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魂夜恸
字体:16+-

第二百六十七章

众神之父也一定看得见,在这块孤独的漂浮大陆上,有一个小小灰点孤独地移动着,在身后印下孤独的证据。

空洞、迷茫,然而在迷茫之中,却深深隐藏着一份执著。

忘川的水当真能洗去一切?

在这趟孤独的旅程里,总有一个陌生的声音与他为伴,那个拥有奇特嗓音的陌生人总是郁闷地重复一句话:“门!打开门……把门打开……”

可是一旦宾布用心来倾听这个声音,他们之间的联系就立刻被不可知的力量切断,如果宾布不去有意思考,这个声音反而又会不期而至。

宾布一直不明白对方要自己干什么,他无法听懂对方的要求,似乎这个声音也终于明白自己是白费力气,所以当他再次出现时,便不再提什么要求,而是开始讲一些毫不相关的故事,宾布也就默默地听。

第一天,他讲了公主和骑士的老套故事。

第二天的故事更加可笑,两个国家的战争被事无巨细地复述,足以让最有耐心的倾听者放弃礼貌。

宾布没有撑过第三天,他疲惫不堪地倒在一座农庄的入口。

“我是老爹。”农庄的主人这样介绍自己。

“我的孩子们都这么叫我,原来的名字我已经忘了,看你的样子也挺年轻,我七十多岁,你叫我老爹也不算吃亏。”

宾布看到有大大小小的二十来个孩子围拢在“老爹”身边,这些孩子好奇而友好地盯着对面的陌生人,组成一排笑脸,于是宾布也向他们抱以傻笑。

“你是傻的吗,小子?”坏脾气的老爹劈头就问,当他看见宾布似懂非懂地只会点头,老爹的语气又舒缓下来了。

“傻也不要紧,我这里缺手缺脚的孩子也不在少数,以后你就和他们住一起吧。不过事先声明,我可不白供你吃饭!耕种、收割,力所能及的活儿你也一样要干!”

宾布仍是傻笑着,似懂非懂地点头。

老爹问他的名字,宾布说不出来,于是老爹叫他“傻子”。

傻子有一样好处,那就是遇上烦恼不顺心的事,可以尽管对傻子说,不用担心他把秘密泄露给别人,所以老爹有些不方便跟孩子们讲的话,总来找傻子谈。

“我说傻子,你一定奇怪我为什么养活这么多孩子。

“我告诉你,这些都是孤儿——战争生出来的。他们的父母在战乱里死了,有些孩子还成了残废,我能忍心放着不管吗?秃鹫就在他们周围等着呢!

“战争,战争,没完没了。圣者安·乔伊说战争总有一天会消失,可谁知道呢?就像老话说的——远在罗那夫山之外!这些孩子……天地容不下他们,我偏要给他们一个家……

“嘿……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你又听不懂,哼,你还笑……”

傻子很能干,虽然他总是把锄头抡得过高,总是不小心泼翻碗里的牛nǎi,总是傻笑,但是老爹很喜欢他,孤儿们也愿意找他一块儿玩。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qianhunyetong/88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