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魂夜恸
字体:16+-

第二百六十三章

公爵夫人和她的侍女爱玛出现在这yin森森的监狱里。

夫人一身白sè便装,在周围压抑的气氛中显得神情恬淡,爱玛却有些紧张,她提着永不离手的篮子,不住地向公爵夫人望上两眼,在这狭长的道路中还经常忘记该先迈哪只脚。

“你们全都出去!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回来!”典狱长蛮牛一样大声吼道。在手下们一路小跑离开后,“野牛”忽然变成了温顺的小绵羊。典狱长解下一串钥匙打开宾布的牢房门,随后极具绅士风度地向女士们弯下腰,恳求说:“夫人,我保证半个小时内不会有人来打扰,不过……请您不要做让我为难的事,否则领主那里我没法交待。”

夫人看着典狱长低头退下。

爱玛等在牢房门外,夏露丽丝一个人走了进去。

算不得很宽敞的长方形牢房,地上铺着磨光的大理石,这曾经是异端审判时异教徒候审的地方,所以并不像寻常监狱一样cháo湿yin冷,但是其间的恐怖气氛与普通监狱相比有过之无不及。四面都是墙壁,没有一扇窗户,只有牢门上挖了一个用来传递饭食的圆孔,看上去像是神话中的独眼巨人。

宾布早就知道夏露丽丝来了,当夏露丽丝由典狱长引领着走下第一阶台阶的时候,宾布就察觉出夏露丽丝来了。那仿佛不是脚步声,而是世界上最优美的旋律,宾布闭上眼睛,默默倾听这让人心醉的音符,沉醉其间,不能自拔。他盼望夏露丽丝的出现,但同时又害怕面对夏露丽丝,在期望和畏惧的矛盾心理中宾布终于看见了纯白的一曳长裙。

宾布缩在墙角,不敢抬头,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孩子。他知道只要看见夏露丽丝的脸,就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

“伤口包扎好了吗?”似乎是淡淡的一句,但是话语中的关怀却是真真切切。“包扎好了……已经……不疼了……”宾布下意识地做了一个保护xing的手势,他不想夏露丽丝靠近到自己旁边来。

“放心好了……你不想我过去,我就不过去。”无论怎样掩饰都没有用,她总能点破宾布的心事,每当此时宾布就会觉得自己在夏露丽丝面前是完全透明的。

“为什么要替他挡箭?你不想我伤心,是吗?”

宾布默默点头,他似乎失去了语言能力,在夏露丽丝面前他只有永远的倾听,无言的凝视。

“可是你救了你的敌人,宾布。

“背叛自己的同伴,冒生命危险救一个敌人,值得吗?”

为什么不值得呢?只要夏露丽丝不伤心,宾布即使赴汤蹈火又算得了什么?可是夏露丽丝心头最深的创痕恰恰是宾布留下来的,那伤痕永远也无法痊愈。一想到这一点,宾布就感到胸中隐隐作痛。

“取走我的命吧,天父,在我出生的那天就取走我的命,那样我就没有机会伤害夏露丽丝了。”宾布有时候会这样想。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qianhunyetong/88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