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的报复

章146他给的耻辱

字体:16+-

章146他给的耻辱

“你还是来了?”

扭头看向声音的主人,我的眼睛猛地睁大,为了沈墨辰的那份温柔我竟是忘记了规定!

“知道出现在这里的后果么?原来人都是自私的,为了男人你可以忘记我对你说的一切!”别有意味地瞥着我和沈墨辰,袁幕城的眼中带着嗤笑。

袁幕城原以为家人便是一张王牌,可以控制人的心。

”看见袁幕城眼底的嗤笑,一抹慌乱之意涌上心尖。想起家人的笑颜,我知道不能自私地汲取身边的温暖。

“对不起,我要走!胡乱地挣脱着沈墨辰的手臂,我想要转身离开。

其实,这是在自欺欺人,明明我就站在袁幕城的面前,更是可以深深地感受到他的愤怒。

即使我现在离开,也不能改变触动规定这样不争的事实。

更加真实的是,晚宴上的众人那般热火火的注视像是把凌迟的刀俎让我没了生存之感。

我很清楚地知道、这样的注目不是因为自己、而是因为身边这个耀眼的男人。

的确,两年后的沈墨辰,浑身都散发着成熟的气息,他变得更加迷人、更加让人无法移开倾慕的视线。

“为了一个袁幕城你就这么紧张、还想要推开我?”是温热的气息,耳边传来沈墨辰不悦的低语,他钳制着我的双手、没有松开而是更加使劲,“我说过的吧,你真是个坏女人!那么我要拿你怎么办才好呢?”

“其实你不懂,我要走不是因为他!”

耳边的触碰这么真实,我知道如此在别人的眼睛里一定是一道暧昧的风景。

回想刚刚、他的温柔,我想要抓住这样的温柔,所以我还是作了解释。

“不要急着走!知道你身上的礼服、设计的最大亮点么?就是```像这样!”

修长、薄凉的指尖在我的后背游走,沈墨辰压低了声音,带着明显的畅快之意,“只要像这样轻轻地一拉,礼服就会像舞台的幕布一样滑落,露出你的```这是我最欣赏的作品,只为特别的你!”

“不要!”不可置信地看着沈墨辰,我的眼神里露出满满的质问、直直地挺着后背不敢有所动作。

“不要再拿这种无辜的眼神看着我!“满是愤怒的声音,沈墨辰的眼里划过一丝奢血的意味,而后用他那修长的指尖肆意地刺破我的后背。

猛地倒吸一口气,我感觉身后快要溢出血迹。

“袁幕城,你错了!你真是没有长进!已经整整两年了、你还没有搞定一个女人!看见了么,他们是一起出现的!“高傲地挺起胸、踩着七寸高的鞋跟,韩恩雅从袁幕城的身侧走过。

语气狠绝,韩恩雅做着伪装、没有露出一丝惊慌。

当听见电话里女人的呻.吟声时,韩恩雅就预料了这样的结果。

亲昵地挽上沈墨辰的手臂,韩恩雅在审视着沈墨辰的反应,她想知道凭着自己的这张脸、虽然像但更加漂亮的脸,是否可以驾驭沈墨辰的心?

薄唇勾起一丝玩味的笑意,像是很满意韩恩雅的反应,沈墨辰并没有推开她,而是任由着韩恩雅勾着自己的手臂。

察觉出我不再挣扎,沈墨辰带着胜利的姿势对上袁幕城的视线、微微示意,而后迈着坚定的步伐向晚宴的大厅中央里走去。

再热闹的音乐也无法掩藏大厅里诡谲的气氛,眼前的是一幅很是怪异的画面:

男人眼眸深谙,挽着两个长得很像的女人。

女人,一个带着笑意,还有一个在挣扎着什么。

“女人!来你的男人身边!”身后响起袁幕城声音,这时我才反应过来,要做的应该是拒绝后背上的这双手!

可是,沈墨辰的步子迈得更大了,跟不上节奏、我完全是被拖着走。

“不然!我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站在原地,袁幕城瞅着一抹渐行渐远的背影。

这是让人无法忽视的声音。

顿住前行的脚步,沈墨辰抽出束缚的两只手臂

“女人!现在就要看你的心了!来证明啊,别忘了要摸着它来证明你的心!“伸出一只修长,沈墨辰紧紧握住我垂在身下的手、覆在胸前闪耀的项链上。

“我要走!”

“是你最后的机会!”

撩开胸前的长发,沈墨辰在众目睽睽之下肆意地啃咬着我的脖颈,单手在我的后背上游走着,作着最后的犹豫。

“我要走!“

挣脱着沈墨辰的手臂,我认命地闭上眼睛。

对不起,家人是我最宝贵的财富。

“你不听话!“试图拉开礼服的暗扣,沈墨辰嗤笑着,“当真愿意让宴会上所有的男人都看见你的身体!没想到两年的时间里,你真是长进了不少!”

原本被忽视在一边的韩恩雅心里很是冒火,可在她很清晰地听见了沈墨辰的威胁后,脸上的笑意变得肆意。

让所有的男人看见她的身体,只有真的不爱才能做到!怕是没有人比她更希望看见接下来的这幕。

只是趁着我和沈墨辰周旋的时机,袁幕城早已大步走来在我的身后落定。

“我们走!“,

身后被另一股力量握住,我知道是别人,因为是不同的气息。

“你的情人来了!”心里翻滚着,沈墨辰露出很是愤怒的表情,眼里充满着血红色,他在生气为何刚刚还在犹豫!为什么要犹豫!以后不要犹豫!

“沈总,请不要对我的女人这么无理!”紧紧捏住我的肩,袁幕城的眼里带着一抹结局的畅快之意。

“沈墨辰!你听不懂么!我说了要走不是为了他!“沈墨辰口中蹦出的一声情人、狠狠刺痛了我!

“你疯了!”嘴角带着一丝玩味,沈墨辰对着我的脸随意扔下一张支票,“不要感激我,这是你今晚的安抚费!”

顿时,宴会上满是吸气声。

听不懂中文,可是看得懂支票,那是一张没有限额的支票!不是在为这场可笑的交易而惊讶,而是佩服沈墨辰的出手大方。

“没想到我值这么多?”鼓起勇气撇开袁幕城,我带着嗤笑、捡拾着地上的支票,“总有一天,你会哭着来求我爱你!”

没有多留一秒,我和袁幕城向门口走去。

“这位小姐,请留步。“

身后传来男人的声音,很陌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