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纪念册
字体:16+-

第五十九章:噩梦才刚刚开始

第五十九章 噩梦才刚刚开始(1/3)

独眼龙的手下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什么?”独眼龙勃然大怒。

独眼龙的手下整齐划一的低下了头。

“这么说你在嘲笑我?”独眼龙的砍刀嵌入了郑铭的皮肤。

“我没有嘲笑你。”郑铭立刻举起了双手。

“那你在嘲笑谁?”独眼龙说。

“我在嘲笑自己。”郑铭说。

“你为什么嘲笑自己?”独眼龙说。

“我也不知道。”郑铭说。

“你说你不知道?你怎么不知道?”独眼龙咬牙切齿的说。

“我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就忍不住笑了起来。”郑铭说。

“你在撒谎!”独眼龙说。

“我没撒谎。”郑铭说。

“我要杀了你!”独眼龙说。

“为什么杀我?”郑铭说。

“我也不知道。”独眼龙说。

“你说你不知道?你怎么不知道?”郑铭说。

“因为你不知道,所以我不知道。”独眼龙说。

“这太荒唐了!”郑铭不禁笑了笑。

“你说太荒唐?”独眼龙把砍刀挥了起来。

“不要杀我!”郑铭吓的腿都软了。

“给我一个理由。”独眼龙说。

“没有理由。”郑铭说。

“那我就杀了你!”独眼龙说。

“等等!我找一个理由。”郑铭说。

“我只给你一秒钟时间。”独眼龙说。

“一秒钟?”郑铭张大了嘴巴。

“时间到!”独眼龙说。

“噢!不!”郑铭用绝望的眼神看着独眼龙。

“你敢嘲笑我,你认为我拿着砍刀很可笑吗?”独眼龙恶狠狠的说。

“不!你酷毙了!”郑铭说。

“我讨厌奉承我的人。”独眼龙说。

“我没有奉承你。”郑铭说。

“也许你自己也不知道。”独眼龙说。

“请你不要杀我!”郑铭说。

“恐怕我做不到。”独眼龙说。

“给我一个杀我的理由。”郑铭说。

“因为你嘲笑我。”独眼龙挥起砍刀,冲郑铭砍了过来。

郑铭吓的尿了裤子,他分明在嘲笑自己,独眼龙却误以为嘲笑他。郑铭觉得很冤枉,可他来不及解释,或者解释不清楚。刀冲他的脑袋砍了过去,郑铭从梦中惊醒了过来。

郑铭一下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满头大汗、神色惶恐,头也疼的厉害。他睁开惺忪的眼睛,环视了一下四周,他还在酒吧的包间里,这里只剩下他一个人。

他挣扎着从沙发上起来,晕头转向的离开了包间。酒吧里迸发出震耳欲聋的音乐,急促的音符争先恐后的灌入郑铭的耳朵。他的头像即将炸开的石榴,有一种坼裂的胀痛和晕眩。郑铭堵住耳朵,从人群中出来。外面的天空像海洋一般湛蓝,耀眼的日光散落在郑铭头上。他抬起头看着刺目的太阳,眼前顿时漆黑一片,遂昏倒在酒吧门口。

郑铭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酒吧里,他睁开惺忪的眼睛,看到沙发上有个人,正焦虑的抽着香烟。郑铭挣扎着从沙发上坐起来,这个女孩正是刘洋的女朋友――叶子。

“你醒了。”叶子笑了笑。

“我怎么在这?”郑铭说。

“你倒在酒吧门口,我把你拖了进来。”叶子说。

“我怎么了?”郑铭捶了捶自己的头。

“你喝醉了。”叶子说。

“我没喝醉。”郑铭说。

“你身上有股异味。”叶子说。

“我很久没洗澡了。”郑铭说。

“你来这里干什么?”叶子说。

“散散心。”郑铭说。

“跟谁来的?或者,你要见谁?”叶子说。

“刘洋找我有事谈,可他什么也没说。”郑铭说。

“你最好离他远一点。”叶子说。

“为什么?”郑铭说。

“他会给你带来麻烦。”叶子说。

“他给过我麻烦了。”郑铭说。

“发生了什么事?”叶子说。

“说来话长。”郑铭说。

“我有的是时间。”叶子说。

“介意把你的烟给我吗?”郑铭说。

“你喜欢抽烟?”叶子把烟递给了郑铭。

“我已经戒烟了。”郑铭说。

“那为什么还抽?”叶子说。

“我也不知道,只是很想抽。”郑铭把烟含进嘴里,用力吸了一口。

“他对你做了什么?”叶子说。

“他害死了我父亲。”郑铭说。

“有这种事?”叶子说。

“就这么简单。”郑铭说。

“似乎没这么简单。”叶子说。

“你想让我说什么?”郑铭说。

“我想了解真相。”叶子说。

“没有真相。”郑铭说。

“也许只是你不知道而已。”叶子说。

“没有人知道的。”郑铭说。

“你会杀了他吗?”叶子说。

“法律不允许我这么做。”郑铭说,“如果我还想活下去。”

“你想怎么办?”叶子说。

“我想再抽一支。”郑铭说。

“这是女士香烟。”叶子递给郑铭一支烟。

“再给我两支烟。”郑铭说。

“你要用鼻子抽?”叶子说。

“他还在纠缠你吗?”郑铭将其余两支香烟也塞进了嘴里。

“他只是想利用我。”叶子说。

“利用你什么?”郑铭说。

“非法的勾当。”叶子说。

“什么?”郑铭说。

“你想知道?”叶子说。

“我很好奇。”郑铭说。

“他现在不贩卖文物了。”叶子说。

“那他贩卖什么?”郑铭说。

“毒品!”叶子说。

“什么?”郑铭忽然一惊。

“你没听清楚?”叶子说。

“我有点吃惊。”郑铭说。

“他现在跟毒枭打交道,卖了毒品就可以抵债。”叶子说。

“难怪他不肯离开这里。”郑铭说。

“警察也拿他没办法,毒枭的势力很强大。”叶子说。

“那你是做什么的?”郑铭说。

“我是他的女朋友。”叶子说。

“我问你是做什么的。”郑铭说。

“有一天我发现他身上有一袋粉状的物品,我问他这是什么?他说是奶粉。我说你撒谎。他说你知道还问。我说你吸毒?他说不!我说你身上怎么会有毒品?他说我贩卖毒品。我说什么时候开始的?他说一年之前。我说你瞒了我一年?他说如果你没发现我会瞒你一辈子。我说你知不知道贩毒是违法的?他说只有做违法的事才能赚钱。我说你赚那么多钱干什么?他说我赌博输光了一切。我说你居然还赌博?他说我只想改变这一切。”叶子说。

“他什么也改变不了。”郑铭问。

“我们本来打算明年结婚,没想到他欠了一屁股债,于是我提出了分手。”叶子说。

“他爱你吗?”郑铭说。

“也许是的。”叶子说,“但是她爱我是为了利用我。”

“为了利用你付出这么大的代价?”郑铭说。

“我不否定他对我的感情。”叶子说。

“他利用你做什么?”郑铭说。

“有一段时间我发现我对香烟的依赖性很大,那段时间我正好怀孕了,于是我就去医院做检查,医生建议我把孩子做掉。我不知道为什么。医生说我在吸毒。”叶子说。

“吸毒?”郑铭说。

“后来我才知道,他在我的香烟里放了毒品,他陷害了我。”叶子说。

“他为什么这么做?”郑铭问。

“他想让我帮他贩卖毒品,警察抓到我也没有办法,因为我是孕妇。”叶子说。

“他让你怀孕就是为了让你贩毒?”郑铭说。

“我以为他是因为怀孕才跟我结婚的,后来发现不是这样。”叶子说。

“他简直是疯了!”郑铭说。

“他就是个疯子!”叶子说。

“我现在抽的烟里不会也有毒品吧?”郑铭看了看手中的香烟。

“如果有我还会告诉你这些吗?”叶子说。

“我想我得走了。”郑铭起身站了起来。

“你别走!”叶子抓住了郑铭的胳膊。

“为什么?”郑铭说。

“我想让你陪着我。”叶子说,“我很孤独,我很害怕……”

“我帮不了你。”郑铭说。

“只要你陪着我,我什么都愿意……”叶子说。

“我对女人没兴趣。”郑铭说。

“为什么?”叶子说。

“我有喜欢的人。”郑铭说。

“她是谁?”叶子说。

“一个警察。”郑铭说。

“警察?”叶子说。

“是的。”郑铭说。

“看来我不能跟你走的太近。”叶子说。

“如果你踩了我的脚,或者让我不高兴了,我就会报警抓你的。”郑铭说。

“如果你想见我,就打电话给我。”叶子把郑铭的手机掏出来,输入了自己的手机号码。

“我不会给你打电话的。”郑铭推开门,离开了酒吧。

离开了马赛克酒吧,郑铭乘地铁回家了。他坐在车厢的角落里,昏昏欲睡。时间在他的脑子里如同一个停摆的钟表,永远定格在那里。幸而地铁是移动的,可以将他从一个地方带到另外一个地方,这样他就不必依赖时间改变自己,以及自己的位置、情绪及言行。那些时间做不到的事情,空间都可以做到。只要世界在变化,一切皆有可能。

回到家里,郑铭脱光了衣服,他身上又脏又臭,自己都觉得恶心。郑铭萎靡不振的走进浴室,打开莲蓬头,结果没有水。郑铭有些愤怒,为什么他想洗澡的时候热水器里却没有水呢?郑铭拧开水龙头,将头伸入池子里,就这么冲洗起来。他想让自己清醒,可是这个世界软绵绵的,让他感觉到如此不真实。眼前的一切,像一团迷雾,若即若离、亦真亦幻,分不清现实与梦境。感觉仿佛醉了一般,头晕目眩、精神恍惚、浑身乏力。

郑铭将一根绵长的橡皮管插入水龙头,将水引入了旁边的浴缸。其实这个浴缸有水,水里还有一只乌龟,但是这些水不足以覆盖郑铭的身体。郑铭将浴缸灌满,顺势躺在了里面。他屏住呼吸将头沉入水中,看着乌龟在浴缸里面游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