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的报复

章133想错过婚礼么?

字体:16+-

章133想错过婚礼么?

“你怎么来了?“看见来人,袁幕雪的眼睛猛地睁大了,急忙上前挽住沈墨辰的手臂不敢回头。不知景昊然还在不在,袁幕雪只能这样试图挡住身后的人影。

“我可以陪着你,这样你还要跟我结婚么?“直视袁幕雪的眼睛,现在沈墨辰终于知道今天为什么觉得不对劲了。不只是婚礼的礼服,问题就出在这场婚礼上!

“现在已经来不及了,你不要再摇摆、其实我们已经结婚了,只是欠了一个结婚仪式而已。要是你不喜欢麻烦的仪式,那么我可以什么都不要,只要你愿意做我半年的丈夫!“祈求着,几乎是没有尊严的祈求。袁幕雪楚楚可怜地看着沈墨辰,泪水涟涟、快要忍不住地溢出眼眶。

面对袁幕雪的深情,沈墨辰在心里深深叹了一口气。而后听力灵敏的沈墨辰在房间里察觉出一丝异样的动静,精明的视线落在一旁衣柜、慢慢靠近,“这里还有别人?“

“没有,真的没有?“眼底满是惊慌,袁幕雪急忙走在沈墨辰的面前,用身体挡住了沈墨辰的下一步动作,“这里```真的没有别人!”

“SHIT!”本来景昊然想要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离开的,没想到脚下一滑竟是发出了异样的声音,由此引来了沈墨辰的注意。

“我要换衣服,你出去等我。“结婚的礼服,沈墨辰想要自己挑。

“一定要重新换么?“袁幕雪也不清楚景昊然到底藏在哪里,只能试图拖延时间。

“袁小姐,沈先生,沈老夫人要我来通知,二位现在可以去会场了。“一个女人的身影打破此时的诡谲气氛,来人是沈家的仆人,

看见来人,袁幕雪的手指紧了紧,试探地问道,“男人的礼服,这间衣柜里```应该没有的,对吧?”

“沈先生要换礼服么?沈老夫人早就准备好了,就在隔壁房间的衣柜里,沈先生可以随意挑。”女人恭敬地说道,还不忘以手示意着。

“想得可真是周到!“转身离开,沈墨辰心里一阵嗤笑,那个女人为了控制自己,什么都不放过。

“我下去忙了,有什么事情、袁小姐只要吩咐一声就好了。“而后,女人也一同离开。

“还真是吓了一跳,差点就被发现了。不过```你的表现我很满意,记住刚才的约定,不然```你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没有再多说一句,景昊然便带着笑意立即从房间里消失了。

看着景昊然的背影,袁幕雪的眼里露出凶狠的光神,而后转身,她便换上了一副楚楚可怜的神情。

走进隔壁的房间,袁幕雪一眼便看见了一个帅气的背影。

“婚礼就要开始了,我们出去吧。“靠在沈墨辰的身后,袁幕雪用双手缠上他的腰,露出无比幸福的笑意。如果可以换来这个男人,做什么都是幸福,她认为。却不知道,这样会带来更多人的不幸福。

会场。

因为一对新人的到来,引起众人的声声惊叹。

“看着就闹心,今天真不应该参加这场婚礼的!我们家笑笑怎么办!你说要怎么办!怎么办!”看着满脸笑意的袁幕雪,秦艳艳恨得牙痒痒的!

“我的大小姐,你忍心扔下我一人么?”沈墨凡紧紧牵制着秦艳艳的手臂,别有深意地看着这对新人,带着嗤笑着,“放心吧!抢来的东西总有一天会被收回去的!”

此时,音乐声、越来越欢快。

“爹地,妈咪,你们来了!我还以为```你们真的不认我这个女儿了。“挽着沈墨辰,袁幕雪一眼便看见了自己的父母。

毕竟是自己家的女儿出嫁,做父母的怎么可能真的放心不露面呢?

在心底下,袁父对沈墨辰还是有很多不满的,只是现在看见自己女儿面带幸福,又是在婚礼上,他也不好说什么,干脆也就不出声了。

“怎么会?你可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妈咪哪里舍得!“袁母很是热络地瞅着自己的女儿,况且未来女婿可是沈氏总裁,以后和闺蜜说起来都觉得无比威风,”哦,对了,城儿呢?我怎么没看见他?“四处寻着袁幕城的身影,袁母不禁皱起眉头。

“对了,城儿呢?我有事要问问他!“袁父跟袁母是特意回国参加这场婚礼的,当然了,除了参加婚礼,袁父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袁幕城商量。

“弟弟```他可能等一下就到了。“眼神微微闪烁,袁幕雪胡乱地敷衍着。她当然是不希望袁幕城出现在婚礼会场的,他现在应该要带着一个人远远离开才对。

落座在驾驶位上,袁幕城玩弄着手机,眼睛盯着长满石榴树的院子。是的,他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他忘不了姐姐哭泣的脸,那是折磨,而且,他也想要自私一回。

院子的屋里。

唉,真是失策了!我前脚刚踏出房门,后脚还没着地,就瞧见老妈和老爸安静地坐在客厅,两人双手抱拳,眼睛直直地瞪着我,正在恭候我的大驾光临。

“婚礼上你可别去凑热闹!今天哪也别去,在家好好歇着!“老妈先开了口,而后翘起二郎腿,摆出很有气势的造型。

“怎么能歇着?我总要上班赚钱的吧。“没有多余的思考,我立马回应。真是什么都逃不过老妈的火眼晶晶!我心里叹着气。

“袁氏的大小姐要嫁人,你们全公司的职工都在放假,就你这么勤快非得要去上班?“老妈利索地说道,大气都不喘一下。

她老人家很是了解我的真实情况,像我这样的员工,平时上班都不认真工作,何况现在公司大赦天下、给放假,我可能奋发向上要去忙工作么?

老爸坐在一旁一言不发,可瞅着他的眼神,我懂!

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我看着窗外突然灵光一闪。

做足了架势,我瞅着离窗户足足五米远的地面吞咽着口水,将床单打成结固定在窗户上,闭上眼睛就往下跳。

失重了,我完全失重了!

不等发出哀鸣,眼底出现了一双干净的皮鞋,顺着皮鞋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

“再不快点,亦或是、你想错过今天的婚礼。“而后,鞋子的主人向我伸出了一双修长的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