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岁月那些人

第348章 毫无压力

字体:16+-

第348章 毫无压力

“——难道你就不觉得感动吗?”武修无奈道。

“感动?”瞿依依笑道:“你还想让我怎么配合?”

武修一脸向往地说道:“你很大气地一把将我搂在怀里,然后深情地安慰我说:‘没事宝贝,咱们下学期开学就能见到了’。”

“滚!少恶心我了。”瞿依依笑骂道。

“不是,你这得多嫌弃我啊!”

瞿依依想了想,突然一副很认真的表情说道:“其实我希望你一会能赶紧回家,老是打来打去,有意思吗?”

“我也不想啊!可是别人要打我,我总不能主动把脸伸过去说‘你打吧,打完左边还有右边’,我又不是耶稣。”

话音刚落,武修的手机响了。他看了眼来电显示,对瞿依依说道:“我该走了……”

“能不能帮我一个忙?”瞿依依看着武修,说道:“我的东西有点多,帮我拿一下。”

武修想了想,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咬牙说道:“那快点”……

走出二中,在往西的方向差不多七八百米的距离,有一个不大的广场。

此时广场上已经站着六七十口子人了,他们看着年纪都不大。

一群人站在广场中央,嘴里都叼着眼,看起来异常嚣张。其中为首的就是段聪,他在人群中最显眼,不仅是因为他的位置,还有他脸上的五道印。在他旁边是炎彬一伙人,罗仕桐和雷政港他们都在另一边站着。

这个时候在广场的另一边,齐远和葛晨打头,刘氓、肖乐和晁仲在后面,任阳也来了。再往后是一大群人,看着也有四十多口子。

“齐远,胖哥,很好,我还以为你们不敢来了。哎,你们怎么好像少一个人啊?”段聪看着齐远他们,嘲讽道:“你们那个摇旗的呢?就是那个武修,不会又跑了吧?”

“跑?你说笑呢?我们修哥什么时候跑过?他说过,他对一切反派从来都是挺直脊梁直接面对。尤其是某个被女人抓破相的人,他敢来,我们修哥必到。”任阳这个时候喊道。

他看着旁边一脸诧异的齐远等人,小声解释道:“是修哥教我这么说的,他说今天来的人会很多,在他没到之前,一定要保住他的形象。”

“——”

“你说什么?”段聪的脸色一下就变了,想来他脸上这五道印已经让他成为了很多人的笑柄。

“事实如此啊!”任阳理所应当道。

“就你们摇旗的那个转校生武修?呵呵!那天晚上也不知道谁跑的那么快。我还听说他曾经被雷政港堵在操场的时候,也跑的特别快。”对面炎彬身后的路航很不服气地喊道。

嘎——

一阵急刹车声突然传来,紧接着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广场边上。

车门被打开后,武修缓缓地走了下来,他看着刘氓招手道:“氓哥,过来一下。”

“我?”刘氓指着自己疑惑道。

武修点点头,等刘氓来到他面前后,小声说道:“氓哥,我身上没零钱了,你先帮我垫付一下车费。”

“我去!我中午不是给你借钱了吗?”刘氓很郁闷地看了眼武修,然后走到出租车驾驶位置与司机交谈了起来。

“什么?78?”刘氓惊讶道,他看着武修,没好气道:“你干啥去了?怎么这么贵?”

武修尴尬地笑了笑,对刘氓做了个抱拳的手势。

中午刘氓借的钱,被武修用来请瞿依依吃饭了。而他考完试后又去帮瞿依依收拾东西,为了赶时间,他直接坐出租车从校门口到车站,然后让出租车师傅等了一会。他送瞿依依进车站后,这才坐车赶到这里。

其实武修原本想回来的时候坐公交车,只是那个时候才发现自己身上没钱了,只好继续坐车让司机往这边走。况且算算时间已经差不多了,这边还有不少人等着他。

“你先垫着,下学期来我请你吃大餐。”武修安慰刘氓道。

“妈的!你还是人吗?”

刘氓暼了眼武修,一脸不情愿地付了钱,然后跟武修简单说了几句话,武修便笑呵呵地朝广场中间走去。

武修先是跟齐远、葛晨、任阳他们一伙人打了个招呼,然后才转身看着段聪问道:“听说刚才有人骂我了?还说我跑得快?”

“难道不是吗?”路航很不屑地说道。

“你确定吗?”武修佯装思索的表情,嘲讽道:“噢,也不知道谁那天晚上带了十来个人,还拿着家伙堵我。结果被我随便说了一句话,就吓得跟犯罪分子见到警察似的,跑得比兔子还快。”

“你说谁是犯罪分子呢?”路航瞬间暴怒道。

武修摇摇头,他指着路航,对段聪说道:“聪哥,我是真为你感到悲哀。你看看他的品行,简直跟你有一拼了。有这种手下,我要是你,早就把他踢出我的队伍了。”

“你……”

“好了。”段聪抬手制止了想要继续反驳的路航,他看着武修笑道:“我知道,论嘴上功夫,我说不过你,咱们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

看到段聪准备要动手,武修赶紧说道:“聪哥,其实这件事的起因在我和炎彬。要不是我让人介绍夏彤给任阳认识,我们就不会和炎彬发生矛盾,咱们也不可能发展到这一步。

不过事已至此,你看这样如何,我和炎彬单挑。我赢了,咱们这事就这么算了。我输了,我就劝齐远他们离开,以后永远不再挑你的旗,而且还拥护你扛旗,如何?”

武修早已经想好了,段聪手下的人太多,真打起来不一定能讨到便宜。不如双方各派代表一对一,赢了大家一笔勾销。输了——反正是自己输了,自己劝齐远他们离开。他们要是不走,那自己就无能为力了。

至于不再挑段聪的旗——那仅是自己的保证,跟齐远他们又没关系。

“修哥,让我来单挑炎彬。”肖乐这时喊道。

武修摆摆手,拒绝道:“没事小乐哥,对付炎彬这种角色,用不着你亲自出马。只要他敢应战,我毫无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