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的报复

章134滑落的乌丹玫瑰

字体:16+-

章134滑落的乌丹玫瑰

不等我发出哀鸣,眼底出现了一双干净的皮鞋,顺着皮鞋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

“再不快点,亦或是、你想错过今天的婚礼。“而后,鞋子的主人向我伸出了一双修长的手。

坐在袁幕城的车上,这才后知后觉地心里咯咯地一愣,头皮发紧、手心出汗,我紧张!

“喝点水吧。“可能是看出了我的异样,袁幕城好心地递给我一瓶矿泉水。

“不用了。”砸砸嘴,一起床我还真是没有进过一滴水。可是又太紧张了,我想都没想便回绝了。

像是没有听见我的这句话似的,袁幕城一手打着方向盘,另一只手仍是握着一瓶矿泉水向我示意着。

“谢谢你啊。“不想扶了他的好意,我低声咳嗽了两声而后不客气地接过,可是,瓶子是开过口的啊,我疑惑地看着袁幕城,这不成了间接性接吻么?

“我没喝过。”没有扭头看我,袁幕城却是知道我在想什么。

伸手接过,我一口气喝完一瓶矿泉水。

“到了的话```就叫我一声啊。”眨巴着眼睛,不知为什么,我觉得眼皮越来越沉,最后忍不住闭上眼睛失去了知觉。

没有回应,眼眸微转,袁幕城猛地开始加速度,像是在发泄什么情绪一般。

一路疾驰,跑车终是在婚礼会场的不远处落定。

结婚进行曲,仍是不断、不绝,此时更是显得庄严、肃穆。

草坪上的众人,都将视线投向一对新人,其中有羡慕的,有嫉妒的,也有愤愤不平的。

不管如何。这些视线都无法阻止仍在进行的婚礼。

“沈墨辰先生,你愿意娶袁幕雪小姐作为你的妻子,与她在神圣的婚约中生活么?无论是疾病或是健康,贫穷或是富裕,美貌或是失色,顺利或是失意,你都愿意爱她、安慰她、尊敬她、保护她?并愿意在你们一生之中对她永远忠心不变?”表情严肃,一位穿着长袍的男子面朝着众人,向沈墨辰发出神圣的质问。

“不要答应,我画圈圈诅咒你们```”一直,秦艳艳都在揪着沈墨凡的手臂,一副恨不得上去闹场子的摸样。这样的碎碎念,打从看见袁幕雪异样的笑容就开始了。

“行了,都多大的人了。”实在受不了秦艳艳的满嘴碎碎念,沈墨凡只好无奈地用自己的薄唇堵住了那张开开合合个不停的嘴巴。

顿时,剩下的只有无边际的寂静。

沈墨辰没有回应,众人也都屏住呼吸,这样的寂静让袁幕雪觉得害怕、不安。

“辰,你怎么了,快点回答啊。”一生的许诺,得到了便可绑住沈墨辰,永远的!看着沈墨辰犹豫不决的神情,袁幕雪紧张地揪起婚纱。

“我是。”许久,虽然只是淡淡的回应,无意的麦克风还是捕捉到了。这一声,在安静的会场上显得格外清晰,有底气。会场外的一角,也可清晰地听见。

知道我是的含义么?如果爱着一个人,这个时候应该不假思索地回应```我愿意!

“就知道,你是不会抛下我的。“带着满满的笑意,袁幕雪激动地吻上沈墨辰的侧脸。这一动作,定格在无数人的眼睛里,还有闪光灯下,看上去如此温馨、幸福。

“姐姐,你要幸福```”看见袁幕雪的笑容,这对袁幕城来说更是一种安慰,扭头看向熟睡的人,“看见了么?他很幸福。姐姐是对的,这样,我也是幸福的,以后,你也会幸福```我们都会幸福的```”

再没有丝毫的犹豫,袁幕城立即踩下油门,跑车消失了,就像是没有来过异样。

结婚进行曲便是最美妙的音符,多美的一场梦啊,袁幕雪抿着嘴角,真希望这梦是没有尽头的。

“袁幕雪小姐,你愿意嫁给沈墨辰先生,与他在神圣的婚约中生活么?无论是疾病或是健康,贫穷或是富裕,美貌或是失色,你都愿意爱他、安慰他、尊敬他、保护他?并愿意在你们一生之中对他永远忠心不变?“

就是这句话,高傲地抬起头,袁幕雪屏住了呼吸准备用最甜美的声音做出回应。

“停止!都给我停止!”猛地扯下结婚礼服,沈墨辰大声回应着,无疑打破了此时的安详。

“辰,你怎么了?”不安的感觉涌上心头,手中的乌丹玫瑰失去了血色、无力地滑落在草坪上。

“我没有办法跟你结婚!重婚是犯法的!我和宋楚笑还没有离婚!”看着袁幕雪失落的眼神,沈墨辰坚定地回绝。

此话刚落,便引起了各种**。

“辰儿!你在胡说什么!这婚礼必须继续!”沈老夫人猛地站起身。表情变得异常严肃。

“真是胡闹!“袁父气得脸色发红,袁家的大小姐在婚礼上遭退货,这该是多大的耻辱啊!

“袁氏和沈氏,今日之后势不两立!“会场变得动乱不堪,全然不顾这是自己女儿的婚宴,袁父生气地带着袁母离开。清高的他,认为在此待上一秒钟都是笑话!

“我不懂,酒会上,那天宋楚笑明明就说,你们已经离婚了```”憋着气,袁幕雪不甘地说道。

“那份离婚书上,我还没有签字!对不起,我不能跟你结婚。如果可以,我只能照顾你。“鬼使神差,沈墨辰也不知为何自己会迟迟不签字。或许,这就是命中注定。

“不要说什么照顾?没有婚姻的枷锁,你会忽略我!看不见我!到最后,你还是会离开我的!不要骗我了,你也不要再自欺欺人了!“眼角满是晶莹的泪光,袁幕雪在试图做着挽留。

足足两分钟,秦艳艳才反应过来,沈墨辰这是在当众悔婚!立即将自己的手机交给沈墨辰,一脸的真诚,“说不定以后你也是我大哥了,看在这份上我就不计较你的迷途知返,快点打个电话吧,不然笑笑该多伤心啊。”

“辰,我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回来吧。”白色的婚纱,使得袁幕雪的脸色看上去更加惨白。

“宋楚笑,现在带着那个意外快点出现在我面前,我发誓用戒指永远地套住你!用项链永远锁住你!”沈墨辰大步向外走去,坚定的声音刺人耳膜。

会场变得混乱不堪,秦艳艳看着袁幕雪的失落露出开心的笑、挽着沈墨凡。

如果说,还有一个人是带着满满笑意的,那就是沈墨妍。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就算是欺骗,你也没有办法绑住他!就像一年前一样,袁幕雪,你真是一个可悲的女人!”走到袁幕雪的身侧,沈墨妍带着嗤笑。

“你胡说!你胡说!我不准你胡说!”这些话深深刺痛了袁幕雪,她在做着连自己都觉得可笑的反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