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岁月那些人

第182章 换个座位

字体:16+-

第182章 换个座位

又是一堂化学课,武修却很精神地坐在位置上。倒不是说他能够静下心学习了,他还是听不懂老师说的各种化学用语,他之所以没有睡觉——这是一条中华啊!

要知道,由于哥几个经济条件的限制,武修他们很少能抽得起十块钱以上的烟。现在突然出现了一条中华,怎么能让他不动心?

不错,武修认为这次打赌,自己必胜。

这一刻,武修突然觉得自己很机智。他抬头看向孙好学,本想提前感谢一下这位“好心人”,不料孙好学的位置上却坐的是班上另一个男生。

武修愣了下,赶紧在教室里四处寻找。当他再次找到孙好学时,他的表情瞬间变了,没想到孙好学居然坐在了洛诗雨的后桌位置。

武修一下就警惕了,根据他多年的上学经验,同班那些前后桌“在一起”的“案例”不在少数。尤其让武修不能释怀的是,江天和赵茜那时也算前后桌。

原本刚才武修与孙好学打赌的时候还信心满满,现在他突然感觉心神不宁。于是这一堂课,武修一直死死地盯着孙好学的一举一动。

只见孙好学各种纸条不停地往前面传,不过洛诗雨的表现还是很让武修很满意。她根本就不搭理孙好学,自己一直在很认真地听课做笔记。

后来孙好学没辙了,便趴在桌子上睡觉。当然,他也有可能是在想别的办法,或者在等待时机。

俗话说:好女怕缠郎,男神怕女王。

尤其在洛诗雨对自己如此冷漠的阶段,加上自己小时候有被有钱人家的孩子小小黑抢过“女朋友”,武修担心孙好学会趁虚而入,于是赶紧想着应对办法。

当下课铃声响起后,继续待在教室的学生除了聊天和学习,还有不少人趴在桌子上休息,估计是学习学累了。

武修这才发现,原来自己也是可以在高中课堂不睡觉的。

他的目光依旧盯着孙好学,只见孙好学在洛诗雨身后说着什么。而洛诗雨左手撑着脑袋,右手拿着笔。她正看着同桌的方向,似乎在思考问题。

武修知道不能再等了,他揉了揉脸,尽量让自己显得精神些。看到孙好学走出教室,他来到了洛诗雨旁边。

洛诗雨的同桌是个女生,武修不好意思说自己的目的,于是便对洛诗雨邻桌的男生说道:“同学,这节课能换个座位吗?”

男生短发、方脸,由于平时喜欢体育运动,身材比较健壮。他是高二4班的体委,叫楚州。

楚州看着武修想了想,试探性问道:“你是武修?”

“——你认识我?”武修诧异道。

“去年我就听过你的大名了,当时你打了我们班的吴杰。”

“吴杰?”

武修皱了皱眉,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

其实要不是楚州提醒自己打过这个人,武修还真想不起来。他倒记得一个叫陈杰的,那小子之前老阴他,有机会一定要打陈杰一顿出出气。

“那会他好像是被你们10班的一个人叫去帮忙,后来被你们兄弟几个给打了。”看着武修一脸思索的表情,楚州帮武修回忆道。

“哦,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

武修点点头,他记得去年刚开学的时候,同班彭鑫因为和他们有矛盾,后来找人过来报复,当时那个带头的就叫吴杰。

“不对,什么叫我们打了他?我们没有打他。”武修很无辜地看着楚州,尤其是楚州身上那一块块肌肉,他赶紧解释道:“那会他去我们班要打我们,没打过而已。你可能不知道,其实我们哥几个都很爱好和平。”

说着武修有些不放心地补充道:“所以你要是想报仇,别找我。况且我和吴杰并没有什么矛盾,要不是他想打我,说不定我们还可以做好朋友,毕竟大家都是一个学校……”

“——不是,怎么可能?”楚州愣了下,赶紧打断了武修的话。他说道:“我跟他不熟,虽然我们曾在一个班,可是我都没跟他说过话。我很不爽他,刚开学就吆喝要扛我们班,能被你们打,我很开心。”

“哦,那我就放心了。”武修长舒一口气,突然很开心地对楚州说道:“那他现在怎么样了?过的好不好?要不你把他找过来让我再打一顿?反正他也打不过我。”

“——”

楚州觉得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你刚才还说自己很爱好和平,大家都是一个学校的可以做好朋友。转眼又说要把人家找过来再打一顿,而且理由还是人家打不过你。

“快点同学,就换一节课,快上课了。”

听到武修的催促声,楚州将思绪拉回了现实。他站起来简单收拾了下东西,然后带上自己下节课的书本,说道:“没事,你想坐多久都行。唉!不小心坐前排,学习氛围太重了,我早就想去后排体验生活了。”

楚州离开后,武修坐在洛诗雨旁边,而洛诗雨依旧保持着刚才的样子。武修靠近洛诗雨面前仔细端详,这才发现洛诗雨双眼紧闭——她睡着了!

此时阳光正好透过窗户照在洛诗雨的侧脸上,让武修感觉到洛诗雨有一种很特别的美,他情不自禁地盯着洛诗雨开始发呆。

啪——

突然洛诗雨手里的笔掉落在了地上。

武修弯腰低头给洛诗雨捡起来放在桌子上,接着他顿了下,似乎想起了什么,然后低头蹲在了地上。

看着自己和洛诗雨脚上穿的运动鞋,武修很快速地将自己的鞋带解开,接着轻轻解开了洛诗雨的鞋带。

推荐下,真心不错,值得书友都装个,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在将两个人的鞋带绑到一起后,武修赶紧坐回到位置上,一副什么事都没发生的表情。

“哼哼!等你起身一走路,肯定会被鞋带拉回来,到时候我就敞开胸怀等你倒下来靠在我身上,那看你还怎么生我的气——”武修一脸兴奋地想道。

上课铃声准时响起。

这是一节数学课,孙好学依旧跟在老师身后进来。当他看到武修坐在洛诗雨旁边时,气的咬牙切齿。可老师已经进来了,他也不好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