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纪念册
字体:16+-

第一百章:他是一个独眼龙

第一百章 他是一个独眼龙(1/3)

这些灰色的情绪是有辨识度的,它们并不会伤害所有人,它们只是安抚忧伤的人,以一种极度忧伤的方式,如同以毒攻毒一样玄妙。有些情绪之间可以相互抵消,比如,快乐可以侵蚀悲伤,悲伤可以虏获快乐。不论是荏弱的,坚韧的,还是莫名其妙的,在这些五颜六色的情绪里,都能被另一种情绪所替代。

兰博基尼在马路上疾驰,就好像一道橙色的光芒,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从这里到了那里。它甩掉了所有的黯然神伤,将它们遗落在来时的路上。

郑铭凝视着这个世界,他的内心是如此平静,他感到自己的身体穿越了这个世界,就像兰博基尼穿越了那些悲伤一样,奋不顾身。虽然他瞎了一只眼,但一只眼可以让他把所有的精力集中在某个地方,而不必担心左眼与右眼在视觉上产生分歧。

郑铭凝视着马路的尽头,与天空接壤地方是如此遥不可及。他不知道未来有多远,也不知道时间有多长,但是他坚信,时间终会将他带到未来。

“停车!”郑铭说。

“什么?”吴晴说。

“停车!”郑铭说。

“你想撒尿?”吴晴将车停在了路边。

“我想下车。”郑铭打开了车门。

“你要去哪?”吴晴说。

“你看到了。”郑铭说。

“公安局?”吴晴张大了嘴巴。

“一起吗?”郑铭说。

“你疯了!”吴晴说。

“这附近没有厕所。”郑铭说。

“你会被警察抓起来的。”吴晴说。

“难道撒尿也犯法?”郑铭说。

“干吗不尿在路边?”吴晴说。

“我是个文明的人。”郑铭说。

“这毛病你得改改。”吴晴说。

“撒完这泡尿再说。”郑铭说。

“你简直疯了!”吴晴说。

“你可以走了。”郑铭说。

“你确定不是开玩笑?”吴晴说。

“你不该让车停下来,让它走吧!带你离开这。”郑铭说。

“那好吧!”吴晴踩下油门,橙色的兰博基尼迅即消失在马路尽头。郑铭径直走进了公安局,他刚刚走进大门,就被警察拦住了。警察将他打量了一番,随即反剪了他的胳膊。

“你干什么?”郑铭好奇地看着警察。

“我要抓你!”警察说。

“我没有跑。”郑铭说。

“你跑不了。”警察说。

“你想跟我握手,但是这种方式不对。”郑铭说。

“你说什么?”警察诧异地看着郑铭。

“你干吗这么激动?”郑铭说。

“因为你一看就不是好人。”警察说。

“你也是。”郑铭笑了笑。

“你说什么?”警察当即横眉怒目。

“你都听到了。”郑铭说。

“你在侮辱我?”警察说。

“是你自取其辱。”郑铭说。

“我看你是不想活了。”警察说。

“你认为我是来自首的?”郑铭说。

“我知道你来者不善。”警察说。

“我想进去上个厕所。”郑铭说。

“什么?”警察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你以为公安局是公共厕所?”

“难道警察不喜欢帮助有需要的人?”郑铭说。

“你大小便可以自理。”警察说。

“我想上厕所。”郑铭说。

“你无理取闹。”警察一脚踹向郑铭的小腿,他当即跪在了地上。

“住手!”

这时,贾茹走了过来,她正巧从厕所里出来,那是郑铭梦寐以求的地方。

“我打扮成这样你都能认出来。”郑铭说。

“我们之间存在心灵感应,你离我越近我心跳越快。”贾茹

说。

“他是谁?”警察对贾茹说。

“一位神秘嘉宾。”贾茹说。

“他像一个流氓。”警方说。

“不要用你的眼睛判断一个人,如果你执意这么做,请你配一副显微镜。”贾茹说。

“我并不是以貌取人,只是这个家伙……”

“你现在可以放开他了吗?”贾茹打断了警察的话。

“是的,我想是的。”警察松开了郑铭。

“你是个粗人!”郑铭揉了揉手腕。

“你也不赖。”警察说。

“你可以走了,感谢你多管闲事。”贾茹对警察说。

“不客气!”警察看了郑铭一眼,然后便离开了现场。

“你总在关键时刻出现。”郑铭说。

“阴天有必要戴墨镜吗?”贾茹说。

“是的。”郑铭说。

“为什么?”贾茹说。

“这不是普通眼镜。”郑铭说。

“难道它可以透视?”贾茹凑着头看了看。

“他可以看清小人。”郑铭说。

“那你看我干什么?”贾茹说。

“我可以去上个厕所吗?”郑铭说。

“建议你把眼镜摘下来。”贾茹说。

“为什么?”郑铭说。

“我担心你会走进女厕所。”贾茹说。

“直觉会指引我去正确的地方。”郑铭径直走进了对面的女厕所,大概二十分钟以后,他从女厕所出来了。

“幸好这没几个女人。”贾茹双手环胸说道。

“你猜我看到了什么?”郑铭说。

“什么?”贾茹说。

“是几条卫生巾,上面还带着血。”郑铭说。

“你不该感到惊讶。”贾茹说。

“你不认为奇怪吗?”郑铭说。

“一点儿也不!”贾茹说。

“这里的男人戴卫生巾?”郑铭说。

“你刚才去的是女厕所。”贾茹说。

“你说什么?”郑铭当即目瞪口呆,虽然他只有一只眼,但这不妨碍他瞪眼。

“我早就说过让你把墨镜摘下来。”贾茹说。

“幸好这没有几个女人。”郑铭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你能否把墨镜摘下来?”贾茹说。

“你不认为我这样很酷?”郑铭说。

“如果看不到你的眼,我就不知道你在哪。”贾茹说。

“我就在你面前。”郑铭说。

“如果你的眼睛看向别的地方,那么你就在别的地方。”贾茹说。

“你哪来的歪理邪说?”郑铭说。

“请把你的墨镜摘掉。”贾茹说。

“恐怕不行。”郑铭说。

“为什么?”贾茹说。

“我有点害臊。”郑铭说。

“你在开玩笑。”贾茹说。

“我不想隐瞒你,但请你尊重我。”郑铭说。

“墨镜掩盖不了真相。”贾茹说。

“也许你说的对。”郑铭将墨镜摘了下来。

“噢!我的天呐!”看到郑铭眼睛上遮着纱布,贾茹顿时瞠目结舌。

“如果我是你,我也会惊讶。”郑铭笑了笑。

“他对你做了什么?”贾茹说。

“他用烟头烫瞎了我的眼睛。”郑铭说。

“不……”贾茹轻轻地摇着头,泪水涌上了她的眼。

“自从你爱上了我,就喜欢上了流泪。”郑铭笑了笑。

“我简直不敢相信……”贾茹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郑铭的眼睛。

“我还可以看到你,比以往更加专注。”郑铭凝视着贾茹的眼睛。

“我以为我失去了你。”贾茹紧紧地抱住了郑铭。

“我只是失去了一只眼睛。”郑铭抚摸着贾茹的头发。

“他对你做了什么?”贾茹说。

“他对我无能为力。”郑铭说。

“谢天谢地,你还活着。”贾茹说。

“我不会丢下你一个人。”郑铭说。

“我不想失去你……”贾茹趴在郑铭的身上,泪水浸湿了他的肩膀。

“你怎么知道他要杀了我?”郑铭抓住贾茹的肩膀,看着她的眼睛。

“我监听了他的手机号码。”贾茹说。

“是你的短信救了我一命。”郑铭说。

“上天会保佑你的。”贾茹说。

“他为什么要杀我?”郑铭说。

“他知道你是卧底。”贾茹说。

“他是怎么知道的?”郑铭说。

“警方内部有奸细。”贾茹说。

“谁?”郑铭说。

“马尚。”贾茹说。

“我的情敌?”郑铭说。

“正是他。”贾茹说。

“他跟刘洋什么关系?”郑铭说。

“马尚是刘洋的走狗。”贾茹说。

“他的宠物真不简单。”刘洋说。

“是狗总是会咬人的。”贾茹说。

“他没有打狂犬疫苗?”郑铭说。

“让他咬一口你就知道了。”贾茹说。

“我可不想当一个试验品。”郑铭说。

“是我害了你。”贾茹愧疚地看着郑铭。

“我心甘情愿。”郑铭说。

“你真的这么爱我?”贾茹说。

“我爱你不顾一切。”郑铭说。

“等这个案子破了我们就结婚。”贾茹深情地看着郑铭。

“你愿意嫁给一个独眼龙?”郑铭说。

“即使你双目失明我也要嫁给你。”贾茹说。

“你确定不是开玩笑?”郑铭说。

“你不相信我可以把你另一只眼戳瞎。”贾茹说。

“看来你不是开玩笑。”郑铭说。

“我是认真的。”贾茹说。

“我感动万分。”郑铭说。

“没有人像你这样爱我。”贾茹说。

“我的确疯了。”郑铭说。

“我喜欢疯子!”贾茹说。

“我有一个疑问。”郑铭说。

“你想知道什么?”贾茹说。

“那个叫马尚的家伙,你的同事,我的情敌,他在哪?我想拜访他一下。”郑铭说。

“这恐怕有点儿难。”贾茹说。

“他不想见我?或者,他不想见我?”郑铭说。

“他确实讨厌你,他已经逃跑了,至于去哪里,我也不知道。”贾茹说。

“他没有跟你打声招呼?”郑铭说。

“你们男人都这样,莫名其妙的出现,又莫名其妙的消失。”贾茹说。

“他追了你这么久,不会轻易放弃的。”郑铭说。

“你们男人都这样,纠缠你的人是他,抛弃你的人也是他。”贾茹说。

“他应该向我学习。”郑铭说。

“他精神没有问题。”贾茹说。

“如果你给他机会,说不定他会回来。”郑铭说。

“他也不是傻子。”贾茹说。

“看来他不爱你。”郑铭说。

“他是一个骗子。”贾茹说。

“他可以爱你,怎么可以骗你?”郑铭说。

“你们男人都这样,爱你的人是他,骗你的人也是他。”贾茹说。

“幸好我先把你骗到了手里。”郑铭将贾茹拥入了怀里。

“如果你骗我,请骗我到底。”贾茹说。

“我说到做到。”郑铭说。

“我爱你!”贾茹说。

“这已经足够了。”郑铭说。

“也许我也疯了。”贾茹说。

“我想我得走了。”郑铭说。

“你要去哪?”贾茹说。

“回我们家。”郑铭说。

“这意味着晚上我们可以睡在一张**吗?”贾茹看着郑铭说。

“这意味着我得回家做饭了。”郑铭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