常凝重

姬扶苏还好点,毕竟,上次他就和杜晨领教过姬白鹤的厉害,可是风子期却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棘手的对手,脸上满是震撼的神色。

不过,风子期虽然忌惮姬白鹤的实力,可是嘴上却丝毫不留情,听到陈雄的话后,他不屑的说道:“这可真是有意思,明明是年轻一代之间的恩恩怨怨,却没想到跑出来个老不死的”

姬伏山的神色顿时一变,斥道:“你找死”说话的时候,他就想要动手,不过却被姬白鹤拦了下来。

姬伏山不解地看着姬白鹤,在他看来,受到这样的侮辱,只有用风子期的命来洗刷才行

“你说的不错。”姬白鹤看都没看姬伏山一眼,淡淡的说道,“这是你们年轻一代之间的事情,我这个老人,确实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可是你还是出现了。”风子期冷笑不已,在他看来,姬白鹤这就是做了婊子,还想要贞节牌坊

“正是因为如此,我刚才才没有要了你们的命。”姬白鹤面无表情,但是却给人一种骄傲的感觉,“如果我刚才想要你们的命的话,你们现在已经是两具尸体了”

“哈哈真是笑话。你这么大年纪还参与小辈之间的事情,就已经够丢人的了。难道你还想要偷袭两个后辈”风子期根本就不吃姬白鹤这套。他很清楚,姬白鹤刚才没有杀死自己和姬扶苏,并不是因为手下留情,而是姬白鹤还要脸

姬白鹤的神色微微一变,给人一种谎言被拆穿后的尴尬。

但很快,他就冷冷的说道:“既然你们这么想的话,我也不得不这么做了。来吧,动手吧”说话的时候,他将手中的汉剑对准姬扶苏和风子期。

风子期的神色微微一变,别看他刚才骂的厉害,但是他的心里其实和明镜一样真要是动起手来的话,自己和姬扶苏绝对不是姬白鹤的对手

不远处的杜晨早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虽然现在的他有些狼狈,但实际上并没有受太重的伤势。

杜晨很快就注意到姬扶苏和风子期落入险境,便对秦柏天说道:“秦大哥,你过去支援扶苏他们。那家伙,交给我”

“交给你”秦柏天的脸色微微一变,焦急的说道,“那家伙的实力可是在姬白鹤之上,你一个人怎么可能对付得了他”

他们口中的“那家伙”正是陈言。

虽然刚才秦柏天将陈言打伤,可是他知道,那点攻击对陈言来说并不算什么。想要对付陈言,至少需要两个炼气化神三重的武者才行。

但是现在杜晨却想要一个人对付陈言,连秦柏天都不知道该说杜晨勇敢,还是该说他不知者无畏了

“现在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杜晨焦急的说道,“不然的话,扶苏和子期就得死”

秦柏天的脸色微微一变,他也知道现在时间紧迫,自己没时间浪费,想了想后就重重地一点头说道:“那好,我过去支援扶苏他们。但是,你一定要给我坚持住不然就算是你死了,我也不会放过你”

杜晨微微一怔,随即就明白了秦柏天的意思,大笑着说道:“秦大哥,你就放心吧,想要我命的人很多,可是我现在还完好无损地站在这里。”

“那最好”秦柏天撂下一句话,就向姬扶苏和风子期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