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魂夜恸
字体:16+-

第二百八十二章

被索斯朗扭断的左手腕还不能恢复活动,宾布费力地拖着阿洛尔,要圣武士同他一起作战。即使死亡已经把他们隔开,他们仍要肩并着肩。阿洛尔手中的圣十字剑与蜿蜒的石阶磕磕碰碰,发出铿锵之响。

阿尔汉佐早已命令手下向宾布冲杀过来,他要抢头功。他认为通上观星台的石阶可以并排走下六个人,对孤身一人的宾布算不上很有利,如果采用车轮战法来消耗对方体力的话,未必不能达到目的。就这样,由于主人不负责任的乐观,阿尔汉佐的魔鬼部下嚎叫着挥舞着军刀和利剑,一起跑下石阶向宾布杀来。

第一个魔鬼跳叫着冲到眼前,嘴角满是疯狂的口涎,宾布发现对方竟是冲着不会闪避的阿洛尔挥出手中的长刀。

宾布猛地抬头,顷刻间魔鬼的头颅喷着污血飞上了半空,宾布对蜂拥而至的魔鬼们报以冷笑,第一个魔鬼的尸身已经在他背后倒了下去。

宾布用强劲的风力裹住对方的刀剑,让它们身不由己地砍断了自己的脖子。

鲜血四溅,染上宽阔的台阶,也撒上宾布的全身。

更多的魔鬼向宾布冲来,但是它们只能得到同一结果。宾布把自己的身体交给宇宙之声,他闭上眼,耳畔仿佛真的传来了法缔尔尚未凝结的思想——初时悠扬缥缈,如同风中的牧笛,而后曲调离奇多变,一会儿像是在草原上吹起层层波浪的微风,一会儿又像是那卷着黄尘破空直上的旋风,夹杂雪片的北风怒吼,携来chun雨的南风低唱,使人慵懒的,使人寂寞的,使人神伤的,使人迷茫的,全都一股脑儿冲入心怀,和着那身体内的炽热金属一并震颤着。

这个时候,有一个声音在宾布的脑海里讲起了故事。

他突然想起,这个声音就是多ri以来伴随他的那个拥有奇特嗓音的陌生人。

他仍未记起这个讲故事的人就是洁莉送给他的魔盒。魔盒已经缩小了自己的尺寸,藏在宾布的腰带扣里,一直耐心地等待宾布把心门打开,好给他讲完这最后一个故事。

“在俗世浊流之中,有一个懵懂少年发现了一颗心。”

白sè的台阶,猩红的血液,挥舞的刀剑,还有一张张狰狞的脸。

宾布缓慢而坚定不移地踏上每一阶,在身后留下一具具无头的尸体。

“晶莹剔透,完美无瑕,那一刹少年就知道自己的命运将被谁握在手中。”

宾布和阿洛尔肩并着肩,宇宙之中没有任何事物能将他们阻拦,天与地的险阻被他们踏为坦途,神与魔也必须为他们让开道路。

“这颗心将是他永远无法摆脱的记忆,一生的弱点和要害。”

宾布已经走完了阶梯的一半,观星台底部堆积如山的魔鬼尸体开始腐烂发臭。

“他欢喜的同时又陷入深深的忧虑,他无法确定自己是不是能够为这颗心带来快乐,也怀疑自己的力量能否在乱世中保护这颗心。”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qianhunyetong/89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