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医王
字体:16+-

第四十九章 同行相杀

“呕”

黄成龙躺在地上滚来滚去,不停的干呕,表情十分痛苦的样子,但偏偏又看不出任何的外伤来。t

这乡下人力气真大,而且没有一点修养。

这是在场众人的第一感觉,想起刚才自己似乎也嘲笑了杜晨,此时纷纷后退两步,生怕步这黄成龙的后尘。

“杜晨,你”

李藏德有些被吓住了,他知道杜晨身手很好,原本也只想让黄成龙过去给杜晨一些难堪,却想不到的是,杜晨居然真的敢在这种场合动手。他眼睛四处乱望,在宴会大厅的角落里,包括二楼显眼的位置,数十个黑衣保镖正安安静静的站在原地。他们显然注意到了这里的事情,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没有过来。

难道

李藏德的心中有点打鼓,不敢上前。他虽然有时候很冲动,但此时也知道,是背后有人给杜晨撑腰,才能让这些保镖对杜晨打人不为所动的。

杜晨却是没有这么多顾忌,今天是董璃的生日不错,可遇到有些人欠抽的话,他也不介意动手教训一顿。如果董璃介意,那只能说俩人不是一条道上的人,做不成朋友,他也不强求。

杜晨笑着继续挑衅道:“怎么李公子,你怂了以前不是很跩么今天,硬不起来了”

“你怂了硬不起来了”

听着这句对男人有极大挑衅意味的话语,李藏德怒了。更何况,他本就不是那种做事瞻前顾后的主,此时哪里还能再忍

“艹”

李藏德说着就要把外套脱下来,他身上穿着这种繁琐的礼服还真不好动手。

“何必为了一个乡巴佬动怒”

就在此时,一个年轻人上来拉住了他的手,若是别人在这种时候拉住他,他肯定得暴走,连这个人一起揍,但这个人李藏德却不能揍,也不敢揍

“又来一个,呵呵”

杜晨笑了,笑着打量这眼前忽然插进他跟李藏德这场矛盾当中的年轻人。

比自己还要高上小半个头,足足有一米八七的身高,修长而又十分标准的体型,身穿一件看起来十分大气又不失时尚的礼服。手上的腕表杜晨并不认识是什么牌的,但从于克坚的眼神中杜晨估摸着,这表可能不下于他刚买的那辆q5。

他眼眶上挂着一幅金丝眼镜,看起来十分的斯文。

加上只有二十六七岁的年龄,这样的一个人就是那种典型的高富帅,光从气质上看,甚至比张少飞还要强,简直就是那种令无数少女疯狂的国民老公形象。

“杜医生,你好,敝人蒋宏朗。”

蒋宏郎上前一步,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对着杜晨伸出了手。

“呵呵”

杜晨只是玩味的笑了笑,却没有把手伸出去。引的在场的众多上层人士一阵嘘声。大意不过是这乡巴佬居然也是个医生。多少人想跟蒋少握个手都难以办到,这乡巴佬居然还不愿意。

周围的这些声音,以及杜晨那颇带玩味的笑容,如果换做李藏德肯定又得暴走了。但这蒋宏郎却丝毫不生气,依旧在笑,在保持着他这看上去十分迷人的风度。

他十分自然的收回了伸出去的手,面带微笑,说道:“人人都说杜医生是神医,却想不到杜医生医人有一手,打人也有一手啊。”

“我怎么样,莫非你之前还没有调查清楚么”杜晨言语中略带一点敌意。在杜晨看来,这蒋宏郎这个时候出来,无非就是跟李藏德、张少飞一伙的,他们想打击自己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杜晨对他自然没有好脸色。

“杜医生,我想你是误会了。”

蒋宏郎笑着,转过头去憋了一眼李藏德,不屑的说道:“我跟这个废物不熟。”

“废物”

杜晨有些意外,见在场众人大多数都憋着笑,想笑又不好意思的表情。似乎这蒋宏郎并没有说谎,更令杜晨意外的是,被人在这样的场合称作废物,这李藏德也只是憋红了脸,似乎是很愤怒的样子,却一点都不敢发作。

这蒋宏郎到底什么人多大来头

“杜医生可能不知道我是谁,我再正式介绍一下。”蒋宏郎又笑了笑,十分礼貌的说道:“敝人姓蒋、名宏郎。你没听过我的名字不奇怪,但你一定听过我父亲和我哥的名字,我哥是蒋宏国,而我父亲是,蒋天寿”

说出这两个名字的时候,尤其是最后说出蒋天寿这三个字的时候。蒋宏郎不自觉的有一种骄傲的感觉,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周围的人群听到这三个字也十分恰当好处的留露出一种敬仰的感觉。似乎这蒋天寿真的很了不起。

可杜晨却丝毫不为所动,一副等着他接着说下去的表情。

“你没听过蒋宏国,没听过蒋天寿”

蒋宏郎先前那一只维持着的风度也烟消云散了,先前似乎怎么都不会愤怒的他,这时候却有些愤怒了。

“哈哈,笑死我了。”

“这乡巴佬真的是乡巴佬,居然连号称明杭活神仙的蒋神医的名字都没听过。”

“还是个医生呢”

“乡下卫生院的吧”

在场众人都笑了,是在嘲笑杜晨。

杜晨这时候也笑了,蒋神医明杭活神仙难道比自己那老不死的师傅还厉害么如果是这样的话,师姐林英男早就在自己来到明海的第一天就告诉自己了。

现在是林英男提都没有提这个人,那么

这号称明杭活神仙的蒋神医也就那样而已。

“我没听过这两个名字很奇怪么华夏十三亿人名,难道我应该都知道么”原本这蒋宏郎还令杜晨有点忌惮,但既然知道了蒋家是个医学世家,杜晨还有什么顾忌玩医术,除了那老不死的师傅之外,杜晨还没有怕过任何人。

“杜晨,杜神医,好我记住了。”

蒋宏郎面色泛红,先前一直拼命维持的风度,早已经消失不见,显然是愤怒至极了。似乎是认为杜晨说没有听过他们家的名头,是故意羞辱他一下。

“我是真没有听过你家任何人的名头”

杜晨无奈的摊了摊手,同时对眼前这个蒋宏郎也失去了敬意。原先来以为这是一个不亚于张少飞的年轻人,现在看来这比张少飞差远了。也就是外表看起来还不错,却是个外强中干的人。

这样的人还不值得自己慎重。

杜晨大声说道:“蒋大少是吧,我相信也不会平白无故来找我麻烦,有什么指教,就直说吧。”

蒋宏郎表情愤怒,和杜晨看不起他一样,他此刻也看不起杜晨了。认为杜晨说没有听过他蒋家的名头,是在撒谎,是在硬撑面子,是在羞辱蒋家。

对于这样一个没有人人,蒋宏郎实在难以认同杜晨的医术能够高到哪里去,但为什么父亲和大哥都让我在中西医交流大会上,注意这个杜晨呢

基于对父亲和大哥的认同,蒋宏郎还是问道:“我问你,你是不是会作为第一医院的代表去参加中西医交流大会”

“中西医交流大会,你就为这事”

杜晨有点明白了,林英男用这个大会做跳板让自己做急救科的副主任,导致陈沂方和李翠凤仇视自己。现在又因为这个什么中西医交流大会,凭白给自己惹来蒋宏郎这个麻烦。

杜晨心中也十分无奈,这个大会还没有开始就给自己带来了这么多麻烦,要真开始了还了得

杜晨不怕麻烦,只是讨厌麻烦,他也不反对这个交流大会。毕竟无论中医还是西医都是一门科学,科学是要交流才能进步的。

可交流大会,不是比斗大会。

重在交流,不在比斗

他无奈的是,无论是李翠凤还是面前这个蒋宏郎都把中西医交流大会变成了比斗大会。

说到底还是同行相杀啊

“唉,你是个医生,是以医术为本的医生。为什么不能安下心来钻研医术呢,就因为这个中西医交流大会,要跟我置气医术不是政治,认真研究,把病人放在首位才是王道,同行不是敌人,同行是你的伙伴同行不应该相杀,应该互助才是。”杜晨有些语重心长的说道,语气就像是长辈在教训后辈一样。

“呵呵,装,你在装,也不怕装过头”

“装逼不怕遭雷劈么”

“在蒋少面前装逼,不知道蒋少的父亲是华夏艺术研究会明杭分会的会长、他大哥是副会长么不知道蒋少才刚获得了明杭杰出青年医学奖么”

“这样一个满口大话的人,不知道蒋少为什么会对他如此重视”

杜晨一番话说完,还没等蒋宏郎出声,其他人就笑了。

此时此刻大厅里除了杜晨自己,只有于克坚相信杜晨的话没有笑,还有躺在地上不能动弹的黄成龙笑不出来之外。所有人都笑了。

就连宴会厅二楼的某个地方,张少飞也笑了,他轻声笑道:杜晨,装逼装过头了吧,蒋家人个个心高气傲,连我有时候都得让着他们,你竟敢如此羞辱他们看样子我不用出手,猛虎帮也不用出手,只是一个蒋家都够你喝一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