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魂夜恸
字体:16+-

第二百三十八章

拿慕鲁还在喝酒。

伯ri丁的广阔墓场边有一间守墓人小屋,现在已经空了,阿洛尔把拿慕鲁安置在那里,由一小队黄金骷髅照顾他ri常的起居。宾布经常溜回来和拿慕鲁赌骰子,阿洛尔在巡逻的间隙也会抽空来看望他。

今天是星期五,爱与憎之神耶赫迪法拉的ri子。阿洛尔和宾布一同回来看望拿慕鲁。

宾布走在前面,阿洛尔一如既往地迈着坚实的步伐,保持着高度的jing惕,他要随时小心索斯朗,在这个最后的伯ri丁城,圣武士不允许自己犯任何错误。

“今天你还没死吗?”宾布嚷嚷着,一脚踢开了小屋的门,门后站立的骷髅守卫对宾布没有礼貌的行为没有表示出丝毫的不满,想来只是因为他们白森森的面骨上已经没有眉可以皱了。

但是宾布在拿慕鲁的**还看见了一个陌生人。

衣着华丽,头顶包着围巾,打扮得像一个远方的贵族,这个人唇上留着两撇黑胡须,大概有三四十岁的年纪,不过他眉宇间给人的感觉却十分凶恶。宾布发现陌生人竟然盘腿坐在拿慕鲁的肚子上。

“不管你是谁,马上给我滚下来!”宾布冲上一步,一记结实的摆拳重重地招呼在陌生人脸上。

对方却不疼不痒,宾布更是感觉自己的拳头除了空气以外没有打中任何东西。

“傻……蛋。”醉醺醺的拿慕鲁和陌生人一起咧开嘴,嘲笑一头雾水的宾布。阿洛尔赶上来告诉他:“你误会了,这个人是拿慕鲁召唤来的古代灵魂,他没有重量。”

“古——代——灵——魂?”宾布仔细把陌生人看了一遍,尽管不情愿,他最后不得不承认对方看起来好像是一位国王。

“图灵阿卡·派旺·阿比阿克斯?”

“就是我。”图灵阿卡摇头晃脑地答应,摇晃着手里的酒瓶。

“拿慕鲁召唤你做什么?”

“为了喝酒呀!”图灵阿卡觉得自己的出现理所当然,宾布的问题才奇奇怪怪,所以他回答的语气好像宾布是一个白痴一样。

“没有我拿慕鲁去哪里弄酒?除了我谁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摸进亚西顿公爵府的酒窖,把格龙德准备犒赏部队的西尔酒偷出一半来?”图灵阿卡眉飞sè舞地夸耀自己。

“一半?那你偷来的酒放在哪儿了?”宾布环视四周,没有在屋子里发现一个酒桶。

“我受不了了!现在的人太笨了!”图灵阿卡扯住自己的头巾大喊,然后用力拍了拍肚子,撇着嘴回答:“当然都放在这里了!”

拿慕鲁也模仿起图灵阿卡的动作,笑呵呵地对宾布说:“对,都被我们倒进舌头后面的无底洞里去了。”

病痛的折磨使拿慕鲁又苍老了几分,宾布有些伤心地望着老冒险家,看着他哆哆嗦嗦地把酒壶凑到自己嘴边。