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医王
字体:16+-

第二十章董璃被绑

“现在,你该告诉我谁让你来杀我了吧。t”杜晨轻轻的拍打着金发长毛的脸,一脸微笑的问道。

“我说,我说”

最后一个兄弟也被杜晨杀掉了,金发长毛甚至连杜晨怎么出手,用什么杀的都不知道。此时此刻面对杜晨,他已经完全崩溃,连忙说道:“是你们医院的刘尘远,是他,他花了五十万跟我买你的命。”

“刘尘远刘主任”

杜晨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想不到居然是他。

“是,是,刘尘远就是你们医院的急诊科副主任就是他让我来杀你的。”

“人心险恶”

从前杜晨只从史上体会到这个词语的含义,此时此刻,却真真正正的体会到了这四个字的含义

自己没有说出因为他胡乱用药才导致董璃病情恶化,已经算是帮了他一个大忙。只是劝他退出医学界,不再行医,不要再害人害己了而已,他居然就想杀自己

“很好”

杜晨低声说道,手腕轻轻一转便扭断了金发长毛的脖子,送他去地下见他死去的兄弟们,紧接着杜晨又将一开始打晕的那两个混混一并结果了。

对于这些人,不杀他们便意味着更多人死亡。

“呼”

深呼吸一口,平复下起伏不定的情绪。

这一辈子活着二十年,杜晨救活的病人不计其数,但是亲手杀人还是第一次。

而且一杀就一次性杀了五个。

要说,此刻心中还能平静下来,那是骗人的。

“师傅,你不会怪我用您教的救人医术来杀人吧。山下的世界果然险恶,或许我当时就不该下山。”

默默的对自己说了这样一句话,杜晨才感觉心中好受了一点。

他却不知道,从师傅放他下山开始,就意味着他已经踏上了一条不归路,不是敌人死,就是自己亡

而这五个人,却仅仅只是开始而已。

平复下情绪,杜晨将内气附着在手心,用灼热的内气来烧灼这些尸体上他碰过的地方,这样能够消除掉他的指纹,不留下任何痕迹。

他可不想因为杀了几个该杀的人而被警察给盯上。

做完这一切,确定没有留下任何线索之后,杜晨正打算离开,忽然金发长毛的口袋里手机发出了收到短信的提示。

“看看也好。”

抱着这样的想法,杜晨从金发长毛的口袋里拿出了他的手机,打开这条短信。

“长毛,你那边的事情办妥了没有为了安全起见,你速来码头十三号仓库,将昨天绑架的那个小妞转移藏匿地点,以防事情暴露。”

看着这条短信,杜晨情绪久久不能平复。

这条短信的前半句话,显然就是在问这金发长毛有没有杀了自己,后一句话却是要转移一个昨天被他们绑架的女孩。

就在刚才,他心中还为杀死这五个人有一点点的不安,但此时此刻这点不安已经完全烟消云散了。

这种干尽伤天害理之事的人就死一万次都不够。

“事情已办妥,就来。”

杜晨给这人回了一条短信,连忙朝着码头赶去。

医者悬壶济世,武者行侠仗义。

这是师傅从小对他的铮铮教诲,杜晨既是医者,又是武者。这样的事情不知道也就罢了,既然遇到了,他便不能不管。

杜晨也没有想过要报警,这等于告诉警察自己杀了这金发长毛五人,那时候不管自己有什么理由,都解释不清楚。杜晨也算是懂点法律常识,虽然这是他们要杀自己在先,自己这也算是正常防卫,但从未听过有人以一敌五正常防卫,还将这五人都杀了的。

所以,这时候便只有自己亲自去救那个女孩了。

匆忙换了身衣服掩盖身上的伤势,打了个出租车,杜晨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码头,可为了谨慎起见,他却并没有急着去找十三号仓库。

下山后,杜晨见到的人除了师姐林英男之外相对自己来说,都可以称得上是手无缚鸡之力。

这让杜晨产生了一个错觉,他以为这个世界上除了师傅说起的那些几乎不出世的武门和古武家族之外,师傅就是最厉害的人了。而自己突破到了炼精二重之后,也勉强算得上是一个高手,这世界上能够对自己造成威胁的人没有几个了。

可就在刚才,杜晨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山外还有山。

只是一个猛虎帮而已,金发长毛那种垃圾的手下就隐藏着一个炼精二重的高手。

要不是自己既是武者,又是医者,对于人体穴道了若指掌,跟师傅学了一手凌空飞针的医道绝顶法门,杜晨可以肯定刚才死的人一定会是自己,而不是那个中年混混。

毕竟同是炼精二重,杜晨却没有太多的实战经验,而且刚才他被偷袭中了一刀,血流不止。若不是他还是个医者,可以自行止血的话,不用那个中年混混出手,光是流血都能让他死亡。

“猛虎帮没有那么简单”

杜晨在码头貌似散步的样子,实则在观察地形,以便呆会救出那个被绑架的女孩之后,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将她带出来。否则谁知道猛虎帮还有没有刚才那样的高手,要是再来一个的话,以他现在的状态,别说是救出被绑架的女孩,自己能不能逃掉都是个问题。

毕竟凌空飞针这种法门,也是需要内气的,没有内气的话,只是一根普通的金针根本杀不死一个武者。

而他刚才为了给自己治伤止血,已经消耗了大量内气,他可再使不出第二次凌空飞针了。

足足在码头转了半个小时,摸清所有地形之后,他才爬上了十三号仓库的气窗,悄悄的潜入了这个仓库。

仓库很大,很空旷。

足足上千平的地方,空荡荡的别说是人了,就连一样货物都没有。

只有最里面的角落被人用几块布帘子给拦了起来。如果那个被绑架的女孩真的在这个仓库的话,那么就只可能是在布帘之后了。

事不宜迟。

杜晨以最快的速度冲到了最里面的布帘处,却是惊呆了。

这里还真有一个被五花大绑的女孩

更另杜晨不可思议的是,这个女孩居然自己还认识。

就是前不久被自己治好的那个女警察,董记的独生女,董璃。

“竟然是你”

杜晨有些惊愕的说道,在明杭市居然还有人敢绑架董记的独生女这猛虎帮活的不耐烦了

“呜呜”

董璃的眼睛忽然挣得老大,盯着杜晨的身后,似乎是在提醒着什么,却由于嘴巴被布条塞住了,只能够发出模糊不清的呜咽声。

杜晨猛的一个转身。

就在他身后不足两米处,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手持一把黑洞洞的手枪,正指着他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