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医王
字体:16+-

第二十七章杜晨不给治

“怎么回事”

“不知道,好像是刘主任被人打了。t”

“那还站在这里干什么,我们进去救他啊”

随着刘尘远的哀嚎声不断传出,刘尘远的办公室门口早就聚集了一群医生护士,包括许多病人也围在了这里。

有人也想过要冲进去救他。

不过在看到门口的几个保安之后,就又熄灭了心中的想法。

连保安都在这里看热闹,他们凑合个什么劲。

于克坚通过上次送锦旗事件,在第一医院可谓是出了名了,谁不认识他

就算是有人不认识他,也通过别人的嘴巴知道了他。这种时候,不管是什么原因,让于克坚暴揍刘尘远,都没有人敢上去凑这个热闹。

要知道,一个市里,最不能惹的人有两种。

不是当官的,也不是有钱的,而是小混混和卖苦力的人。

俗话说光脚的不怕有钱的,当官的,有钱的,都有家世顾忌一般情况下都不会做的太过分。

但小混混,和卖苦力的就不一样。

他们通常没有什么文化,就是光脚的啥也不怕,真把他们这一类人惹毛了,他们就会什么都不管,直接弄死你都有可能的。

而于克坚虽然不是卖苦力的,但他手下却有一大群卖苦力的建筑工人,还跟他们称兄道弟,谁敢惹他

医院保安不过也就是拿一份死工资而已,这个时候没有人会傻的给刘尘远出头。

“别打了,救命啊快来救命啊”

刘尘远拼命的哀嚎,但任他如何哀嚎,落在他身上的拳脚就是没有停过。

也不知道于克坚这几人是经常揍人还是有人教他们,貌似是打出了经验似的。

拳脚落下来都很重,打的刘尘远哀哀叫。

但打的位置却多是屁股,大腿这类肉多的地方,打的痛是很痛了,但却能够不伤着他,就算拿去做伤势鉴定,也最多鉴定出一个轻伤而已。

“怎么回事,在这里吵吵嚷嚷的,像什么样子”

终于人群里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人群纷纷让开一条宽达半米的小道,柯有伦柯院长走了进来。

“柯院长,你来的正好,快来给我主持公道。”

于克坚朝着刘尘远呸了一声,又对身后的两个人说道,“把他拉出来,让这个无良医生见见他们的院长,让柯院长给我们主持公道”

说着,于克坚便指使着手下将脱得只剩一条裤衩的刘尘远从卧室里给拉了出来。而此时的他已经是两个大大的黑眼眶,全身淤青,没有一寸好皮肤了。

“柯院长,你得给我做主啊,你们医院出了这么个无良医生,你管不管”于克坚还不等刘尘远开口,便率先说道,弄的他好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一样。

刘尘远差点就没有吐出一口老血,把自己打成这样还跟院长告自己的状。

“我才是受害者好不好啊”

刘尘远大声喝道,“报警,柯院长,你快报警,把这些坏分子给抓起来,他打我啊,他们打我啊,一定要报警把他们抓起来”

说着,说着,刘尘远居然就哭了。

哭的像个小孩子一样,泪水直流,在于克坚两个手下的制约下,浑身挣扎,想挣脱出去。奈何,于克坚的两个手下都是卖苦力的,别的没有,力气却是大得很。又怎么是刘尘远这个坐办公室的人,能挣脱的开的呢

众人看着刘尘远这幅摸样,被人脱光了衣服裤子,就差**了,此时还哭的如此丧心病狂。定力差就笑出声来了。倒不是人们没有同情心,实在是一个医院急诊科副主任,这幅模样看着实在令人发笑。

柯院长倒是忍住了没笑。

他沉声说道:“于先生,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应该带着人来把刘医生的衣服扒了打吧。你让他脸往哪放你们这是犯罪知道吗是故意伤害罪,要判刑的”

“呸”

于克坚大骂道:“你还提着王八蛋的脸,我问问你,是脸重要还是命重要。这王八蛋要脸,我兄弟的命就不要了你问他干了什么好事”

“怎么回事”

柯院长皱起了眉头,这事情的来龙去脉他还真不知道。

于克坚正要解释,护士长忽然跑了过来,说道:“院长,这事还是我来解释吧。”

护士长也是一脸怒色,原本她是来找刘尘远兴师问罪的。可见了刘尘远眼下这幅模样,也有些不忍心再质问他了。只是对柯院长说道:“事情是这样的。医院来了个中毒的病人,然后刘主任去给病人医治,却奈何水平有限治不好病人,然后他就走了。说是他去通知专门研究解毒的李医生,结果那病人危在旦夕,可过了十分钟过去了,李医生还没有来。还是我叫别的护士去通知李医生的,才知道刘主任并没有通知李医生这事。至于,后面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护士长说的虽然不算好听,但还算比较委婉,并没有火上浇油。只是她对刘尘远的怒气却怎么也掩饰不住。

那可是一条命啊

命在旦夕,你自己不想去通知李医生,就别这么说啊她大可以让别人叫李医生过来,可你偏偏说你去。说了又不去,这不是拿病人的生命开玩笑么

“呵呵”

于克坚笑了,只见他说道:“柯院长,你以为这王八蛋的衣服是我们脱得我告诉你,是他自己脱得,我们冲进这王八蛋办公室的时候,他正准备洗澡我兄弟命在旦夕,他还有心情洗澡你说这王八蛋,该不该揍大家说说,这王八蛋该不该揍”

柯院长也皱起了眉头。

虽然心里认为于克坚没有打错,刘尘远这种漠视生命的行为是该教训教训,可他不是个崇尚暴力的人,加上他涵养也算不错,便只有不吱声了。

不过在场的人可不是人人都有柯院长的涵养,于是便有人大声叫道:“该打,打得好”

“对,打得好”

“这种人就是欠收拾我早就看他不爽了”

一时间人群激愤,大有一拥而上再暴揍刘尘远一顿的架势。

“你,你们,你们这是落井下石我跟你们有什么仇啊”刘尘远差点就喷出一口老血。要不是此刻人高马大的于克坚站在他面前,指不定这些同事,还真的会上来暴揍他一顿。

“好了。别吵了”

柯院长忽然大喝一声,又对于克坚道:“于先生,刘医生的事情我们之后再解决。眼下,你那同事的病最重要了。”随即,柯院长又对护士长问道:“病人病情怎么样了李医生怎么说的”

“不太好”

护士长摇了摇头,直接说道:“李医生说她看不出来病人是中了什么毒。我们已经以最快的速度验血了,但化验结果却显示病人根本没有中毒。可病人明明中毒了啊现在只能等后续别的东西的化验结果了。不过李医生说情况不太妙。”

“李医生都没有办法么”

柯院长神情变得凝重无比,李医生的本事他十分清楚,在解毒这一方面比自己还要在行。如果说,第一医院里面,有李医生解不了的毒的话,那么就没有人能解了。毕竟术有专攻,李医生就是专攻解毒这一方面的。在这一方面,李医生的水平就算在全国也是顶尖的。

“什么意思”

于克坚却急了,他大声说道:“你们的意思是我兄弟就要交代在你们医院了”

“于先生,别急,我们会有办法的。我马上召集专家给你同事进行会诊,会有办法的。”柯院长连忙安慰道。

柯院长不由在心中擦了把汗,他向来是温文尔雅,极有涵养的人,在医院里也很受人尊敬。不过遇到于克坚这样的莽夫,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办法,会诊等你们开完会,我兄弟都要死了”

于克坚大手一挥,骂道:“娘的,我前些天才给你们医院送了锦旗,今天难道就要我兄弟死在你们医院不成那我那锦旗不是笑话么”

“锦旗对,小杜”

柯院长神情一亮,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李医生这个解毒权威都说没有办法了。但他却相信,杜晨一定有办法。

他连忙问道:“小杜去哪了”

“杜医生有事请假出去了。”

护士长一脸无奈,要不是杜晨出去了,也不会请刘尘远这个庸医来给于克坚的兄弟解毒了。

“胡说那不是小杜吗”

柯院长胡子一瞪,却是极为不悦的说道,原来他眼睛扫了一圈,却忽然发现那个站在小莲身边的不正是杜晨吗此时他就站在人群的后面看热闹呢。

他连忙说道:“小杜,来,快来。于先生那锦旗可是送给你的,今天说什么也要把于先生的同事给治好我们医院不能白收人家锦旗啊。”

“我我不行的。”

谁知道杜晨走出来之后,却是面带诡异笑容的望了望刘尘远,来了这么一句话。

他不行

也就是说,他不给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