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医王
字体:16+-

第二十三章董璃的悲伤

基于这个人体小宇宙理论。

华夏古医术的原则是能不动外科手术,就尽量不动外科手术。这也是为什么,大家心中会产生一个并不真实的概念,中医不能,也不懂做手术,手术是西医的专利。

实际上,华夏古医术不是不能,不懂。

只是用到这方面的人比较少而已。

就算是真的到了危急关头,逼不得已的时候。

比如遇到现代取子弹,古代取箭头这样的情况,必须要做手术了。华夏古医术也会严格遵循人体小宇宙理论,尽量减少因为手术对人体本身小宇宙的破坏。

西医的麻醉就是一种对人体小宇宙的破坏。

无论是局部麻醉还是全身麻醉,都有可能损伤人体经脉,使经脉萎缩,破坏人体本身的气血循环,让阴阳失调。

所以杜晨不给董璃采取常规的药物麻醉方式,而是用金针封穴的方法来麻醉。这样虽然麻醉效果没有全身麻醉来的好,在手术过程当中会很痛,但对人体的破坏也是最小的,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事实上,杜晨还会一种完全不对人体小宇宙本身造成任何危害的方法。那就是连镇痛的金针都不用,直接进行手术,以强悍的手法避开人体经脉和血管,便可不对患者的身体产生任何不利的影响。只不过这样进行手术等于完全没有麻醉效果,这其中的剧痛不是正常人可以忍受的

两千多年前,神医华佗为武圣关羽刮骨疗毒的时候,就采用的这种方法,才能让武圣的手不留下任何后遗症。让武圣关羽,在手术之后立即可以发挥百分之百的战斗力。

只不过董璃一介弱女子,是怎么也比不了武圣关羽的。

杜晨才为她采用折中的办法,用三枚金针加自己的内气为她镇痛,这样虽然仍然会对她的身体产生一点影响,但问题却不大。

“董小姐,子弹藏得比较深,差两厘米就是贯穿伤了,接下来会很痛,你要忍住了。”杜晨目不转睛的盯着董璃这丝滑如玉的肌肤,那伤口处已经被他用手术刀划开了一个长约两厘米的口子。

董璃白皙柔弱的脸庞上,已经是冷汗淋漓。

虽然伤口处由于金针封穴的缘故并没有流血,疼痛也减轻了不少。可这样的手术,没有用丝毫的麻醉措施,又岂是常人可以忍受的

要知道董璃的抢伤只差两三厘米就是贯穿伤了,如果真是贯穿的枪伤的话还好,以杜晨的医术,只消为她止血,祛疤,再用药养护一段时日便可。如今这种伤口很深,又非贯穿伤就意味着,杜晨要将董璃身体里的子弹取出。

手术刀至少要入肉五公分,虽然有金针封穴镇痛,可也疼痛非常

董璃能忍住不吭声,已经远远超出了杜晨的意料,比所谓的“硬汉”都要强上不少了。

这也多亏了董璃身体隐疾,常年犯病,一病起来就浑身剧痛,才让她对于疼痛的忍耐力锻炼的比常人坚强不少的缘故。

“啊”

紧握手术刀,避开经脉和血管,又是一刀精确的纵向切割,杜晨终于隐约可见那颗卡在董璃肩膀里面的子弹了。

杜晨皱起了眉头。

情况正朝着极为不妙的方向发展,子弹竟然卡在了董璃的肩胛骨里面。

杜晨眼神凝重,子弹卡在骨头里面,手术的难度无疑大大增加了。可这个时候,他却忽然问道:“董小姐,能问你个问题么”

“杜医生,你说”

虽然不明白杜晨为何这个时候问问题,可董璃却忍着剧痛低声应道。

“恕我直言,董小姐内心虽然比大多数男子坚强,但性子并不算刚烈,外貌看上去更是有些柔弱,身体也不好。为什么会选择警察这份职业呢而且还选择做刑警”

“我”

董璃有些意外,显然她没有想到杜晨的问题竟然是这个。神情顿时陷入了沉思当中,似乎别有隐情一样。就连肩膀上的疼痛,这一刻都感觉不到了一样。

杜晨一笑,他知道自己做对了。

实际上这也是另外一种麻醉方式,让患者陷入沉思,便能不知不觉的转移她的注意力,从而忽视了这疼痛。

当年神医华佗为武圣关羽刮骨疗毒的时候,武圣就是用下棋的方式来分散注意力,与杜晨此举有异曲同工之妙。

“据我所知,董小姐的父亲乃是董安国董记,母亲刘竹青也是明杭市商界里赫赫有名的董夫人。你家不缺钱,也不缺势,怎么会让你一个弱女子来做刑警呢”

杜晨继续问道,他嘴里虽然在说话,但手上却并没有停止。只是变得比之前缓慢了许多,如果仅仅是取子弹原本对于杜晨来说,并不是很难的手术。可是现在子弹卡在肩胛骨,难度却数倍增加了。

从肉里取子弹,和从骨头里取子弹完全不是一回事。

肌肉好恢复,只需下刀便可,但骨头却不好恢复,而且又硬。想要不留后遗症,寻常手法可做不到。眼下的状况,只能是利用锋利的手术刀,附着内气,一点点的把子弹从肩胛骨上挖出来,又不能伤到骨头的根本。

这对于从未进行过这类手术的杜晨来说,是个不小的考验。

而这样取子弹,对于董璃的疼痛,也要倍数增加,她不由的啊了一声,表情变得极为痛苦。

这模样,让杜晨是我见犹怜。

“董小姐,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慢慢的一点点的用内气和手术刀,挖着肩胛骨上的子弹,杜晨又再次催问道。

董璃说道:“杜医生,你知道猛虎帮为什么要绑架我么”

“为了要挟你父亲”

杜晨反问道,他就算再傻也能想到,猛虎帮明知道董璃的身份还敢对她出手,这就是唯一的解释了。

“你知道猛虎帮在明杭市的权势和猖狂程度了吧”董璃苦笑一声,眼神中隐隐有泪花在转动。

杜晨心中一惊,这猛虎帮还真够猖獗,竟然敢绑架董安国的女儿来要挟他要知道董安国的身份,基本上就能代表明杭政府了啊可更让杜晨吃惊的是,这样剧烈的手术都没有能够让董璃闷哼一声,为什么说道猛虎帮董璃就会流泪呢她的内心可不像看上去那样柔弱啊要真的柔弱,也干不了警察这一职业了。

董璃似乎陷入了非常不愿意想起的回忆当中,眼神中无比的痛苦,低声说道:“十二年前,明杭市有一个帮会比猛虎帮更加猖獗,名为红棍会。那一年我只有八岁,我父亲也还并没有现在的地位,只不过他和现在一样嫉恶如仇,是对付这些帮派最坚定的支持者。也是那一年,红棍会的人绑架了我母亲。”

“董夫人”

杜晨一愣,原来董夫人也被绑架过。

“不”

董璃摇了摇头,泪水终于忍不住滑落出眼眶,低声道:“那些恶人奸杀了我母亲。虽然后来父亲最终消灭了红棍会,可是母亲却再也回不来了。”

“你母亲被”

杜晨神情巨震,好在身为专业的医者,神情虽然波动巨大,但手里的手术刀并没有偏移半分。否则这后果不堪设想,将对董璃造成巨大的伤害。

原来董夫人并不是董璃的亲生母亲。

杜晨心中只感觉到董璃这一辈子真的很可怜,有一个嫉恶如仇的父亲,导致母亲惨死。

才八岁的她就要经历如此痛苦,的确不是常人能够忍受的。

虽然现在的董夫人对她也很好,对她的爱不亚于亲生母亲,但毕竟不是亲生的。这中间的体会,只有董璃自己能够清楚了。

杜晨终于明白,董璃拥有如此家世,为什么还会选择成为警察了。

果然,董璃的眼中泛起一股仇恨而坚定的目光,轻声道:“红棍会被我父亲打掉了,可五年前明杭市又冒出一个猛虎帮。从那时候我就暗暗发誓,绝不会允许这类组织的存在,让他们迫害一个个完整的家庭。我发誓,绝不会让别的孩子经历我一样的痛苦。”

“可是自从真的做了警察之后,我才发现,要让这世界完全安宁,要让他们这些黑帮完全消失,有多么的困难。我我甚至连自身的安全都保证不了。今天如果不是杜医生,恐怕我的下场跟当年我母亲没有任何差别了”说道这里,董璃的泪水如决堤的大坝一样,再也止不住了。

“”

杜晨没有安慰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他本就不擅长哄女孩子。

“杜医生,我是不是很没用”

说完这句话,董璃彻底陷入了沉默,此时的她也不知道是想起了她死去的母亲,还是为她自己的无能感觉到了悲伤。

杜晨依旧沉默,这种时候,还是让她自己消化内心的伤痛最好。

他加快了手底下的速度,好在虽然激起了董璃的伤心事,但也达到了杜晨最开始的目的。此时沉浸在悲伤当中的董璃,是一点也感受不到疼痛了。

这让杜晨的手术能够无比顺利的进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